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妖孽兵王 > 正文 第0028章 爸爸到底跟谁恋爱
    整整一上午的表彰会议把秦婉儿的耳朵都听出了茧子,会议中午结束之后,她马上找了个机会溜了出来!

    她现在可没心情去听那些领导讲话,她只想知道徐云的伤势怎么样了。

    中午时分药膳馆的生意依然火爆,由于徐云受了伤,所以阮清霜说什么也不让他进厨房,但徐云却依然坚持左手掂勺,愣说没事儿。

    其实阮清霜也挺纳闷的,她明明记得徐云昨晚上血流了一胳膊,但今天肩膀上的伤疤居然完全没有昨日受伤流血的痕迹。但她还是不放心,决定留在厨房亲自给徐云帮忙打下手。

    “婉儿姐姐你来啦,果果昨天梦到你了,梦到你抓住坏人了!”果果毕竟是孩子,昨天遭到惊吓之后就什么也不记得了,已经完全把昨天发生的事情当作了一场噩梦。

    “果果乖!”秦婉儿俯身亲了亲果果的小脸蛋,她回头看看端盘子上菜的仇妍,完全无法相信昨日那个冷艳孤傲的女人,今天居然能心甘情愿在药膳馆做服务员:“你妈妈呢?”

    “妈妈在厨房给爸爸帮忙呢。”果果向后厨努努嘴巴:“连做菜都腻歪在一起,还不承认是谈恋爱呢。”

    秦婉儿干笑两声,捏捏果果的脸颊就走向了后厨。

    果果一双水灵的大眼睛轱辘一转:“三角恋真可怕……”

    仇妍早就习惯了果果满嘴的胡言乱语,所以毫无压力的在前台走过,去那刚起身离开客人的桌子收拾餐具。

    秦婉儿冲到厨房第一句话就是:“徐云你疯了!?中了枪还做菜?!你要命呀还是要钱?”

    “我擦!你能不能小点声?!生怕别人不知道我被枪蹦了?!”徐云虽然心里那么想,却并没那么说:“那你还不抓紧来给哥打下手!快,把这鳝鱼给我洗干净切了!”

    阮清霜一脸无奈:“婉儿来了,你好好劝劝他吧,反正我怎么说他,他也不听。”

    秦婉儿点点头,走过来一把拉过徐云的肩膀:“你自己看看你自己的伤!”说完之后她自己就愣了,昨天在医院还血流不止呢,怎么今天就结了一道暗暗的疤?好像是新生肌肤都已经滋生了一层似的。

    “你到底是不是人?这么快就好了?”秦婉儿的下巴都要掉下来了,她从未见过伤口能好的那么快!

    徐云真想拿勺子敲她:“会不会说话,跟这添什么赌呀?是不是我血流不止你才爽呀?”

    “是!”秦婉儿刮了徐云一眼,愤愤道:“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好像谁多稀罕关心你似的。”

    徐云指了指自己受伤的肩膀:“你还真没良心呀,哥这是因为谁啊?一世英名毁于一旦,从小没吃过这么大的亏,你不负责就罢了,还好意思说风凉话?”

    “负责就负责!今天开始我还就住在这里了!”秦婉儿当即就做了决定,“清霜姐,给我腾个房间行吗?”

    “真的呀?”阮清霜一怔,一脸惊讶之色,她完全以为秦婉儿是在开玩笑呢。

    秦婉儿点点头,非常肯定道:“当然呀,这还有开玩笑的吗,虽然我是免费勤杂工,但怎么也有每天都能吃到一份香喷喷热腾腾药膳的待遇吧?怎么?不欢迎呀?”

    其实这个决定是秦婉儿整整一晚上才下下定决心确定的,她心中的疑惑没有解开,所以她必须要搞清楚,搞清楚仇妍到底是什么人,敢跟宫幽那么狠毒的杀手对峙,那说明仇妍也绝对不是普通人!

    这么危险的人物住在药膳馆,秦婉儿作为警察当然是非常不放心,虽然徐云一再强调仇妍对果果和阮清霜绝无恶意,但她还是决定相信自己的第六感,好好监视这个危险的人物。

    而且药膳馆还有徐云这个家伙,这个平日看上去油腔滑调、不务正业的半吊子,居然能在最危急的时刻扑到自己面前挡子弹!

    徐云的行为的确让秦婉儿感动的不得了,但是感动之余秦婉儿对徐云更多的是好奇心,一个能如此敏锐捕捉到危险的家伙,简直就是不可思议般的存在!

    而且徐云连被子弹击中之后都能谈笑风生,这可不是什么人都做得到的!秦婉儿在警校的时候也认识几个经过真正战斗洗礼的老兵油子,恐怕就算是他们面对昨天那种情况也笑不出来吧!

    而徐云却说他只是混过两年不部队的志愿兵,这个说法完全被秦婉儿给否定了!只混过两年部队的家伙怎么可能会有那种不怕死的浑悍气魄!能在生命关头的千钧一发之际做出徐云昨晚那种判断的人,身上肯定会有着很多不为人知的秘密!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是秦婉儿最想知道的,徐云是怎么做到的,他的速度甚至快似子弹!

