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妖孽兵王 > 正文 第0027章 真正的危险人物
    “处理点私事,应该一会儿就回来了吧。”徐云端起水杯喝了口水,他知道阮清霜总有忍不住好奇心的时候,但他还真是没办法解释这事儿呀。

    阮清霜好几次都试图忍下去,但最终还是没能忍住:“仇妍到底是什么人,我经过她身边总能感觉一股莫名其妙的寒意……她和果果到底是什么关系?果果……又到底是谁家的小孩?”

    徐云把身体舒舒服服的仰在沙发上:“呃,你一次问那么多,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呀,而且我也不是清楚,跟你一样好奇着呢。”

    “徐云,你别骗我了!”阮清霜道:“你肯定知道仇妍是什么人吧,你告诉我,我保证我不会乱说的。”

    “我说仇妍是果果的贴身保镖你信吗?”徐云耸了耸肩膀,扯到伤口还疼的咧了下嘴巴。

    阮清霜瞪了徐云一眼:“你网络小说看多了吧?!就算果果有保镖那也应该是个帅哥啊,而且还是什么秘密部队的那种!怎么会是一个女孩子呢。”

    “我看你才是网络小说看多了吧……”徐云满脸黑线,“我知道的只有这些,你不信的话,我也没办法。”

    毫无说服力啊!

    但阮清霜见徐云的表情真的很无辜,也就不再多说什么:“那你早点休息,明天一早我们再去医院看看你的伤势吧。”

    “睡一觉就好了,去医院就免了。”徐云起身回房,真的是有些累了。

    徐云关好房门之后便在那天拿来的书包里翻出一个白色瓷瓶,这种药粉对伤口的治愈速度远远要高过医院注射的盘尼西林和那些乱七八糟的消炎止痛药片。

    这药粉虽然看似像二战时美军给士兵配的磺胺粉,但作用却远远高于当年磺胺粉消毒阵痛的作用,抑制细菌繁殖的功效更是好的出奇,比过时的磺胺粉可高级多了。

    药粉是徐云自己琢磨研制的,所以他用起来自然放心。

    徐云一把撕掉医院给他包扎的厚重纱布,然后将药粉撒抹在伤口处,一阵针刺的剧痛过后,徐云感觉整个肩膀好一个轻松呀……一个字,爽!

    ……

    远在苏杭市郊的秘密别墅中,一个鹰眼褐发鼻骨高挺的壮硕男子坐在硕大的意大利进口小羊皮沙发上,整个人看上去韬光养晦深藏不漏,淡青面色让他显得尤为神秘。

    他手中端着一杯威士忌双目紧紧盯着手提电脑上的电子地图。

    青面男子身边站着几个看上去精气十足的猛汉,他突然皱起眉头,自言自语道:“河东市机场……三个废物去那里做什么……”

    突然屏幕上的三个绿点消逝,男子手中酒杯突然啪一声被捏的粉碎!烈酒流了满地,但他的手却毫发未损。

    “老大,这是怎么回事儿?定位器消失了!”一人惊诧道。

    “肯定是飞机上把信号屏蔽了。”另一人肯定道。

    褐发鹰眼的青面男子眼中露出一抹寒光,事情似乎有些出乎他的意料,便对身后一人淡淡道:“去把蝎子叫来,说我有事情要他去河东调查一下……”

    “是……是!”站在沙发后的男人忍不住肩头抖了一下,看来老大已经不再相信他们了,直接要让赤蝎出手了!

    现在,真正的危险人物还未奔赴河东市呢。

    ……

    大约两个小时过后,仇妍从机场返回药膳馆,三张芯片分别飞往了南美洲,西欧和非洲,这下她应该是能过一阵子的消停日子了。

    仇妍走到徐云房门口,本想进去跟他说两句话,但却听到房内呼吸匀称,想必徐云已经睡着了,她也就没在打扰。

    之后仇妍又走到阮清霜和果果的房间门口向里面听了下,这才放心走回自己房间。

    这时候阮清霜却突然打开了卧室房门,轻到一声:“仇妍,我们能聊聊吗?”

    仇妍怔住脚步,转过身,阮清霜的声音充满了期待,仇妍点了点头。

    两个女人打开客厅的落地灯,一左一右坐在沙发两侧,阮清霜泡了两杯淡淡的清茶,递给仇妍一杯,仇妍没有拒绝。

    阮清霜不是一个善于言辞的女人,她想了很久都不知道如何开口,一杯清茶喝了大半杯,却依然一个字都没能说的出来。

    而仇妍也不是一个善于表达女人,几分钟之后,却居然是仇妍先开了口:“清霜,谢谢这些日子你对果果的照顾。”

