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妖孽兵王 > 正文 第0010章 掀翻地下赌场
    徐云看着强子,并没有开口,但眼神儿已经告诉了强子他肯定要去的意思。

    “云哥,天狼赌场可是四狼帮的场子,名正言顺的狼窝呀!”强子忍不住咽下一口唾沫:“你不会真的是要……哥,要不咱再商量商量?看看是不是有别的办法?”

    “你们吃,我饱了。”徐云已经起身:“那地方在哪?”

    强子真心不想说,他真担心徐云单枪匹马的扛不住,可他又没胆子带人跟四狼帮干,就他手底下这么几个小弟,四狼帮一个手指头也能把他们捏死。

    “博文街。”强子最终没拧得过徐云坚定的眼神儿。

    徐云离开之前又给强子他们要了两包啤酒,三斤烤肉。强子几人是真心有点不是滋味,徐云对他们仗义,但他们也实在不敢得罪四狼帮,纠结啊!

    博文街是文汇区老城周边的一条著名小巷。街上最刺眼的便是一家保健用品店的橙色霓虹灯,然后就是一家挨一家挂羊头卖狗肉的洗头房。

    虽然现在城市扫黄打黑的力度非常大,但是这种洗头房就跟那野火烧不尽的小草似的,整天是春风吹又生。

    “哟,帅哥,一个人呀,进来洗洗头呗?”每家洗头房门口的站街女都会风情万种的对徐云喊着。

    徐云从博文街的南头走到北头,没看到任何麻将馆或者游戏厅之类的场所,更别说什么赌场了,迫不得已,他只能走到一家洗头房前咨询。

    “帅哥,想进就来呗,做个按摩放松放松,咱家的姑娘活都可好了,年轻漂亮保证您满意!打扮的花枝招展媚声媚气的女子说着就贴了上去。

    徐云抬手把她给挡住,理直气壮的问道:“免费不?”

    “切,你想的还挺不错呢,你要是雏,我们是不是还要给你开红包?”那女子见徐云这打扮也没什么钱,也就不再打理他了。

    徐云在钱包掏出一百块钱在手中晃了晃:“打听个地儿。”

    女子眼一亮,不客气的把钱收下:“来博文街不***的那一定是想去赌钱吧?”

    徐云点点头,简洁明了:“天狼赌场在哪?”

    她抬手指着不远处一家台球厅:“那台球厅里面东南角有个暗门,进去之后往下走一层便是天狼赌场。小帅哥,记得赢了钱可要来妹妹店里玩儿玩儿哦!”

    徐云不再理会那女子,大步走向那家台球厅。

    台球厅不算大,就只有那么六张台球桌,有七、八个青年心不在焉的打着球,看到徐云进来,都纷纷投来直视的目光。这群人都光着膀子,各个纹龙画虎的,根本就不像什么好人。

    徐云没多说话,径直走向台球厅东南角落是卫生间,那女人果然没有骗他,紧靠着卫生间有一个和墙体壁纸一个颜色的暗门。

    就在徐云准备进去的时候,几个打球的青年纷纷丢掉了手中球杆围了过来。一个胸口纹着狼头的青年显得很是凶神恶煞:“干啥玩意你?不打球走人!”

    徐云指了指去赌场的暗门:“想进去玩儿两把。”

    “玩什么玩,谁跟你说里面有玩儿的!赶紧滚,别让我动手!”狼头青年皱起眉头,显然是怀疑徐云的身份。

    毕竟这里面是赌博的地方,河东市跟拉斯维加斯那种地方可不一样,赌场都是上不了桌面的东西,若不经营的谨慎一些,肯定就被公安部门给端窝子了。所以陌生面孔想去赌博也不是那么容易。

    “我是吕宝朋友,他没钱了,让我帮忙送点来。”徐云拍拍裤兜。

    狼头青年这才舒展了眉头,找吕宝呀,这孙子今天刚带了一万块来还账,想不到是新认识了有钱朋友啊。

    “那你跟我过来。”狼头青年一甩头,一小弟很识相的关了台球厅的门。

    在狼头青年等众人的带领下,徐云迈进了天狼赌场。

    赌场里人声鼎沸,起码有上百人在里面聚赌!虽然这地儿起了个名儿叫天龙赌场,但是跟徐云在拉斯维加斯赌城见识的赌场相差太多了,充其量也就是一地下小赌坊。

    可麻雀虽小五脏俱,里面设施齐全,全百家乐,二十一点,法国轮盘,番雄,梭哈,猜大小,摇银机,跑的快,老虎机,麻将……等等等,只要你想玩儿的,那还真是应有尽有!

    “吕宝欠的钱才换了一半,被我给关了。”狼头青年使了个眼神儿让其他人都分散开看看有没有抽老千的,他带着徐云继续往里面的暗道走:“你是他什么人,替他还钱?”

