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妖孽兵王 > 正文 第0030章 四狼帮的报复
    徐云却哈哈一笑:“我想,这点小事儿肯定难不住秦婉儿吧。”

    “对呀!”果果小手一拍,“我要去找婉儿姐姐!唔,如果她能帮果果上学,那果果也买内衣送给她!嘻嘻!”

    说道这里果果才突然想到出来的正题:“快快,我们快去给妈妈买内衣!仇妍姐姐,你也要一件吧,反正爸爸请客,咱们去买罗贝拉还是买仙戴尔呢?”

    我擦!徐云听了差点想哭,不愧是冯千岁家的宝贝千金呀,真识货!张口都是世界顶级的品牌,便宜的一套也要数千块大洋呀!

    “果果,你看我像有钱人吗?”徐云欲哭无泪。

    “行了,爸爸,你就别装了。”果果撇撇嘴巴:“那么小气还想要泡妈妈和仇妍姐姐?你若连这点觉悟都没有,我可帮不了你咯。”

    仇妍对果果的话完全充耳不闻,看来早已练就了充耳不闻的神功。

    “罗贝拉一套好贵的。”徐云可怜兮兮的眨眨眼睛。

    果果不以为然的摇摇头:“老爸,你是不是非要逼我说出来你包里有世界银行发行的白金卡这话?”

    别说仇妍愣了,就连徐云也愣了,这小丫头也实在懂得太多了吧。

    仇妍不得不再次重新审视起徐云,世界银行的白金卡可不是什么人都有资格办的,冯千岁当年要办此卡还被拒绝了呢,一句话说白了,这卡可不是有钱就能办的出来!

    徐云背后到底是有多大的来头啊!

    “卡倒是有一张,可惜木有钱,肿么办?”徐云到也不隐瞒什么。

    果果眼睛狡黠一转:“爸爸是要我说出这卡的透支额度吗?”

    “行,你厉害,我算败给你了!”徐云真是五体投地的服了,不过买几件内衣他到还不至于刷世界银行白金卡透支,那也实在太丢人了。

    果果认定了要劫富济贫吃大户,一口气挑了五件,一件给仇妍的,一件给秦婉儿的,还有两件都是给妈妈阮清霜的。

    还有一件粉粉可爱的是给自己选的,说什么再过几年等她发育了就可以穿了。

    徐云无语,那你也不用选个36G的尺码吧!?这丫头对自己未来身材还真的是好有信心啊。

    几个内衣店的女店员也不禁掩嘴偷笑,这小丫头到哪里都是惹人喜爱的主儿,只是她这老爸跟着丢人现眼呀。

    仇妍怕果果嘴里会蹦出什么惊人话语,也没说任何拒绝的话,只能任凭这小魔女胡作非为呀。

    徐云刷卡的时候心疼呀,五件内衣,加起来也没有三斤的布料,居然硬生生花了他将近三万块呢……这个世界太疯狂了!

    三人刚走出罗贝拉内衣旗舰店,徐云电话就响了,他一看是秦婉儿,接起来也没客气:“怎么,又被人绑了?”

    “你去哪了!药膳馆被人砸了!”秦婉儿没功夫给徐云开玩笑。

    所里接到这个报警电话之后秦婉儿就有点懵,药膳馆有徐云、仇妍这俩变态坐镇怎么可能被小混混砸了呢!

    随即她就想到徐云他们可能出去了,所以第一时间就给徐云拨通了电话。

    徐云脸上原本灿烂的笑容渐渐消失:“你说什么?”

    “我马上就过去!不管你在什么地方,马上回去!”秦婉儿说完就挂掉了电话,一头钻进警车里,催促司机小五道:“快点!”

    “肿么了爸爸?”果果看到徐云脸色难堪,不禁疑惑问道。

    徐云放下手机,微微眯起了眼,数道寒芒乍现。

    如果有徐云的兄弟在场,肯定知道老大怒了,而且是非常怒。

    “药膳馆出事了?”仇妍只一下就猜中了。

    徐云点点头:“我先回去,你看好果果。”

    说话间徐云已经大步迈开狂奔出去,那速度瞬间惊呆了几个路人,穿着夹脚拖鞋居然跑到跟博尔特似的!街头拍客马上就要录下视频上传网络,但是机器才打开录像功能就已经找不到人影了。

    果果哇一声,兴奋的很:“不愧是超人爸爸!”

    仇妍可没有疯到抱着果果跟徐云玩儿狂飙,她走到路边打了辆车,她不需要急着回去,徐云肯定能处理好的。毕竟做出这种打砸事情的肯定都是些不入流的小混混而已。

    徐云赶回药膳馆的时候只看到一片狼藉,玻璃门窗都被砸的粉碎,满地都是碎玻璃片,店里的二十几张桌子也无一幸免,全部被掀翻劈裂,还有天花板上的灯也全部被打爆了,前台桌子更是被砸的面目全非,几乎让人认不出来……

    药膳馆是阮清霜的心血,是她一个人吃了多少苦才坚持下来的希望,徐云非常清楚药膳馆对阮清霜意味着什么,药膳馆甚至就是意味着她的所有!

