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匹夫的逆袭 > 正文 第二十二章 孝顺的狗儿子
    刘汉东身上只剩下两毛钱了,如果不抓紧赚点钱,中午就只能喝西北风了,他推出残的准备出车,对旺财道:“你在家看门,等我回来。”

    旺财似乎听懂了,坐了下来,但是刘汉东一走,它又站起来跟着走。

    “坐下。”刘汉东命令道。

    旺财不甘心的坐下,心有不甘,呜呜的哀求着。

    “带着你,没法拉生意。”刘汉东心软了,耐心解释道。

    旺财眼里亮晶晶的。

    “对了,我忘了,今天要送你回家的。”刘汉东一拍脑袋,这条狗不是普通草狗,肯定是不小心走失的,主人指不定多伤心呢,不如先带它到市区转一圈,兴许遇到认识的地方,旺财就能自己走回家。

    想到这里,他拍拍巴掌:“上来吧。”

    旺财兴奋无比,一跃上车。

    刘汉东开着残的载着狗在铁渣街上招摇过市,路过狗肉馆的时候,一个粗壮大汉正从小货车上往下搬狗笼子,忽然看到刘汉东车上的狗,顿时眯起眼睛,若有所思。

    “停下!残的给我停下,叫你呢,聋了吗!”大汉疾步冲了过来,一把拉住车把,恶狠狠的盯着刘汉东。

    “艹你妈的,偷我的狗。”大汉指着车上的旺财骂道。

    旺财认出了这个人,吓得瑟瑟发抖,一动不动趴在车厢里。

    刘汉东没熄火,从车上下来,居高临下看着这个身高不到一米七的车轴汉子。

    “说话干净点,你的狗?你从哪偷的还不知道呢。”刘汉东道。

    “我他妈买的肉狗,两块钱一斤进的货,嘴上绑的铁丝印子还有呢。”汉子是个火爆脾气,嗓门很大,狗肉馆里闻声出来两个小工,手里都拎着剥狗皮的刀子。

    “艹你妈的,偷狗还不承认。”汉子一拳打来,刘汉东抬手格挡,感觉胳膊生疼,一股大力传来,硬生生退了两步,立刻反击,虚晃一拳,下面却是实招,汉子被踢中小腿差点栽倒,一个饿虎扑食过来,企图贴身缠斗。

    这人天生蛮力,刘汉东不敢和他纠缠,就势来了个过肩摔,将汉子摔出去三米开外,结结实实摔在水泥地上,如同倒下一堵墙,地上差点砸出坑来。

    狗肉馆的小工们不含糊,手持利刃扑了过来,刘汉东急忙跳上摩托车,一拧油门,残的屁似狼烟一般逃走了。

    小工们扶起暴跳如雷的狗肉馆老板,冲残的远去的背影破口大骂。

    刘汉东哈哈大笑,旺财也高兴地汪汪叫着。

    路边有人挥手拦车:“摩的!”

    刘汉东靠边停下,问拦车的妇女:“大姐,上哪儿去?”

    “帮我拉一趟瓷砖,从建材市场拉到丽水雅居。”妇女穿金戴银,家境不错。

    “一趟二十。”刘汉东道,这是良心价,没多要。

    “行,你要是帮我搬上楼,一层楼给你加五块。”妇女一口答应。

    “没问题。”刘汉东也很爽快。

    建材市场就在附近,妇女骑着电动车头前带路,来到卖瓷砖的大棚前,这儿已经堆了几箱子瓷砖,附近停了许多三轮车、小货车,司机们在抽烟聊天,却不来揽活,宁愿让外来的三轮摩托抢活儿,有点不正常。

