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英雄联盟之谁与争锋 > 正文 第42章 那个年代的遗憾
    余洛晟不喜欢医院,这里充斥着一股福尔马林的味道,有一段时间,老爸余竟住院余洛晟就经常出入医院,始终无法适应。

    现在,余洛晟自然没有心情理会这味道究竟有多刺鼻,到了医院后,马上就到了病房,找到了李芸。

    李芸正在一个病房外面和一位值班的医生交涉,看到李芸满面愁容的样子,余洛晟知道这次自己老爸的病情应该更加严重了。

    “你们先好好照顾病人吧,明天等我们主任来了,你再和他谈。主任跟我说,这位病人的情况是在恶化,早应该来医院做定期检查和治疗了……”那名值班医生说道。

    说完,值班医生就离开了,留下满头汗珠还想继续询问情况却不知道如何开口的李芸站在那里。

    “妈。”余洛晟走到李芸面前,往病房里看了一眼,见自己父亲余竟正躺在白色的病床上打着点滴,也没有冒然的进去。

    “爸情况怎么样?”余洛晟问道。

    余竟的身体状况一直都很不好,主要是肝功能有问题。

    早些时候这个病状就查出来了,可余竟总说自己没事,出了院也不太注意调养,就继续去厂里工作了。

    想必这次又是肝在折腾他老人家了,但不知道为什么余洛晟心里总有一些不安,尤其是刚才那位值班医生说的话,让人没法放心。

    “值班医生说非常严重,但还要等明天望医生来了才能够出一个具体结果。”李芸有些忧心忡忡的说道。

    以前余竟也有几次因为肝问题到过医院,但那都是不大不小的问题,至少没有像这次这样是被救护车直接送进医院的。

    “你看上去很累了,这里有我陪着就行了,妈你先回去睡一觉吧。”余洛晟说道。

    “恩,我下半夜再过来。”李芸也没有勉强,叮嘱余洛晟好好照顾余竟后,便匆匆忙忙的离开了。

    李芸离开后,病房就剩下余洛晟和静静躺着的余竟。

    余竟脸是古铜色的,皮肤很粗糙,嘴唇则有些薄,估计是病痛的关系,现在他的嘴唇透苍白色。

    他的眉毛很浓,即便是半睡半昏着都凝着一股严肃、古板的气质。

    ……

    不知过了多久,余竟的眉头拧了起来,看上去很不舒服的样子,额头上渗出了细密的汗珠。

    看见他这副模样,余洛晟心里也很不是滋味,急忙拿来毛巾帮他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可这样做是不可能缓解他肝带来的痛苦的。

    余竟好像被痛醒了,眼睛睁开的时候,透着一份沉静。

    他转过脑袋,看了一眼旁边的余洛晟,还是那副不苟言笑的样子。

    “你妈呢?”余竟问道。

    “回去休息了,她下半夜会过来,爸,你还好吧,看你很难受的样子?”余洛晟问道。

    “能有什么不好的,老毛病,折腾不到哪去。”余竟说道。

    “医生说这次很严重。”余洛晟说道。

    “医生总爱夸大。”余竟说道。

    余洛晟也没什么好说的人,倒了一杯淡水,喂余竟喝下。

    “成绩要到什么时候才出来啊?”余竟问道。

    最关心余洛晟高考分数的就是余竟了,这躺在病床上也不忘了问这事。

    “还早呢,至少要到6月20多号。”余洛晟说道。

    “前阵子我帮你看了不少学校……”

    “得,得,你少说点话,好好躺着休息。”余洛晟打断了余竟的话,扶着他躺下。

    “我说了没事!”余竟毫不客气的说道。

    余洛晟拿余竟没有一点办法,谁让他是自己老子,但很多时候余洛晟觉得这老男人跟一些牛脾气的孩子一样,倔得要命。

    “好好好,你说你的。可我分数都还没出来,你帮我看什么学校,急什么,你看的学校估计全是重点,我要是分数考了一个二本线、三本线,你看也白看。”余洛晟不和余竟争。

    “你要是考得那么差,我不收拾你我就不姓余。”余竟有些生气道。

    “你能不能先别关心这些,你现在躺在医院里,好好关心下你自己身体行不行。对,身体是你自己的,疼不疼、难不难受都是你自己清楚,但你这样被救护车抬到医院来,我和老妈不会为你吓出一声冷汗来?”余洛晟说道。

