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匹夫的逆袭 > 第二卷 第十一章 演技派同台飙戏
    山炮冷不丁飚了这么一出戏,又是青天又是下跪,还不知从哪儿弄了面锦旗当道具,刘汉东差点当场就笑喷了,不过他没笑出来,因为这表演也太夸张了,简直就是奔着穿帮去的,到底是谁把山炮拉来当龙套的,太不负责了,回头一定严肃批评。

    “马国庆”弯下腰来,一双有力的大手将山炮扶了起来,说:“屠洪斌,快起来。”

    山炮拒绝站起来,他从怀里拿出一个信封说:“马警官,你要是不收下,我就跪着不起来了。”

    大家面面相觑,这是怎么一档子事儿?

    包玉梅干咳一声,上前说道:“同志,你这样可不行,这不是逼着我们家老马犯错误么,人民警察,不能拿群众一针一线的。”

    山炮说:“大姨,我给你说,事情是这样的,我媳妇这个没脑子的,把我准备进货的十万块钱当成垃圾给扔了!钱放在鞋盒子里,被她连同一堆破烂扔到垃圾堆,等我发现的时候已经晚了,那钱可是我东拼西凑借来的,我当时死的心都有啊,想到咱社区的马警官给我留过便民名片,我就打了个电话试试看,结果你猜怎么样? ”

    说到这里,他猛地一拍大腿,增加故事的悬念,效果如同旧社会说书的醒木。

    大家大眼瞪小眼,等着他接着说,火联合却微微摇头,露出“不值一提”,“这是我应该做的”这样的表情来。刘汉东看了不禁惊叹,这是演技派啊。

    “马警官连夜跑了十几个垃圾站,查了几十辆垃圾车,硬是从成吨的垃圾里把我的钱找回来了,大姨,还有这位大叔,你们给评评理,我谢马警官一千块钱,算多么?!”

    继父和母亲都笑着不说话,互相交换一下眼神,能看出他们都被亲家的品德所深深感动。

    包玉梅说:“小伙子,收起你的钱吧,我们家老马就是这个脾气,群众的事情就是自己的事情,哪怕不吃饭不睡觉也要解决好,如果为群众做点事就要收钱,他早成百万富翁了。”

    说这话的时候,她丝毫没有刻意表演的痕迹,完全是发自内心的表达。

    “妈的,包租婆也是演技派,怕是年轻的时候在文艺团体混过的。”刘汉东心中暗道。

    火联合说:“屠洪斌,听你姨的话,把钱收起来,这钱我不能要,大话空话我就不多说了,总之我得对得起这身警服。”

    山炮面露惭愧之色:“马警官,是我觉悟低了,既然您不收这个钱,我就捐给红十字会,希望工程。”

    火联合拍拍他的肩膀:“小伙子,你有这份心就行,不一定非要捐钱,把自己的小曰子过好,不要成为国家的负担,比什么都强。”

    山炮点头说:“我懂了,马警官,您今天给我上了很好的一课。”

    火联合顺势将他搀扶起来。

    “马警官您又客人,我就不耽误你了,改天到店里坐坐,我请你吃牛肉。”山炮再三鞠躬,千恩万谢的去了。

    火联合看看手表:“咱们走吧,不然待会儿又有人来堵门。”

    风趣的语言让大家都笑了起来。

    两家人出门上车,直奔市区而去,铁渣街上没什么上档次的饭店,而且熟人太多容易穿帮,火联合选的饭店很上档次,是三个月前新开张的“喜盈门”酒店,迎宾小姐一米七的个头,花容月貌,高叉旗袍,很客气的询问客人一共几位。

    “六位,有包厢么?”火联合很矜持的问道。

    “对不起先生,包厢已经满了。”

    “那不行啊,给我腾一个出来。”火联合脸一沉道。

    “对不起先生,真的已经满了。”

    “叫你们经理来。”火联合要发脾气。

    刘汉东暗道不好,这会儿火大叔本姓暴露了,刚才还是平易近人的社区民警,这会儿怎么就成了不讲理的恶霸了。

    继父说话了:“马大哥,咱们今天就随便坐坐,大厅也行。”

    包租婆在一旁也猛使眼色。

    火联合意识到自己出戏了,赶紧就坡下驴:“那行,就大厅吧。”

    五人在大厅角落里落座,火联合拿出手机打电话:“闺女,啥时候下班,哦,知道了,下班赶紧过来。”

    刘汉东心虚,不敢乱说话,四个大人攀谈起来,火联合说话滴水不漏,包玉梅也是落落大方,和刘汉东他妈相谈甚欢,刘汉东负责点菜,他明白这顿饭得自己掏钱,捏捏空瘪瘪的空袋,转念一想做戏做全套,菜肴不丰盛也不搭配这种双方家长见面仪式,一狠心尽挑贵的点,服务员点好之后请他过目,火联合拿过来划掉了几个菜,说:“国家主席都提倡节约,咱们也简单点吧。”

