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匹夫的逆袭 > 正文 第三十章 枪也可以有
    刘汉东把三轮摩托停在僻静的路边,拆开盒子将SIM卡和存储卡装进酷派手机,试着拨打自己的诺基亚,显示对方已经欠费停机,摆弄一下新手机,功能多多,还能3G上网,马凌真好。

    “残的,赶紧走,这儿不能停车。”一辆行政执法面包车从旁边驶过,高音喇叭严厉斥责道。

    刘汉东赶紧开车离开,在街上兜着圈子,马凌说的没错,市区的市民基本上都是打出租车,残的没生意,于是他按照指点来到520公交终点站等活儿,这附近有几个新开发的居民小区,公交线路达不到,只能靠摩的、黑车来进行短驳,站台附近马路上黑压压一片摩的,都是趴活儿的。

    “哟,这不是老王的车么?”有人认出了这辆车。

    “我替他跑两天。”刘汉东解释道。

    一辆520驶了过来,摩的司机们蜂拥而上,公交车上下来的乘客们目不斜视,径直往前走,也有人和司机讨价还价着,刘汉东懒得凑热闹,坐在车上看着公交车,这班车正是马凌开的,冲他挤挤眼睛。

    “师傅,绿地小区,五块钱走不走?”一个黑丝熟女走到跟前问道。

    “上车。”刘汉东发动起摩托,朝马凌摆摆手,载客走了。

    忙了一上午,终于挣了十块钱,刘汉东回去吃饭,屠记狗肉馆今天依然开张,店堂内在粉刷,桌椅全部换成新的,一水的白色塑料制品,估计是花豹派人送来的,看见刘汉东过来,山炮大喊起来:“大哥,来了,里面坐,外边太热。”

    刘汉东停下车,锁都不锁,狗肉馆门口安全得很,绝对丢不了,走进店堂,山炮过来递烟:“中午简单点,弄个素拼,拌个狗肉,来俩烧饼,喝点啤酒,笑眯的,咋样?”

    “行。”刘汉东也不和他客气,进了后院,小月过来招呼:“大哥来了。”

    刘汉东道:“嫂子你也跟着山炮乱喊,我比他还小哩,喊我大东就行。”

    “行,大东,嫂子给你撕肉去。”小月在围裙上擦擦手,走到狗肉筐前撕起来,卖狗肉的不兴用刀切,只用手撕,这是祖师爷樊哙传下来的规矩。

    山炮挤眉弄眼道:“狗肉吃多了可上火啊,晚上再去梅子那里泻泻火?”

    刘汉东说:“再说吧,今天忙,你赶紧招呼客人去,我吃完就走。”

    山炮笑呵呵走了,不大工夫小月端来酒菜,刘汉东狼吞虎咽吃了,出门打声招呼,三轮摩托也不骑了,步行回到出租屋,院子里依然在打麻将,包租婆的女儿从屋里风风火火出来,差点和刘汉东撞了个满怀,小背心里一对玉兔呼之欲出。

    “不好意思。”刘汉东退了一步,走上楼梯。

    “哎!”辣妹喊了一声。

    刘汉东回头:“叫我?”

    “你叫刘汉东是吧?”辣妹问道。

    “对。”

    “我叫火颖。”

    “火影忍者?”刘汉东忍不住问了一句。

    “新颖的颖。”辣妹脾气很好,说话声音都温柔许多,和前曰所见似乎并非一人。

    “不错,很好听的名字。”刘汉东道。

    “我哥哥叫火雷,他可崇拜你了。”火颖继续道。

    “崇拜我什么?我有什么好崇拜的?”刘汉东很纳闷。

    “打架打得好,赵玉峰都敢揍,好样的!”火颖满脸兴奋,“对了,有人找你,在楼上等你呢。”

    “什么样的人?”刘汉东立刻警惕起来,知道自己住在这里的朋友不多,倒是不少仇家门清的很。

    “一米八几,比你好像还高点,秃头,开一辆破白捷达。”火颖记忆力不错,居然还认识车型,女孩子里算少有的。

    “谢了。”刘汉东松了一口气,他知道这是那个私家侦探王星来了。

    上了二楼,朱小强依然雷打不动的在打着DOTA,身旁堆满了方便面纸杯和饮料瓶子,王星就坐在他旁边抽着烟。

    “王侦探,有事找我?”刘汉东停步问道。

    “对,有好事找你。”王星出来,和他一起上了四楼,进了屋子,拿出一张银行卡道:“一万块,狗的失主给你的酬谢。”

    刘汉东没接:“不要。”

    “你没发烧吧,这是你应得的酬劳,为什么不要?看你穷成这样,还瞎**清高什么?”王星不禁大怒,因为他知道这一万块包含了宋双的歉意,如果刘汉东不收,宋双那边交代不过去,还显得自己没本事。

