三七中文 > 匹夫的逆袭 > 正文 第五章 乖巧的丫头
    小帆不辞而别,这个不会说话的女孩外柔内刚,很有姓格。

    刘汉东立刻下楼,匆匆下到三楼的时候,小丽正好从屋里出来,一脸惊喜道:“东哥你来了。”刘汉东点点头,径直下楼,小丽趴在阳台上喊道:“东哥,你干什么去?”喊声惊动了楼下正在整理网线和路由器的朱小强,抬起头来扶一扶鼻梁上滑落的高度近视镜,就看到刘汉东风一般冲了出去。

    刘汉东赤着上身来到街上,人来人往,熙熙攘攘,哪还有小帆的身影。

    他抬手抽了自己一个嘴巴,小帆一个身无分文手无缚鸡之力的孤女,面对的是凶残阴险的杀人绑架罪犯,此时肯定在满城搜捕,现在把她推出去,自己还配当个男人么。

    一支烟的工夫,再快也跑不到哪儿去,刘汉东朝北追去,因为这个方向是进城的,追出去五百米,依然没找到小帆,兴许是方向搞错了,铁渣街四通八达,小帆不熟悉地形,朝任何方向走都是有可能的,刘汉东换个方向继续找,在外面足足绕了一大圈,依然一无所获,心中懊恼自责不已,慢慢走回了出租屋。

    一进院子,就看到小帆和一帮妇女站在水槽旁洗衣服,她虽然不会说话,但用手势和别人交流的很顺畅。

    刘汉东如释重负,又有点生气,小丫头并没有不辞而别,而是和群众打成一片,洗衣服去了,白费自己瞎跑一大圈。

    小帆全身上下的衣服鞋子都换了,现在穿的是人造棉的睡衣裤,上面印着灰太狼和喜洋洋,脚下是一双水晶拖鞋,原来穿的t恤和牛仔裤都洗了,挂在晾衣架上,她也看到了刘汉东,表功一样举起塑料盆里正在洗的衣服,是刘汉东的衬衫。

    “她大兄弟,把裤子脱了给你洗洗,连个换洗衣服都没有,真造孽。”一个妇女说道。

    刘汉东脸上一红,连说谢谢不用。

    妇女回屋,拿出来两件沙滩裤和背心,丢过来道:“先拿去穿,有钱再给姐。”

    这妇女是在街上摆服装摊的,这些衣服虽然都是山寨货色,但质量还算不错,刘汉东道声谢,拿了衣服上楼换了,原先穿的牛仔裤沾满灰尘污渍油渍,硬的象铁,拿下来之后,小帆想洗,根本搓不动,还是刚才那个妇女抢了过去,丢在自己盆里,一边防水冲一边说:“丫头,你哥真邋遢,这裤子有年头没洗了。”

    遮阳棚下,麻将桌旁,包租婆扭头吼了一嗓子:“节约用水啊。”

    大家嘻嘻哈哈,继续洗衣服。

    刘汉东挠挠头,觉得自己无事可做,忽然想到手机一直没开机呢,便上二楼问朱小强:“你有万能充么?”

    朱小强说有,刘汉东便上楼将自己的诺基亚1110拿下来,取下电池充电,朱小强不禁鄙夷道:“什么年代了还用1110,不如办一个5230了,便宜又实用,姓价比绝对高。”说着拿出自己的5230来显摆着。

    刘汉东道:“哦,5230么,不是那啥专用机么?”

    朱小强笑了:“吊丝专用机是吧,那有什么了不起的,我就是吊丝,我为自己代言……”

    忽然摆在桌子上的神舟笔记本电脑右下方闪动起来,是一个QQ头像,朱小强忽然兴奋起来,扑过去颤抖着打开,不禁大失所望,对话框里是自动回复:洗澡去了,有事请留言。

    朱小强怅然若失,打出一行字来:“你最近感冒了,多喝热水早点睡,别熬夜。”

    又是自动回复,相同的话。

    刘汉东道:“小强,我能借你电脑查点资料么?”

    朱小强忙关上对话框,说可以,你想查什么,我帮你。”说着打开了栏。

    刘汉东却坐到了电脑前,先搜索了一个技术论坛,进去浏览一番,下载了几个软件,朱小强想抗议,但想想还是忍住了,心说待会儿自己删除就是,不碍事。

    然后刘汉东上的是本地交管信息网,只见他眼睛盯着屏幕,双手噼里啪啦一阵敲,网页进入奇怪的界面,大串字符流水一般滚过,朱小强目瞪口呆:“你你你,你是黑客。”

    “我上大学的时候是计算机系。”刘汉东说。

    “哪所大学?”朱小强很感兴趣,因为他也是一名大学毕业生,就出自附近的近江市交通运输职业技术学院。

    “江大。”刘汉东道,两手依然在键盘上敲击,他通过负责交管网维护的金盾技术咨询公司,进入了交管系统数据库,查找着汉兰达的注册资料。

    朱小强有些失落,江东大学是百年名校,211和985都名列其中,比自己上的这种高中大专连读的垃圾五类学校不知道强出多少倍来。

    “那你怎么住这儿?”朱小强很不解,江大毕业生都是香饽饽,各单位抢着要,怎会沦落到住铁渣街出租屋的境地。

    “我没毕业,大一下学期就参军了。”刘汉东简短回答,他已经查到了想找的资料,那辆汉兰达的注册单位是世峰集团,这是一家集房地产开发,餐饮娱乐、物业管理于一体的大型企业,在近江市乃至整个江东省的房地产业都占有一席之地。

    再搜索温泉路拓宽工程,承建单位正是世峰集团下属的建筑公司,这下对上了,两名重伤昏迷的劫匪肯定是被世峰集团的人救走了,那个头部被钢筋贯穿的伤者,应该是送往最近的医院救治,这是一条线索。

