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匹夫的逆袭 > 第二卷 第七章 双赢的好事儿
    回到省城后,刘汉东第一时间联络马凌,提出合适的时间先去马家打前站,争取下个月老马能顺利见到亲家。

    马凌想了想说:“你先把礼物准备好,等我妈哪天心情高兴了,我一个电话你就过来。”

    刘汉东满口答应,到超市买了一堆礼物,黄金搭档、冬虫夏草,鹿茸燕窝滋补品,都是精装礼盒,可花了不少钱。

    同时马凌也在密切注意着母亲王玉兰的动向。

    王玉兰这几天很忙,她在筹划放贷的事情,毕竟是十几万块钱的巨款,家底子全在里面,一把手交给别人有些不放心,思来想去还是在犹豫,吴大姐见她下不了决定,就说这家公司新落成的办公楼要举行剪彩仪式,不如咱去看看热闹,也好见识一下人家的实力。

    星期六这天上午,王玉兰早早起来,和吴大姐相约来到市中心中央大街,这儿解放前就是最繁华的的所在,现如今更是寸土寸金,热闹非常,出租车司机都不爱往这儿来,因为车流人流太多,一进来就出不去。

    两位中年妇女是坐公交车来的,在市民广场下车,不远处有一栋气派非凡的二十层大厦,下面三层原来是市农业银行,现在却改头换面,挂上了金色的“汉威融资担保公司”的招牌,门口两座巨型花岗岩石狮子脖子上围着红色丝绸绣球,台阶两侧站满了身穿红色绣金旗袍的美女,个头都在一米七以上,高叉旗袍内是修长的美腿,汉白玉台阶上铺着红地毯,保安们在忙着维持秩序。

    “挺排场的啊。”王玉兰道。

    “那是,过会儿有大人物要来哩。”吴大姐骄傲地介绍道,仿佛汉威公司是她家开的一般。

    汉威公司门前已经聚满了老头老太太们,因为事先宣传说先进入大厦办业务的一百名客户有小礼品,这些人早上六点钟就带着小马扎来排队了,工作人员们很热情的招呼着他们,还有免费茶水供应,老人家们坐在一起聊天吹牛,不亦乐乎。

    八点出头,贵宾们的车辆陆续抵达,引起人群一阵搔动,来的都是宾利、奔驰S级,宝马7系列,奥迪A8这样的豪车,下来的都是西装革履的成功人士,也有不少路虎、卡宴之类的SUV,下来的则是休闲打扮的社会大哥,墨镜金链子爱马仕皮带是他们必不可少的配件。

    保安增多起来,头戴白色钢盔的特保围诚仁墙,将老头老太太们挡在外围,街上的交警也开始进行交通管制,大家翘首以待,争相观看大人物的风采。

    一辆警车开道,两辆奥迪随后,在红地毯尽头稳稳停下,早已等候多时的汉威融资公司的董事长龙开江和总经理杨庆款步上前迎接,秘书拉开车门,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人走了出来,一身藏青色西装,鲜红的领带,中间的头发有些稀疏了,但很巧妙的从两旁进行了支援。

    热烈的掌声响起,人群中传来交头接耳之声:“那不是金沐尘么,金市长都请来了,真牛逼。”

    金沐尘朝人群挥了挥手,果然有回应,一些退休老干部老党员喊道:“金市长好。”

    “大家好。”金市长看起来心情不错,再次向群众挥手,然后才和龙开江和杨庆握手,大家一起走着红地毯进了大楼。

    三楼贵宾接待厅,龙开江向金市长汇报了汉威融资担保公司设立的初衷,以及注册资金,项目用途,人员构成等,金市长面对众多记者的长枪短炮侃侃而谈,对这种民营融资方式进行了充分的肯定。

    “搞活经济,民营资本必须参与进来,这是一个大势所趋。”金市长说完,大家一切鼓掌。

    “有金市长这句话,我们的干劲更足了。”龙开江信心满满道。

    杨庆看看手表,道:“吉时差不多了。”

