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妖孽兵王 > 正文 第0007章 胸大无脑?
    “不会是要打屁股吧?”果果感觉到一股寒气,赶紧起身逃离阮清霜身边,一步一跳的跑到还有些没反映过神儿来的徐云面前:“爸爸,妈妈都表白了,你还没点表示么?”

    “怎么表示?”徐云被果果问的一愣。

    果果却长叹一口气:“真是朽木不可雕……”

    “果果!再胡说八道!是不是不想要米奇发夹了?”阮清霜瞪了眼果果:“再胡说八道,看以后晚上谁来哄你睡觉!”

    果果一吐小舌头,虽然她不在乎一个米奇发夹,但她还是挺害怕晚上自己一个人睡觉的,她抬起噙着眼泪的小脸蛋看向徐云:“爸爸,最近果果总是做噩梦,妈妈不哄人家可怎么办。”

    徐云心里的保护欲毫无理由就徒然升起:“不怕!果果还有我呢,以后干爹哄你睡觉,咱不怕做恶梦!”

    “可人家还是小女生呢,怎么好跟男生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呃,**的……万一出事儿肿么办。”果果抹掉刚酝酿出来的泪水,一本正经道。

    擦!这丫头想什么呢!徐云真想找根粉条把自己勒死!

    阮清霜怕果果还会说出更多惊死人的话来,赶紧岔开话题:“徐云,我想给店里招个服务员,再给你招个配菜的助手,你觉得呢?”

    “这主意好,给我找个配菜的助手就成。”徐云也很识时务不再理会果果,只需要一个助手,那是因为他心里清楚会有“服务员”自己送上门来。

    阮清霜说做就做:“那我们趁着现在没有人,到人才市场去看看吧?”

    “我也去!”果果马上从刚才的话题中跳出来,“先说好,工资不能高于一千哦,最好是勤工俭学的学生,不耍心眼还好使。”

    阮清霜和徐云四目相对,还真要带上这个小当家呢,有这么一精明果果跟着去人才市场,招聘肯定不吃亏。

    然而三人刚想准备出门,店外却呼啸开来了五辆金杯面包车,对着药膳馆形成了一个包夹阵势。五辆面包车同时哗一声打开门,里面呼啦呼啦的钻出三十多个人,直接推门而入。

    三十多个人中有一个光头胖子最扎眼,耸肩似鹰目凶如豺,面目及其可憎。

    徐云见见状便知来者不善,他踏步上前将阮清霜和果果拦在身后,问了一声:“这个点儿还吃饭?”

    “吃饭。”鸢肩豺目的光头胖子一声令下,三十多人纷纷落座。

    “什么他妈椅子那么硬!想隔死老子呀!”

    “我干!连点水没有?倒茶呀!”

    “马壁!你先滚过来擦擦这桌子!”

    高矮胖瘦参差不齐的一伙人落座以后,就没有一个不是敲桌子砸椅子骂娘的主儿!混身上下都透着一股子流氓匪气。

    阮清霜哪里见过这架势,心中顿时觉得惊慌不安。

    果果也悄悄挪动脚步藏在了徐云身后,小手一把捏住徐云衣襟。

    论打架,徐云可算得上是祖宗级的,所以一眼就辨别的出,这些家伙绝非强子那种小混混。以光头胖子为首,显然各个都是真正的狠主儿,肯定操过刀子干过狠事儿的那种。

    “你们是那个什么土狗帮的吧?有事儿咱出去说,别吓着孩子。”徐云可不想弄脏了药膳馆的地面。

    一伙人听到徐云对四狼帮名称的侮辱,各个都跃跃欲试,都等着听魏四哥发话呢!

    阮清霜拉起果果推上楼梯:“果果乖!自己上楼!”

    光头胖子闻言,突然目露残光:“小子,你他妈还挺带种啊?老子来这里要账,还就是要在这里活动活动!四狼帮的人你也敢动,哼,老子今天免费教教你怎么做人!”

    说话间,光头胖子的阴狠目光瞄向了阮清霜,冷哼一声:“哼,一会儿也让我魏老四尝尝这小骚娘们什么滋味,能让男人这么不要命!嘿嘿,我让你好好试试四哥金枪不倒的本事,就当是欠钱的利……”

    任何城市**上摸爬滚打的恶主儿,动手前都会习惯性的一翻污言秽语,这叫放狠话,而且比这更脏更晦气的话还有很多呢!

    但没等他说出那个“息”字,徐云却一个箭步冲上前,像极了一只冲天而下的万鹰之神海东青!怒暴青筋的拳头狠狠砸在光头胖子的嘴巴上!满口牙齿被这惊世撼俗的一拳生生砸掉一半,血流满口!那两百斤的身躯也随之向后飞出,硬是把身下的椅子咔嚓一声给压坏了!