    徐云长叹一声:“我是他哥。”

    “哟,兄弟情深啊。”说话间狼头青年已经带着徐云来到暗道中间,他掏出钥匙打开一个厚重铁门,迈步进去。

    徐云走进去,一眼就看到了坐在一张椅子上的吕宝,他双手被捆,嘴里塞了一块抹布,面前桌子上放着一叠钱,大约一万。

    吕宝一见狼头青年带着徐云进来,当场就坐不住了,两眼露出惊慌失措的目光,嘴里“呜呜唔唔”的喊个不停!

    “看见你哥也不用这么激动吧。”狼头青年嘿嘿一笑:“替你来还钱了,今天你这手指头算是保住了。”

    “唔唔唔呜呜!”吕宝瞪着眼似乎想要说点什么。

    狼头青年拿起桌面上的一叠钱,对徐云晃了晃:“你弟就只有一万块,还差一万。”

    徐云伸手在狼头青年手里拿过那叠钱,在狼头青年的诧异中放进了自己的口袋中,还对狼头青年客气的笑了笑:“谢谢哈。”

    “什么意思?”狼头青年脸瞬间就拉了下来,凶相毕露!

    “唔唔呜呜!”吕宝奋力的想要吐出口中抹布。

    狼头青年皱了皱眉头,一把拽掉吕宝口中抹布:“你他妈到底要说什么!”

    “三炮哥,昨天就是他打了亮子哥他几个,今天下午魏四哥也是栽在他手里的!”吕宝惊慌失措的看着徐云:“他就是药膳馆老板娘的那个相好!”

    狼头青年顿时大惊失色,没想到下午魏老四带的三十多个兄弟就是栽这小子手里了!

    徐云把铁门轻轻闭过去:“七千块是你偷的,那三千我就当玻璃钱。要么你跟我去派出所,要么我让派出所的人来这里带你走,自己选吧。”

    吕宝一听吓的直哆嗦,无奈身上被捆住又动弹不得:“三炮哥,你要救我啊!”

    “哼。想在这里拿钱出去?”狼头青年冷笑一声:“那老子就让你见识见识什么是狼窝!”话音刚落,狼头青年就啪一声按下了房间里的警报装置!

    瞬间,整个赌场暴乱了起来。负责疏散赌客的去开暗门通道,其他的人都提起铁管钢棍直接赶了过来!

    “好乱的狗窝。”徐云不屑轻笑,咔一声把厚重的铁门关上!手腕用力,直接将门把手挝弯!这下不论里面外面都打不开了!

    狼头青年见状大怒,但心中忍不住大吃一惊!好大的手劲儿呀!

    ……

    “哐哐铛铛——!”

    “砰砰通通——!”

    门外不停的敲门声伴随着叫骂持续了一分钟,但始终没有人能把门弄开!因为三炮哥在里面,所以外面的人心中都担心呀。

    哐——!

    随着一声巨响,整个铁门轰然倒下,门心上赫然印着一个惊人的脚印!

    胸口纹着狼头的三炮哥就像一条死狗般从房间内被人扔了出来,一嘴巴牙齿几乎被打的掉光,鼻子也歪了,眉弓也破了,整个脸上血肉模糊,浑身抽搐颤抖,让人无法想象刚才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徐云拍拍手,笑着走出房间:“还有谁想死的?”

    站在最前一不知死活的家伙嗷的叫了一声就挥棍砸来!徐云左步成弓,右拳突然猛力旋转冲出,当胸就是一直拳!生生把那人轰出五米开外,摔在地上一声闷响然后就没了动静。

    好重的拳头!

    所有人都面面相觑,怪不得帮会里如此能打的三炮哥也会被打的如此悲惨!

    “下一个。”徐云够够手指,嘴角露出挑衅的笑容:“要不,一起来吧?”

    啊,呀,嗷,嚎……

    一阵惨叫之后,徐云轻松站在跪了一地的人群中掏出手机:“喂,文汇区派出所吧,那个,我找秦警官。”

    秦婉儿为了比徐云更早破案一直加班呢,听到有人打报警电话找她,真怀疑这家伙是疯了:“我就是,你谁啊?”

    “你现实里的声音比电话里好听多了。”徐云笑了笑,“秦警官,加班呢?研究出来盗窃案的道道没有?”

    “徐云!?”秦婉儿这下确定了:“怎么是你?你有毛病吧!打报警电话跟我闲扯?”

    徐云啧啧道:“我闲的呀!我是要报警,博文街上台球厅里有人聚赌。你赶紧来一下吧。”

    “你若敢骗我,你就死定了!”秦婉儿瞪了瞪眼睛道。

    “爱信不信。”徐云也没多说,直接扣了电话。

    秦婉儿气的直跺脚:“死徐云!你给我等着!”

    现在秦婉儿也顾不得去研究盗窃案的事情了,起身整装待发,博文街一直是个龙蛇混杂的地方,也被文汇区的人俗称赌嫖街,但三番五次的争执依然没能除根。

    所以徐云的话秦婉儿不敢不信,管他真真假假,先看了再说,如果徐云敢骗她,她一定给他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