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匹夫的逆袭 > 正文 第七章 刑警的觉醒
    天蒙蒙亮,马国庆的胃部巨疼,他坐在椅子上,用茶杯顶着胃部,冷汗直流,昨晚一夜没睡,从铁渣街出来又去处理了一件案子,宝马司机醉驾被扣还辱骂交警,猖狂到连老好人马国庆都看不下去,直接把人拷了,关进了拘留室。

    六点多的时候,所领导来了,将醉驾司机释放,理由是抓错人了,司机另有其人,而且已经投案自首。

    醉驾司机是个二十出头的小伙子,爱马仕的腰带扣闪着金光,他大摇大摆走出拘留室,冲马国庆比出中指。

    这种事马国庆见得多了,醉驾司机肯定是有背景的,所领导肯定也是受到上面的巨大压力,若在平时他肯定就忍了,但想到口袋里的癌症诊断书,马国庆的胆气忽然大了起来,一把将醉驾者推回拘留室,喝道:“别以为找人顶罪就能逃脱制裁。”

    醉驾司机暴怒:“麻痹的你再动我一下试试,弄不死你!”

    马国庆挥拳就打。

    副所长赶紧拉住他:“老马,别冲动,你跟我来,有事和你说。”连拉带拖将马国庆拉到一边,低声道:“你就别管了,交警那边都压住了,这人来头不小,咱惹不起的。”

    马国庆气愤难平道:“还有没有法律了。”

    副所长说:“头顶三尺有神明,老天爷都看着呢,对了老马我和你说个事,这次所里综合考评,你的分数最低……”

    马国庆颓然坐在椅子上,副所长什么时候走的他都不知道,兢兢业业干了半辈子警察,临了居然综合考评不合格,老天爷到底长不长眼,自己究竟做错了什么事。

    醉驾者还是被放走了,一辆豪华宾利接走了他,马国庆掏出诊断书看了看,从警时的誓言在耳畔响起,他流泪了。

    “我这一辈子,最大的毛病就是老好人,不得罪这个不得罪那个,同期入警的都当上支队长了,我还是一线民警,为啥,有良心,没胆量,既然是快死的人了,我还有啥可怕的。”

    马国庆打定了主意,决不让这醉驾司机好过,哪怕官司打到政法委也在所不惜。

    同事们陆续来上班,指导员在会议室进行协查通报,说最近发生一起绑架裹挟案,受害者身份很特殊,是本省最大的纳税企业,青石高科董事局主席夏青石的独生女儿舒帆,被一个叫刘汉东的无业青年绑架了,咱们花火派出所辖区内外来人口密集,很可能是犯罪分子藏身之所,大家巡逻的时候注意点。

    马国庆在门口听到了这些话,心中不禁生疑,昨夜铁渣街108号查暂住人口,不就有这么两个人,男的叫大东,女的叫小帆,很符合通报标准么。

    指导员继续道:“刘汉东当过兵,身体素质很好,前天晚上还抢过交警的车,此人相当危险,受害者十四岁,有精神疾病,很可能犯上了斯德哥尔摩综合症,即对罪犯产生依赖心理,这一点要尤其重视,不能麻痹大意。”

    同事们都做着记录,纷纷嘀咕,青石高科几百亿的产值,这回绑匪肯定要勒索个巨额数字。

    马国庆回到办公室,上了公安内网查找刘汉东的数据,男,江北籍贯,二十七岁,身高一米八二,曾有八年服役记录,荣立过三等功,也受过纪律处分。

    再看舒帆的档案,因为没满十六岁,内网上没有照片,但凭着直觉,马国庆认定昨晚见到的哑巴女孩,就是舒帆!

    他关上了电脑,沉思片刻,从保险柜里取出一把五四手枪和八发子弹,所里装备很差,就三把六-四式手枪,还有一把快淘汰的五四,干警们平时都不愿意带枪,这坨铁纯粹就是累赘,带了也不敢开,弄丢了更是大麻烦。

    马国庆是所里的枪械管理员,也是够资格配枪的警员之一,他携枪回家也是符合规定的,只是从来没这么干过,这是第一回。

    沉甸甸的手枪插在腰上,仿佛胃也不那么疼了,马国庆换了便装,回家了,他家就住在与铁渣街一河之隔的黄花小区,十五年房龄的老楼了,买的时候八百一平方,现在已经涨到了五千。

    老婆出去买菜了,女儿上班了,桌子上的全家福合影里,一家人其乐融融,马国庆拿起镜框擦拭了一下,自言自语道:“媳妇,我窝囊了一辈子,也该硬挺一回了,闺女,原谅爸爸,等不到你结婚那天了。”

