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匹夫的逆袭 > 正文 第五十四章 深夜小鬼哭
    刘汉东冷漠的态度让朱芃芃很恼火,她叉着腰指着刘汉东嚷道:“你有没有良心,毁掉你的三轮儿是我们不对,可我们也不是诚心的,也已经道歉了,你知道双双为这件事瘦了多少斤肉么,你知道我们为给你买新摩托费了多少精力,动用多少关系么!”

    芃芃气的小胸脯上下起伏,呼着粗气,刘汉东却不以为然,他知道这两个妞儿只是恶作剧而已,从那天她俩在销毁现场的悔恨表现就能看出,再看看宋双,确实瘦了不少,尖下巴都出来了。

    “双双受了伤,在医院躺着,听说你在派出所,立刻就赶过来,你还想我们怎么样!”芃芃在跺脚。

    宋双拉了拉芃芃的衣角:“算了,如果他没原谅我们,就不会舍命出手相救了,他说的对,我们之间不熟,走吧。”

    说吧转身欲走,背对着刘汉东,眼中却饱含了泪水。

    “等等。”刘汉东忽然想起一件事。

    “有事么?”宋双没有回头。

    “你家里是不是很有势力?”刘汉东问道。

    “按照一般人的眼光来看,算是吧,我父亲是宋剑锋。”宋双淡淡道。

    “宋剑锋,干什么的?”刘汉东挠挠头,他不大看电视,没听过这名字。

    “是江东省公安厅长,够大吧。”朱芃芃气哼哼道。

    刘汉东挠挠头:“确实够大,正好我有件事想请你们帮忙,权当报答我好了。”

    宋双终于转身:“你说吧,不管是什么事情,我都会尽力却帮。”

    刘汉东说:“我有几个朋友被派出所抓了,能不能宽大处理,其中有个女孩,一定是冤枉的,我知道她,不会做那种事情。”

    “哪种事情?”宋双和芃芃交换一下目光,都很纳闷。

    一直没说话的凌子杰掏出手机伸过去:“你说的人,是不是这个?”

    屏幕上的人正是背着双肩包的蓝浣溪。

    “是她。”刘汉东点点头,“她在梅姐的洗头房上班,但不是从事那种业务的失足妇女。”

    凌子杰很高兴,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终于找到了自己的调查对象。

    宋双说:“好吧,这个忙可以帮,不过需要时间,走正规途径,申请行政复议。”

    这个回答让刘汉东很满意,如果宋双大包大揽,说可以立刻释放梅姐浣溪她们,刘汉东反而会看不起她,卖-银瓢娼只是轻微违法案件,有厅长的女儿帮着说话,那些人精一般的公安人员肯定会识相的。

    “还有一件事。”刘汉东想了想道。

    “你说。”宋双巴不得刘汉东多提几个要求。

    “前段时间南郊大转盘发生一起醉驾引起的恶意事故,两死一重伤,死的是母女俩,孩子才三岁,一个家庭毁了,而肇事者却伪造年龄,逃脱法律制裁,现在已经保释了,你要是有能力的话,就向你父亲反映一下,把这小子绳之以法,对了,这人叫夏舟,是夏白石的儿子。”

    宋双拿出手机啪啪的按着,在备忘录里写下这件事:“记下了,我一定会给你满意的答复。”

    “最后一件事,给外边那些警察打个招呼,别他妈翻来覆去的问了,我听他们那意思,还想办我一个打架斗殴的罪名,关我几天哩。”

    宋双咬了咬嘴唇:“你放心,你是见义勇为,他们只是确保笔录正确,多问了几遍而已。”

    “我该回去了。”刘汉东站了起来,因为坐的太久,伸了个懒腰,扯动了背上的伤口,疼得他倒吸一口凉气,宋双和芃芃都跟着一抖,仿佛疼的是自己。

    刘汉东要走,没人拦他,警方已经做好了笔录,他是见义勇为的好市民,而且救的是领导家的千金,谁也不会为难他。

    宋双她们跟了出来,执意要送刘汉东回家。

    “你们跟着我干什么?”刘汉东停步。

    凌子杰解释道:“是这样,我们准备做一个课题,研究失足妇女的生存状态,你和她们比较熟,可以带我们去参观一下么,权当帮忙了。”

    刘汉东看看他,戴副眼镜,斯斯文文的大学生摸样,正是白天在车里被袭击的男子,兴许是宋双的男朋友吧,便点点头:“好吧,铁渣街上洗头房不少,你们随便采访。”

    凌子杰和刘汉东并肩往前走,拿出手机打开录音功能,问道:“刘先生,你是怎么认识这几个失足妇女的?”