    以秦婉儿所擅长的高等数学,高能物理,量子力学,弹道学,精确制导技术等知识来计算,就人体快过子弹完全是不可能完成的事情。

    射程威力最弱的警用手枪也能达到每秒三百五十米,当时宫幽距离他们只不过十米左右的距离,子弹仅需要0.03秒就能射达秦婉儿身体!

    理论上来讲人类极限反映时间就是0.1秒!这都远远高于子弹射达的时间!所以秦婉儿根本无法解释徐云怎么会做出帮自己挡子弹这如此逆天的行为!

    这也就是秦婉儿为什么会感慨徐云不是人的原因,同时也是她为何想搬到药膳馆的最重要原因。

    她对徐云实在是太好奇了!如果徐云以后能帮她的话,那些重案要案还不手到擒来?

    阮清霜听到秦婉儿想过来,心中自然欢喜的不得了:“欢迎!当然欢迎!求之不得,果果知道也一定会很开心的!”

    果果早就听到了厨房里的决定,探进小脑袋,奶声奶气对徐云道:“爸爸心花怒放了吧?”

    “秦婉儿,你还真不把自己当外人了昂。”徐云嘴上虽然跟秦婉儿斗的厉害,但心里却非常同意秦婉儿的入住,毕竟秦婉儿是警察,有她在的话能让阮清霜少很多麻烦。

    在华夏社会里警察的身份非常好使,当然这不包括地下世界。至少台面上的很多事情,秦婉儿说话的份量可是要比他和仇妍高的多吧,恐怕一般小混混也再不敢来打扰了。

    只是秦婉儿若待在药膳馆中,仇妍一定会倍感别扭吧?

    这点徐云绝对不是多虑,仇妍现在已经把秦婉儿列入了可攻击人群的范围内了。毕竟秦婉儿是警察,而仇妍是当年苏杭地下世界巨枭身边的第一杀手。

    原本两人就不对路。

    “婉儿姐姐,果果欢迎你。”果果可不这么认为秦婉儿跟仇妍会有什么矛盾,她只知道秦婉儿能帮她们教训坏蛋。

    果果都发话了,仇妍也只能不发表任何言论。

    “你要跟哥混,哥不反对,但是你可千万别带你们警察那一堆的麻烦。”徐云也先给秦婉儿提了个醒,如果她天天往店里招惹警察,那他可不给面子。

    “好啊,以后你能自己解决的人我绝对不动用警方关系,但前提对方必须不是好人。”秦婉儿一口答应徐云:“但你也要答应我,我有什么事情需要你帮忙,你绝对不能拒绝。”

    徐云耸耸肩膀,就知道这小妞儿没憋什么好心眼儿:“看心情。”

    过程波澜不惊,秦婉儿成功打入药膳馆,她自认为一石三鸟的好主意,首先能保护阮清霜和果果的安全,其次能找机会抓住仇妍的小辫子,最后,她这样才能有机会搞清楚徐云这个神秘的家伙到底是什么人。

    当然,秦婉儿加入药膳馆的大团队之后马上进入工作状态,直接顶替了阮清霜的位置:“清霜姐,你就只管着收钱好了,这里就交给我和这家伙就行。”

    阮清霜知道自己管不住他们任何一个家伙,也就不再多说什么,反正徐云和秦婉儿两人最多也就吵吵几句,总不至于掀翻了屋顶吧。

    果果眨眨那双萌翻的大眼睛,对阮清霜道:“妈妈,果果觉得关系好复杂哦。”

    “你又想发表什么感慨?”阮清霜看到果果那秀气灵动的小脸蛋,就知道这小家伙又不知道像哪里去了。

    果果无奈的摇摇头:“我现在都不知道你们到底是谁再跟爸爸谈恋爱了。”

    阮清霜微微一笑,俯下身抱住果果,她发现自己真的已经离不开果果了,如果有一天自己身边没有了这个满嘴胡言的小家伙,她的生活会缺少多少的乐趣啊。

    “妈妈,你怎么哭了?”果果义愤填膺的向后厨喊道:“爸爸,因为你劈腿,妈妈都哭了!”

    我去!徐云差点把大勺都扔飞出去,这都什么跟什么?

    阮清霜哭笑不得的抱起果果:“果果再胡说八道,妈妈就不喜欢你了!”

    “那果果什么都不说啦。”果果吐吐舌头一头趴在阮清霜的怀抱。

    仇妍冷漠的目光闪现一丝温柔,从小到大就没有一个人能给果果这种母性的温柔,果果缺少这种怜爱。或许她真的应该选择永远留下,为了果果而选择永远留下去……

    秦婉儿一边洗菜,一边故意装作漫不经心的对徐云道:“昨天的事情谢谢你了。”

    “谢我什么?”徐云微微一笑。

    秦婉儿很真诚的扬起笑容:“谢谢你救了我。”

    “呃,你不会是想要以身相许吧?”徐云一脸惊诧的抬头看向秦婉儿。

    秦婉儿嘴角抽搐:“我就是谢谢你的救命之恩,你最好别乱想昂!”

    徐云扬嘴微笑的挥了挥手中大勺:“我只是不想见死人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