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匹夫的逆袭 > 正文 第二十四章 宋双的道歉
    门铃响了,宋双前去开门,来的是王星,手上拿着一根项圈,是可可用的那一根。

    “刚才堵车,我赶到丽水雅居的时候,你们已经不在了,我就过来看看,可可找到了是吧。”王星道。

    “这项圈怎么回事?”宋双很惊讶,发现可可的时候,脖子上没有项圈。

    “是我在一家狗肉馆找到的,伙计说带项圈的狗跑掉了,被一个开三轮的人捡去了,为这个,那人还和狗肉馆老板打了一架呢。”王星将项圈递给了宋双。

    真相大白,冤枉了那人,宋双极其自责,人家好心好意救了可可,自己还让万叔叔想办法多判他几年,如此恩将仇报,简直后悔到痛心疾首。

    “王叔,我做错了事,误会了人,你能帮我么?”宋双嗫嚅道。

    “错认了偷狗贼吧,我就知道。”

    宋双的姓格中有父亲的正直,母亲的善良,想到那人可能会在派出所里关上一整夜,她无论如何坐不住,让王星带自己赶过去救人,刚出门,想了想又把可可带上了。

    王星驾车带着宋双来到派出所,所长一看宋厅家的千金又驾到了,赶紧迎接询问,是不是为了偷狗的案子来的?放心好了,绝对让那小子吃不了兜着走。

    “我想再见见他,有些问题要问他。”宋双道。

    所长安排手下带宋双去见刘汉东,王星掏烟,和所长在一旁聊了起来。

    刘汉东被铐在长椅上,派出所的椅子都是有讲究的,墙上专门有一根不锈钢杆子用来挂手铐,犯人跑不掉。

    正是吃晚饭的时间,值班民警吃着香喷喷的鸡腿盒饭,刘汉东肚子饿的咕咕叫,正闭着眼睛打盹,忽然觉得有人在舔自己,睁眼一看,旺财来了,正亲热的看着自己,还拿头往自己身上拱。

    这副情景,更加证明刘汉东不是偷狗贼,可可是一条智商很高的牧羊犬,分得清好坏,它失踪这段时间,想必刘汉东待它极好,身上伤口也是刘汉东处理的。

    宋双静静打量着这个男人,视频里的他**上身,肌肉结实,脚蹬着地面一步步前行的姿态让女大学生想到一幅画,俄罗斯画家列宾的《伏尔加河上的纤夫》。

    朴实善良的底层百姓,在生活温饱线上苦苦挣扎,没有抱怨、没有颓唐,用坚实的肩膀托起沉重的负担,坚韧不拔,默默前行。

    眼前的刘汉东,穿着一件破旧的汗衫,满是汗渍污渍和破口,一条牛仔裤更是千锤百炼,膝盖磨出了破口,他用没戴手铐的手摸摸可可,眼神中充满了幸福的感觉。

    喜欢小动物的人,绝对不会是坏人,这是宋双评判一个人的定律。

    刘汉东发现了宋双,眼神变得冷漠起来。

    “我刚知道,可可不是你偷的……对不起。”宋双鼓起勇气说道,这是她长大以后,第一次向别人正式道歉。

    刘汉东理都不理她。

    公安厅长通常高配,宋剑锋是副省级领导,宋双是不折不扣的[***],虽然家教很好,并无骄娇二气,但人生的漂亮,在大学里男生们趋之若鹜,不知道多少人眼巴巴渴求能和她说上一句话哩,如今真诚道歉,却热面孔贴上冷屁股,宋双的脸一下就红了,气的。

    那边王星和所长进行着交涉,要求释放刘汉东,所长很为难:“不单是为了偷狗的事儿,他还把人家十几箱子瓷砖从十八楼上扔下来,损失很大,砸坏一辆电动车,事主不接受调解,非要让他赔钱呢,那家人也有点背景,男人好像是市财政局的。”

    王星道:“这点事还不好办么,先把人放了再说,赔钱什么的,我会处理的。”

    所长心领神会,不看僧面看佛面,王星的面子是一码事,给不给无所谓,但宋厅家千金的面子必须得给,再说案子也不大,治安标准都达不到,放了也就放了,不碍大局。

    当即招呼民警过去打开了刘汉东的手铐,王星走过去笑道:“刘汉东,我就知道是你,你小子成天惹事,不是个省油的灯。”

    宋双奇道:“王叔,你认识他?”

    “他就是刘汉东,救了舒帆的那个人。”王星解释道。

    宋双恍然大悟,怪不得总觉得这个名字有些熟悉,原来是舒帆念念不忘的大哥哥,只是和舒帆形容中的不大一样啊,这哪是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的大英雄,分明是吃不上饭的社会底层劳动者。

    “谢谢沈所。”王星和派出所长握手道别。

    三轮摩托被协警推了过来,本来是要暂扣的,现在看宋小姐的面子,一并发还。

    刘汉东从车把上拿下一个小包,里面是两根火腿肠,慢条斯理剥开了,一条喂可可,一条自己吃了。

    宋双很想说,我家可可从不吃这种垃圾食品,但是看到可可吃的很香,刘汉东坐在地上,喝着可乐瓶子的凉水,吃着和可可一样的食物,忽然眼睛就朦胧了,鼻子也酸了,这个为了生活奔波劳碌的男人,或许一天都没吃饭了。

    吃完了火腿肠,刘汉东拍拍可可的脑袋说:“旺财,咱哥俩的缘分尽了,散伙饭也吃过了,你回家去吧。”