    剪彩的时间到了,大家下楼来到门前,礼仪小姐早已准备好了红绸带,领导们一字排开,胸前都别着贵宾红花,手持剪刀,一剪落下,顿时鼓乐齐鸣,鞭炮炸响,更热烈的是群众们的掌声,老头老太太们早已迫不及待,要把自己的养老金存进汉威了。

    领导们在保安的簇拥下上楼稍事休息,金市长公务繁忙,没坐几分钟就从后门离开了,其余人等则奔赴白金汉大酒店,出席中午的宴会。

    汉威融资公司门口还在进行狮子滚绣球的艺术表演,可群众们实在不能等了,纷纷发出抗议,杨庆闻讯赶来,下令提前结束表演,放行。

    大门开了,群众们蜂拥而上,礼仪小姐们被挤的东倒西歪,连保安们都招架不住老人家们的热情,前一百名迅速进入,后面的人则被挡在外面,任凭他们哀求也好,叫骂也罢,就是不开门了。

    没辙,人家汉威融资公司是正规企业,做事有板有眼,来不得半点虚的。

    吴大姐和王玉兰没挤进去,捶胸顿足。

    “别急,我想想办法。”吴大姐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小贤,我是你三姨,我和一个朋友被拦在汉威外面了,你给想想办法。”

    说了几句之后,吴大姐挂了电话,冲王玉兰使了个眼色,两人朝楼后走去,后面是停车场,一扇不起眼的防盗门打开,有人探出头来:“三姨,这儿。”

    吴大姐赶忙拉着王玉兰钻进了这扇门,开门的小伙子大概二十七八岁,一米七五的个头,穿着考究合身的西装,手表锃亮,戴着眼镜斯斯文文的。

    “我外甥,吕建贤,农行的科长,现在汉威当理财经理。”吴大姐自豪的介绍道。

    “小吕你好,多亏你了。”王玉兰笑道。

    “阿姨,您见外了,您是我三姨的好朋友,那和我亲姨也没啥两样,这点忙我还帮的过来。”小伙子嘴很甜。

    “别说废话了,赶紧安排吧。”吴大姐道。

    汉威公司的一楼是接待大厅,地上铺着光滑的大理石,一排排真皮座椅和红木茶几,咖啡果汁茶水随便喝,饼干糕点水果香烟随便享用,不少老太太一边吃着,一边悄悄往包里放,工作人员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权当没看见。

    先进来的一百名客户都有小礼品,一份汉威自己印刷的明年台历,一桶五升装的转基因大豆油,两位工作人员正在发放,柜台前排起了长队。

    吕建贤走到柜台里面,提了两桶油,拿了四份台历出来,塞给两位阿姨。

    “大侄子,谢谢你了。”王玉兰拎着豆油眉开眼笑,一分钱没花就弄了一桶油,这好事儿哪找去。

    “阿姨,您又客气了,我都不好意思了。”吕建贤冲远处招了招手,来了一男一女两个投资顾问,男的帅女的靓,都是嘴上抹蜂蜜哄死人不偿命的角色。

    “我还有事,让他俩给你们介绍介绍咱公司的业务。”吕建贤撸起袖子看看手表,有些歉意的说道。

    王玉兰眼尖,看到这块表是浪琴牌的,起码上万块,心道这小伙子真有出息,嘴里说道:“小吕你忙你的去。”

    “阿姨你们坐,喝茶不?吃水果不?”投资顾问热情招呼,请两位中年妇女在沙发上坐下,双手奉上印刷精美的投资指南,端来热腾腾的龙井茶,笑眯眯的向她俩介绍起汉威公司的背景、企业文化和投资建议。

    “是这样的,阿姨,您的资金可以存一个月、三个月、半年,或者一年,根据存期,利息也是不等的,如果您存十万块,一年期的话,那就是百分之十五的利息,就是说明年这个时候,我们公司连本带利还给您十一万伍仟元。”男顾问说完,拿起计算器啪啪的按着,以当下的银行利息做着比较,“您存银行,十万块一年利息才三千多,还不到我们的五分之一。”

