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匹夫的逆袭 > 正文 第三十五章 快到本姑娘碗里来
    提到女舒马赫的名头,马凌不好意思起来:“警官,下次照顾着点,别给我开罚单。”

    谭家兴哈哈大笑,说你们忙,我还有事先走了。

    事不宜迟,刘汉东和马凌又转回淮江出租车公司,递上新换来的地方驾照和身份证,又被工作人员丢了出来:“不是本地身份证,需要暂住证。”

    马凌说暂住证还不好办么,派出所咱熟啊。

    立刻带着刘汉东来到花火派出所,找到父亲的同事办暂住证,马国庆的面子果然好使,民警只用了五分钟就给刘汉东开出了一份暂住证。

    再回到出租车公司的时候,已经是中午时分了,人家休息吃饭不上班,两人在附近小饭馆随便吃了点东西,等到下午两点,终于开门,再进去奉上暂住证,依然被丢出来:“起码要在本市住够三年才能报名。”

    马凌气坏了,要和工作人员理论:“你是不是故意找茬的啊,先前怎么不说?”

    刘汉东拉住她:“算了,他们就是故意的。”

    马凌道:“我找他们经理去。”

    刘汉东道:“是那个姓卞的么?”

    马凌道:“对啊,卞旭刚,部门经理。”

    刘汉东道:“我看就是他故意找茬的。”

    马凌道:“不可能啊,我又没招惹过他,他还是我们单位同事的哥哥呢。”

    刘汉东道:“说不定就是你这个同事捣的鬼。”

    马凌恍然大悟:“对啊,可能就是卞旭强故意让他哥哥为难你的,这小子真卑鄙,枉我还喊他一声师傅。”

    不用明说,刘汉东就知道这个卞旭强肯定是马凌的追求者,给自己下绊子再正常不过了。

    “我找他去!” 马凌愤愤不平。

    “算了,反正我也不想开出租,太累了不自由。”刘汉东开解起马凌来,他知道马凌急着让自己找工作是为了堵父母的嘴,不然找个无业游民做男朋友肯定要遭致强力反对。

    马凌手机响了,接了说了两句,道:“走,有事儿!”

    刘汉东驾着三轮沿着520线路开了几站路,停在一辆趴窝的公交车旁,一位三十来岁的大姐正站在车尾后置发动机旁束手无策,见马凌过来便道:“小马,帮我看看,怠速不稳,转速从四百掉到三百,然后就熄火了。”

    马凌道:“李姐,队里怎么没来人?”

    “都忙,修理工暂时来不到。”

    马凌拿着扳手这里敲敲那里打打,也看不出个所以然来。

    刘汉东道:“我看看。”然后很熟练的检查起进气通道和柴油管路来。

    “小马,这谁啊?”李姐问道。

    “朋友。”马凌大大咧咧的。

    “男朋友。”李姐八卦之火熊熊燃烧。

    “修车修车。”马凌顾左右而言他。

    刘汉东拔出了转速传感器,喊道:“大姐,你试试。”

    李姐上车启动,柴油机可以运转,她喜滋滋下来,打电话给车队:“王队,故障查出来了,派人送个转速传感器来就行。”

    马凌道:“没事我们先走了。”

    李姐道:“忙啥,陪大姐说说话,小伙子,你怎么称呼,在哪儿上班?”

    刘汉东道:“李姐,我叫刘汉东,刚退伍还没找好工作。”

    李姐很热心:“你肯定是技术兵种,找工作容易得很,不行到咱车队当技师专门修车也挺好啊。”

    马凌眼睛一亮:“这办法好啊,李姐你给队长说说看。”

    说话间另一辆520到了,是队长派来送转速传感器的,可是刘汉东将新转速传感器装上去之后,车辆故障依旧,看来不是传感器的问题,而是线束的问题,刘汉东用万用表一条条检查线路,终于发现A27信号线和A12接地线接反了,对调之后,拍拍车厢:“再试试!”

    李姐启动了汽车,引擎正常轰鸣起来,故障完全排除了,此时刘汉东满手都是油污,衣服也脏的不成样子了。

    “李姐请你吃饭。”李姐笑呵呵道。

    忽然马凌大叫一声:“不好,忘了大事,我爸今天下午办出院手续!”

    李姐道:“那你赶紧去!”

    刘汉东发动摩托,马凌跳上车厢,风驰电掣开往医大附院,到了门口马凌下了车,道:“你就别进去了,忙完我给你短信。”

    “好,我先走。”刘汉东驾车离去,没走出一百米兜里的手机就响了,以为是马凌发的信息,拿出来一看是双儿发来的微信,向他汇报最近的账目支出,包括孙奶奶住院的详细医药费检查费床位费护工费,还有猫狗的疫苗钱、猫粮狗粮钱,林林总总几千块。

    刘汉东回信:谢谢,很好。

    双儿很快回信:谢谢你对我们的信任,孙奶奶明天出院,可以来接么?

    刘汉东回:可以,时间?地点?

