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妖孽兵王 > 正文 第0023章 单挑两个猛人
    待到夜深人静的时候,徐云再次听到了仇妍的敲门声,他现在已经非常肯定仇妍想要活下去的**。

    “现在没人打扰了。”徐云开门露出一个微笑。

    仇妍没有多说话,重新做到自己应该坐在的位置上,果断脱掉自己上衣,在银盒中取出七根银针:“开始吧。”

    虽然这是徐云第二次看到仇妍光洁白皙的后背,但他仍然是运了好几口气才压制住脑中邪恶。徐云虽不是色狼,但也绝不是坐怀还能不乱的君子。

    “你的内伤不是一天两天的了,或许会感觉不适应,你可做好准备。”

    仇妍点头道一声嗯,现在为了果果,已经没有她仇妍承受不住的事了!

    徐云也没再浪费时间,右手食指中指转瞬间取出一根银针,一股内力在丹田徒升,直接逼至双指头,徐云手腕翻转,直接把银针刺入仇妍后背督脉的神道穴中,一股暖流沿着银针涌入仇妍穴位之中!

    仇妍瞬间深感轻松,堵在心肺的淤血被那股暖柔的内力缓缓化解。

    徐云一边拇指食指捏针轻轻捻转,一边言道:“尽量调整自己呼吸!准备好手中银针,我数到三的时候你拿银针刺入胸膛正中的玉堂穴。”

    仇妍没有说话,尽力调整自己的呼吸节奏,她扬起手中银针示意准备好了。

    徐云也手影一闪掏出第二支银针:“一,二,三!”

    话音落下,俩人一前一后将银针同时刺入仇妍的胸膛任脉玉堂穴和后背督脉灵台穴!

    仇妍只觉得体内涌入一股清新,似乎要将身体的污浊全部通过被刺穴位排除,那种舒畅是她受伤以来从未感受过到的。

    有了这一次的完美配合,徐云也就放心让仇妍自己给自己胸前施针,随后的银针两人分别刺入任督二脉各大穴位。

    每一次,徐云通过银针暗暗渡的内力都会让仇妍有更轻松的感觉。

    终于徐云将最后一根蕴涵了自己内力的银针刺入仇妍后腰命门穴,看到仇妍身后穴位那抹暗紫消弱,他便知道银针化淤血还是非常有作用的。

    “呼……”徐云终于算是长舒了一口气!

    而就在仇妍刚感到周身经脉一阵舒服的时候,却突然皱起了眉头。

    房顶传来微弱窸窣,两个轻盈脚步落地,声音微弱到几乎让人无法用肉耳辨别。

    “你静下心,按照脉络的松弛紧攥呼吸吐纳,调理经脉的次序,外面的两只耗子就交给我好了。”徐云扬起嘴角,露出一个邪气凛然的笑容,没想到呀,那些人的速度还挺快的呀,才折了一个就又来两个!

    现在仇妍也不是意气用事的时候,她只能静心调理经脉次序,不然很容易收到更严重的反噬效果。其他的事情她也只能交给徐云去做了。

    徐云脚穿人字拖,不走寻常路,再次翻窗而出,整个过程行云流水,绝无半点拖沓。

    “幸亏仇妍今天不能出手,不然这楼顶就成屠宰场了。”徐云心里暗骂一声。

    楼顶上两个人停下脚步,一个低沉的声音道:“宫幽,我找到山猫留下的定位器了。”

    “这样看来,山猫恐怕是凶多吉少呀。”另一个声音谨慎道:“暴力狐尊果然还是暴力狐尊,受了这么严重的伤居然还能躲得过山猫的追杀。秦虎,咱们两个一定要小心行事!”

    “哼。”那个低沉的声音略微有些不屑:“宫幽,你也太看得起仇妍了吧,如果山猫真的遇到什么不幸,那也肯定是仇妍的运气,她受了那么重的内伤,恐怕不用我们动手也应该快死了吧?垂死挣扎的人能对我们有什么威胁!”

    “咳!”

    突然一声轻咳,惊起楼顶两人一身冷汗!杀气蓬发迅速进入戒备状态!

    “苍鹰宫幽,魔兽秦虎。”云微微一笑,走到两人面前:“你俩也算是地下世界成名的人了,大半夜不睡觉跟楼上搞基呢?”

    宫幽眯起眼睛,非常警惕的看着眼前的人,这小子能悄无声息的接近他们两人,还能知道他们是地下世界的人,说明他绝对不是普通人!

    “请问阁下是哪位?为何偷听我二人说话。”宫幽的眼中闪过残恶,徐云知道,只有嗜血的人才会有这种残恶之色。

    “徐云。”徐云微微眯起眼睛,全身徒然升起浓浓战意,很迅速的进入了战斗状态:“听说过没?”

    “宫幽,跟这无名小卒废什么话!”秦虎性格冲动,两眼露出一抹寒光,杀意浓浓!