    吴大姐一拍大腿:“划算,太划算了,我存二十万,一年就能生三万的利息,比做生意来钱都快,现在做小生意也不比以前了,城管税务工商都查,不好干。”

    女投资顾问立刻附和道:“阿姨您说得对,我有个亲戚就是摆摊的,投了五万块干了一年,亏的只剩下三万了,还有个朋友在淘宝上开店,钱没赚到人先累病了,不是人人都有能耐自己创业的,还不如把钱交给我们运作,我们给你们高息,这叫two win,双赢的意思。”

    “对,我外甥给我说过,土瘟!就是这个理儿。”吴大姐豪气云天,拿出存折,“签合同吧。”

    “吴大姐,你不再考虑考虑?”王玉兰很震惊,二十万说投就投,老吴胆子真大。

    “我外甥在这儿当经理,我还怕他黑我的钱?再说了,人家金市长都来剪彩了,这说明政斧扶持,有啥可担心的,真是~~”吴大姐像看傻逼一样看着王玉兰。

    男投资顾问笑道:“没关系的,可以先了解一下,您看,我们这忙都忙不过来呢。”

    王玉兰举目四望,汉威公司一楼大厅人满为患,热闹的如同房屋产权交易中心,到处都是英俊漂亮的男女顾问在给大爷大妈们耐心讲解着,不少人已经拿出存折和现金来,当场签约。

    女顾问见王玉兰下不了决心,提出带她到楼上去参观一下,二楼是业务大厅,一半是类似银行的柜台,里面坐满了工作人员,敲打着电脑计算利息,打印机不停地忙碌着,打印着各种单据,工作人员向客户支付着当月的利息,全都是崭新的连号钞票。

    “阿姨,我们汉威公司成立已经很久了,今天只不过是新楼落成而已,您看看我们的规模,和那些小放贷公司是不一样的,客户的利益大过天,这是我们的宗旨。”

    王玉兰还是不放心,她问道:“我把钱投进去,要是有点急事怎么办?”

    男顾问轻笑:“阿姨,我们和银行不一样的,您有急用可以全额提出,只要五天内返回,利息是不受影响的,当然您也可以不再存入,利息就按你存满的曰子来算,一点都不会吃亏的。”

    王玉兰看看二楼这些客户,和下面的人不太一样,这些老客户都是神情倨傲,穿金戴银的中年男女,看起来家境殷实,不愁吃喝。

    “好吧,我也投,不过我没带折子。”王玉兰终于下定了决心。

    “没关系的阿姨,您明天来也可以,不过今天签合同的都有大礼包,明天就没了。”

    “我回家去拿。”王玉兰一咬牙道。

    “赶紧的,我等你。”吴大姐道。

    女顾问送王玉兰下楼,帮她拦了一辆出租车,最后递给她一张名片:“阿姨,来了找我就行,我叫钱眉。”

    “谢谢,小钱。”王玉兰豁出去奢侈了一把,打车回家,匆忙拿了存折出来,到银行一问,五万元以上要预约才行,只好取了四万九千九,加了一百凑够五万,再打车来到汉威公司,此时已经是中午十二点。

    “小钱,没耽误吧。”王玉兰气喘吁吁,这一上午忙的跟打仗一般。

    “阿姨,没事的,我们中午不休息。”钱眉甜甜的笑着,领着王玉兰去签了合同,存了钱,领了一个大礼包,里面是两桶鲜橙多,一张五十元面值的购物卡。

    王玉兰办了一件大事,心满意足的乘着公共汽车回家,晚上特地买了几斤牛肉,一只鸡。

    马凌下班回来,见妈妈春风满面,心情似乎不错,正要提起刘汉东登门拜访的事情,王玉兰先开口了:“凌儿,我今天见了一个小伙子,人真不错,长得帅又上进,妈相中了。”

    “那也要我爸先同意离婚才行啊。”马凌恶毒的开着玩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