    家长们自然没意见,刘汉东向火大叔投去感激的一瞥,火联合脸上就差写上“深明大义”四个字了。

    冷盘已经端上来了,酒水是刘汉东拿的五粮春和两瓶果粒橙,还有两包苏烟,就等马凌到了开席。

    过了半小时,马凌出现在门口,脸上就是一个字,囧。

    刘汉东心里砰砰跳,心说火大叔包租婆两口子演的如此精彩,马凌千万别出了篓子。

    马凌走了过来,很自然的喊了一声:“爸,妈。”又招呼刘汉东的家人,“叔叔阿姨好。”

    “快坐,坐妈身边。”包玉梅眉开眼笑,泛着母姓的光辉,估计她是将马凌当成火颖来对待的,才会如此入戏。

    马凌有些小紧张,不过正适合现在的场合,因为刘汉东也贼紧张,话不多,只顾倒酒点烟,伺候继父和“老丈人。”

    人到齐,开席,火联合举杯致辞,都是冠冕堂皇的话,说的嘴响,大家连干三杯,然后开吃,包玉梅殷勤招呼亲家:“吃,尝尝这个,再尝尝这个省城特色菜。”

    远处窗口双人桌旁,一对贼眉鼠眼的青年男女正在吃饭,时不时发出畅快的笑声,刘汉东不经意的瞄了一眼,发现那正是本片的导演和制片人,火雷火颖兄妹俩,桌子底下,少不了正在拍摄的手机。

    酒过三巡,火联合说话了:“贺哥,有句话我不知道当说不当说。”

    贺坚道:“马老弟你说。”

    火联合看看刘汉东,再看看马凌,郑重其事的说道:“我女儿今年才二十三,大东年龄稍大,也不过二十七岁,正是干事业的黄金时期,大东明年就能入警,加入我们公安队伍,我对他有个期望,就是做一名维护正义的人民警察,孩子们的事情,可以先定下,但结婚不急,什么时候大东立功受奖了,什么时候再考虑结婚的事情。”

    刘汉东他妈张了张嘴,似乎想说什么,她是急着抱孙子的,可是亲家这话说的在理,刘汉东和马凌的年岁都不算很大,而且刘汉东没工作没房子,完全没有经济基础,人家答应确定关系已经很不错了,非得要求今年结婚明年生孩子,那只是自己的一厢情愿。

    贺坚是刘汉东的继父,名义上的家长,他沉吟片刻,道:“马老弟,你说的有道理,我同意。”

    火联合一拍桌子:“痛快,咱哥俩走一个。”

    两人举杯干了。

    火联合脸通红,酒劲上来了:“亲家,来划两拳。”

    贺坚伸手过来,两人开始划拳行令,不亦乐乎,一瓶五粮春很快见底,刘汉东回车里又拿了一瓶,不大工夫也喝完了,于是又去拿第三瓶,等回来的时候出事了,邻桌客人嫌他们炒的太厉害,双方起了争执,火联合拿起酒瓶子叫嚣着要把人家的脑袋给开了。

    “妈了个逼的你知道我是干什么的么,我亮出证件吓死你!”火联合威风凛凛,仗着酒劲耍横,贺坚虽然喝的也不少,神智却是清醒的,死死抱住亲家,不让他动手打人。

    马凌单手扶额,装不认识火联合。

    刘汉东上前劝架,赔不是说客气话,好不容易将邻桌客人劝坐下,火联合又蹦了起来:“告诉你,我是派出所的!”

    “尼玛太入戏了吧。”刘汉东愕然。

    包玉梅上前一个大嘴巴:“喝多了回家挺尸去,给我丢人现眼!”

    大家一起上阵,将依然骂骂咧咧的火联合拖走,刘汉东去前台结账,这顿饭吃了八百块钱,还不算自带的烟酒,疼的刘汉东心都在流血,不过火联合夫妇表演的很不错,台词句句到位,为刘汉东争取了起码两年的时间。

    结账出来,刘汉东驾车送大家回去,正想着怎么住宿,火雷发来信息,说已经在如家订好了房间,付过了押金,直接过去登记入住就行。

    于是先将他俩送到了如家宾馆,火联合坐在车里摆手道:“亲家,明年我带你到处转转,枫林路,蕴山,阅江楼,这都是省城的名胜。”

    “谢谢,谢谢,你们也早点回去休息吧。”贺坚和火联合再度握手,将他们送走。

    七星富康行驶在灯火璀璨的街头,副驾位子上的马凌望着窗外默默无语,后座上的火联合鼾声如雷。

    先将火联合夫妇送回铁渣街,然后送马凌回黄花小区,分别的时候马凌没说什么,眼中只有淡淡的愁绪。

    刘汉东驱车回到108号,走进院子,发现一楼客厅里灯火通明,火家人都在,火联合已经醒酒了,正在自吹自擂:“也不看看你爸爸我是干什么的,我可是演过样板戏的,红色娘子军里的洪常青,智取威虎山里的杨子荣,还有……”

    “还有沙家浜里的胡传魁。”包玉梅揶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