    厨房里有老婆做的早饭,马国庆忍着胃疼,吃了早饭,带枪出门去了。

    ……

    一大早,刘汉东就敲响了202的房门,朱小强睡眼惺忪还没起,听说是小帆要借用电脑,一骨碌爬起来开了门。

    小帆上网收取了邮件,顿时笑颜如花,指着屏幕给刘汉东看,刘汉东英语水平不差,看得出是美国孟菲斯警察局的回信,说情况已经转达给令尊云云。

    这小丫头真够聪明的,知道父亲身边的人不可靠,就让警方代为转达给本人,十四五岁的年纪能撰写出意思清楚的英文信件,并且能找到孟菲斯警察局的邮箱,电脑水平和英文程度都挺高的。

    刘汉东心里一块石头落了地,小帆家里人知道这里发生的事情,肯定会在第一时间采取措施,当然自己也不能放松警惕,坏人随时可能出现。

    眼下最大的问题是没有钱,没钱就没法生存,也无法展开调查,刘汉东决定找点事儿干,赚点小钱花花,此时二楼的张大姐带着丈夫王志刚过来道谢了,王志刚醒了酒,从酒鬼赌棍变成了好男人,他听说刘汉东要找活干,一拍胸脯道:“包在哥哥身上。”

    王志刚开残疾人车,在小商品批发市场帮人拉货,这地方最缺的就是劳动力,刘汉东带着小帆坐着他的残疾人机动车,来到市场很快找到了活儿干,从卡车上卸货,然后搬到三楼的仓库里去。

    没叉车,没电梯,全靠人力抬,货物是十吨碳酸饮料,每二十四瓶用热缩塑料薄膜包装着,刘汉东和其他三个人一起,来回搬运,太阳当空照,几趟下来就汗流浃背,刘汉东索姓脱了汗衫,露出一身古铜色的腱子肉来,健步如飞上下穿梭。

    小帆坐在货物堆上,裙下一双白嫩的小腿晃悠着,看刘汉东搬东西。

    搬运工们忙乎了半小时,货物才下了一小半,小老板招呼大家歇歇,给工人们上烟,小帆不知道从哪儿拿来一瓶冰镇的芬达,递给刘汉东,又踮起脚尖拿出小手帕给他擦汗。

    “伙计,你小媳妇挺疼你的。”一个粗俗的搬运工笑道。

    “艹,这是我妹妹。”刘汉东骂道,示意让小帆先喝。

    小帆喝了两口,再把瓶子递过来,刘汉东接过来仰脖咕咚咚灌了几口,给小帆留了小半瓶。

    “伙计们,开工了。”小老板拍着巴掌招呼道,大家继续挥汗如雨,忙乎了半天,终于将十吨饮料搬进了仓库,小老板给大家每人发了一张百元大钞。

    刘汉东拿着钞票说:“咱有钱了,逛超市去。”

    小帆兴高采烈,蹦蹦跳跳。

    正好王志刚回家吃饭,两人搭乘他的残疾人车来到附近的大润发超市,从底层停车场进超市的路上,就看到前面堵了七八辆车,都在不耐烦的鸣笛,最前面是一辆白色的路虎极光,正试图倒车入位,无奈车位狭窄,路虎车体宽大,司机技术又差,怎么都到不进去。

    王志刚的残的也被堵在车库里,气的直按喇叭,嘀咕道:“肯定是娘们开的车。”

    刘汉东下车走过去,见路虎里果然是个娇滴滴的小少妇,急的手足无措,满头大汗。

    “我帮你指挥。”刘汉东说。

    没想到少妇竟然下了车,说:“你帮我倒进去算了,谢谢啊。”

    刘汉东没拒绝,直接上车,挂上倒档,一脚油门,一打方向盘,路虎极光如同沿着轨道行进一般,严丝合缝的倒进了车位,整个过程行云流水,不超过三秒钟。

    小少妇的嘴巴张成了O形,喃喃道:“太帅了。”

    刘汉东下车,扭头就走,小少妇如梦初醒,从GUCCI包里掏出钱夹,脆生生喊道:“哎,还没谢你呢。”

    刘汉东头也不回,伸手摆了摆,小帆一溜小跑追上去,揽着刘汉东的胳膊,一起走了。

    “走路都走的这么酷。”小少妇依然沉浸在花痴梦中。

    大润发超市,货架上琳琅满目的各种商品让人目不暇接,小帆推着购物车在前面跑,看到饮料货架上750毫升大绿玻璃瓶装的巴黎矿泉水,习惯姓的拿了两瓶,看看价格,吐吐舌头,又换成了昆仑山纯净水。

    刘汉东走过来,看到五块六一瓶的昆仑山矿泉水,作势要打人:“买这个还如直接喝自来水,败家丫头。”

    小帆委屈的撇撇嘴,要哭。

    刘汉东道:“做错事还敢哭,咱就一百块钱,得省着点花,知道不?”

    小帆点点头,将昆仑山纯净水放了回去,推车到卖米面的地方称了十斤特价大米,又拿了几筒龙须挂面和一些塑料袋装的酱油醋,购物车里最奢侈的是一瓶老干妈油辣椒,八块五。

    买完东西,从大润发超市出来走在路上,一辆白色路虎极光缓缓从后面过来,玻璃降下,小少妇欢快的说道:“嗨,这么巧,你们去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