    余竟估计被自己儿子说得还不了嘴了,沉默了起来。

    余洛晟也不说了,教训老子的事情还是少做一点,不然真不知道谁收拾谁。就像追杀炼金术士,很多时候都是“怎么追上炼金”,变成了“怎么不被炼金追上”。

    “唉,你是不知道,我那个时候高考……”余竟沉默了良久,叹了一口气道。

    “你那时候有高考?”余洛晟打断道。

    “怎么会没有,就是恢复高考后没多少年!”余竟理直气壮的说道,“你知道吗,我那个时候在我们高中,都是拿第一名的……”

    “你们那个年代的高中能有几个人啊。”余洛晟嘀咕了一句。

    余竟冷哼了一声,就知道余洛晟不服气,继续道:“那个时候考大学比你们现在难一百倍,一共加起来的大学就那么几所。”

    八几年的大学生,那确实是非常值钱的,那才是真正的天之骄子。

    那个年代的大学生到现在要么是官员,要么是事业单位领导,要么是国企高层,余洛晟倒有些奇怪,老爸余竟明明是一位八几年的大学生,为什么还是一个普通工人?

    这个问题,在余洛晟心里也疑惑了很久,以前是不懂,现在更不明白了。

    当下,余洛晟也问出心中的疑惑。

    “我没考上,差了3分。”余竟回答道。

    两人说着话的时候,房门被小心翼翼的推开了。

    李芸带着几分倦容走了进来,看到余竟醒过来了,心里的悬石也落下来,于是搬了把椅子坐了过来。

    “晟,你先回去休息吧,我在这里陪着你爸。”李芸说道。

    “我没事,明天又不上学。”余洛晟说道。

    “回去吧,都呆在这里也吵你爸休息,快回去。”李芸催促道。

    余洛晟想想也是,余竟估计讲他以前的故事又是一大段,不是他不爱听,而是这样对余竟的休息不太好。

    “那我明天早上再过来。”余洛晟说道。

    ……

    余洛晟走出了病房,房门稍稍带上,刚刚走出医院,他发现自己手机还落在了病床前了。

    于是,他又倒了回去。

    刚到病房前就听到了李芸的声音,余洛晟要推门进去的时候,手却忽然僵住了。

    “你那大哥,一点兄弟情义都不讲,都什么大哥,借这点钱都推三阻四,自己亲弟弟都祝愿了……”

    “算了,我也没什么事。”

    “没事?我刚才都问过主任了,他说一定要动手术,方主任还能骗我们!”

    病房里一阵沉默。

    “那要多少钱?”余竟问道。

    “明天才知道,几万块是至少的吧,他说可能会更严重……”

    “小雨那够吗?”

    “放心,她够用。”

    “可小晟上大学这里还要一笔。”

    “这不还两三个月吗,他的事先放一放。”李芸说道。

    “放什么放,不能放!”余竟有些大声说道。

    “你的病要紧,我们家人品没那么差,两三个月,很快就凑够那点学费了。要是重点的话,就根本要不了多少钱……唉,你这人,我都不知道怎么说你。放心吧,现在不是以前那个年代了,不是所有人都一毛不拔。”

    “说不好啊。”

    “你就是一朝被蛇咬。”李芸说道。

    余竟不说话了。

    “钱的事可以慢慢解决,先把你这病给弄好来,别再倔了!”

    李芸用一句强硬的话语结束了这次谈话。

    ……

    而李芸和余竟都没有发现,半掩着的房门轻轻的关上了,外面传来了一个有些沉沉的渐渐远去的脚步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