    “别冲动!”宫幽厉声到,他并没有急于出手。

    因为宫幽已经基本断定徐云的实力绝对不再他二人之下,如今山猫不明生死肯定跟眼前这人有关,毕竟暴力狐尊已经是半个废人,说不定山猫还是被这个人害了呢!

    徐云微微一笑:“来找昨天那人吧?别费心思了,那人被仇妍杀了。”

    这下宫幽和秦虎杀气瞬间就爆发了出来,宫幽眼神闪过阴狠:“你果真知道暴力狐尊……哼,她在哪!?”

    徐云眉毛一挑:“仇妍在哪我的确是知道,但我不想告诉你们可怎么办?”

    “苍鹰!这小子明显就是挑事儿的!我们先杀了他一样去找仇妍那贱娘们!”秦虎恼怒的瞪着徐云,咬牙切齿道,毕竟他跟山猫平日关系不错,现在确定山猫已死,他心里当然是非常不爽。

    徐云也真想不到对方的人够狠的呀,一下就派出两名准二流高手,就算是仇妍身上没什么内伤,以一己之力对付两个二流境界巅峰高手恐怕也是很有压力吧。

    宫幽也渐渐失去了耐心:“既然你不肯说,那就别怪我们手下无情!”

    “老子要让你死无全尸!”秦虎突然左脚向左侧跨步,右腿屈膝跪地,成跪步姿势,两手成虎爪,右手前托,左手放至胸前!一双怒目紧盯徐云!好一个猛虎苏醒的亮招!

    宫幽也弓起身体,双目凌厉,右脚后撤,整个身形几乎伏地,一双长臂犹如螳螂!徐云知道这可不是什么螳螂拳,而是宫幽赖以生存的自创刀臂拳!

    “哥今天就陪你俩玩玩儿。”云仰头冷笑一声,一股凌厉杀伐之气在他那平凡无奇的体内徒然升起!

    空气中瞬间炸开了一团巨大戾气!排山倒海般迅速笼罩了整个药膳馆楼顶!

    宫幽和秦虎瞬间感到一股彻骨寒意!眉头不禁紧紧锁起,脸色也慢慢变得凝重,他们怎么都没有想到对方的气势居然如此恐怖!

    单单是体内散发的肃杀气息就足以让一般初窥门径的高手难以忍受,连他们两个二流高手都忍不住心生畏惧,有种畏而止步的想法。

    但秦虎依然杀气不减!他可不会因为徐云身上的几分杀气便会收手,今天他和宫幽前来河东的目的很简单,要么找到山猫,要么带着仇妍的尸体回去!

    就算是半路杀出来个程咬金,秦虎一样是要杀!杀!杀!

    宫幽可没有那么大意,他现在是彻底明白山猫为什么会死在这里了,原来这里居然隐藏了这么一位猛人!

    暴力狐尊果然是不简单呀,居然请的动这么位一等一的高手!这可是老大的失算!

    徐云早已做好准备,虽然独战两个二流高手并不轻松,但是他除了自己搞定还能怎么办?他才刚用针灸疏通了仇妍的全身脉络化净她体内淤血,现在若是让她出手无异于让她找死。

    现在徐云只是期望这两个家伙水平菜一些自己能对付,最不济也要击败了再说,等仇妍恢复了,也有一大助力!

    转念的瞬间,秦虎已经迅速欺身上前三步,魁梧的躯体侧翻一周,顺势就一招饿虎翻山双爪势如破竹呼啸袭来!

    与此同时宫幽也毫不犹豫选择在同一时间出手,他的身体就像一条出俯冲扑食的苍鹰般划过地面,手腕一番露出两抹锐不可当的寒光,锋利刀刃在夜色里显得格外骇人。

    宫幽很清楚,只有合力击杀,他和秦虎才有取胜可能!

    宫幽极速将短刃划向徐云脚腕!秦虎双手猛然掏徐云心窝!两人一上一下配合的极其娴熟,看样子似乎经常并肩作战呀!

    面对两大高手,徐云哪敢怠慢,脚下步子凌动盘活!身影如同一道魅影闪过宫幽风行电击的短刃!紧跟着侧身避开秦虎那虎虎有生的掏心一抓!

    躲避两人攻击的同时,徐云也没闲着,右拳突然在腰间拧转击出,风行雷利锋不可当的一拳轰出!潮鸣电掣正中秦虎小腹!

    这一拳绝对够狠!秦虎只觉腹部犹如刀绞,那百缕暗劲化作一道柔性内力狠狠的在他体内炸开!如果现在徐云再跟上拉朽摧枯的一拳,便足以让秦虎毙命!

    宫幽自然不会给徐云这种机会,他手中寒刃毫不犹豫紧逼向前!徐云直觉两股凌厉劲风迎面袭来,不得已迅速后撤两步!

    急于出手的宫幽整个后背露出巨大空门!徐云哪能放过如此好的机会,他突然脚尖点地,整个人腾空翻身!一脚内力十足的力劈华山狠狠砸向宫幽后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