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匹夫的逆袭 > 第五卷 (穿越者)
    手机阅读

    《穿越者》

    隆重登场

    小女孩歪着头问:“什么是时光穿越者?”

    费教授说:“他们可以跨越时空,改变历史,扭转乾坤,拯救人类……他们是和时间赛跑的人。复制本地址浏览http://%77%77%77%2e%62%69%71%69%2e%6d%65/”

    ………………………………………………………………………………

    入夜,临床的烧伤病人发出痛苦的,刘彦直却只感觉全身麻酥酥的,似乎有一万只蚂蚁在胸膛上、胳膊上、腿上来回的爬着,他实在忍耐不了,干脆扯开了绷带,丑陋的死皮下,粉红色的娇嫩的新皮以肉眼看得见的速度在生长,手臂上火焰燎出的紫红色水泡在慢慢缩小,消失。

    刘彦直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不难看出,自己具备了超越常人的能力,这个发现让他无所适从,环境的改变更让他充满了好奇心,没有片刻犹豫,他站了起来,悄悄推开了病房的门。

    走廊里空荡荡的,液晶屏幕上显示着时间,2:35,下面一排小字是。

    …………………………………………………………………………………………

    晚上,吴冬青坐在电脑前一帧帧的回放着步行街上天网摄像头拍下的视频,小偷手中的英吉沙深深插入烧伤患者的肚子,没到刀柄,片刻后,随着刀子的拔出,竟然没有血液的涌出。

    吴冬青按了删除键,将这段视频删掉,以他的权限,可以永久销毁天网系统的监控视频,做完这些,他点了一支烟,仰面沉思。

    …………………………………………………………………………………………

    甄悦猛回头,看到四个穿便装戴帽子的男子包抄过来,一边朝着刘彦直逃跑的方向疾奔,一边从后腰上掏枪,她的瞳孔微微收缩,那是一支电击泰瑟枪。

    他们开枪了,高压氮气驱动的泰瑟枪射出两股带倒刺的电源导线,可是由于射程太短,没有打中刘彦直,另一人抽出了手枪,枪口上连着长长的消音器,噗噗的开火,黄铜子弹壳落在地上叮咚作响。

    ……………………………………………………………………………………

    停尸房,阴冷无比,刘彦直坐在母亲遗体前一动不动,没人拉得动他,实际上这也是来自高层的授意“随他去,不要管他。”

    刘彦直沉浸在无尽的痛苦中,如果可以交换,他宁愿在地狱中接受一万年的煎熬来换取母亲的复生,可惜这是不可能的,他只有坚强的活下去,活的好好的,才是对母亲灵魂最好的告慰。

    …………………………………………………………………………………………

    刘彦直被人从床上叫起来,塞进汽车拉到一座山头上,远处影影绰绰有一座七层宝塔,那是江东省的名胜古迹,明代浮屠,刘彦直认出这是什么地方了,这里是翠微山,上中专的时候曾经和同学骑行来过这里,距离近江市区大约二十公里,这里是省里有名的旅游禁区,经常有人进山探险而失踪。

    山风呼啸,阴云密布,刘彦直觉得浑身起鸡皮疙瘩,山上的气温比较低,风又大,加上满心忐忑让人很不舒坦,周围有些研究人员模样的家伙在电脑前低声嘀咕着什么,党爱国和吴冬青都在,不时看着手表,似乎在等待什么。

    ……………………………………………………………………………………

    子弹穿过车门打进了刘彦直的肚子,他咬咬牙,动作未受影响,拉开车门,一刀捅了过去,如此之短的距离内,身手再好也无法阻挡,利刃刺穿了凯夫拉防弹衣,深深插进雇佣兵的胸腔,西瓜刀上没有血槽,刀刃被肌肉吸住拔不出来,刘彦直弃了刀抢过手枪,急速朝邻座的人开枪,同时前座的人也迅速出枪,隔着座位打过来,一时间车内子弹横飞,硝烟弥漫。

    五秒钟后,刘彦直打光了子弹,从车里爬出来,他至少中了五枪,全在躯干位置,但是并不影响行动,回头望去,甄悦已经拉着另一个刘彦直躲在了垃圾箱后面,穿蓝黑色特战服的士兵若隐若现,慢慢朝这边包围过来。

    再回过头,远远的路上,母亲提着半斤猪肉,脸上带着慈祥幸福的笑容走了过来。

    ………………………………………………………………………………………

    马教练按下了秒表,定睛一看,高血压差点犯了,二十二秒!