    兴许是价格谈不拢吧,毕竟拉人和拉货不一样,刘汉东暗想。

    “开车的,帮我把这些瓷砖搬车上去。”妇女指挥着刘汉东将一箱箱瓷砖搬到三轮车上,瓷砖很重,压得轮胎都瘪了。

    装好了货,妇女骑着电动车在前面领路,刘汉东发动摩托在后面跟着,因为货物拉得太多,跑不快,旺财一瘸一拐小跑跟在后面,吐着舌头跑得欢快无比。

    前面有个漫长的上坡,刘汉东正准备开足马力上去,忽然摩托抖了一下,停了,再次启动,动不了,检查一下,车没毛病,就是没油了,不是刘汉东忘了加油,是油表指针坏了。

    “快点,你磨蹭什么呢。”妇女在坡上催促。

    “没油了。”刘汉东道。

    “没油你也得给我送到地方,说好了的。”妇女不依不饶,拉长个脸很不高兴。

    刘汉东下车,想把车推上去,可是装满了瓷砖的三轮摩托沉重无比,推不动。

    旺财在车旁打着转,兴奋的汪汪叫。

    刘汉东拿出一条麻绳,一头拴在车上,一头要往自己腰上栓,旺财窜过来又蹦又跳,用嘴去咬绳子。

    “你要帮我啊?”刘汉东摸摸狗头,将麻绳系在旺财肩膀上。

    一人一狗,摩拳擦掌,脚蹬着水泥地,一步一步推着车子往上走,沉重的车辆让刘汉东用尽了力气,肌肉绷紧,脸红脖子粗,旺财的四条腿也紧紧撑着地面,艰难跋涉。

    一步,两步,三轮车缓慢的向上移动着。

    “我说你快点,等着用呢。”妇女远远地抱怨着,不时拿出手机看看时间。

    刘汉东紧咬牙关不说话,这条坡路很陡,很难走。

    “快看,狗帮着拉车呢。”路边停下一辆轿车,车上的男女拿出手机开始拍摄。

    刘汉东没空搭理这些无聊的人,费尽了力气终于将三轮车拉上了坡顶,人和狗都累得够呛,旺财坐在地上伸着舌头直喘气。

    “快点,就在前头了。”妇女坐上了电动车,不耐烦的戴上墨镜。

    刘汉东不搭理她,扒掉汗衫,一身腱子肉,汗流浃背,他拿出装着凉水的大可乐瓶,自己灌了几口,身上浇了两下,然后把水倒在掌心里,喂给旺财喝。

    旺财伸出长长的舌头舔着水喝,喝完了又舔了刘汉东两下,以示亲热。

    “旺财好样的,比亲儿子还孝顺哩,不枉老子这么疼你。”刘汉东抚摸着旺财的脑袋瓜。

    小汽车里的人还在拍摄着。

    “看什么看!”刘汉东吼了一嗓子。

    那对男女赶紧停止拍摄,开车跑了。

    刘汉东继续推车前行,旺财依然在前面拉着,来到丽水雅居小区,十三号楼下,望着高层建筑,刘汉东晕了:“大姐你家住几楼?”

    “十八楼。”妇女锁着电动车说道。

    “有电梯吧。”刘汉东道。

    “有,今天检修,要不然一层楼五块钱你以为那么好赚。”妇女有些鄙夷道。

    “好,我搬!”一分钱难倒英雄汉

    “快点,1803。”妇女拎着小包上楼去了。

    刘汉东拍拍旺财的脑袋:“乖儿子,帮爸爸看着车子。”

    旺财应了一声。

    刘汉东抱起两箱瓷砖,想了想,又用麻绳绑了两厢在自己肩上,就这样上了楼,刚开始还健步如飞,上到第十层就步伐就变慢了,到了十八层,1803开着门,里面传出电锯声音,这家正在装修。

    “放卫生间门口。”妇女手拿着冰镇可乐,一边喝一边指挥刘汉东。

    刘汉东放下瓷砖,下楼继续搬。

    一车瓷砖,他搬了五趟,十八层楼上上下下就是十次,最后一次搬上去的时候,虽然他身体素质极佳,也累得不行,浑身都是汗水和污渍。

    “大姐,搬好了,一共是一百一十块。”刘汉东道,拿出空可乐瓶到洗手间水龙头旁接着自来水。

    妇女不搭理他,在一旁训斥贴瓷砖的民工:“你看看你干的什么活儿,就这水平你还敢要钱,你好意思么,你还要脸不?给我铲掉重新贴!”

    民工被骂的狗血喷头,唯唯诺诺,小声辩驳两句,又被排山倒海的痛骂一顿。

    骂了一阵,妇女看看刘汉东:“你还站这儿干什么?”

    刘汉东道:“大姐,运费还没给。”

    “什么运费?你耽误我的工期了你知道不?我这房子光装修就花了多少钱你知道不,我儿子十一结婚,你说能耽误么,你开个残的了不起啊,没油你不会去加啊,爬个楼还那么慢,你好意思要一百多块钱?人家搬家公司搬全套家具才一百块钱,你搬几箱子瓷砖就要这么多,你好意思么!”

    “一百一,说好的,一分也不能少。”

    “三十,爱要不要,就这些。”妇女斩钉截铁,忽然电话铃响了,接了电话又眉开眼笑起来:“哎呀张大姐,赶明儿到你家参观学习装修经验呢,我跟你说,单位那个谁,是谁的小三……”

    聊了半天,一转脸看见刘汉东还在等,便从口袋里拿出三十块钱丢过去:“拿钱赶紧走,别找不自在。”

    刘汉东没捡钱,搬起了一箱瓷砖。

    ……

    刘汉东辛辛苦苦搬砖的时候,两个女大学生从楼下路过,一眼看到旺财,不禁围着它打转,左看右看,怎么看都眼熟。

    “这不是宋双家的可可么?怎么变成这个样了!”一个女生道。

    “是啊,不是说丢了么。”另一个女生道。

    可可听到有人叫自己的本名,汪汪叫起来。

    女生掏出了手机,拨通了宋双的号码。

    宋双还电脑前以泪洗面,整个人憔悴万分,穿着睡衣睡裤,无精打采,微博转发了几千次,一点有价值的线索都没有,王叔叔的调查也没什么头绪,全市的宠物市场和动物医院都调查了,没有可可的下落,就连运往南方的贩狗车辆都被交警扣了,找遍全车都没有可可。

    宋双是文科生,善于想象,在她的悲惨故事里,可可是被一个龌龊阴险的骑三轮的老头子抓走的,捆住四脚丢在车厢里,绝望的看着外面匆匆而过的街景,耳畔还回响着“妈妈”带哭腔的召唤,可可被老头抓到郊区窝棚里,杀死剥皮煮肉,死不瞑目……

    想到这里,宋双就心如刀绞。

    忽然电话响了,是闺蜜兼同学芃芃打来的。

    宋双无精打采接了电话:“芃芃,有事么,我今天心情不好,哪儿也不想起。”

    “宋双,可可找到了!”那边的嗓门很大,背景音里还有狗叫声。

    宋双一个激灵跳了起来:“什么,可可找到了!”

    “是啊,被一个拾破烂的农民工偷走的,我和小薇在这儿守着呢,丽水雅居小区十三号楼下,你不知道,可可好可怜哦,浑身都是伤,还捆着绳子。”

    “我马上到,你们保护好可可!”宋双将手机一放,从衣柜里扯出牛仔裤和小衬衫,来不及化妆打扮梳头,就洗了把脸,蓬头垢面冲出家门,正遇到一辆江O牌照的轿车开进家属区,急忙上前拦住:“万叔叔,送我去个地方,急事!”

    万旭东打开车门:“上车,去哪儿?”

    “丽水雅居小区,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