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匹夫的逆袭 > 正文 第三十一章 小动物保护组织
    “好吧,合作愉快。”王星终于答应。

    这时候助理也端来了新的饮料,一瓶巴黎水,不过她还得再跑一趟,把早已打印好的合同书拿来。

    合同书是青石高科法务部拟定的,条款并不苛刻,因为对于王星这样的人,合同是约束不住的,唯有丰厚酬劳才能换来他的忠心效力。

    王星一目十行的浏览了合同,在最后一页签上了自己的名字,这份合同是劳务合同,用不着他开**,光税金就省了许多,每月一万固定收入,足以应付房贷,还能给媳妇买营养品哩。

    安馨从抽屉里拿出一张卡和一把折叠钥匙道:“这张信用卡用于你的公务支出,这把是车钥匙,你现在就可以开走。”

    王星看了看,卡是招商银行的运通百夫长白金卡,只有特邀用户才能办理,额度极高,这张是公司卡而非私人卡,是用于办公的,自己的薪酬想必另外支付,车钥匙上四个环,奥迪A6这车姓能很好,城市交通够用,而且低调大气,进出企事业单位政斧机关毫不丢人,不像宝马奔驰那样扎眼。

    看来安馨考虑的很周到。

    助理不知从哪里拿出两个高脚香槟杯,在杯子里倒上了矿泉水,安馨和王星各拿一杯,碰了一下,预祝合作成功。

    “王先生,我想知道你对古长军案怎么看?”安馨坐回了自己的位子,正式发问。

    签了合同之后,王星就是青石高科的保安顾问了,有义务回答一切问题,他沉思一下道:“这案子不复杂,但是水很深,上面不愿意继续追查,是受到了强大的阻力,市里、省里都有人发话不让查了,公安局内部也不愿意继续追这个事情,必须到处都是雷,勉强说得过去就好了。”

    “能不能确定是王世峰找人做的?”安馨倾着身子,眼睛注视着王星。

    王星摇摇头:“不能断定,我个人以为以王世峰的为人处事,不会做这种极端的事情,他是老派的混混,拜的关二爷,大面上的事情都说得过去,杀人家小孩的事儿干不出来。”

    安馨拿出一支烟点燃了,道:“你帮我调查清楚,到底是谁在幕后,我要一个完整的名单。”

    王星心道这每月一万块果然烫手,但还是答应了:“给我一些时间。”

    “好,我等你的好消息。”安馨再次和王星握手,助理拉开了门,示意王星可以离开了。

    王星来到一楼大厅的时候,保安向他敬礼,奉上一个信封,打开一看,是一张青石高科门禁卡,金色镶边,上面有芯片和磁条,还印着自己的姓名与照片,照片是刚进门时候照的,这张卡是临时制作出来的,效率很高。

    “这卡怎么用?”王星问保安。

    “有刷槽的地方刷一下,没有刷槽就晃一下,非接触式的,这是总监级别的金卡,可以调用车辆人员,等级很高。”保安解释道,青石高科的保安都是精心挑选的眉清目秀身材高大的年轻男子,起码大专文化,素质很高。

    “可以帮我找个司机么,把我的车开回去。”王星道。

    保安点点头:“可以的。”立刻拿起电话,叫了一个同事过来。

    王星将自己的捷达车钥匙给那人,说了地址,让他把车送回去,自己下到地下停车场,按一下奥迪钥匙,远处一辆黑色奥迪灯光闪了一下。

    这是一辆3.0排量的奥迪A6L,前置四驱,七档双离合,马力强劲,比一般政斧版奥迪A6强多了,王星坐进车里,感受着豪华车的氛围,心情相当愉快,这车比自己那辆老捷达是强太多了。

    豪车都是无匙启动的,王星按下启动键,3.0排量299马力机械增压六缸发动机运转的声音很轻,明明启动了,和没启动差不多。

    ……

    刘汉东睡了一觉起来,来到二楼,朱小强还在目不转睛的玩游戏,电脑桌左上角摆着康师傅纸杯,右边是心相印纸巾,屋里一股怪味道,是臭脚丫子和馊方便面汤混合的味儿。

    ”朱小强,不打游戏你能死啊,大好天气不出去转转,泡个妞什么的,蹲在电脑前有什么出息。”刘汉东在他背后说道。

    朱小强摘下耳机,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恋恋不舍退出了游戏,道:“东哥,你怎么不上网啊。”

    刘汉东道:“网有什么好上的,上高中阶段就玩腻了。”

    朱小强说:“东哥,你技术那么好,能不能帮我一个忙?”

    “什么,你说。”

    “破译一个QQ密码。”

    “谁的QQ号?”

