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武道至尊 > 正文 第三十一章 东方牛豪
    突然出现的这个邋遢老头竟然是皇武者级别的强者,一番话霸道无边,一出手,将自己逼退数多米!让东林山中年人有一些吐血的感觉。

    脸色不断变幻,一阵青一阵紫,呼呼喘息,不知道该说什么。

    狠狠的瞪着王岩,却无计可施,烈火宗,没有想到这个家伙来了!

    深吸一口气,看着老头子,脸上挤出一丝难看的笑容:“原来是东方前辈,没有想到您到我们天风王国来了!呵呵,不知道您到我们这个小地方有何贵干?”

    来人便是北疆有名的强者东方牛豪,烈火宗十大强者之一,人如其名,一样牛气哄哄,一般人都不愿意去招惹他,即使在烈火宗,那些人也是敬而远之,行事牛气冲天不容任何人违反!

    这个名字当初让多少人哭笑不得已经不知道了,但是最后却着实的响彻大江南北,就是那强悍的实力和霸道的作风!

    想到这个人以往做过的事情和那护短的姓格,东林山中年男子狠狠的倒吸了一个冷气,身体忍不住一颤!生怕这老家伙一言不合就要动手,自己可不是他对手,相差太大。

    “什么贵干,老子就是带着我宝贝徒弟回来探亲的,怎么?有意见?还不给我滚,难道要我动手?”一声冷哼,东方牛豪大声喝道,一点面子也不给。

    这让东林山中年人更是有苦难言,脸色铁青,到哪里,自己不是被别人供着捧着尊敬着?何曾受过如此对待?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中年人深吸一口气,只能朝着后面走去。

    “咳咳咳……那个……那个谁来着?我徒弟他弟是不是在这边被欺负了?一群老不羞的,还敢要挟我徒弟?不想混了是不是?赶紧把那小娃娃给我交出来,要不然今天这个什么家族的可以消失了!”随即,只见东方牛豪朝着台上看去,趾高气昂的说道。

    站在他的身边,王岩面色僵硬,哭笑不得,自己这个便宜师傅怎么出现了?不是说让他在城外等自己的吗?现在好了,估计过两天清风城就要传出这个天大的笑话了吧,想到此处,即使如王岩这样神经大条的人都免不了一丝尴尬。

    不过,很快,受到老头子的眼神,他大步朝前走去,来到台上,一把抱住脸色苍白身受重伤的王辰返回场内,这一次没有人再敢阻拦!

    气氛没有了之前的紧张压抑,但是却陷入了另外一种尴尬的境地,没有人敢说话,很多人紧紧捂着自己的嘴巴生怕笑出声来,碰到一个这样的人也算是韩家倒霉,更倒霉的或许是东林山,被无故牵连进来羞辱了一番。

    “王岩,你小子,我怎么教你来着的?人敢动你一拳,你便还他十拳,他敢伤你一分,你便活剐了他,奶奶的,小兔崽子,尽给我丢脸,刚才你要杀谁来着的,告诉我!”撇了撇受伤的王辰,东方牛豪将眼神再次放在了王岩的身上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喝道。

    “我自己来!”说道韩家大长老,王岩的眼神一冷,淡淡说道。

    随后径直朝着前方走去,杀气这一瞬间弥漫了他的全身。

    刚刚轻松下来的场面再一次凝固,所有人都以为事情会这么过去,哪里会想得到出现的这个老头子比王岩更加霸道,姜还是老的辣。

    “大哥……”身体极度虚弱的王辰瘫坐在地上,感受到王岩的杀气忍不住叫道。

    “放心,天塌不下来!”回头看了看王辰,王岩安慰道。随即加快步伐转眼之间便来到了台上!

    “你……你想如何,我韩家……”看着走来的王岩,身为韩家的家主韩天仁见到这一变故,脸色巨变,低声喝道,但是明显的,已经没有了底气。

    “你叫什么叫。想一起死是吧!丫丫的,老子还就没有见过你这样不知死活的东西,灭了你一巴掌的事情!”东方牛豪在后方大声喝道。恍若狮子吼,一股无形气浪直冲韩天仁而去!

    只见气浪来袭,韩天仁竟然硬生生的被气浪掀翻,引来一阵惊呼。可见气浪的恐怖程度。

    “我说过,今天谁也救不了你!”来到台上,看着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大长老,王岩淡淡说道。

    杀气凌然,让周围的人下意识的朝着旁边散去,留下了空荡荡的中心和眼中满是惊恐不断挪动后退的大长老。

    “王岩,你……难道忘记了是谁在王家破灭的时候收留了王辰吗?”后方,三长老扶着重伤的二长老慌忙叫道,知道这个时候他已经无力阻止,只希望借着这一份人情能够救大长老一命,否则当着众人面前韩家大长老被杀,他们韩家今后还有何颜面在清风城立足。

    “恩情?你们韩家人也配说恩情,我王家昔曰如何帮助你韩家,你们忘记了?你们韩家是怎么报答的?

    我王家灭亡,你们韩家收留小辰,没错,是一个人情,但是你们又做了什么?将他和我姑姑丢弃在搁置的别院不顾生死,当小辰无法凝结真元的时候你们又做了什么?

    讽刺?欺压?**?还有什么?对了,还有,当初韩家为了崛起与我王家联姻,那个人应该就是韩天仁,你的女儿吧?结果呢?王家灭亡,小辰无法凝结真元,你韩家做了什么?你韩家竟然要悔婚?

    哈哈哈……悔婚?多可笑的词语?为了姑姑,小辰忍辱接受!这一切是恩惠吗?

    休要和我说这恶心的恩惠,我王家与韩家今曰之后再无半分瓜葛,一刀两断!”

    想到两年来自己弟弟受到的委屈,王岩这个七尺男儿声音有一些颤抖,这个从来都展现坚强一面的男人第一次在众人面前,露出了疯狂、软弱的一面。

    眼睛已经湿润,身体微微颤抖着。

    “哥……不要!不要流泪!你说过的,我王家男儿流血不流泪!”虽然身体虚弱,但是王辰却将一切看在眼中,见到大哥为了自己的遭遇竟然如此,心中一痛,大声吼道,声音显得凄凉无比。

    寒风瑟瑟,这一刻,场面无比冷静,那些前来观战的人员似乎才知道这些内幕,眼中露出惊疑的神情,再看看台下重伤的少年,仿佛知道了什么!

    顿时,看着韩家众人的眼神多出了鄙夷和不屑,忘恩负义,如此家族,要来何用。

    听到王辰的话,王岩身体狠狠一颤,深吸一口气,眼神再次恢复冰冷,转身,长刀横天,猛然发力,在惊呼声当中飞速落下。

    扑哧……

    鲜血飞洒,寒风呼啸,大长老瞪大了眼睛至死不信自己真的殒命于此。

    “今曰之后,韩家王家再无关系,要报仇尽管来找我!”在骇然的眼神当中,王岩淡淡丢下一句话,朝着台下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