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匹夫的逆袭 > 正文 第十四章 回家
    古长军交给刑警支队审讯,领导们相继驱车离开,前往医院探望因公负伤的马国庆,临走前宋剑锋笑着说:“都放松点,虽然是命案枪案,但没有公安干警和无辜群众伤亡,也没有丢枪,案情也没有想象的那么复杂,都打起精神来,尽快破案,还人民群众一个朗朗乾坤。”

    大家就都松了一口气,领导就是高瞻远瞩啊。

    花火办事处和派出所负责清理现场,召集治安积极分子连夜开会,传达上级精神,号召积极分子们深入群众进行辟谣,这只是***架斗殴治安案件,不要信谣传谣,制造恐慌情绪。

    包租婆包玉梅第一个响应,自家楼房里死了人,房子就很难租出去,经济收入大受影响,她自然积极响应组织号召,其余人等也都是退休闲的没事的党员干部积极分子,组织说什么,他们坚决贯彻执行,没有二话。

    铁渣街108号内,墙上的子弹头被挖出,弹痕被水泥补上,血迹早就刷干净了,但活儿干的有些粗糙,不排除天花板上还沾着一星半点的脑浆子什么的,好在住户不多,影响不大,这条街上的老百姓又都是见惯了打打杀杀的,安抚群众的工作不难做。

    院门口拉着封锁线,迟归的住户不许入内,张大姐带着孩子去了亲戚家,小丽和小红干脆睡在洗头房,打麻将的牌搭子们各回各家,朱小强拎着把雨伞回来,今天下雨,他拿着伞去接女神放学,没想到女神被一辆奥迪接走,此时自己又被警察挡在门外,心中不免悲愤交加,但他不敢说什么,悻悻去街口帝豪网吧包夜去了。

    领导们来到医科大附属医院,马国庆腹部子弹已经被取出,手术麻醉还没醒,人转到住院部,病房人满为患,只能暂时睡走廊里的加床。

    马国庆的爱人已经来了,她是公交公司的退休售票员,职业习惯练就的大嗓门,一见穿白衬衣的高阶警官来到,立刻冲上去哭天喊地,诉苦抱屈,说我们家老马为公家出生入死,连个正式床位都没有,领导要给我们做主啊。

    宋剑锋当即作出指示,责成市局办公室与医院方面协调,争取今晚就让马国庆住进病房,他握着马国庆媳妇的手说:“嫂子,放心,有组织在,老马是英雄,我们都要向他学习。”

    马大嫂这才止住悲声。

    一个马尾辫大姑娘从洗漱间端着碗筷出来,见省厅市局领导都到了,便从后腰上拔出一把五四手枪来在手指上打着转,惊得随行人员头发都竖起来了,就差大喊一声:保护领导了。

    宋剑锋笑道:“你是马凌吧,真是虎父无犬女。”

    马凌握住枪管,枪柄冲着宋剑锋:“我爸的枪,给你。”

    宋剑锋接了手枪,娴熟的检查枪膛没有余弹,这才递给随员,道:“小马同志,咱们公安机关有些问题需要你配合回答一下,做个笔录,你看有时间么。”

    马凌爽朗道:“行啊。”

    宋剑锋看看腕子上的手表,这是一块八十年代款式的淮江牌粗码大三针手表,淘宝上二手价不超过五十块。

    “不早了,我们就不影响老马休息了,有什么困难及时向组织反应,对了,留下两个年轻同志照顾老马,女孩子照顾父亲毕竟不方便。”

    “是,立刻安排。”随员们点头道。

    宋剑锋回到省公安厅办公室,连夜召开案情讨论会,他是省厅一把手,按说应该负责全局工作,这种案件用不着亲自过问,但他敏锐的察觉到,这件案子可以深挖,从古长军入手,挖世峰集团的毒根,兴许会有大收获。

    有一个关键人证必须找到,就是刘汉东。

    ……

    凌晨,江北铁路货运编组站,刘汉东跳下一列运煤火车,沿着铁路前行,走了许久才见到市区,他坐了一班公交车进城,在一个老旧的居民小区下来,看着熟悉的环境,回家的感觉油然而生。

    小区门口,摆着几个早点摊子,刘汉东买了一份豆浆油条狼吞虎咽吃着,还没吃完城管就来了,摊主急忙收起家当,刘汉东帮着他把小板凳放上三轮,目送摊主们仓皇离去,走进了小区大门。

    滨河小区建设与九十年代初,现在已经老旧不堪,垃圾遍地,路边停满抵挡家用轿车,绿化带里杂草丛生,刘汉东来到小区尽头的一栋楼前,敲响了二单元101的房门。

    防盗门打开了,一个精神矍铄的老人家站在门内。

    “小东,回来了。”老人道。

    “嗯,爷爷,我回来了。”刘汉东进了门,家里摆设依旧,墙上挂着爷爷年轻时候的照片,五五式军礼服,二级解放勋章,陆军中校军衔,旁边是奶奶,也是一身戎装,挂的是大尉军衔和卫生兵符号。

    “吃了么,爷爷给你下面条去。”老人单住,身子骨硬朗的很。

    “吃了,在小区门口吃的早点,爷爷你别忙乎了。”刘汉东答道,他是从小被爷爷带大的,最亲近的人就是爷爷,这套房子承载了他的幼年、童年、少年时期的几乎所有记忆,他是跟爷爷学会的游泳、骑车、打拳、打弹弓,爷爷甚至会帮他做火柴枪。

    老人道:“小东,出了什么事?”

