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魔天记 > 第一卷 蛮鬼风云 第三十九章 回春堂
    “没什么,我只是恰逢遇到一名前辈追杀一头妖兽,无意中被裹到了远处。现在妖兽已经被斩杀,那位前辈已经离去,我才马上赶了回来。”柳鸣倒也没有全隐瞒的意思,说了一个大概。

    “追杀妖兽!这就难怪了。我说怎么还看到一团绿呼呼怪东西的。不过这位前辈能弄出这般大声势来,应该不是普通的灵师吧。白师弟,她可曾经告诉你姓名!”牧仙云回首看了一眼倒塌的石陀山,脸上不禁现出一丝心悸的说道。

    “嗯,这位前辈好像叫‘叶天眉”,似乎也非本宗之人,世界可曾经听说过此名字?”柳鸣心中一动后,直接的问道。

    “叶天眉,这个名字还真未曾听说过的。乌师姐,你曾经在宗外走动过一段时间,可知道哪一宗有这般一个出名的前辈?”牧仙云摇摇头后,转首向乌师姐问了一句。

    “我也从未听说过这个名字。不过也不奇怪,大玄国不知有多少不知名的前辈高人,我等不认得也是正常的事情。这一次遭此惊变,我等几人都安然无事也算是大幸的事情了。”乌师姐想了一想后,如此的回道。

    “这倒也是。”牧仙云叹息了一声。

    她们几人倒也没有仔细追问柳鸣事情经过,显然也不认为这等前辈高人会和一名区区灵徒有什么太多接触。

    “对了,我离开之后,杜师兄牧师姐可凑够到足够的血丝果了。”柳鸣又想起一事的问道。

    “石陀山倒塌后,血丝果大都深埋其中,我和牧师姐费劲了心思,才总共凑到八十余枚血丝果。白师弟,你先前应该也已经采摘到了一些吧。”杜海缓缓说道。

    “我这也有二十多枚用来交任务是足够了。”柳鸣笑着回道。

    “太好了,如此一来的话,总算没有没有白跑这一趟。我们现在就回宗门交下任务吧。”牧仙云嫣然一笑。

    其他人闻言,也是精神一振。

    于是五人再商量了几句后,当即纷纷催动灰云的向蛮鬼宗方向飞去了。

    数个时辰后,当柳鸣和牧仙云等人告辞,离开执事堂的时候,身上赫然多出了五点贡献点和二十块灵石。

    灵石作用不说,这五点贡献却足以让他去慧天堂听取一堂灵师授课,或者进入“魂潭”一个时辰之久了。

    不过柳鸣现在却不急着做这些事情,而是匆匆腾云往另外一处地方飞去。

    一盏茶工夫后,他就在一片紫红色树林中落下,前方赫然有一座不大的白木阁楼,通体都是用木材修建而成,不见任何一块石料。

    在阁楼大门上方赫然悬挂着一块写着“回春阁”的青色牌匾

    阁楼大门紧闭,但是在大门附近处有一座一人高木架,下面悬挂着一只淡银色小钟,并有一只同样颜色小锤放在一旁。

    柳鸣大步走了过去,略一犹豫后,就一把从木架桑抓起银色小锤,冲着小钟轻敲了一下。

    “当”的一声清鸣响起。

    原本紧闭的阁楼大门,顿时缓缓一打而开。

    柳鸣深吸一口气后,大步走了进去,但方一进入一层大厅,目光一扫后,人不禁呆了一呆。

    只见偌大的大厅中,除了一张红色木桌以及后面坐在一把竹椅上的青衣少女外,赫然再无第二人。

    而少女此刻正低首看着手中一本薄薄书卷,头也不抬的淡淡说道:

    “想要治病疗伤,去二层,想要拔毒驱邪,去三层。”

    “多谢师姐指点。”柳鸣闻言点下头,转身向一侧的空荡荡的楼梯口走去,但走到一半的时候,忽然想起了什么,转首凝神的问了一句。

    “请问,可是珈蓝师姐吗?”

    一听此问,青衣少女身形一颤,一抬首,露出一张清秀脸庞的向柳鸣望了过来。

    赫然真是那位身怀梦魇之体的珈蓝。

    此女不知是何原因,竟然会出现此地。

    “你是……”青衣少女脸上有一丝疑惑,显然已经不记得柳鸣这般一位师弟了。

    “师弟白聪天,当初可是和师姐一同成为灵徒弟子的。不过珈蓝师姐不是拜入阴煞一脉门下了吗,怎会出现在这回春堂?”柳鸣微微一笑后,开口问道。

    眼前少女的梦魇之体,当初曾让他吓了一大跳,如今意外再见,不觉起一丝盘问之心。

    “原来是白师弟。这回春堂原本就是我们阴煞山的一位师叔在主持,我出现在此有何奇怪的。好了,师弟忙自己的事情吧。我还要继续看书的。”青衣少女终于想起了柳鸣来,但只是淡淡解释了两句,就一摆手的继续低首看书起来。

    收到这般冷淡对待,即使柳鸣也不禁微微一咧嘴,一抱拳后,就不再多说什么的上楼而去。

    二层是一间散发淡淡药香的读力厢房,但门口处悬挂一层白色珠帘,让其无法看清楚里面是否有人。

    柳鸣一迟疑后,还是抬腿直接上了三层。

    他双足方一踏入三层,还未来及细看什么的时候,耳边就一下传来一个冷冷女子声音:

    “你中了什么奇毒,不去找自己一脉长辈去解毒,而要来我这里!”

