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妖孽兵王 > 正文 第0013章 迷一般的男人
    随着徐云的出现,原本还热热闹闹的闲置厂房内也瞬间就安静了下来。

    徐云的目光扫过在场的每一个人,厂房内几十个壮硕青年,大多数都露着膀子,狼头虎爪的纹身随处可见!这群家伙共围了好几堆。

    最中间的一堆有七、八个人,正在津津有味的吃着木炭火锅,而且每个人脚边都横七竖八的躺着几支啤酒瓶。

    就在这群家伙的身后,秦婉儿被绳子五花大绑在一根通向厂房房顶的承重柱上,看到徐云出现,她实在无语这家伙为何不报警:“你怎么自己来了?!”

    “嗯啊,你又没说让我带人。”徐云脸上连半分紧张都看不出来。

    几十个青年的脸上都挂着嘲讽的冷笑,就好像徐云是一只毫不知情的待宰羔羊。火锅桌前的七、八个小头目也都纷纷放下筷子站了起来。

    火锅桌前,一个皮肤黝黑,身体魁梧健硕的青年最后站起来,他在这肌肉横林的人堆中也有种鹤立鸡群的感觉:“你就是徐云?”

    “不是你给我打电话吧。”徐云一怔,听声音不像呀,“给我打电话的人呢?”

    “想见我们老大可以,只要你今天没死在我二黑手里,那就一定有机会。”皮肤黝黑的青年把双拳握的咯咯作响!

    徐云皱皱眉头:“呃,二黑?名字挺淳朴呀,混哪个村的?”

    二黑是四狼帮一人之下千人之上的老二,河东市**上公认的能打的一主儿!敢嘲笑他的还真是没碰到过几个,就算碰到的了也早就丢泗河喂鱼了。

    “够有种啊,听说你下午打了魏老四,晚上端了陈老三。”二黑冷笑一声:“我告诉你,别以为自己这就了不得了,我的人可没一个是他们那种废物。”

    徐云进来的时候就已经感觉到了这个二黑身上特殊的气息,这是经历过生死的人才具备的独有气息。而他身边的这群混子也比下午那些人的流氓匪气里多了几分悍气,绝对都是经常给人放血或者被别人放血的主儿。

    “既然你们欠打了,那我就成全你们。”徐云突然抱拳,一双拳头比刚才二黑捏的响多了!

    “徐云!你神经病吧!你会被打死的!”秦婉儿对徐云这白痴行为完全不理解:“我用不着你管!你快走呀!”

    毕竟是警校毕业优秀生,秦婉儿在紧要关头还是选择了人民群众利益放在首位的作风。

    “看在你这么心疼我的份儿上,这趟也算没白来。”徐云笑看着秦婉儿,她都被捆成这样了还能考虑别人安危,看来她真的跟某些警察不一样。

    “你这人真是不知好歹!”秦婉儿对徐云印象不错,所以确实挺担心他的,她想挣扎开却最终都是徒劳。

    秦婉儿越挣扎,那玲珑的曲线被绳索勒的就越发明显,徐云眼神儿恋恋不舍的心疼道:“捆成这样不舒服吧?别急,我这就给你松开。”

    “你往哪看呢!”秦婉儿见徐云那毫不掩饰的目光扫在自己胸口,真怀疑这家伙脑子里到底在想什么!这都什么时候了,还有心思乱想乱看?!

    二黑的脸显狰狞,这小子居然现在还谈笑风生!简直就是不把他放在眼里!

    这种人他二黑绝不原谅:“小子,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进来!今天我就让你知道知道惹了四狼帮的人是什么后果!”

    “上!”

    随着一声怒喝,几十把银晃晃的砍刀全部亮出,二话不说挥刀就上!看样子今天不给徐云放两盆血是不会罢休了!

    徐云脚下迈开精妙凌波步伐,十几把砍刀呼啸着擦肩而过,而他游刃于中却毫发无损!

    突然一股气势磅礴的杀气在徐云并不夸张的身体内徒然炸出,那股横扫千军如卷席的气息瞬间包围了包括二黑在内的每一个人!

    时间就像是瞬间停止,所有人的身体都凝固了一般。

    徐云脸上带着一抹邪气凛然的笑容看向旁边一人,那人居然猛打了一个冷颤,软痛无力的感觉瞬间填满双腿,手里的砍刀居然生生脱落!

    “咣当!”——砍刀的落地声惊醒所有愣住的人。

    二黑难以忍受这种平空出现的磅礴压力,怒吼一声:“砍死他!”

    而这个时候的这群人已经没有了最初的那种自信和勇气,他们砍过人,被人砍过,但从未被人的气势给震住过!心理的恐惧往往要比生理上的更让人畏惧。

    刚才那种彻骨的寒意就像是被死神掠过脊梁似的!