    “我……这,这都是应该的,你别那么客气。”阮清霜被仇妍这么一喊,自己到有些措手不及,毕竟仇妍一直给她一种高不可及的冷傲感觉。

    “或许你很好奇我和果果的事情,但我不能告诉你。”仇妍眉宇间散发着淡淡忧伤:“我不说是有我的苦衷,你是果果的恩人,我不想让你卷入我们的麻烦。请你相信我,我不说,全是为你考虑。”

    地下世界的人都知道,能让暴力狐尊为之着想为之考虑的人就只有冯千岁和果果两人,而如今阮清霜居然成了第三个。

    有句话说的好,叫好人有好报。阮清霜的善良甚至连仇妍这种冷若冰霜人都被打动了。萍水相逢,阮清霜却能待果果如同亲生女儿,悉心照顾,宠爱有加。

    单凭这点就足够她得到上天的眷恋了。

    “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我不是想要打听你们的事情。”阮清霜一着急就更是不知道该如何表达了:“我就是……就是想知道,你……你会不会带果果离开?”

    阮清霜的脸上写满了焦虑和不安,她生怕仇妍会点头说会,可她自己又觉得仇妍肯定会带走果果,根本不会有第二个答案。

    这种纠结和忐忑无不呈现在她的神情之中。

    “我不知道以后会不会。”仇妍依然吝啬自己的笑容,一双秋水眼眸看向阮清霜:“但至少现在不会。”

    阮清霜微微一笑,没有再说什么,她起身走向房间,虽然她真的不知道如何面对果果离开的结果,但很庆幸,至少现在不用去想了。

    “不过……果果不想走的话,我绝对不会勉强她的。”仇妍最后一句话,给了阮清霜无限的希望。

    阮清霜回过头,淡淡说了一句:“谢谢。”

    目送阮清霜走回房间后,仇妍朱唇微起,轻声道:“该说谢谢的是我。”

    两个女人的对话一句不落的全都钻入了徐云的耳朵,徐云觉得身上都起鸡皮疙瘩了,暴力狐尊仇妍居然还有这么似水柔情的一面呀,简直让人匪夷所思呀!

    要知道她抹杀山猫和秦虎的时候,那可都是眼都没眨一下呀!

    夜已深,整个河东市安静的一塌糊涂。

    可越是安静,徐云就越是觉得不安。就像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天空一般,总是很宁静,可一旦惊雷砸下,便意味着瓢泼大雨即将袭来……

    “唉。”徐云苦叹一口气,“哥只是想泡妞而已,怎么就又跟麻烦扯在一起了啊?难不成真是师尊说的那样,哥就是个天生会跟麻烦挂在一起的倒霉蛋?!”

    当年在那个地方就是那样,只要是徐云参与的事情,总会变得非常棘手!即便看似简单的任务最终都会引出一系列的大麻烦,甚至会牵扯到让所有人都头疼不已大人物。

    真是点背不能怨社会,命苦不能怨正府啊!

    徐云深深的打了个哈欠,再不睡觉就快要天亮了,他可不希望自己明天拖着一身倦意在厨房掂大勺啊。睡吧,这两天已经接二连三出了不少的麻烦,就算自己命衰,那也该轮到消停两天的时候了吧?

    毕竟刚到河东市的时候,徐云可喜欢这个地方了,就是因为这地方消停,而且美女还多。

    想着想着,徐云就跟周公公下象棋去了,呃,有蛋的那个周公……

    ……

    河东市市局很快研究了关于宫幽的处理结果。

    虽然秦婉儿立下汗马功劳,但是局长陈巍发话了,这件事情虽然值得表扬,也应该表扬,但是为了不必要的麻烦,这个事情绝对不能传出去!

    反正秦婉儿也不喜欢面对媒体的闪光灯,所以她也非常乐的这样处理。

    虽然没有锣鼓齐鸣的表扬,但这件事情依然是把秦婉儿捧到了一个她从未接触到的云端啊,她肩膀上的警衔也从一个最普通的警员瞬间提升为了二级警司!

    啥叫加官进爵连升三级?啥叫平步青云?

    秦婉儿的职务直接提升级,被市警局陈局长直接亲自提拔成了文汇区派出所的副所长,堪称史上最年轻的副所长!人家这副所长升的那叫有凭有据,跟网上那些坐着莫名其妙火箭升上去的官叉代们可不一样!

    “小秦,你做的很好,人民就需要你这样的警察!”局长陈巍器重的拍了拍秦婉儿的肩膀:“继续努力!我们都看好你!”

    “谢谢陈局鼓励!”秦婉儿一身正气凛然敬礼道。

    陈巍淡淡一笑,即便是到现在他都难以相信,有苍鹰之称的全国A级通缉犯宫幽居然会栽在他们河东文汇区小小派出所的女警察手中!

    莫非,她有高人相助?但这一切都是陈巍自己的猜测罢了,他会心一笑,河东市警界能有这么优秀的年轻人,可真的是他的福气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