    朱小强扭捏起来,半天才道:“一个女同学。”

    “是你的女神吧?”刘汉东嘿嘿问道。

    “算是吧,和我关系还行,帮她修过几次电脑,可惜我没抓住机会,当时不懂啊。”朱小强遐思起来,不胜惋惜。

    “我看你现在也不懂,整天蹲在屋里打游戏,妞儿还能主动往上贴?得去追啊傻小子。”刘汉东淳淳教诲道。

    “你不懂,打游戏也能赚钱的,比如我打DOTA,打得好可以参加比赛,打网游可以卖装备。”朱小强解释道。

    刘汉东笑笑:“我上中学的时候就开传奇私服这种事难道要告诉你?信哥一句话,玩游戏没出息。”

    朱小强说:“我给你看她的照片吧。”从电脑里翻出一张班级合影,放大了,指着其中一个女孩子道:“看看能打几分?”

    刘汉东定睛一看,照片上的女孩子一双桃花眼,长发披肩衣着时髦,一看就不是朱小强的菜,便说:“城乡结合部傻妞一个,负分滚粗。”

    朱小强有些不高兴,说:“东哥你眼界太高了,我看能打三分。”

    刘汉东道:“那你眼光也挺高的啊。”

    朱小强得意道:“一般一般,职业学院第三。”

    刘汉东说:“她的QQ号呢,我帮你破。”

    朱小强大喜,从自己QQ名单里找出一个叫“悈芣鋽沵哋恏”的女ID来,头像是手机拍摄的照片,嘟着嘴比出剪刀手,照片经过PS,很失真。

    刘汉东很轻松的就破解了密码,正要下机,忽然看到一则新闻,本市一位孤寡老人,收养了上百只流浪猫狗,目前老人患病,经济紧张,流浪猫狗面临生存危机,号召喜爱小动物的志愿者前去帮忙,也号召市民前去领养小动物。

    “朱小强,密码在这儿了,你慢慢玩,我有事先走了。”刘汉东下楼去了,来到狗肉馆和山炮打个招呼,开起三轮摩托进城去了。

    半小时后,刘汉东来到市区一处老小区,敲开某栋居民楼一楼房门,开门的是一个女生,上下打量他:“请问你找谁?”

    “孙奶奶住在这里吧,我是来帮忙的。”刘汉东道。

    “你好你好,是这里,请进吧。”女生将刘汉东让了进来,屋子不大,不到六十平米,但后面带一个小院子,屋里陈设还停留在八十年代,到处都是猫,肆无忌惮的躺着卧着,四下乱窜,喵喵乱叫,还不怕人,狗只有三两只,不是瘸腿就是瞎眼,毛很脏,趴在院子里打盹。

    老人躺在卧室的床上,床头放着氧气瓶,见刘汉东进来就要起身招呼。

    “老人家别起来,躺着就好。”刘汉东赶忙制止,拿出一张银行卡道:“来的匆忙,没准备什么,这里有些钱您拿着用,给小动物们买些吃的吧。”

    孙奶奶急忙推辞:“不要钱,真的不要钱,你有这个心就好了。”

    刘汉东见她不收,干脆将卡给了女孩:“替你奶奶收着吧,密码写在卡后面了。”

    女孩道:“我也是志愿者,这钱我不能收。”

    刘汉东坚持让她手下,女孩拗不过他只好道:“好吧,我就以小动物保护组织的名义收下,我给你写个收据,你给我留个姓名和电话,我会把详细支出告诉你的。”

    刘汉东想了想道:“就留旺财的名字吧,再给你留一个邮箱。”

    女生拿出小本子,给刘汉东开了收条,忽然想到一个问题:“卡里有多少钱?”

    “一万块。”刘汉东道。

    女生吓了一跳,不可置信。

    刘汉东写了邮箱,接过收条,向孙奶奶打声招呼,走了。

    女生看着他开着三轮残的离开,心中泛起了狐疑,拿出手机打电话:“副会长,你什么时候过来?”

    “我已经看见你了。”手机里传出一个女声。

    来的是小动物保护协会的几个人,带来了猫粮狗粮以及给孙奶奶的药品,女生将银行卡递给副会长宋双,说道:“刚才有个男的来送了张卡,说里面有一万块钱。”

    宋双看了看这张卡,背面字迹是自己的,这卡不是自己委托王星交给刘汉东的酬金么。

    “那人长什么样,叫什么名字?”宋双急忙追问。

    “高高大大,挺黑的,也挺帅,叫……旺财。”

    一定是他!刘汉东只是一个挣扎在贫困线上的摩的司机,住最便宜的城中村出租屋,吃最廉价的食物,每曰为生活奔波劳作,视频中他绷成一张弓的身影和不屈坚毅的眼神,倔强而微微上翘的嘴角,刹那间浮现在宋双的脑海里。

    这样的一个人,却有着一副傲骨,不吃嗟来之食,将万元巨款不留名的捐给收养流浪小动物的老人,实在让宋双难以理解又钦佩之至。

    “双双,你怎么了?”女生问道。

    “哦,我没事,这个人是个好人。”宋双道。

    “还很帅呢,酷酷的,不知道有没有女朋友。”女生脚尖一踮一踮的,似乎很兴奋。

    宋双将她手里写着电邮的纸一把抢了过来:“我负责联系捐款者,向他报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