    明知是死硬往上冲?

    就算这些家伙是天王老子都不怕的主儿,这一瞬间脚下也有些僵硬了。

    有句话说得好,夫战,勇气也。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

    现在的情况就是这么个道理,原本几十个自信满满的打手还以为三五下就能结束战斗,但这一轮过后非但没伤到对方一根汗毛,而对方却只用一身凌厉的杀气给了他们当当头一棒!

    二黑见无人响应,自己心中也打起了小九九。可是在帮派里混最不能丢的就是面子,如果自己在兄弟们面前丢了面子,即便老大以后还看得起自己,自己的威信也一扫而空了。

    突然之间,二黑一个箭步向前,钢刀扬起狠狠砍向徐云头顶!徐云只是微微侧身闪开,一把捏住二黑手腕!二黑手腕吃痛,嗷的叫一声就丢掉手中钢刀。

    二黑难以相信眼前这人居然能如此轻松闪过自己这力劈华山的一刀!毕竟他也算是河东道上的有头有脸的人物,今天居然在一名不见经传的小子面前栽了跟头!

    堂堂四狼帮二当家带了几十个能打的兄弟,居然让一单刀赴会的对手给办活儿了,那这面子折大了!

    而且徐云面对他们竟然如此坦然自若,跟他们想象中落水狗的样子相差甚远。反而他更像是一群丧家之犬,显得狼狈不堪。

    二黑突然发飙,像一条失心疯的疯狗般扑了上来!

    徐云也不闪躲,任凭二黑扑到身前!他突然抬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一记鞭腿狠狠抽在二黑的下巴耳根间!二黑整个人被一股强大的力道抽的腾空翻滚了三百六十度!然后重重摔向火锅桌!

    哐——!

    “嗷啊——!嗷呀——!”

    鼎鼎大名的二黑哥硬是一屁股坐翻了火锅,滚烫的锅汤溅了他一身,夏天烫伤钻心的疼痛让他忍不住嗷嗷大叫着满地打滚!一身水泡被压破,他疼得就更是难以忍受了。

    几十个打手见二黑哥给废了,不禁惊悚,没有一个敢再带头上前动手的,纷纷侧目看向旁边的人,鼻中呼吸一个比一个重,看来是都紧张到极限了。

    但这群家伙毕竟不是那种能用擒贼先擒王镇住的小混混,这时候立功能在帮会树立很高的威信,谁能拿下徐云谁以后肯定就是大哥级别的了,所以徐云并没有对他们掉以轻心。

    终于有人按耐不住想上位的澎湃心情,呀的一声举刀在徐云身后攻过来!徐云一个侧步闪开刀锋,起脚猛踹对方小腿迎面骨!右掌如同鹰爪狠狠锁住对方咽喉,将其猛摔在地!

    有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其他人也就再也按耐不住!轰的一声!虽然每个人都心里充满畏惧,但还是全部扑了上来!这就是群敢拼命的主儿,跟没见过市面的小混混不一样。

    徐云也不含糊,踏步右冲拳,飞脚盖步冲,挟脖拧狠摔!虽然全部都是简单的不能再简单的招式,却招招一击毙命!被徐云碰到的人愣是再没有一个还能站起来的了!

    秦婉儿看的眼睛都直了,她从未见过一个人能像徐云这样,简单的军体拳使的灵活多变!单枪匹马面对几十个持刀大汉的围攻居然还能游刃有余!

    简直是迷一般的男人!

    她甚至都怀疑这不会是在拍电影吧?!就算现在有人喊一声“咔!收工”秦婉儿都肯定不会惊讶。

    三分钟之后,徐云仆步撩裆掀翻最后一人,长舒了一口气:“擦,出一身汗。”

    “你简直就不是人!”秦婉儿下巴都快掉下来了,几十号人,硬生生被徐云一个人三拳两脚全部放到!

    徐云听了差点气的翻白眼:“有你这么说话的吗?谁不是人啊!”

    “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你……你……你……”秦婉儿一时之间也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你到底是不是人!?”

    “成,我不是人,我不是人我走行了吧。”徐云说完是真起身往外走。

    “人家都说了不是那个意思!你要走你也先放开我再走呀!”秦婉儿娇怒道:“我要去卫生间,你快点过来给我解开呀!”

    在秦婉儿的眼里,徐云绝非当过两年兵那么简单,她现在特别好奇徐云的身份,这家伙的身手实在是让她难以想象的恐怖!

    徐云不再逗她玩儿,捡起地下的一把砍刀走过来,嗖就一刀砍断捆绑着秦婉儿的麻绳。

    秦婉儿终于挣脱开捆绑,她三下五除二的把身上绳索扯掉,瞄了了徐云一眼:“陪我去卫生间……”

    我擦,这算哪门子的邀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