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妖孽兵王 > 正文 第0021章 四朵大美女
    徐云当然知道,堂堂暴力狐尊自然不会怕死,她怕的是她死了谁来照顾果果。呵呵,真想不到冯千岁家的小公主居然有如此大的魅力,让仇妍都能为她忘我的存在。

    这时候阮清霜和果果也在楼上走了下来。

    阮清霜虽然觉得仇妍并不平易近人,但还是好意道:“房间收拾好了,仇妍,我看你脸色不太好看,要不你先上去休息一下吧?”

    “谢谢。”仇妍嘴里能说出这俩字,那绝对是她对对方感激到了极限!

    仇妍上楼去休息,果果就围在徐云身旁问东问西,徐云也就是嗯嗯啊啊的敷衍了事,说太多的果果也听不懂,反而不如这样,果果也不会太担心。

    阮清霜也大致了解了一些情况,果果家里出了些说不清楚的事情,是仇妍带她出来,然后不小心把她给弄丢了,但具体的事情徐云也没说。

    ……

    下午饭点之前,秦婉儿兴致冲冲的回到药膳馆,一进入店里她就掏出口袋里的三万块钱拍在前台果果的面前。

    “哇!”果果两眼直冒绿光:“婉儿姐姐,你中彩票了吧?”

    “嗯哼,你要这么想,我也不介意。”秦婉儿嘿嘿笑道,赶忙把阮清霜拉到自己身旁:“清霜姐,今天四狼帮的人又去保释他们的人,很乖的把他们敲诈过你们的钱吐了出来!”

    阮清霜一脸惊讶,她可一点都没奢望能把吕宝和四狼帮敲诈走的两万块收回来。现在不仅仅是收回来了,还多了一万块。

    果果可不客气,多要的一万块完全可以当利息呀。

    “既然来了就别客气了,进来帮忙配菜吧。”徐云是真不把秦婉儿当外人。

    秦婉儿到也愿赌服输,白了徐云一眼:“配菜就配菜,有什么了不起的。”

    这时候仇妍也在楼上走了下来,秦婉儿闻声向楼梯看去,身体微微一怔。

    或许杀手和警察天生就都有强烈抵触的第六感,所以两人四目相对之后都有些停滞。下午两人碰面的时候因为有果果,所以谁都没有注意到谁。而现在却不一样。

    “咳!发什么愣呢?是不是霜姐不发话,你俩都不干活啊?”徐云咳了一声化解了两人的质疑,“该端盘子的端盘子,该来洗菜的洗菜去。”

    徐云这边话音刚落,就有两男两女顾客走进药膳馆。

    果果也迅速钻进前台,准备赚钱咯。仇妍和秦婉儿也就没再过多去纠结对方,纷纷去做自己要做的事情了。

    “果果,秦婉儿是什么人?”仇妍在闲暇时间随口问了一句。

    果果挺骄傲的说:“婉儿姐姐是警察,果果认识她以后就不怕那些找麻烦的坏人了。”

    警察?!

    仇妍不禁对秦婉儿多了几分警惕,作为地下世界里的人当然对警察相当抵触。她对警察厌恶的程度绝对不次于徐云。

    药膳馆原本就生意火爆,经过今天一晚上更是口口相传不得了!厨师堪比宫廷御厨不用多说什么。

    老板娘阮清霜是淡眉如秋水,玉肌伴轻风,秀外慧中!

    服务员仇妍也是肌肤如冰雪,淖约若处子,艳色绝世!

    勤杂工秦婉儿更是手如柔荑,肤如白凝脂,甜美端庄!

    前台收银员果果则聪明伶俐,傻傻惹人爱,俊俏可人!

    这种饭店能不火吗?甜、俊、秀、艳四大美女齐聚药膳馆,最享福的还是里面忙着炒菜的大厨呀。四狼帮的人现在估计也终于悟出了徐云为啥宁愿窝在这里也不跟他们去打天下的原因了。

    药膳馆客人膨爆了一整晚!有些人点菜甚至就是为了能让负责上菜的阮清霜或者仇妍多走近自己一次。徐云一直就在琢磨,若是这些家伙知道仇妍是个杀人不眨眼的女魔头,还敢不敢吃她端过去的东西?

    秦婉儿胳膊都累酸了,后悔的肠子都青了,早知道就不跟徐云打这种赌了。

    徐云倒是轻松了很多,就是掂两下大勺而已,啥活都往秦婉儿身上吩咐,丝毫没有怜香惜玉的意思,没办法么,谁让秦婉儿是警察呢。

    “喂,徐云,果果那个姐姐是做什么的?”秦婉儿一直感觉仇妍身上有种怪怪的气息。

    “呃……”徐云又不能说实话,只能瞎编:“听说以前是干空姐的,怎么样,挺漂亮的吧?”

