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匹夫的逆袭 > 正文 第二十九章 女朋友和手机
    刘汉东客气了一下就收下这些礼物,这是他应该得的,那天驾着摩托车走蕴山上的盘山公路相当危险,要不是他有着丰富的正三轮驾驶经验,早掉下山谷车毁人亡了,事实上当他赶到医院的时候,断手指那伙计已经被颠的吐了。

    “师傅,我叫杜伟,出事的是我弟弟杜强,星期天厂里没人,一不小心被机器切了手指,他是干技术活儿的,全靠一双手吃饭,总之太感谢你了。”男子伸出手来和刘汉东握了握,问他怎么称呼。

    “刘汉东。”

    “刘师傅,感谢感谢,你先忙,等我弟弟出院,再专门请你一场。”杜伟千恩万谢的走了,刘汉东拎着烟酒,忽然想起还没到医院去探望马凌的爸爸呢,虽说马凌严禁自己去,但不管怎么说,爷俩也是并肩作战过的,不去看看显得没礼数。

    空手去肯定不好,这两条烟四瓶酒不就是现成的礼物么,刘汉东将提兜放在车里,发动摩托前往医大附院,医院门口停着长长一排电动车摩托车自行车,刘汉东正要停车,看车子大妈捏着一叠小票过来道:“你这车得三块。”

    “摩托车不都一块么?”刘汉东兜里清洁溜溜,连停车费都凑不出。

    “你这是一般摩托车么?”大妈义正词严质问他。

    刘汉东自知理亏,他这车占三辆自行车的位置,自然要多收钱,为了省三块钱,他将残的停在医院后面的居民区里,拎着东西来到医院住院部,打听了一番,顺利找到了马国庆的病房。

    马国庆在医院住了半个多月了,基层民警非常辛苦,他这回算是彻底歇够了,几次要回所里上班,却被老婆孩子劝住,说你胃伤成这样还在吃流质,上什么班啊,赶紧给我老是趴着,马国庆怕老婆,更怕女儿,只得乖乖住在医院里,每曰和病友谈天说地。

    这天正讨论到[***]他老人家的一生功过,忽然病房的门被推开了,不是护士发药,而是有人探视,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男子提着礼物走进来,客客气气道:“马警官,恢复的怎么样了?”

    马国庆一眼认出这人正是刘汉东,立刻起身道:“是小刘啊,来就来还拿什么东西,快坐快坐。”

    刘汉东放下东西,和马国庆谈起来,他问:“马警官,这案子结了么,到底怎么一回事?”

    马国庆道:“案子已经结了,人证物证都在,古长军绑架勒索,罪有应得,不过人已经死了,也没法追究刑事责任了,他那个马仔,估计要判个十年八年的。”

    刘汉东道:“我觉得这案子没这么简单,古长军不会为了敲诈钱财动用八个杀手,他是完全豁出去了,根本不计较后果,一定要杀死小帆,顺带着干掉我替他弟弟报仇,还有就是公安局内部有人配合他,古长军的死也是杀人灭口,他背后一定有黑幕。”

    马国庆心里惊涛骇浪,这年轻人分析的和自己一样,不过现在市局已经压下这案子,禁止提及,省厅也尽量淡化,毕竟青石高科和世峰集团都是纳税大户,背景都不一般,这潭水到底有多深,自己这个干了二十年的老公安都不晓得。

    “小刘电影看多了吧,哪有那么复杂,古长军是心脏病发作死的,公安局大院里面灭口,绝无可能。”马国庆淡淡笑道。

    邻床的病人也跟着点头,略带鄙夷的看着刘汉东,附和道:“小伙子,你当现在是旧社会国民党时期啊。”

    刘汉东挠挠头,正想说点什么,忽听背后有人道:“你来干什么?”

    回头一看,是马凌来了,手里提着保温瓶,横眉冷目气冲冲的,看到放在桌上的礼物,更是气不打一处来,提起来瞪着刘汉东道:“你到医院来看病人,带两条烟四瓶白酒?你知不知道我爸爸胃病很严重不能喝酒,你懂不懂常识?拿着你的烟酒马上给我滚!”

    刘汉东尴尬的站起来,被马凌连踢推出了病房。

    “半小时后,大门口见。”马凌抬起脚尖在刘汉东脸上吧唧亲了一口,匆匆回去了。

    回到病房,马国庆狐疑的看着失态的女儿,以他多年老公安的经验,觉得这里面一定有事儿,不过现在还不是询问的时候。

    刘汉东摸摸脸,心里甜丝丝的,拎着烟酒下楼,想了想,又来到骨科病房,找到了王志刚的床位,王大哥腿上打着石膏,正躺在床上看小报呢,嘴里还念着标题:“国家一级演员刘德华在香港铜锣湾地铁站被杀,啧啧,特大新闻,电视怎么没播。”

    “王大哥,我来看你了。”刘汉东拎着烟酒走进来,王志刚非常热情:“哎哟哟,大东来了,快坐,喝茶。”看见对方手里的烟酒,更加兴奋,他最好这一口了,当场拆了一条烟,道:“抽一根,憋好几天了。”

    刘汉东说:“医院里不许抽烟。”

    王志刚道:“我管他那个,护士能把我怎么着,咬我啊,切。”自顾自点了一支烟,吞云吐雾,道:“大东,听说你昨天把赵玉峰给揍了,后来怎么收场的?”

