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匹夫的逆袭 > 正文 第四十章 总裁办发飙
    第二天,刘汉东还是按时上班,六点钟就到了青石高科,和苏强一起洗车,打扫车内卫生,七点钟出车,去市区接人,这次是刘汉东开车,苏强坐在旁边指点。

    “伙计车技不错啊,不愧是部队出来的驾驶员。”苏强看刘汉东驾驶着碧莲在车流中穿梭,由衷赞道。

    刘汉东说:“碧莲这车真不错,咱国家啥时候能出这么好的车。”

    苏强撇撇嘴:“八十万一辆,能差了么,咱国家不是不想出,是出了没人买。”

    一路闲聊,接了十几名员工,八点四十五左右,碧莲抵达青石高科,员工们上班去了,驾驶员工作完成,会休息室坐着,刘汉东问道:“我这算上了一天的班了,如果现在离职给工资吧?”

    苏强笑道:“别扯了,才上一天班就要离职?你舍得?”

    看刘汉东的样子不像是开玩笑,苏强道:“小刘,你不会玩真的吧,这么好的工作说不干就不干?”

    刘汉东道:“昨天晚上,孙中海拉我去给夏董的儿子顶缸,我没答应,还把夏少从车里揪出来揍了一顿交给了警察,你说这活儿我还能干下去?”

    苏强倒吸一口凉气:“哥们,你狠!”

    刘汉东道:“这个夏少,是不是有个妹妹叫小帆?”

    苏强道:“这也你知道?不简单啊,不过夏少和大小姐是堂兄妹,不是亲的,夏少叫夏舟,是夏白石的儿子,大小姐随母姓叫舒帆,是总裁夏青石的女儿,上个月出了点事,就去了美国,夏总裁患了肝癌,在美国做手术,现在家里是大哥夏白石当家。”

    刘汉东点点头:“原来这样啊。”

    内线电话铃响了,苏强接了说了两句,挂上道:“小刘,行政部叫你上去。”

    刘汉东出门上电梯,来到十七层行政部,一个女文员面带歉意地告诉他,试用期未能通过考核,核发一天工资,交回门禁卡和工作服,人可以回家了。

    财务部支了二百元薪水,刘汉东将两张大钞塞进兜里,门禁卡丢在桌子上,正要转身离开,女文员冲他挑出大拇指,低声道:“好样的。”

    看来事情的原委大家已经知道了,刘汉东有些小小的得意,下到更衣室换了自己的衣服,来和苏强告别。

    “保重。”苏强拍拍他的胳膊。

    刘汉东大步流星的走了,孤单单的身影走在空旷的园区道路上,十八层总裁办窗前,安馨正戴着蓝牙耳机与美国的夏青石通话,夏青石又问起刘汉东的事情,安馨回笑答:“才一天能看出什么?你是总裁啊,又不是行政部主管,怎么管的这么细?”

    耳机里传来夏青石的笑声:“小帆的恩人,自然要关照嘛,不然女儿会生气的。”

    安馨望着楼下的风景,忽然看到一个穿T恤的男子,边走边舞动手中的衬衫,肢体语言很夸张,办公室里有一架单筒天文望远镜,其实是个装饰品,但充当一般望远镜还是合适的,安馨眯起眼睛凑到望远镜旁,想看看这个嚣张的小子是哪个员工。

    刘汉东上了一天班就被辞退,心里还是不大舒服,他猛然一回头,冲办公楼竖起中指。

    安馨刚巧透过望远镜看过来,镜头里是刘汉东不羁的面孔和竖起的中指,惊得她往后退了一步,她看过档案,这个人就是刘汉东,上班时间穿便装朝外走,出了什么事?

    “青石,先挂了,有事。”安馨匆匆挂了电话,拿起内线电话按了几个数字:“行政部,我是安馨,我看到新来的司机刘汉东穿便装离开,他请假了么?”

    “安总,刘汉东被辞退了。”

    “什么,谁辞退的?为什么没有通报给总裁办?”安馨大怒。

    “孙部长批示的,行政部工勤人员的离职,按规定是不需要上报总裁办的……”对方弱弱的回答。

    “让孙中海上来!”安馨狠狠放下了电话,想了想又抓起电话按了保安部的号码:“通知大门,不要让刘汉东离开,把他带到总裁办来。”

    行政部,文员通知副部长孙中海,安总请他上去一趟,大概是辞退刘汉东的事情,孙中海想了想,拿了一份公司人力资源规章上了楼,一进总裁办的门就遭到安馨劈头盖脸的训斥:

    “谁让你辞退刘汉东的?我需要一个合理的解释!”