    刘汉东又进了世峰集团的网站,这种企业网站基本不设防,顺利进入人力资源部的数据库,查找姓古的职员,只有一个姓古的叫古长军,是集团公司保全部部长,年龄四十二岁,也对得上。

    真相呼之欲出,世峰集团的保安部长古长军,出于职业需要和警方熟识,是他实施这次绑架,或许幕后还有别人,或许不单是为了勒索钱财,但这些都不是刘汉东需要进一步调查的,况且他也没这个能力,这些是警察的事情。

    眼下最重要的是通知小帆的家人,刘汉东冲院子里喊:“小帆,过来。”

    正在帮人家洗衣服的小帆走了过来,刘汉东先问她知道世峰集团么,小帆茫然摇头,刘汉东这才把电脑前的座位让给她道:“给你爸写封信吧,他会看到的。”

    小帆想了想,咬着嘴唇坐到电脑前,打开GMAIL邮箱开始写信。

    刘汉东和朱小强聊起来:“兄弟,你做什么的?”

    “我刚毕业,还没找到工作。”朱小强道。

    “学什么专业的?”

    “国际贸易。”

    “听起来很厉害。”刘汉东瞥了一眼小帆,丫头敲打着键盘,打出来的都是英文。

    “瞎混,破大专出来的,找不着工作,东哥你是做什么的?”朱小强问道。

    “我没工作。”刘汉东道,想到自己身上一毛钱没有,晚饭还没着落,便道:“小强,借我点钱,回头还你。”

    朱小强面露难色,他穷学生一枚,家里也不富裕,身上就五百块钱,还另有重要用途,可是又不好意思拒绝,好在刘汉东察言观色,看他这副便秘一般的表情,也就不强求了。

    “算了,我出去看看,小帆你在这儿玩,你别乱跑。”刘汉东穿着背心就出了门,在铁渣街上转悠,想干点零活赚点钱吃饭。

    工作机会还是不少的,有招货车司机的,有招熟练技工的,但都不能立刻拿到钱,刘汉东转了几个小时毫无收获,悻悻回来了。

    朱小强坐在电脑前打DOTA,忙的不亦乐乎,小帆不在这儿,上顶楼一看,也没有人,回到二楼问朱小强,回答说跟邻居张大姐出去了。

    张大姐就是借衣服的那位热心人,她的摊子摆在铁渣街上,刘汉东走过去的时候,她们已经收摊了,小帆推着车子听张大姐说说笑笑,自己只抿着嘴笑,见了刘汉东便掏出一张五十元的钞票展示给他看。

    张大姐笑道:“别看你妹子不会说话,往那儿一站,我这生意蹭蹭的,一下午卖了五百多块钱,赶以前一星期的量了,这是大姐给她的工资,你当哥哥的可不能拿去吸烟喝酒,别跟俺家那口子一样,整天就知道喝酒赌钱。”

    刘汉东挠挠头,心说这哪跟哪啊,老子无辜中枪。

    小帆笑的很灿烂,眯起眼睛,露出两排洁白整齐的小牙齿。

    已经是傍晚时分,张大姐两口子带着孩子住在二楼,孩子上小学,她又做生意又做饭洗衣服,还要接孩子放学,根本忙不过来。

    出租屋不通煤气管道,做饭用的是电磁炉,小帆指着案板菜刀炒锅,表示自己可以帮着做饭,张大姐欣喜万分,给小丫头指明油盐酱醋的位置,匆匆接孩子去了。

    小帆厨艺很好,手脚麻利,做事井井有条,看切菜的动作就知道练过,煎炒烹炸样样精通,火候掌握的很好,炒出的青菜碧绿喷香,肉丝嫩滑可口,还拌了一碗黄瓜凉皮,放上蒜泥,淋了一些香油,等张大姐回来,一桌饭菜已经就绪。

    张大姐啧啧连声,她儿子把书包一放跑到饭桌前,拿起筷子就吃,还说妈妈你今天做的菜真好吃。

    “是你小帆姐姐做的。”张大姐乐呵呵道。

    小帆解下围裙,指指楼上表示要走,张大姐一把拉住她,按在饭桌前说:“一起吃。”想想又冲楼上喊道:“大东,下来吃饭。”

    刘汉东正在天台上给妈妈打电话,手机充好电开了机就接到一条信息,是妈妈用继父手机发来的,让他打电话回家。

    刘汉东的老家在江北市,他的亲生父亲八十年代死在云南前线,小的时候,每年妈妈都带刘汉东去麻栗坡烈士陵园祭扫,后来妈妈又找了一个男人,是个退伍军人,刘汉东不喜欢他,和继父基本不说话。

    妈妈在电话里说,有人打电话找你,儿子你惹什么祸了?

    刘汉东心里一紧,知道警察根据身份证号查到了自己老家,兴许这个手机号码也被监控了,他忙说我没事,妈你别担心我,就这样先挂了。

    挂断电话,抠下电池,又把SIM卡取下,刘汉东才放心,这时听到下面有人喊自己,下去一看,碗筷已经摆好了,张大姐笑眯眯说:“这都是你妹妹做的菜哦,今天做的米饭有点多,大东你多吃点,喝啤酒么,大姐给你买去。”

    刘汉东忙说不用,谢谢大姐,端起碗来吃饭,疑惑的看了小帆一眼,这丫头不像富贵人家的千金小姐,倒像是小保姆出身啊。

    吃完饭,小帆又抢着刷锅洗碗,此时朱小强也吃完泡面出来了,夕阳西下,铁渣街上的洗头房都亮起了霓虹灯,十元休闲,温州发廊的灯箱在夜色下闪烁,铁渣街进入了黑夜模式。

    晚上如何睡觉,这是一个大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