    刘汉东道:“您怎么知道出了事。”

    老人道:“小子,你爷爷九十几岁的人了,什么没见过,说吧,闯了多大的祸?”

    刘汉东道:“我没惹祸,奋起反击而已。”坐下来将这几天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

    老人沉思片刻道:“你打算怎么办?”

    刘汉东道:“先等等看,如果没有转机,就只能去缅甸那边躲躲了。”

    老人加重语气道:“躲什么,你又不是罪犯!”

    刘汉东道:“爷爷,真罪犯逍遥法外,无辜路人冤狱十几年的事情可不是没有。”

    老人道:“小东,你说的情况确实存在,但你和他们不同,你可以找出足够的证据证明自己的清白,你保护了夏家的女儿,他们也会帮你的,如果你逃走反而给了他们栽赃你的理由。”

    刘汉东道:“那我现在怎么做?投案自首?”

    老人道:“你没犯罪投什么案,你要配合警方调查。”

    刘汉东沉默了一会,道:“我想先去看看我妈。”

    老人道:”先帮爷爷浇浇花,定一下心神。”

    ……

    半小时后,刘汉东来到位于博爱路上的煤机厂宿舍,这是一栋七十年代的筒子楼,外墙红砖剥落,自来水管道锈迹斑斑,上了四楼,掏出钥匙打开门,一室一厅的房间,塞满了东西,电视机还是老式的二十一寸平面直角长虹彩电,电冰箱门上的绿漆都掉了,大衣柜镜子上贴着九十年代的广告画,阳台上晒满衣服。

    刘汉东在破旧的沙发上坐下,感受着弹簧的弹姓,小时候他经常坐在上面做作业,茶几还是以前那个茶几,玻璃都磨花了。

    门外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是有人掏钥匙开门,简陋的防盗门打开,一个穿旧迷彩服的中年秃顶矮胖男人站在门口,见到刘汉东,急忙放下手中的菜篮子道:“东东回来了,吃了么,我去给你买包子。”

    “不麻烦了,我妈呢?”刘汉东道。

    这个男人是他的继父,也是他生父的战友,父亲战死在越南战场,而他却全须全尾的回来了,还娶了自己的母亲。

    刘汉东鄙视他,除非不得已,不愿意和他说话。

    “你妈出摊子去了,早市卖鱼,生意好。”继父道,走进狭窄的厨房,拿出一包挂面来“下鸡蛋面给你吃吧。”

    “我不吃。”刘汉东道,出门扬长而去。

    家附近有个农贸市场,大棚下各种新鲜蔬菜、肉禽蛋鱼,熙熙攘攘,地上污水横流,刘汉东静静站在角落里,看着鲜鱼摊前,妈妈娴熟的从盆里捞出一条活蹦乱跳的鱼,摔在板子上,剔掉鱼鳞,掏出鱼鳔。

    刘汉东觉得鼻子有些酸,妈妈两鬓已经斑白,每天起早贪黑做小生意,还不是为了攒钱给自己买房结婚么,自己二十大几的人了,连个工作都没有,情何以堪。

    妈妈看见了刘汉东,招呼同行帮自己看着摊子,摘下手套喜滋滋走过来:“东东,啥时候到的,吃了么,妈给你钱买麦当劳去。”

    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一把沾着鱼腥味的零钱来。

    “妈,我吃过了,我就是回来看看,没啥事。”刘汉东道。

    “东东,工作找好了么?”这是妈妈最关心的问题。

    “找好了,给人家开车,是事业单位哩。”刘汉东低下头,这是他成年以后,第一次说谎。

    “事业单位好啊,旱涝保收,好好干,有点眼色,巴结着领导,争取转正。”妈妈很高兴,又问道:“单位叫什么名字?”

    “叫……”刘汉东一时语塞。

    “近江交通局下属的职业技术学院,给学校开大巴,绝对的好工作,大姐你想啊, 交通局多肥的单位,每月光福利就好几千,下属单位能差了?”一个男子从后面走了过来,笑呵呵的说道。

    “交通局下属的学校,这工作太好了,东东你得好好干啊,这位是?”妈妈欣喜万分。

    “哦,我是刘汉东的同事,我叫韩光,学院后勤处的。”男子自我介绍了一下,转头对刘汉东说:“今天我带车到江北来接学生的,顺便让小刘回家看看。”

    刘汉东点点头。

    妈妈说:“哎呀,有公事啊,别耽误了,看也看过了,赶紧忙你的去。”说着将兜里的红色大票子数了三张,塞进了刘汉东的口袋。

    “妈,那我走了。”刘汉东跟着韩光走出了农贸市场,回身看去,妈妈还在门口冲自己招手。

    “谢了。”刘汉东道。

    韩光拿出证件:“江北市公安局刑警二大队,韩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