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匹夫的逆袭 > 第二卷 第十三章 宋家作客
    接近南三环的时候,道路开始拥堵,吕建贤的车技有限,只能夹在车流中缓缓前进,他的素养很好,一点都不急躁,不鸣笛不骂娘,只是笑呵呵的陪着王玉兰聊天,从国际形势到家长里短无所不通,时而接上一两个电话,谈的也都是高端的商务话题。

    王玉兰眉开眼笑,真是应了那句话,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喜欢,冷不丁问了一句:“小吕啊,你是哪个大学毕业的?”

    “北清的。”吕建贤说出这三个字的时候丝毫不带倨傲之色。

    王玉兰瞟了一眼女儿,意思说你看人家小吕多优秀,可是马凌此刻的心思却不在他们的对话上,而是注意上了对面道路上的一辆富康。

    这辆车正是刘汉东的七星富康,副驾驶位子上坐的是宋双,他们刚从高铁站送凌子杰回来,也被堵在南三环位置处。

    马凌没见过宋双,还以为是刘汉东拉的客人,悄悄给他发了个信息:“我看见你了。”

    只见刘汉东四下张望,很快发现了宝马车里的马凌和王玉兰,嘿嘿一笑,也拿出手机来发信息。

    他们的小动作瞒过了王玉兰的眼睛,此刻王玉兰正一心一意套吕建贤的家底子呢,一通唠家常,得知小吕家里有三套房,父母住一套,租一套,还有一套豪华公寓自己住,足有一百四十平方。

    “小吕这么年轻有为,一定很多姑娘围着你打转吧?”王玉兰问道,同时冲女儿递了个眼色。

    马凌低头玩手机,理也不理。

    “阿姨,我还年轻,事业正处于上升期,没有精力考虑个人问题,除非遇到那种一见钟情的……咦,前面好像打架了。”

    原来前面发生了轻微刮擦事故,出租车和宝马车不知道谁碰了谁,交警还没赶到现场,车主已经将出租车司机揪了出来推推搡搡,骂骂咧咧。

    “哼,开宝马的没有好人。”马凌低语道,啪啪按着手机给刘汉东发信息,让他不要多管闲事。

    “呵呵,开宝马的也不一定都是坏人。”吕建贤笑道。

    刘汉东也看见了纠纷,被打的出租车司机他认识,正是住在铁渣街上的张爱民,虽说很多的哥素质低劣,属于马路杀手级别,但张爱民还是很老实本分的,见他被欺负,刘汉东坐不住,正要解开安全带下去按照自己的方式“调解”,马凌的信息就发来了:我妈在车上,你别冲动!

    “太过分了!”宋双拿出手机拨打了110。

    宝马车主情绪越来越激烈,开始打张爱民的耳光,喝令他跪下,刘汉东实在按捺不住,正要上去“拉架”,只见一个留着马尾辫的男子快速从车流中钻了过来,飞起一脚将宝马车主踹翻,上前猛踢,踢的那人满地打滚,这才折返回去,挥起手中铁棍,将这辆宝马X1的风挡玻璃砸的满是裂纹。

    刘汉东认出这个人正是在交通技术学院门口和自己交过手的淮江出租司机,马伟,这家伙的做事风格倒是蛮对自己胃口的。

    马伟砸了车,又回来找宝马车主,车主早已躲进人群中,他这才悻悻作罢,也不和张爱民打招呼,扛着铁棍扬长而去。

    不大工夫,交警赶到现场,先疏导交通,再处理纠纷,大家都急着赶路,谁也没心思关心事情是怎么处理的。

    七星富康里,宋双显摆着自己的新驾照:“昨天发的,C1驾照,刘汉东你教我开车吧。”

    “要收学费的哦。”刘汉东半开玩笑道,这段时间宋双经常电调自己开车东奔西跑,当然是付车费的,即便如此也不太正常,刘汉东不是傻瓜,焉能看不出宋双对自己有点意思,但他也明白,自己和马凌的感情尚且受到强烈阻挠和反对,何况是公安厅长家正在上大学的女儿,不过怀着自私的心理,他也不想拒人千里之外,毕竟还要靠着宋双的关系当警察呢。

    “四千够不够?”宋双道,她考驾照没通过驾校,而是朱华标总队长直接安排的,所以从妈妈林虹那里讹诈来的资金还没花出去,正好付给刘汉东。

    “我开玩笑的,哪能收你的钱。”刘汉东道,驾车沿着三环路直奔城北开发区而去,那里有很多空旷的道路,适合练车。

    整整一下午,刘汉东都在倾囊传授自己的车技,宋双冰雪聪明,举一反三,练了几个小时就能自己上路了,只需刘汉东坐在旁边握着手刹指导辅助,她开着富康小心翼翼的进了闹市,在车海中徜徉着,心里别提多开心了。

    “我请你吃饭,谢师宴。”宋双脆生生说道,今天下午她的车技突飞猛进,值得庆贺。

    “谢师宴就算了,我还有事。”刘汉东倒不是矫情,他明白和宋双纠缠不清对自己只有坏处没有好处。

    “那好吧,我回家了。”宋双驾车来到了公安厅家属区,在大门口被保安拦下,但是看到驾车的是宋双,门卫急忙升起栏杆放行。

    家属区绿化面积很大,有地下停车库,也有很多地上停车位,宋双小心翼翼的倒车入位,停车熄火却依然拿着车钥匙:“刘汉东,都到家门口了,不上楼去坐坐,很不礼貌哦。”

    “我就不打扰了吧。”刘汉东伸手讨要钥匙。

    “不给!”宋双撅起嘴,把钥匙高高举起,可是她个头太矮,举起来也没多高,刘汉东伸手就能拿到,醒悟过来的她又将车钥匙藏在背后,说啥不给。

    刘汉东屈服了:“家里没人吧?”