    那边的宋双拿着手机得意的笑起来:“终于逮到你了。”

    旁边同学芃芃挥着小拳头嚷道:“让他再拽,把我们双双气的饭都吃不下,硬生生饿瘦了,这回一定要好好整整他。”

    客厅的大液晶电视里正在播放访谈节目,受采访的专家侃侃而谈:“我市交通堵塞的罪魁祸首就是非法营运的三轮机动车,交警方面应该发现一辆查处一辆,强制报废,强制销毁,绝不姑息。”

    宋双血脉中继承有父亲不屈不挠的姓格,刘汉东的冷落反而激起她的强烈反弹,她偷偷看了父亲放在书桌里的卷宗,9.2枪击案的细节让少女震惊万分,刘汉东竟然是这样一条刚猛硬汉!再通过内网查他的资料,发现刘汉东居然是江大的高材生,只不过大一时就参军了,从军八年,在部队荣立过三等功。

    铁血军人,冷酷帅哥,快到本姑娘碗里来。

    ……

    刘汉东拉客人已经颇有些经验,今天一下午拉了五十块钱的,收获颇丰,吃完饭的时候回到街上,给修车铺的陈八尺丢了两盒红梅过去,权当是上次借他工具用的报酬了,然后到屠记狗肉馆吃饭,他用不着和山炮客气,顿顿有酒有肉。

    山炮说:“大东,花豹找你呢,想请你去给他帮忙。”

    刘汉东说:“给黑社会当打手,我还没混到这个地步。”

    山炮一拍大腿:“就是,咱兄弟有志气,要混就自己当老板,哎,对了,我有个想法,在街上盘几个门面开洗头房,你看咋样?”

    刘汉东不感兴趣:“再说吧,我得去拉活儿了。”

    又忙了一晚上,才拉了十块钱,十一点钟,最后一班公交车也停运了,刘汉东才回来,只见二楼朱小强屋里还亮着灯,这回居然没在打DOTA,而是开着WORD在用二指禅写东西,不禁好奇走了进去:“小强,写什么呢?”

    朱小强很尴尬,急忙将WORD最小化,说:“没写什么,瞎玩的。”

    “不会是给女神写情书的吧?”刘汉东开玩笑道。

    哪壶不开提哪壶,朱小强脸色黯淡下来,说:“我看了她空间里的上锁照片,和不少男的都有来往,我,不过是个备胎罢了。”

    刘汉东沉默了一下,道:“节哀。”

    朱小强长吁一口气,说:“算了,我想明白了,男人没有事业是不行的,我整天打游戏虽然也不算不务正业,但见效太慢,我准备当一个网络写手,在17k上写书赚钱,买房买车。”

    刘汉东奇道:“写网文这么来钱?要不我也写写。”

    朱小强说:“你是有工作的人,又没电脑,怎么写,我一天能写一万字,这种速度才能冲起来。”

    刘汉东道:“你写的是什么小说,给我看看。”

    朱小强扭扭捏捏打开WORD,说:“我写的是穿越历史小说,叫《穿到明朝当皇帝》。”

    刘汉东看了两眼,呵呵笑道:“兄弟可以啊,写的真好看,这个萝卜特是你的笔名?”

    朱小强道:“低调,先别告诉别人啊。”

    刘汉东笑笑,上楼睡觉去了。

    次曰早上八点半,按照和双儿的约定,刘汉东驾驶着三轮摩托来到了市第三医院门口,将车停在人行道上等候孙奶奶出来。

    等了一会儿,不见人出来,刘汉东拿出手机发了条微信给双儿,没有收到回复,索姓走进医院去找人。

    马路对面的咖啡厅二楼,宋双和芃芃拿着望远镜在窥视者刘汉东。

    “警察怎么还没来?”芃芃看看手表。

    “就快到了。”宋双目不转睛看着刘汉东,事实上孙奶奶昨天就出院回家了,今天这是一个局,为刘汉东设的局。

    一辆白蓝涂装的交警拖车开了过来,前面有摩托警开路,后面跟着城管的行政执法车,今天全市进行专项整治,各部门联合查处非法营运的三轮机动车。

    刘汉东的三轮摩托停在人行道上很醒目,交警拖车立刻停在路边,执法车里下来几个协警,敲敲车厢:“谁的车?”没人应声。

    “搬走。”负责警官一声令下,协警们将三轮抬起往卡车上放,这时候没找到孙奶奶的刘汉东正好从医院里出来,大喝一声等等,疾步跑了过来。

    “他来了!”芃芃碰一下宋双的胳膊。

    宋双一动不动,盯着望眼镜中的刘汉东。

    刘汉东很着慌,这辆车虽然不值钱,但是人家王志刚的车,被交警没收了,哪有脸见王哥张姐,他掏出红梅来:“警官,你听我说,我来接个病人的,这就走。”

    警官板着脸将烟推回去:“你这辆车,没有营运证不说,还是外地牌照,严禁进入市区你知不知道?拉走!”

    协警们将三轮台上了卡车,一人将车把上挂着的可乐瓶子丢了下来,交警开了一张单据递给刘汉东,上车走了。

    宋双通过望远镜能清楚的看到刘汉东脸上的表情,他焦急万分,满头大汗,却又无可奈何地望着交警拖车渐行渐远,过了一会儿,默默无言地从地上捡起了可乐瓶,走远了。

    这个傲骨铮铮的男子,在持枪杀手面前毫无惧色奋起反击,面对万元巨款毫不动心,但在交警城管联合执法车前,却毫是如此的无助,如此的弱小,可乐瓶子里装的是白开水,想必是他解渴的饮料吧,失去了赖于生存的三轮摩托,想必下一顿饭都没有着落了吧,而这一切都是拜自己所赐。

    “双双,这下解恨了吧?”芃芃高兴的问道。

    再看宋双,却已泪流满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