    刘汉东说:“我照顾过她们的生意。”

    跟在后面的宋双心里如遭锤击,想不到刘汉东竟然是这样的人,干过如此龌龊的事情,看来想象总是美好的,现实总是残酷的。

    后面的对话她没有听见,只是机械的走着,心乱如麻。

    不知不觉走到了铁渣街的中段,街上果然到处都是暧昧的红灯,灯箱上写着休闲、按摩、洗脚、保健的字样,失足们坐在玻璃门里搔首弄姿,时不时冲路人招手。

    刘汉东走到一处拉下的卷帘门前说:“这就是梅姐的洗头房。”

    这家店门脸不大,上面招牌印着“梅子洗头”的字样,灯箱被花得意派来的流氓打碎还没修复。

    凌子杰用手机拍了几张照片,说:“走吧。”

    忽然刘汉东走向卷帘门,蹲下,然后趴下,耳朵贴着卷帘门下面的缝隙,过了一会儿,站起来拍拍手上的灰尘说:“里面有人。”

    凌子杰吃了一惊:“不会吧,你确定?”

    洗头房的从业者被警察一锅端,里面漆黑一片,怎么可能有人,凌子杰也趴了下来仔细倾听,听了一会儿站起来,表情很严肃:“是有声音,好像是一个小孩在哭。”

    这话犹如一阵冷风吹过,宋双和朱芃芃吓得毛骨悚然,店里不可能有人,难道是……不干净的东西?在天涯莲蓬鬼话看到的各种故事浮上心头,俩女孩两股战战,声音都在发抖:“快走吧。”

    “等等。”刘汉东绕到后面民宅入口,再次倾听确认里面有小孩的哭声,退后几步,直冲向院墙,跃起抓住墙头,一个翻身骑在墙上,动作利索的比飞贼还飞贼。

    确认院内没有危险,刘汉东跳了下去,从里面打开了院门,凌子杰拿出手机调出手电功能,招呼两个女孩:“进去看看。”

    朱芃芃紧紧抓住宋双:“别去,有鬼,还是娃娃鬼,会附身的。”

    宋双也很害怕,但此时必须做出勇敢的样子来,她拉起芃芃:“走,进去看看!”

    刘汉东熟门熟路,摸到了电灯开关,打开电灯,一片光明,四人就看到角落里蜷缩着一个小女孩,面前丢着一些食物残渣,有方便面袋子、瓜子壳、还有一把生米,女孩头发蓬乱,赤着脚,脸上很脏,一双眼睛却亮晶晶的。

    凌子杰问刘汉东:“你认识么?”

    刘汉东摇摇头,没听说梅姐或者娜娜、小雅有个女儿啊。

    既然不是鬼,就该女生们发挥作用了,宋双慢慢走过去,蹲下,柔声道:“小妹妹,你叫什么名字?”

    “小燕儿。”小女孩的声音怯生生的。

    “小燕儿真乖,你几岁了?”

    “三岁半了。”

    “你家在哪里?爸爸妈妈呢?”

    “我家在那里,妈妈走了。”小燕儿指着一间卧室说道,那是梅姐的房间,小燕儿以为那是自己的家。

    真相大白,这个小女孩是某位失足的女儿,不知道为什么被遗忘在这里,靠吃剩下的食物生存, 像一只老鼠一样活在这小院子里,如果不是碰巧被发现,再过几天兴许就会活活饿死。

    宋双鼻子发酸,忍住眼泪说:“小燕儿,妈妈和你玩捉迷藏的游戏呢,现在我们带你去找她,好不好?”

    “好。”小燕儿奶声奶气的说道,伸出了双手。

    宋双也不嫌脏,将小燕儿抱了起来,可是下一步去哪里成了问题。

    “去医院,小燕儿病了。”宋双一入手就感到小女孩身体在发烫。

    “等我一下,我去开车。”刘汉东拔腿就跑,一点也不像受伤的人。

    几分钟后,白色富康驶来,刘汉东探出头:“上车!”

    三人抱着女孩上了车,刘汉东肩胛有伤,只用一只右手开车,挂档握方向盘好不耽误,却把芃芃吓坏了:“刘汉东还行么,换凌子杰来开吧。”

    凌子杰羞愧道:“不好意思,我只会开自动挡。”

    “真笨!”芃芃道,她倒是忘了,自己也只会开自动挡的车。

    夜间的街头车辆稀少,很快开到医大附院急诊科门口,宋双抱着小燕儿进去检查,凌子杰去交费挂号,医生检查了一下,小燕儿高烧三十九度,严重脱水,极度虚弱,立刻开药挂水。

    “这孩子你们哪里捡的,报警了没有?”医生一眼就看出宋双她们和小燕儿没有关系。

    “不用报警,我们负责她的所有费用。”朱芃芃掏出白金信用卡晃了晃。

    刘汉东提着一袋食物进来,这是他从医院门口7-11买的糕点饮料。

    小燕儿茫然四顾:“妈妈呢?”

    宋双背转身去擦了一把眼泪,摸着小燕儿的头发说:“乖,妈妈明天就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