    魏老四只觉得自己整张脸庞都被撕裂!前所未有的惊恐在心底如狂风般卷起。

    周围小弟见状自然大怒!他们可不是那种会被擒贼擒王后就软腿的角色,轰然起身就要围攻这个胆大包天敢碰魏四哥的王八犊子!

    徐云转身紧跟的一记撩阴腿迅速放倒一个,手里又不知在何处摸起个拇指厚的玻璃烟灰缸狠狠砸在第二人的脸上!烟缸断裂两半,那人也是满脸的血肉模糊!

    隐在人群后的一人突然操起一把椅子,可椅子才举过头顶却“啊”的一声单膝跪地!

    徐云又怎么会没有听到那带着凌厉劲风射进来的暗器?他一记迅如闪电的下劈踩翻一人后,发现那暗器居然只是普通的再不能普通的树枝而已,心中不禁惊异,随即便看到店外梧桐树后一个身影若隐若现。

    “暗器功夫不错啊,看来鼎鼎大名的暴力狐尊令人生畏的不只是软剑龙渊啊……”徐云心中暗道,手下却丝毫没有停手的意思,起脚就又撩翻一人!

    三十多个四狼帮的猛人在两大高手一内一外,一明一暗的攀比心理下瞬间被解决了大半!

    而就在此时,一辆蓝白相间的警用摩托车嘎一声停在药膳馆门口!

    “都不许动!”一声娇斥炸响在店内惨叫的人群中,药膳馆门口英姿飒爽的站了一警花!

    徐云余光瞄过,心里不禁一惊:我勒个去,好大。

    警花一脸神情未脱警校生的稚气,长得那叫眉似新月,皓齿明眸,袅袅婷婷的体态玲珑有致!水蛇小腰下穿着的短裤完全遮挡不住滑如凝脂的玉白长腿!

    胸前那两弯新月更是海纳百川呀!徐云瞬间就想到了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莫老师丰啥肥啥那本书的前两个字。

    “住手!我是警察!”警花一身正气凛然斥声喊道,双手已经摸向了腰间配枪。毕竟是华夏,即便是有权利配枪的部门也很少会掏枪开枪。

    四狼帮有人想趁着警察突然出现而借机对徐云下黑手。

    可徐云手下却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左拳变掌向面前一人咽喉猛戳!右脚突然勾直脚尖猛踹对方小腹!动作干净利索,又趴下了一个!

    “都住手!全部抱头蹲下!” 警花突然哗一声掏出配枪!她的表情上明显对这群不把她当回事儿的人非常不满意。

    徐云都准备好击腰锁喉的招式了,面前四狼帮混混却突然抱头蹲在地上。他左右扭头后才赫然发现,整个店里的斗殴人员只有他一人还杵着呢,其他人全部都蹲了。

    功夫再好也怕菜刀,更何况是手枪勒?

    而店外梧桐树后的那个身影也一闪而逝,徐云心中微笑,看来这服务员是真不用招了。

    “你还愣着干嘛?蹲下呀!刚才打架斗殴就你是活跃分子,现在开始装傻充愣了?”警花用抢指了指徐云:“喂,说你呢。”

    “我擦勒!哥是好人成不成!丫也不动动脑子,真是胸大无脑!”当然,这些话徐云也就是想想,他微微一笑:“警察妹妹,你看我这打扮儿,能跟他们是一伙的吗?”

    “叫我秦警官!”警花一把亮出警官证,秦婉儿三个大字依在照片旁边,证上的钢印也清晰无比。

    秦婉儿上下打量着徐云,露肩背心,花裤衩,夹脚拖鞋……流汗呀……

    徐云还很配合秦婉儿目光的在原地转了个圈。

    “你觉得你这身打扮很帅?”秦婉儿无语。

    阮清霜赶忙上前解释道:“秦警官,徐云是厨师,跟这些坏人不是一伙的!”

    秦婉儿扭头看向阮清霜,对这个有着沉鱼落雁美貌和倾国倾城身材的老板娘印象非常好,阮清霜从骨子里就透着一股会让任何人都喜欢的气质:“你是……?”

    “我叫阮清霜,是这家药膳馆的老板。”阮清霜微微一笑。

    “那就是你报警咯?”秦婉儿皱了皱眉头,刚才报警电话里的声音奶声奶气的,没想到人却那么亭亭玉立的。

    阮清霜摇摇头,她刚才只顾着担心了,早就把报警什么的抛之脑后了。

    她看了看徐云,徐云更是耸肩无语,他自然更不会有功夫去打电话报警,而且他也不喜欢警察参合自己的事儿。

    难道是仇妍?徐云很快就为自己的想法感到可笑,堂堂地下世界的暴力狐尊怎么可能会报警?而且对方还是一群上不了台面的臭鱼烂虾……

    楼梯上传来蹬蹬蹬的脚步,果果冲下楼,一脑袋冲进秦婉儿的怀里:“警察姐姐,你终于来救救果果了!”

    众人恍然大悟!原来这才是打电话报警的正主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