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匹夫的逆袭 > 正文 第四十四章 送外卖
    山炮笑道:“万林,一提洗头敲背你就醒了,睡得不沉啊。”

    阚万林尴尬的笑:“我这颈椎肩膀都不好,正做梦按摩呢,听你说起敲背就醒了,那啥,账结了么,我来。”

    山炮哈哈大笑:“走吧伙计,到哥哥这儿来,还能让你掏钱?那不是骂我么。”

    三个汉子并肩走在铁渣街上,直奔梅姐的洗头房而去,现在是下午三点半,街上的铁艺工厂都在开足马力生产,电锯声、电焊光、油漆味扑面而来,各种洗头房、按摩房都刚开门不久,正是最空闲的时候。

    娜娜和小雅正坐在洗头房里一边嗑瓜子一边看《甄嬛后传》,见有客人上门,娜娜扯着嗓子冲里面喊道:“梅姐,你老相好来了。”

    山炮往椅子上一坐:“给我兄弟来个全套。”

    再看阚万林,早就眉开眼笑的和小雅对上眼了,正要帮人家看手相呢。

    娜娜也过来帮山炮捏着肩膀,说道:“山炮哥稍等一下,梅姐和人家谈事儿呢。”

    山炮笑道:“谈P,在后面正打炮吧。”

    娜娜在山炮的粗短脖子上掐了一把:“山炮哥你好讨厌,人家不理你的啦。”

    山炮嘿嘿的笑,一只手不老实的在娜娜腿上摩挲着。

    过了五分钟,梅姐才和赵玉峰从后院出来,还拍着胸脯道:“兄弟,这事儿包在姐姐身上了。”

    赵玉峰看到山炮和刘汉东,倒也不尴尬,打声招呼就匆匆走了。

    山炮问:“梅子,还真谈事儿呢。”

    梅姐道:“嗯,谈房租的事儿,快到期了,那啥,东哥里面请,你妹子整天盼你来哩。”说着将刘汉东连拉带拖拽到了后院,浣溪正坐在屋里。

    “你们好好聊聊。”梅姐嬉笑着关上了门。

    刘汉东酒气熏人,面红耳赤,浣溪赶忙拿起热水瓶兑了一盆温热水,搅了个毛巾给他,又倒了杯茶,把刘汉东按在椅子上给他揉太阳穴。

    “会伺候人了,梅姐教的?”刘汉东问。

    “在家就会,俺娘瘫在床上,都是我照顾的。”浣溪又去将毛巾淘了一下。

    “钱寄回去了?”刘汉东道。

    “嗯,欠下的账还了一些,弟弟今年的学费交了。”

    刘汉东不再说话,闭目养神,不大工夫就打起鼾来,浣溪轻轻拿了一条毛毯盖在他身上,静静坐在一旁。

    隔壁跑房里又传来熟悉的啪啪声,不知道哪位好汉在奋力搏杀。

    刘汉东一觉醒来已经是黄昏了,他起身伸了个懒腰,见浣溪还坐在门口的板凳上看着自己,就问她:“山炮他们走了么?”

    “他们先回去了。”浣溪笑的很灿烂。

    “笑什么?”刘汉东摸摸自己的脸。

    “你睡觉还流口水。”浣溪笑起来露出两颗小虎牙,很可爱。

    刘汉东掏出钱包,想了想拿出一百块钱来放在桌上。

    浣溪急忙抓起钱塞回来:“哥哥,我不要你的钱。”

    刘汉东道:“你做生意的,哪能不收钱。”

    浣溪眼圈红了:“我把你当亲哥哥,就不能收你的钱。”

    刘汉东只好将钱收了起来,整理一下衣服,走出屋门,梅姐她们正在店里看电视,见刘汉东出来都打了个招呼,继续看电视。

    “回去吧。”刘汉东对送出门的来的浣溪道。

    “哥哥你开车小心点。”浣溪倚在门框上说道。

    等刘汉东走远了,梅姐急忙窜过来问道:“他没干啥吧?”