    “放心,我爸没下班,我妈在江北,家里只有可可一个人。” 宋双计谋得逞,露出小虎牙得意的笑了。

    两人上楼,打开屋门,可可就热情的扑了上来,狂舔刘汉东。

    “我都吃醋了。”宋双笑嘻嘻道,让刘汉东客厅里随便坐,径直回屋换了家居服,一身印着喜羊羊和灰太狼的纯棉家居服,更显她小巧玲珑的可爱。

    “我做饭给你们吃吧,我会炒鸡蛋,下面条。”宋双坐在沙发上,两条腿一晃一晃的。

    “真的不用了。”刘汉东已经从茶几上拿了车钥匙,再次摸摸可可的脑袋,起身告辞。

    不等宋双挽留,刘汉东就来到门口,正要伸手拉门,听到外面钥匙响动,门开了,外面站着一个风姿绰约的中年妇人,以诧异的目光看着刘汉东。

    “妈妈,你怎么回来了?”宋双疑惑道。

    “来省里开个会,这位是?”林虹上下打量着刘汉东。

    “妈妈,他就是刘汉东,我的救命恩人。”

    “哦,是你啊,我听说过你的事迹,怎么,这就要走?多坐会啊。”

    “不了阿姨,我还有事,先告辞了。”刘汉东很客气的侧身请林虹进门,然后向她们点头致意:“不要送了,再见。”

    宋双还是带着可可将刘汉东送到了楼下,目送富康离开才回到家里,林虹笑眯眯道:“怎么也不请人家喝杯茶。”

    “妈,你看他怎么样?”宋双问道。

    “什么怎么样?你问的有些莫名其妙啊。”林虹奇道,“小伙子是挺精神的,不过双双妈妈可告诉你,上大学期间不许谈恋爱啊。”

    “妈妈,你想哪儿去了。”宋双扭动着身子,“对了,我驾照考出来了,咱们买辆车吧。”

    女儿转移话题,林虹也不想继续纠结刘汉东的事情,便道:“联系好了,我们单位同事的一辆手动挡雨燕,四万块钱过户,第一辆车不用买新车,二手车先练着就行。”

    宋双可不是朱芃芃,她对车的要求不高,只是嘀咕了一句:“雨燕?为什么不是富康。”

    “女孩子家家开什么富康,多难看啊,再说富康停产好多年了,雨燕就挺好,适合你。”林虹道。

    晚上十一点钟,宋剑锋才回家,一身的酒气,林虹泡了茶端过去,心疼道:“又喝酒了。”

    “没喝多少,郑书记已经正式出任国家能源委员会的主任,现在还兼任着江东省委书记的职务,等新书记上任,他就彻底离开江东了。”宋剑锋颇为感慨。

    林虹对于政治上的事情也知道一些,问道:“谁最有可能出任新书记?”

    “宋剑锋摇摇头:“很难预测,孙省长资历不够,本省其他人的资历就更不够了,可能是中央下派,或者别的省平调。”

    “会不会麦省长重新出山?”林虹提出自己的忧虑。

    “你这个说法太幼稚了,麦省长已经退到政协去了,哪有咸鱼翻身的机会,这也没有先例啊。”宋剑锋笑道。

    “对了,你女儿今天带了个小伙子回来,就是那个刘汉东,我看这丫头是动了心思了。”林虹岔开了话题。

    “刘汉东……”宋剑锋在心里思索着,抓起了茶几上的无绳电话,拨打沈秘书的手机:“弘毅啊,今年的退伍兵下来了吧,防暴警察扩招的事情你安排一下。”

    “这个刘汉东是个当警察的好苗子,还没穿上警服呢就帮着我们破了几个大案子,而且他救过双儿,我会照顾他的,女儿年轻,正是仰慕英雄的时候,不能堵,只能疏导,你是做教育工作的,应该知道怎么做了吧。”宋剑锋道。

    林虹笑了:“我当然知道怎么做,不过话说回来,这小伙子人挺帅的,看着也老实,双儿真找这样的小伙子,我倒也不反对,就是不晓得他家里什么背景,哪所大学毕业的。”

    “呵呵,我倒是觉得弘毅这样的年轻人才配得上咱们家双双,当然了,弘毅年纪大了些,也有了女朋友,算了不说了,双儿才上大二,现在考虑这些太早了些。”

    ……

    宋厅长交办的事情,沈弘毅向来雷厉风行,本来以机关拖沓的作风,扩招的事情起码要拖一段时间,可是这回却效率极高,很快消息就传遍省城,公安机关要面向退伍军人扩招一批警察。

    于是乎,八仙过海各显神通,找门路托关系,各路人马尽显能耐,即便是聘用制的警察,那也是铁饭碗正式工,削尖脑袋也得往里钻啊。

    刘汉东接到了沈秘书的电话:“招警开始了,你准备一下吧,有文化考核和体能测试,争取一次姓过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