    阮清霜站在狼藉中,虽然受到这么严重的创伤,她依然目光坚定的看着自己的药膳馆。

    但女人毕竟是女人,当阮清霜看到徐云出现的时候,所有的坚强就都化作了两道委屈的泪水:“徐云……”

    徐云也没多说什么,只是上前给了阮清霜一个拥抱。阮清霜从没感受过这种温暖,徐云的怀抱给了她无尽的勇气和安全感。

    在认识徐云之前,或许这种打击足以让阮清霜彻底失去信心,但现在不是了,即便是她一个人,她也相信自己能够扛过去,况且现在她还多了那么多关心她的人。

    秦婉儿也率人赶了过来,眼前场景简直让她不忍入目。

    “那些人呢?”秦婉儿看着阮清霜心碎的神情心痛问道。

    徐云的冷峻目光再次扫过凌乱不堪的药膳馆:“走了。”

    秦婉儿心中着急,但却又无处发泄:“出事儿的时候你干什么去了!不好好在店里待着你出去瞎混什么!”

    徐云也暗悔自己不该离开,只是他真的没想到四狼帮的人居然会这么快就来报复!

    看到秦婉儿身后几个警察还有心情笑呵呵的互敬香烟,徐云一股邪火冒出,有些讥讽道:“河东市的治安这么好,还不是拜你们所赐。”

    “你小子说话客气点!!”小五闻言不爽,上去就猛推徐云一把!

    这一推还真把小五给惊住了,他用的力度并不小,但徐云却纹丝未动。

    “我说错了吗?”徐云对秦婉儿客气完全出于特殊情况,他对其他警察可绝对没什么耐心。

    小五喉结耸动,还真没说出半个字来。但他身后的徐帆等一众警员可不乐意了,纷纷围了上来!

    徐云冷笑不语,他相信秦婉儿是不会让他们乱来的。

    “小子!你再说一句试试!信不信我们把你给带所里尝尝什么滋味!”徐帆闻言大怒!其他几个警员也纷纷怒目瞪起。

    “都给我住口!”秦婉儿回头怒斥一声:“出息啊!有本事就带着气去给我把砸店的人抓回来!别在这里耍威风!我让你们来是办案的,不是装凶的!吼什么吼!有本事对流氓吼去!”

    秦婉儿一句话震的几名警员彻底蔫了。

    阮清霜都被暴怒的秦婉儿给吓到了,她想劝劝婉儿,却又真是不知道如何开口才好。

    唉,没办法,谁让她这个性格就这样,药膳馆里每一个人都锋芒必露,就连果果都是,阮清霜是唯一的好好先生,不,是女士。

    徐云也没再说多说什么,毕竟秦婉儿得到了他的认可,是个执法无私的正直的警察。

    “徐云,我一定会给清霜姐一个交代!绝对不会让不法分子逍遥法外!”秦婉儿心中正气凌然升起,她要对得起自己身上的那个国徽!

    有秦婉儿这话,也不枉徐云认为没有看错她,徐云淡淡道:“这案子不用查,就是四狼帮的人做的,第一个来药膳馆惹事的光头魏老四是你带走的,博文街赌场里的陈三炮也是你抓的,他们都是四狼帮的,他们老大叫汪顺喜。”

    徐云一番话激起千层浪,秦婉儿身后的一众警察全部面面相觑,四狼帮呀!虽然这个帮派是公认的坏事做尽,但是警方还真是对他们无可奈何。

    就说上次赌场的事情吧,汪顺喜很轻松就找替罪羊,而他自己却依然挂着一个藏獒驯养专家的头衔招摇过市。

    “好!我一定会把人抓住!”秦婉儿哼了一声,转身一挥手:“收队!”

    徐云看着秦婉儿和一众警察离开,心中怒气却并未平息。

    因为徐云很清楚警察做事讲究的原则,所以这肯定就限制了秦婉儿的行为,这件事情想必还是要靠自己。

    阮清霜见徐云脸色阴霾,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好啦,事情已经发生了,我们也不能改变什么。好在现在手里有些钱了,重新装修一下,说不定生意会更好。”

    看到阮清霜能如此乐观,徐云的心到也放宽了很多,看来阮清霜的坚强程度似乎远远高于他对她的预计。

    仇妍和果果终于打车回来了,果果看到药膳馆的惨象之后忍不住就哭了起来,一边哭一边喊妈妈,然后一头扎进了阮清霜的怀里。

    “那些混混做的?”仇妍的眼神闪过浓浓的杀伐气息,阮清霜是果果的恩人,也就是她仇妍的恩人,欺负她仇妍的恩人就是对她仇妍的不敬!

    “一群臭鱼烂虾。”虽然徐云的语气轻描淡写,但目光却仍然泛着丝丝寒芒。

    在这风平浪静之中,仇妍还是听出了暗暗隐藏的巨大旋窝!看来,得罪徐云这个家伙,恐怕要比得罪她这个狐尊的后果更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