    浣溪脸红了:“就睡了一下午,啥也没干。”

    “没干就好,担心死我了。”梅姐拍拍胸口,拉着浣溪回屋:“快,换衣服,时间来不及了。”

    浣溪在梅姐的指挥下,换了一套黑色蕾丝内衣,外面是牛仔裤和白衬衣运动鞋,梳了个马尾辫,又拿了个双肩包背起来。

    “嗯,看起来就是个高中女学生。”梅姐手托着下巴,很满意的说道。

    换好了衣服,梅姐带着浣溪出门,准备打车进城,可是这会儿正是出租车交班的时间,根本打不到车,520公交车又不到她们去的地方,梅姐时不时拿出手机看看时间,心急火燎。

    一辆白色的富康开了过来,驾车的是刘汉东,他刚去狗肉馆门口取了车,正准备去做生意,见到梅姐和浣溪在等车,便在她俩身畔停下。

    “去哪儿?”

    “去……温泉镇,去看个朋友。”梅姐道。

    “上车。”刘汉东道。

    梅姐喜不自禁,拉开车门让浣溪上了后座,自己上了副驾驶位子,喋喋不休的抱怨着难打车之类的话。

    “出租车都不知道死哪去了?”梅姐恨恨道。

    “这个点堵车,跑的越多,亏得越多。”刘汉东娴熟的驾驶着富康,驶向温泉镇,这地方算是城市近郊,风景优美,很多高档住宅区设在那里,梅姐说去看朋友,怕是幌子,送“餐”上门还差不多。

    刘汉东看看后视镜中的浣溪,小丫头低垂着头,情绪不高。

    梅姐说说笑笑,兴致勃勃,刘汉东却不再搭茬,冷冷的开着车,直到将她俩送到温泉镇上的水都大酒店门口。

    “谢了,多少钱?”梅姐掏出钱包。

    “一百!”刘汉东狠狠道。

    “又和你梅姐开玩笑,回头买盒好烟给你,等我一会儿哈,我还得回去。”梅姐依然嘻嘻哈哈的,和浣溪下了车,向大酒店走去。

    刘汉东已经猜出这趟是梅姐带浣溪来做生意的,他怒火中烧却又无可奈何,就像浣溪说的那样,自己不买,总归有人买,浣溪家里困难,自己帮得了她一时,帮不了她一世啊,该发生的还是要发生,可气的是浣溪不争气,哪怕她说一句不愿意,谁也不能勉强她啊。

    “我艹!”刘汉东一踩油门走了,顺手摸出烟来点上狠狠地抽着。

    “怎么走了?”梅姐回头张望了一眼,啐了一口:“当谁欠你啊,浣溪咱们走。”

    水都大酒店是新修的,以温泉水文化著称,五星级标准,住的都是有钱有身份的人,宽敞的大厅装饰的富丽堂皇,还有一架白色钢琴摆在厅里,彰显着酒店的文化格调。

    梅姐怯生生的走进来,在大堂沙发上坐下,拿出手机打电话:“赵玉峰,我到了,你在哪儿了,快点,等你。”

    抬头一看,浣溪正拘谨的四处张望,一群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从外面回来,都穿着统一制式的t恤,上面印着第三届大学生国际辩论赛的字样,有说有笑走过来,在大堂浮雕背景前照相,浣溪背着双肩包混在他们中间,竟然毫无违和感。

    “喂,这位同学,你怎么没换衣服。”一个瘦高男生向浣溪发问。

    “我……我不是和你们一起的。”浣溪急忙辩解。

    “哦,怪不得有些面生。”男生向她笑笑,又道:“你是江大的学生吧?”

    “我……我……”浣溪说不出话来。

    “我是北清大学中文系的凌子杰,这次辩论赛北清队首席辩手,幸会。”男生笑的很阳光。

    浣溪虽然出身农村,但基本的礼貌还是懂的,她主动伸出手来:“你好,我叫蓝浣溪。”

    “浣溪,很好听的名字。”凌子杰和浣溪握了握手,正要再说点什么,忽然有人喊他去拍照,于是向浣溪笑了笑:“回头见。”就快步跑了过去。

    这一幕被梅姐看在眼里,心中得意洋洋,自己给浣溪整的这一身行头真不错,被真正的大学生都认为是同类哩,班尼路的牛仔裤还真没白买。

    赵玉峰从旋转门里走出来,一眼看见梅姐:“哎,这边。”

    梅姐急忙拉着浣溪上前,跟着赵玉峰进了电梯,正要按下关门键,一波学生跑了过来,将电梯挤得满满当当,凌子杰站在楼层按键旁,很热心的问道:“蓝浣溪,你去几层?”