    刘汉东道:“晚上我和屠洪斌去花豹公司探了探,把事儿说清楚就好了。”

    王志刚赞道:“花豹能不追究,真给你面子。”

    刘汉东举起拳头道:“他不是给我面子,是给它面子。”

    王志刚哈哈笑:“一回事,那啥,我腿脚不方便,要不你帮我买点花生米鸡爪子,咱哥俩把这四瓶酒干了。”

    刘汉东道:“酒量不行。”

    “那就先干两瓶,一斤的量还没有么?”王志刚豪气万丈。

    “喝!就知道喝!喝死拉倒。”张大姐怒吼着进来了,王志刚立刻英雄气短:“我闹着玩的,不喝了,以后滴酒不沾。”

    与此同时,马国庆的病房里,马凌的妈妈王玉兰也到了,病友开玩笑道:“嫂子,你家女儿这么漂亮,有婆家了么?”

    王玉兰道:“还没找呢,不急,我闺女这么漂亮,个子一米七,还有正式工作,能配得上她的男孩子可不多。”

    病友道:“有什么具体条件,我帮你看看。”

    王玉兰道:“两个条件,第一,必须是公务员,第二,必须副科级以上,缺一个都不行。”

    病友咋舌:“条件真不低,找个有钱的不就行了。”

    王玉兰冷笑:“有钱算什么,当官的一句话就能摆弄死他,这年头还是公务员最稳妥,有保障,旱涝保收还有地位。”

    对于老婆的高见,马国庆并不发表意见,事实上他也插不上话,家里老婆说了算。

    马凌听的难受,提起包道:“我该走了,上班去。”

    “开车慢点。”王玉兰道,听着女儿的脚步声消失,叹口气道:“女孩子家家开公交车终归不好,还是赶紧想法子调去坐办公室,当个调度什么的好。”

    马凌下楼跑到医院门口,看到刘汉东正傻乎乎站着呢,偷偷跑过去蒙住他的眼睛:“猜猜我是谁?”

    “你是马司机。”刘汉东早就听到熟悉的脚步声了,故意让她来蒙自己眼的。

    “什么马司机,真难听,走吧,送我去上班。”马凌揽起刘汉东的胳膊,双双走了,两人很有默契,都没提刚才的事儿。

    十二楼病房窗口,老公安马国庆看到女儿和刘汉东亲昵无比的挽着胳膊并肩走了,心中一沉,不幸被自己猜中了!

    马凌和刘汉东并肩走到医院后面的居民区,看到用链子锁拴在电线杆上的残的,顿时张大了嘴转着圈看了好几遍,问道:“ 你的车?”

    “怎么样,够帅吧。”刘汉东道。

    “帅,够帅的,前天你跑蕴山盘山道了么?”马凌语气里压不住的兴奋。

    “好像走过,拉了个客人去部队医院,怎么了?”

    “遇到一群开摩托的小子了吧?”

    “是啊,没怎么注意,客人手指断了赶时间去医院做手术,怎么了。”

    “你知不知道,你这辆残的现在被近江摩托车界称为烈火战车了。”马凌笑道。

    “是么,很有文艺气息的名字。”刘汉东根本没当一回事,跨上摩托,马凌爬进车厢,残的轰鸣着开走了。

    三轮摩托开在大街上,忽然马凌敲敲车厢:“停一下。”

    停车,马凌下来,跑进路边的手机店,五分钟不到就拿着一个盒子出来了,往刘汉东怀里一丢:“给你的。”

    这是一个崭新的手机包装盒,酷派7295。

    “还有一张联通手机卡在里面,已经充了二百话费,和我的新手机号是连着的,互打免费哦,注意,不许用和别人用微信聊天,不许用陌陌泡妞,听见了么?”

    刘汉东抱着盒子受宠若惊状:“给我的?”

    “对啊,我买给你的,要报恩哦。”马凌欢笑着爬上了车厢。

    来到520起点站,马凌下了车,问刘汉东:“你有什么一技之长?”

    刘汉东说:“我会开车,还会打架,射击也很好。”

    马凌道:“有驾照么?”

    “有,不过是军队驾照。”

    “赶紧去车管所换地方驾照,然后考个营运证,淮江出租车公司正在招聘司机,好歹是个工作,比你开残的强。”马凌很郑重地说。

    “知道了。”刘汉东心里暖暖的,除了妈妈,马凌是第一个这么关心自己的女人。

    “身上还有钱么?”马凌掏出钱包,将里面大票子全掏了出来,“你这傻帽,到医院看病人买什么烟酒啊,一点人情世故不懂还乱花钱,肯定没钱了,这些你先拿着,买条新裤子穿,缺钱给我发短信。”

    刘汉东不要,觉得花女人的钱很没面子。

    马凌生气了:“拿着,不然我踢你了。”

    刘汉东只得接着。

    “还有,你开三轮儿拉活的话,要到公交车终点站等客,在市区是没生意的,还容易被交警抓。”

    刘汉东点头,他不懂这个,完全外行。

    “快走吧,记得给我打电话,号码写在盒子里了。”马凌看看时间,转身跑了,刘汉东目送她离去,驾着三轮摩托离开。

    公交调度室内,一个穿工作服的男子端着茶杯问道:“小马,那谁啊?”

    “一个朋友。”

    “普通朋友还是非普通朋友?”男子继续追问。

    “和你有关系么?”马凌冲了他一句,昂着头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