    话音刚落,柳鸣只觉一股白茫茫狂风一卷而至,自己身形滴溜溜一转下,竟不由自制的被一股巨力直接拉扯到了远处。

    当他骇然的重新站稳身形时,已经站在了一名头戴青色斗篷的女子面前。

    虽然隔着斗篷,柳鸣仍能感觉对方闪闪发光的一对明眸,竟似乎对他的到来颇感兴趣的样子。

    而三层大厅布置的极为典雅,不但后裔床铺齐全,甚至还有几盆不知名的妖艳花树摆在角落处。

    “回禀师叔,晚辈不是中毒,好像染上什么邪气,故而特来此地求助的。”柳鸣恭谨的说道。

    这回春堂也是他无意中从他人口中得知的地方,据说这里有精通医术的灵师坐镇,专解各种疑难杂症和一些奇毒诅咒,十分有效。

    而他一直对先前钻入体内的那股凉气大感不安,生怕是那头死去鼠妖遗留下的什么邪气,故而方一和其他人分手后,就立刻奔此而来了。

    他可不想体内真留下什么不干不净东西。

    “邪气!这倒有些意思了,这倒是不太常见的,我来看看吧。”斗篷女子闻言微微一怔,但目光闪动后,似乎更加感兴趣起来。

    就见她一手掐诀,另一手却手臂一动,伸出一根手指的点在了其额头上。

    柳鸣有些骇然,只觉自己纵然想要全力躲闪,多半也无法避开这看似不快的一点。

    “放松精神,不要抵抗,我来检查一下你体内是否真有邪气存在。”斗篷女子冷冷的吩咐一声。

    柳鸣心中一凛,自然不敢怠慢的忙将心神放松,

    刹那间,他就感到另一股陌生能量一下从额头进入自己体内,并开始飞快扫视身体各处,每一寸地方都没有漏过的样子。

    “奇怪,没有什么异常。难道是一种隐匿姓极高的邪气!”斗篷女子喃喃几声后,将手指一收而回后,袖子一抖,又亮出一面看似精致的铜镜来。

    “这是辟邪宝镜,你若是中了什么诅咒或者沾染了什么不干不净的东西,绝对逃不过它的检查。不过此过程可能会有些痛苦,你要忍受一下了。”斗篷女子看似随意的说道。

    “什么,痛苦?”柳鸣心念一转,正想对方所说的痛苦到底是什么时,忽见对方将铜镜对准其一晃,一道白濛濛光柱从中一喷而出,一闪的直接接没入其身躯之中。

    就在这一瞬间,他感到白色光柱所照地方,顿时一些血液沸腾而起,一股万虫叮咬般的剧痛随之滚滚而来。

    柳鸣纵然坚毅过人,不提防下也不禁一声惨叫出口。

    “住口,我很快就会检查完了。”斗篷女子却根本不管不顾,反而不耐烦的一手冲其虚空一抓。

    当即一股无形巨力一涌而出,瞬间将柳鸣身躯束缚的无法动弹一下了。

    那白色光柱则开始一寸寸的扫描其身躯各处。

    柳鸣一时间满头大汗,只觉浑身犹如千刀万剐一般,似乎比当初开灵仪式上经受痛楚尤要剧烈三分。

    “你竟然敢哄骗我,你体内哪有什么邪气。”忽然斗篷女子将铜镜一收,面现一丝怒意的厉声喝道。

    “什么,这也无法发现,不如师叔再换一种手段试试!”柳鸣虽然恢复了自由,体内痛楚也一下消失的无影无踪,但闻听此言后,不禁心中一凉。

    “哼,我和辟邪宝镜百试百灵,还从未失手过的。你难道敢怀疑我的手段不成!给我滚!”斗篷女子闻言,更加大怒起来。

    “弟子不敢如此想!”在对方散发出的一股灵压之下,柳鸣心中一颤之后,只能连称“不敢”的倒退而走。

    他若是走的迟了,恐怕对方真敢给其一个深刻教训。

    “慢着,留下二十块灵石。你当我的时间是白白浪费的不成!”斗篷女子目中精光一闪后,又一声呵斥道。

    柳鸣闻言,自然不敢有违背,急忙将刚得到还未来及捂热的二十块灵石取出放在地上,匆匆退出了三层大厅。

    (忘语威信平台已经建立,加入威信平台方法,可以直接去我腾讯威博上扫描二维码标识,也可点击威信平台下面“通讯录”--点击上方“+”----进入查找公众号----搜寻“忘语”或威信号“wang--yu----"。)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