    浣溪看了看梅姐,梅姐看了看赵玉峰,赵玉峰抽了口烟,将手伸过去按了十六楼的键。

    几个学生被赵玉峰的烟熏得咳嗽起来。

    “先生,电梯里不可以抽烟。”凌子杰说道。

    赵玉峰瞪了他一眼,还是将香烟掐灭了,但是随即喉咙里又响了一声,吐出一口浓痰来,众人纷纷侧目,露出厌恶的神情。

    学生们在八楼下了,临走前,凌子杰深深看了一眼浣溪,大概察觉到她和梅姐、赵玉峰在一起有些怪异。

    浣溪如芒在背,深深低下头,都是同龄人,人家是来参加国际辩论会的,自己却是来卖身的,凌子杰最后的眼神让她无地自容。

    “妈的,这帮学生真吊。”赵玉峰又点燃了香烟。

    “赵玉峰,客人到了么?”梅姐对着镜子搔首弄姿,她今天穿着豹纹和皮裙马靴,自我感觉很是姓感。

    “客人有个重要的会议,还要等等才来,待会儿浣溪一个人在屋里等就行了,你先回去。”赵玉峰叼着烟,从包里拿出一万块钱来,递给梅姐。

    梅姐接了,蘸着唾沫点起来,忽然数钱的手停顿了,因为她看到浣溪的肩膀在耸动。

    “妮儿,别哭,别惹得领导不高兴,是女人早晚要走这一步的。”梅姐心生怜悯,柔声劝说,心里挺不是滋味,浣溪本不该站在这里,而是应该和那些大学生在一起的。

    十六楼到了,赵玉峰领着她们过去,打开1618的房门,这是一个套间,有温泉浴室,有整面墙的落地窗,宽大的席梦思床垫上摆着一个小玩偶,处处彰显高档,连水龙头都是镀金的。

    赵玉峰四下查看一番,交代浣溪道:“你先把身子洗干净了,待会儿客人来了,你啥也别说,啥也别问,就帮他脱衣服洗个澡,放松放松,懂了么?”

    浣溪咬着嘴唇点点头。

    “咱们走。”赵玉峰一招手,带着梅姐离开。

    “姐,我怕。”浣溪有些慌张。

    “妮儿,不怕,过了今晚就好了。”梅姐安慰道,跟着赵玉峰出了门,房门关上了,留下孤单无助的浣溪。

    出了门,赵玉峰和梅姐都没话,踩着走廊厚厚的地毯进了电梯。

    “这丫头也是个有福的,卖一回就上万块,我他妈都想当女的了。”赵玉峰又点了一支烟,在电梯里吞云吐雾。

    梅姐没说话,她心里很乱。

    下到一楼大厅,赵玉峰去地下娱乐会所打牌,梅姐依然坐在沙发上等浣溪,她点上一支烟,在烟雾中仿佛看到了自己的年轻时代。

    梅姐小时候也是个学习的好苗子,差几分就能考上大学,后来自暴自弃,被村里的混混搞大了肚子,又被骗到城里干起了皮肉生意,从此走上不归路。

    自己走过的路,浣溪又要重走,这丫头学习可比自己当年好多了,真要下功夫重读一年,考上江大不是难事,她的人生应该和那些风华正茂的大学生一样,尽情欢歌笑语,谈恋爱,找工作,进外企,进国家单位,然后找个又疼她又有本事的老公,幸幸福福的过曰子。

    这才是浣溪应该走的路。

    梅姐在烟灰缸里掐灭了香烟,脸上泪痕道道,把粉和眼影都弄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