    “我是缺钱,可拿着不舒坦的钱,不拿。”刘汉东很坚决。

    “艹,你还挺有姓格,是不是怪人家冤枉你了,人家不是赔礼道歉了么,还按照承诺给你酬金,你哪点不舒服?我告诉你刘汉东,太装逼是要招雷劈的。”王星一点也不客气,将他痛骂一顿,口干舌燥,四下看看,连口水都没得喝。

    “你看看你这个破地方,是人住的么,你现在以什么为生?”王星问道。

    “我开摩的。”刘汉东答道。

    王星道:“开摩的怎么和马凌处朋友?她妈那一关你就过不去,这样吧,你跟我干,有业务我就找你帮忙,收入咱们二八……三七吧,怎么不愿意?四六绝不可能。”

    刘汉东道:“跟你当偷鸡摸狗的什么私家侦探,还不如开摩的呢,好吧,这一万块我收了,你回去吧。”

    “艹,还看不起我这一行。”王星郁闷无比,留下一张名片,“想通了,给我打电话。”又将银行卡放在桌上,下楼走了。

    刘汉东将银行卡拿起来看看,上床和衣睡起了午觉。

    ……

    王星这段时间主要跑税务局,历经艰辛终于将发-票办下来,开了一张十万元的服务业机打税控发-票给青石高科财务部送去,心里滴血一般,十万元,交税好几千,还得找各种发-票抵成本,没办法,青石高科是正规企业,财务制度很严,要想长期业务合作,就得按人家的规矩走。

    交完发-票,财务部会计接了个电话,道:“王先生,安总请你过去一趟。”

    来了一个穿黑西装戴耳麦的保安,领着王星进了大厦,每过一扇门都要刷卡,到了十八层总裁办,不但要刷卡,还要对虹膜,保安严密可见一斑。

    青石高科的总裁高级助理安馨实际上担任着副总裁的职责,在夏青石治疗这段时间,企业的大小事务她一手艹办,对于一个二十八岁的女人来说,这副担子似乎重了些。

    安馨的办公室是椭圆形的,落地玻璃可以看到下面工业园区的风景,地上铺着防火的复合材料地板,映衬出青石的科技背景,安馨坐在不锈钢与复合材料质地的办公桌后面,桌上是一台巨大的触屏电脑,正不停的划着点着,见王星进来,只是略一点头。

    一个穿小西装的助理端来托盘,上面是玻璃瓶装的矿泉水,王星以为是进口品牌,拿起来仔细一看,是出口版的崂山白花蛇草水。

    安馨还在忙碌,王星百无聊赖,喝了一口矿泉水,眼泪差点出来,这矿泉水味道太怪了,一如青石高科的企业管理模式,安馨脚边趴着一只折耳猫,正打哈欠呢,能在办公室养宠物的企业,怕是不多见。

    “王先生实在对不起,让你久等了。”安馨终于忙完了,从办公桌后面走过来,她穿着齐膝短裙,下面是裸腿,没穿丝袜,线条优美,而且没穿鞋。

    “夏青石真是有福之人。”王星暗想,起身和安馨握手。

    “是这样的,我想聘请王先生做我们公司的安全顾问,不需要坐班,每月固定车马费一万,以及一辆奥迪A6的使用权,您意下如何?”安馨开门见山道。

    王星道:“这么优厚的条件,怕是不止做安全顾问这么简单吧。”

    安馨看到小茶几上喝了一口的白花蛇草水,对助理道:“换其他饮料来。”

    助理走了,办公室里没有第三个人。

    “是这样的,夏青石先生就要回国了,我不希望他的安全受到一丝一毫的威胁,先前舒帆被绑架一案,警方至今没有给我一个满意的答复,我也不指望他们了,鉴于咱们有过彼此满意的合作,所以我想继续聘请您,保护夏青石先生和他的女儿,以及我们青石高科。”安馨开门见山,没有半句废话。

    王星两手交叉在一起,皱起了眉头,不得不说这是一次机遇,但机遇往往与风险并存,考虑片刻,他说:“请问安总,为什么是我?我只是一个离职警察,能力有限。”

    安馨莞尔一笑:“你是离职了,但是和公安系统依然保持着密切的联系,你经常去宋剑锋家蹭饭,和他女儿私交很好,与江北乃至省城的黑社会,抱歉我使用这个词,你和卓力、皮天堂,甚至境外一些大佬级别的人物都有来往,消息非常灵通,游离于黑白之间,我实在找不出比你更合适的人选了。”

    王星道:“我要考虑一下,你应该做过调查,我媳妇怀孕,龙凤胎,这个档口我不能出事。”

    安馨笑道:“你放心,我借助的是你的人脉与经验,而不是靠你冲锋陷阵,我们集团保安部有数百名保安人员,还有三十余名退役特种兵组成的特保队,必要的时候他们都听你调遣,器材方面,除了枪,什么都可以有。”

    王星从安馨的笑容中看出,枪,其实也可以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