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妖孽兵王 > 正文 第0025章 舍身救美人
    阮清霜早已吓的只剩下祈祷,她甚至还天真的以为这是四狼帮的人来报复了。

    “啪!”

    秦婉儿没有选择,她将手中手枪丢在地上,一脚踢了过去。任何时候,人质的生命安全至高无上!这是她作为警察必须遵守的原则!

    她担心对方狗急跳墙,如果这个人真的伤了果果,那她一辈子都会活在内疚的阴影之中。

    宫幽庆幸自己的运气,山猫死了,秦虎也死了,他必须离开这里,只有离开这里才能把仇妍藏身处的消息告诉老大!幸好有这个小女孩,不然他还真不知道如何是好啊!

    而且现在的宫幽已经开始意识到自己手中这个小女孩的重要性,因为他完全没有想到连暴力狐尊仇妍都会乖乖听话,一动都不敢动!

    由于事态紧张,所以宫幽刚才并没有注意到手中小女孩的容貌,难道说这个孩子就是老大要他们找的那个冯千岁的宝贝孙女!

    宫幽想到这里,便把刀紧紧贴在手中果果的脖颈上,狡猾的目光看向仇妍:“你们最好都给我老实点,谁想乱动之前想想这个孩子的命!”

    他看到仇妍眼中果然闪过了前所未有的焦虑和紧张,看来这个小女孩真的很有可能是他们老大想要的人!

    秦婉儿现在还当对方是小偷或者流氓呢,居然还想要跟他谈判:“你把孩子放了,我一定放你离开!不要伤害孩子!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满足你!”

    宫幽嘴角扬起一抹寒意,他小心翼翼俯下身,然后如履薄冰的捡起那把秦婉儿的配枪。

    整个过程他都极其小心,满头的冷汗能证明他的害怕,他怕一个不小心就会被徐云、仇妍两大高手出手击杀,当他终于把枪拿在手中的时候,脸上才算是露出了轻松阴冷的笑容。

    “哗——!”

    宫幽直接举起手中手枪,毫不犹豫的瞄准秦婉儿,他脸上的冷笑愈发便的明显:“小警察,要怪就怪你多管闲事!我想要你的命,你是不是也要满足我呀?啊哈哈哈!”

    徐云心道一声不好!因为子弹已经上膛,只要宫幽轻轻扣动扳机,那后果就不堪设想!

    宫幽非常狡猾,他很清楚自己用手枪去伤到徐云和仇妍这种高手的机会微之甚微!而他想走又必须制造混乱,杀掉这个警察是他最好的选择,既能让自己得以脱身的机会,又能给仇妍和徐云留下足够的麻烦!

    “砰!”

    枪声响彻夜空,堂口焰在夜色下迸射出耀眼光芒,一颗子弹划堂而出!

    秦婉儿瞳孔瞬间因惊恐放大,她从未想过面对的犯罪分子真的会向自己开枪!

    从进入警校到现在,秦婉儿从未像今天一样怕过,因为她第一次发现死亡原来跟自己如此接近。

    就在枪响的瞬间,徐云腾空扑出!他不能让秦婉儿死,就算秦婉儿是警察,他最讨厌的那种职业!可秦婉儿若是死了,他们就说不清楚了!

    当然还有最重要的一点,这个有些无脑的警花跟徐云痛恨的那个警方败类绝不是一类人!

    就在秦婉儿准备接受死亡的时候,她突然被一个强有力的臂膀拦在了怀着!

    一颗子弹命中徐云右肩,一股鲜血如箭矢般从徐云肩膀喷涌而出!秦婉儿当场就惊呆了,她只感觉到一阵厉风刮过,徐云就已经挡在了她的身前!

    当她回过神来的时候,两人已经重重摔倒在地!

    宫幽也是惊诧万分!

    以徐云的实力来看,在地下世界绝对是一等一的高手,这种高手怎么会为了一个小小的警察去挡子弹呢!?

    紧跟着,宫幽就为自己的走神付出了沉重的代价。

    仇妍手中龙渊软剑犹如电光火石一般刺出!在夜色中宛若一条吐信银蛇!

    宫幽惊呼不妙的时候已经晚了,他忍不住右手手腕剧痛丢掉手枪,接着他的左膝膝盖也被龙渊软剑生生撕裂!宫幽哐的一声单膝跪地,而这时候他手中人质已经被仇妍抢走!

    秦婉儿现在完全顾不上去看仇妍和那恶人的争斗,徐云身体重重压在她的身上,右肩上汩汩冒出的鲜血让秦婉儿不知所措,两纵眼泪不自觉的就在她的眼眶中流了下来,毕竟是女孩子呀。

    然而英勇赴义的徐云却抬起头,露出一口雪白的牙齿,微笑道:“擦,警察办案子的时候还有功夫哭鼻子?忒不专业了吧?”

    秦婉儿看着还能笑出来的徐云,整个人就傻了,虽然她不至于破涕为笑,但却也完全止住了泪水。

    仇妍将果果救出后就交给了完全惊呆的阮清霜,随后就扬起手中龙渊软剑直接逼向宫幽!