    可可摇着尾巴,呜咽不止,乞求似的看着刘汉东,又看看宋双。

    宋双想说些什么,却无从开口。

    刘汉东冲王星点点头,推着没油的三轮摩托,走了。

    “哎!”宋双鼓起勇气喊了一声。

    刘汉东站住了。

    “我……我请你吃饭好不好?”宋双的脸又红了,这回是羞的,堂堂宋大小姐主动邀请男人吃饭,可是破天荒头一次。

    “没空。”刘汉东头也不回,大步流星推起摩托车往前走,前面是个漫长的下坡,他猛跑几步跳上摩托,唱着歌远去了。

    宋双怅然若失,折损了面子,她却一点也不生气,反而觉得这个男人很有傲骨。

    “走吧,他有女朋友了。”王星似乎看穿了宋双的内心,没来由的说了这么一句。

    “王叔,你说什么呢。”宋双嗔怪道,拉开捷达车门,可可恋恋不舍的跳了上去,宋双也坐进汽车,沈所长过来帮着关上车门,挥手致意:“有空常来玩。”

    “走了。”王星驾车离去,一路上宋双沉默不语,望着窗外,直到汽车停在小区门口,才实在忍不住问道:“他女朋友是怎么样的人?”

    王星嘴角翘起,心说你小丫头的心思我猜不透,白干这么多年公安了。

    “其实也不一定是女朋友,我估摸着两人差不多能成,那女孩的父亲也是警察,她是开公交车的,跆拳道黑带,和刘汉东一起闯进世峰集团抓了个罪犯出来。”

    宋双眼睛亮了,随即又黯淡下去,人家是英雄侠侣,自己算什么,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大学生。

    “双儿,我不进去了,等你爸回来,替我问声好。”王星道。

    宋双没出声,因为脑子在想事儿,没听见。

    “喂,醒醒。”王星按了按喇叭。

    宋双意识到失态,急忙开门下车:“知道了,王叔再见。”

    王星调头离去,忽然看见后视镜里宋双在招手,又停下车,出来问道:“有事么?”

    宋双气喘吁吁跑过来:“王叔,我这里有一万块钱,麻烦你转交给他,感谢他收留了可可,还给可可治伤。”

    说着拿出一张银行卡,卡背面写着密码,里面存了一万块,本来就是为了付寻狗酬劳预备的。

    王星道:“行,我拿着,不过人家不一定收啊,那小子硬气的很,你今天也看见了。”

    宋双道:“王叔最有办法了,他一定会收的。”

    “好吧,我试试。”王星收了银行卡。

    ……

    刘汉东推着三轮摩托在城市车流中艰难穿梭着,时不时擦擦额头上的汗水,他只有两毛钱,无法给摩托加油。

    在520公交车站台上等了半天,终于等来了那辆车,可是开车的却不是马凌,而是一个中年师傅,他告诉刘汉东,马凌休班去医院照顾她爸爸了。

    找不到马凌就借不到钱,刘汉东只能再次推起三轮车往回走,一辆桑塔纳警车缓缓跟在旁边,车窗降下,是蕴山大队的交警谭家兴。

    “刘汉东,车坏了么?”谭家兴问。

    “没油了。”刘汉东答道。

    谭家兴掏出五十元钞票伸手过来:“先给你应急,有钱还我。”

    “谢了。”刘汉东接了钱,由衷感谢。

    谭家兴点点头,驱车远去。

    刘汉东把车推到最近的加油站,加了三十块钱的93号汽油,油价已经涨到了八块五,实在用不起,还得剩二十块吃饭。

    或许得买个电磁炉,自己做饭吃了,能省一点,刘汉东考虑着。

    摩托发动起来,刘汉东振作精神,开回了城市东南郊的铁渣街,昂然从屠记狗肉馆前经过,他才不怕那汉子出来找茬呢,今天白爬上百层楼,胸中一个恶气还没出呢。

    屠记狗肉馆门前,往曰顾客盈门的迹象不见了,停着几辆轿车,里面传出砸东西的声音,外面围了好多人,刘汉东下车张望,见一帮身上刺青挂金链子的社会大哥正在狗肉馆里乱砸一气。

    狗肉馆老板已经被放倒,两把雪亮的砍刀架在脖子上,恨恨不语。

    刘汉东推开众人走了过去,劝道:“差不多就行了。”

    社会大哥们诧异的看着他,狗肉馆老板也很是吃惊,这小子早上还和自己干过架,怎么这会儿帮自己说话。

    一人走了过来,上上下下打量着刘汉东,墨镜下是一张留着小胡子的面孔,脖子上金链子很粗,手腕上挂着檀香珠子、手表、黄金手链,脚下一双红色波鞋,时髦又威风。

    “你干啥的?有你什么事儿?”那人推了一把刘汉东。

    刘汉东没动,他这会儿心情不爽,正想找人打架呢。

    “我住这条街,看不惯你们人多欺负人少,砸的差不多了,收手吧。”刘汉东道。

    “呵呵”那人笑了,回头看看弟兄们,大家也都笑了,笑刘汉东自不量力。

    “艹你妈的,你知道我是谁不?敢在我跟前指手画脚!”那人勃然色变,摘下墨镜傲然看着刘汉东,将烟蒂一扔。

    “我他妈管你是谁,打的就是你!”刘汉东先动了手,一记黑虎掏心,那人胃部中拳,疼的佝偻起身子,蹲在地上不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