    秦婉儿半信半疑的点点头:“漂亮是挺漂亮,就是总觉得她身上带着一股跟别人不一样的感觉,看到她都觉得好冷。”

    “高处不胜寒,干空姐的都这样吧。”徐云倒是会解释。

    他们的对话自然逃不过仇妍的耳朵,好在秦婉儿没有说什么别的,不然两人若是闹起来徐云还真不知道如何做和事佬呢。

    药膳馆里的冰箱终于空了,这下可算是能打烊了!果果点钱点的眼都红了,一晚上就是破万元的营业额,对于阮清霜这种小规模的饭店来说这简直骇人听闻呀。

    “咱们是不是应该庆祝一下?”秦婉儿从未有过这种经历,获得成功后当然会感到兴奋:“我去买些啤酒怎么样?”

    “可我不会喝酒呀。”阮清霜一怔,她倒是想庆祝,但喝酒这真不是她的强项。

    仇妍还是少言寡语,她已经在果果口中知道了阮清霜的警察身份,所以对她对秦婉儿并不感兴趣,直接起身上楼而去。

    秦婉儿倒也没在意,反正她也不太喜欢仇妍身上那种冰冷冷的感觉。

    果果见仇妍上楼了,也摇摇小脑袋:“婉儿姐姐,我倒是想陪你喝啤酒,可是人家还小啦,万一变成酒鬼肿么办,到时候不是一般人都不敢娶果果了呢。”

    “呵呵……”秦婉儿无奈干笑,一脸黑线:“我肯定相信,敢娶你的人绝对不是一般人。”

    阮清霜听了也不得不感慨,就果果这么妖孽的小东西,真不知道以后谁家小伙子才能降得住她呀。

    最终,秦婉儿只能把期待的目光投向徐云,这应该是唯一的一个会支持她喝啤酒庆祝一下的人吧。

    “呃,那个……酒后乱那啥,人家还是纯情小男生,万一出事儿谁负责?”徐云说着还把背心的领口往上拉起一些,神情紧张的就跟被人侵犯了似的。

    秦婉儿这下可彻底无语了:“谁要跟你酒后乱什么!你想得美!就算出事也没人要你负责!”

    “婉儿,你要真想喝酒,那我陪你。”阮清霜微笑道,她不希望扫了秦婉儿的兴,而且她的确心情非常开心。

    “还是别了,清霜姐。”秦婉儿白了徐云一眼:“这家伙住在这里,我不放心,万一乱了……”

    一番话说的阮清霜都脸红了:“又不是孤男寡女,还有果果跟仇妍呢不是。”

    果果突然晃了晃手腕上的电子表:“婉儿姐姐,白天买衣服的时候你说你要值夜班,是晚上去上班的意思吗?”

    “坏了!”秦婉儿脸色一变,怎么就忘了值班的事情了,八点交接班,现在都九点多了,“我要赶紧走了,今天我值班啊!再见再见!”

    阮清霜一听果果说才想起来这事儿,一脸不好意思的看着秦婉儿,若不是人家在这里帮忙,恐怕也不会迟到了:“婉儿,你路上慢点,注意安全啊!”

    “嗯嗯!”秦婉儿不再多说什么,迅速出门骑车一溜烟而去。

    见秦婉儿离开了,徐云也打了个哈欠,他起身道:“我有点累了,上去歇一会儿。”

    “嗯,那你早点休息吧。”阮清霜点头道,这几天实在是辛苦徐云了。

    徐云上楼并非是为了休息,而是他看到刚才仇妍离开的时候脸色有些泛白,徐云担心她的内伤再熬下去,恐怕就算他师尊来了也是徒劳。

    “砰砰砰。”

    仇妍听到敲门声,警惕的问了一声:“谁?”

    徐云没回答,直接开门进入房间。他清楚仇妍的性格,对她说再多话都没用,用行动让她相信,这才是接近她的最好办法。

    “现在你有两条路走。”徐云关上仇妍房门,在口袋拿出一个小瓶子:“第一条路,吃药!九宝还魂丹我还有七粒,续你一个月的命也不难,但一个月之后就算神仙也救不了你。”

    七粒九宝还魂丹!?

    仇妍的下巴都险些惊掉!这种珍药单说地下黑市价格就破百万,而且还不是有钱就能买得到的!冯千岁一统苏杭的时候也只不过有五、六粒而已!

    而面前这个穿着不修边幅的家伙居然一下掏出七粒,加上他之前给过她服用过的一粒,那就是八粒!

    呼——!仇妍忍不住倒抽一口凉气,这家伙绝对没有自己之前想的那么简单,能面对山猫这二流高手谈笑风生,还能一口气拿出这么多珍药异宝,这家伙到底是什么人!?

    徐云没有在意仇妍的惊讶,继续道:“第二条路,信我,我不能保证现在就根除你的内伤,但是长期调养一定会让你恢复。”

    仇妍沉默了一会儿,她的嘴角竟然扬起一抹风轻云淡看破世俗的微笑:“好,我信你。”

    徐云说话间手中已经多了一个精致的银盒,里面整齐摆满了一百零八根银针:“对方来头不小呀,居然能用内力伤的了你暴力狐尊的奇经八脉,还真不是简单人。”

    哼,仇妍双眼微眯,一对一她到不怕,但两个一流高手围攻,她完全没有获胜的可能性。

    “脱了衣服。”徐云轻描淡写,摸出几根银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