    然而就在此时,仇妍体内却涌出一股无法自控的内力!那股内力就像是要把她撕裂一般,仇妍噗的吐出一口鲜血!

    一瞬间她甚至都无力站立,单膝重重跪地,只能依靠手中龙渊点地才能硬撑着自己的身体没有倒下去。

    刚才果果遇到危险,急火攻心让仇妍体内原本刚刚被银针压制的内伤再次迸发而出,她一直在压制,现在果果脱离了危险,仇妍也是忍到了极限无法再坚持下去!

    宫幽原本以为自己死定了,但见仇妍如此这般,心中瞬间豁然开朗!他强忍着手腕和膝盖的剧痛起身,虽然仇妍和徐云都受了伤,但谨慎的宫幽没有恋战,迅速起身逃命!

    现在秦虎和山猫都以遇难,他必须要活着离开!只要把消息告诉老大,那他就算立下了大功!

    然而就在宫幽逃出去不足三十米的时候,连续三声枪响让他彻底跪倒在了河东市的土地上!

    “砰!砰!砰!”

    秦婉儿双手握枪,稳如泰山!这是她第一次对犯罪分子开枪,之前杂念全部都因为徐云的中枪而抛之脑后!她只有一个念想,绝对不能让罪犯逃跑!

    徐云呼的长舒一口气,幸亏仇妍干净利索解决了楼顶哪位,要不然他可不敢指望秦婉儿能再开枪杀掉一个二流高手啊。

    果果似乎这时候才回过神儿来,一脸茫然的看着众人,然后抱住阮清霜道:“妈妈,果果是不是又做噩梦了?”

    “嗯嗯,果果又做噩梦了……不怕,我们接着睡觉好不好?果果乖……”阮清霜甚至都都怀疑自己这也是做噩梦呢!婉儿居然都开枪了!

    “你快带果果回屋。”仇妍没有多说什么,胸口沉闷的压抑让她实在不想多说一个字,她尽全力让自己保持平稳呼吸,才算是面前压下了爆发的内伤。

    阮清霜强忍着对徐云的关心,抱起果果迅速回到药膳馆里,哐的一声关上门,她不希望让果果看到刚才那血腥的一幕。

    阮清霜一遍一遍告诉自己外面有秦婉儿呢,她眼睁睁的看着徐云中枪了,但她依然坚定的相信徐云不会有事,相信婉儿一定能解决一切问题!

    果果受到巨大惊吓,精神恍惚中居然睡了过去,但她双手紧紧抱住阮清霜,口中呢喃:“妈妈……妈妈……果果害怕……”

    阮清霜心疼的不得了,赶紧抱住果果小手:“妈妈在呢!果果不怕!”

    秦婉儿射杀宫幽之后,快步跑回到徐云身边,他看着徐云几乎被血浸透的背心吊带忍不住无声痛哭:“徐云!你不能死!你不能死!我马上就带你去医院!”

    “哎!哎!哎!你这是咒谁呢?谁死了呀?看着我活蹦乱跳你心里不舒服是吧?”徐云忍着肩痛坐起身,再强的人也是肉躯所做的没错,但这点小伤还不至于要了徐云的命。

    “你不会死?那怎么办?”秦婉儿一脸茫然,徐云没事儿到是让她觉得不知所措了。

    我戳!照你这么说,哥死了才好办?

    云不想再跟秦婉儿纠结这个不吉利的话题,呲牙一笑,指了指远处的宫幽:“你知道你刚才击毙的是什么人吗?”

    “嗯?”秦婉儿见徐云没有生命危险,可算是放松多了,所以很快被徐云转移了话题。

    “苍鹰宫幽!”徐云口中清晰吐出几个字。

    苍鹰宫幽!?

    秦婉儿瞬间就蒙了,苍鹰宫幽可是华夏A级通缉犯!

    他在东三省和西北部犯下过数起凶杀案,还杀害了追捕他的警察,手段都是极其残忍极其血腥!而且这人非常狡猾,警方耗费打量精力财力数次追捕都被他逃跑了。

    而且最近苏杭闹得沸沸扬扬的冯千岁事件好像也与这人有关!

    “他就是那个杀手?!”秦婉儿完全不敢相信自己居然击毙了一个无恶不作的杀手!

    “没错。”徐云点点头,轻描淡写道。

    秦婉儿直接就石化了!

    仇妍用短短一分钟时间调整了气息,趁两人谈话的时机,她径直走向宫幽,在他身上搜出一个暗红色类似于移动电话卡的卡片,这应该就是他们每个人都带着的定位装置。

    想到此,仇妍直接返回楼顶,很快在秦虎身上收到了另外两个。看来这两人就是根据这个东西找到了这个地方。

    她今天很有必要处理这件事情,她既然选择了相信徐云,就没打算再去理会秦婉儿,于是直接拖起秦虎的尸体消失在黑暗之中,下面已经有一个宫幽被击毙,就没有必要让秦虎的死也摆在明面儿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