    二百米的世界纪录是十九秒三二,刘彦直随随便便就跑出了二十二秒的超人成绩,他穿的长裤皮鞋短袖衬衫,如果换上运动服和跑鞋,再经过自己一番训练,跑进二十秒争夺世界冠军完全有可能,奥运金牌,国家领导人接见,报纸电视上连篇累牍的报道,政府奖励巨款和房子……马教练幸福的眩晕了。

    新的世界冠军即将诞生,而且是被自己发现的黑马,这对于一名田径教练来说,是何等骄傲的事情,他激动的心脏砰砰跳,几乎站不稳了。

    “小伙子,你再跑个一百米看看。”马教练喘着气说道。

    ………………………………………………………………………………………

    到了领取新户口簿和身份证的时间,刘彦直去派出所领证,可是发下来的只有新的户口簿,而且上面没有刘彦直的名字。

    “还有一个身份证呢?”刘彦直问户籍警。

    “这个叫刘彦直的人已经销户了。”户籍警说。

    “销户?啥意思?”刘彦直一头雾水。

    “就是死亡了,下一位。”户籍警毫不客气,不再搭理他。

    ………………………………………………………………………………………

    刘彦直换上中山装,蹬上三接头皮鞋,在腕子上戴了块上海牌17钻全钢手表,英雄钢笔插在中山装左胸的口袋里,再把一摞第三套人民币塞进了人造革包里,包上印着“上海 旅游”的字样,土的要死。

    这一捆俗称大团结的十元面值人民币足有一千张,也就是一万元,在当时足够正常家庭几年的开销,刘彦直从里面抽了一些,打算留给自己家人。

    ……………………………………………………………………………………

    凭着记忆,刘彦直找到了父母所在的光学仪器厂,铁栅栏门上架着铁皮做的五角星,依稀留有标语痕迹,看样子是“庆祝五一劳动节”几个大字,他没进门,在附近邮政所买了个牛皮纸信封,塞上一叠钞票,信封口用免费的浆糊粘的牢牢的,写上爸爸的名字,来到工厂大门,将信封交给门卫。

    “师傅,请务必转交给他本人。”刘彦直给门卫上了一支烟,这是他刚从小铺买的牡丹牌香烟,这年头没有超市,买东西都得去小铺。

    ……………………………………………………………………………………

    “老爷子,我去了,你好好活着,等着我。”刘彦直躺进了坑里。

    “走好,年轻人,我会等着你的,咱们还剩一瓶酒呢。”费教授远远坐着,老人在月色下开始唱歌,是一首忧伤的英文歌曲。

    aintancefot,

    and never b肉ght迷nd

    aintancefot,

    for the sakeauld lang syne

    ………………………………………………………………………………………

    已经九十岁的费教授坐在客厅角落的轮椅上,腿上铺着毯子,脸上遍布老人斑,头发也只剩下纯白的几绺,本来呆滞无神的眼睛,看到来客后顿时有了神采。

    “你终于来了。”老人艰难地说道。

    “我答应过你的,三十年后再见。”刘彦直鼻子有些酸,时光对他来说只过了一夜,对费教授来说却是沧海桑田。

    ………………………………………………………………………………………

    小女孩歪着头说:“什么是时光穿越者?”

    费教授说:“他们可以跨越时空,改变历史,扭转乾坤,拯救人类……他们是和时间赛跑的人。”

    ……………………………………………………………………………………………………

    开书,71正式上传正文,请届时移驾关注。

    ...

    [三七中文 www.37zw.com]百度搜索“37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