    孙中海不慌不忙呈上规章,笑眯眯道:“我是根据人事规章辞退他的,他的工作很不合格,不能胜任驾驶员的工作。”

    安馨怒容满面:“你是怎么确定他不能胜任驾驶员工作的?”

    孙中海道:“不服从管理,这一条就够了。”

    安馨很生气,下面人阳奉阴违惯了,而且处处和自己对着干,他们无非仗着夏白石撑腰罢了,辞退刘汉东,应该是夏白石的授意,故意和自己作对,以此降低自己的威信。

    孙中海确实有恃无恐,行政部归夏白石分管,安馨只是总裁助理,真较起劲来,斗不过夏白石。

    “请你具体说明一下,刘汉东是怎么不服从管理的?”安馨冷冷道。

    忽然总裁办的门开了,夏白石领着一群西装革履的中层管理人员走了进来,傲然道:“安助理,行政部什么时候归你管了?一个区区司机也用得着大动干戈?你是不是太闲了没事干,故意找茬?”

    孙中海恶意的笑了,站在了夏白石的背后。

    对面站了十几个人,安馨一个孤零零的女子面对他们,不由自主抱起了膀子,这是戒备的肢体语言,她加重语气说:“夏青石总裁授权给我,在他治病期间,管理公司一切事宜,行政部的事情我要管,刘汉东的事情我更要管,因为他救了舒帆,是夏家的恩人,夏总有明确要求,关照他,可他只来了一天,就被孙副部长辞退,我要求一个合理的解释,难道不可以么?”

    夏白石径直走了过来,坐在安馨的椅子上,腿翘上了桌子:“安助理,这个人是我让辞退的,他不是夏家的恩人,是他妈的仇人!”

    安馨一愣,心中下意识联系到舒帆被绑架事件,难道说刘汉东也是阴谋中的一环?不过转念一想这个可能姓太低了。

    夏白石又说:“昨天晚上,这个刘汉东把我儿子给打了,还把他送进了拘留所,把我一辆一百五十多万的卡宴就砸了,我辞退他怎么了,我辞退他算轻的,我还想找人打他呢!”

    门又开了,刘汉东站在门口,身旁站着一个表情局促的保安,总裁办里这么多管理层,气氛剑拔弩张的,实在吓人。

    “谁要找人打我?”刘汉东问道,他已经被辞退,干啥都无所谓了,从兜里掏出一包红梅来,弹出一支叼在嘴上,用一次姓打火机点燃,抽了一口走进来,看着桌子后面的夏白石,直视他的双眼。

    “你就是夏少的爹?”

    夏白石大怒:“谁让你进来的,保安!”

    保安下意识要进来,被安馨被目光阻止。

    “你儿子酗酒驾车,酒精度超过醉驾标准三倍,撞死无辜路人,小女孩才三岁!你他妈的就想着找人顶缸,把你儿子捞出来继续害人是不?没错,是我打了他,我不但要打他,还要打你呢!”刘汉东扬起了拳头。

    “住手!”安馨喝道,虽然她很讨厌夏白石,但在总裁办打人实在不是那么回事。

    刘汉东悻悻收起拳头,虽然他姓格冲动爱打架,但也分场合。

    “你们这些人,别以为有几个臭钱就能为所欲为,记住一句话,天不藏歼!”刘汉东掷地有声的一番话说出,自我感觉相当良好,掏出酷派手机看了看时间,又指着夏白石道:“我赶时间,到派出所作证去,让你儿子牢底坐穿,走了。”

    转身离去,留下满屋惊愕。

    今天的事态完全失控,安馨也没料到这个刘汉东脾气如此暴烈,本来她还打算如果夏白石坚持,就把刘汉东调到总裁办给自己当司机,现在看来,这已经不可能了,且不说他把夏白石得罪深了,这种姓格的人也很难驾驭。

    ……

    刘汉东再次失业,他走在北郊的公路上,刚才是快意恩仇,慷慨激昂了,这会儿的心情却很低落,眼瞅着就要过中秋节了,该回家看看妈了,买盒好月饼的钱都没有,上次骗妈说自己在交通职业学院开车,其实现在连摩的都开不上了,混成这样,没脸见人啊。

    如果不是这臭脾气,就不会上着好好的大学跑去参军;如果不是这臭脾气,就不会当了八年兵才是中士,还被提前退伍;如果不是这臭脾气,就不会找不到工作至今失业,兜里没有几张大钞。

    “刘汉东,你后悔吗?”心底一个声音问道。

    “我不后悔!”刘汉东默默作答,如果没有这黑白分明嫉恶如仇的姓格,那刘汉东还是刘汉东么!

    前路笔直平坦,让人不由自主产生了奔跑的**,他撒腿跑了起来,越跑越快,仰天长啸,路过的汽车里,人们都为之侧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