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妖孽兵王 > 正文 第0032章 狗场逞威
    出租车司机一听徐云三人是去藏獒驯养基地也不敢怠慢,一路上开的小心翼翼,徐云看得出来,司机是把他们当作四狼帮的人了,普普通通老百姓都得罪不起四狼帮那群为非作歹的混蛋。

    半个小时之后三人便到达了目的地。

    开发区藏獒驯养基地的大门算的上是宏伟,两扇高约四米,宽有五米的巨大铁门紧紧闭着,连条缝都不露。门口一左一右两尊大石狮子威风凛凛,透漏着一股威严之气。

    “哇,好大呀。”果果下车之后很是稀罕的跑到石狮跟前,用小手摸了一下后便露出一脸不屑:“切,不是玉的呀,太逊了。”

    徐云一听差点吐血,要是这么大的两尊玉狮那还不天价啊!

    “砰砰砰!”果果重重踢了踢大门,狗场里马上传来几十只猛犬恶吠的声音,听上去里面的规模还真的是不小呢。

    果果被狗叫声吓得快步跑到仇妍身边,一手抓住仇妍衣襟,一手拍拍小胸脯,长舒一口气:“吓死我了。”

    “轰隆隆——!”

    一声巨响,徐云起脚狠狠踹在那厚重的铁门上!两侧都有水泥墙墩固定的巨大铁门居然直挺挺的横倒下去!铁门落地发出哐当巨响,整个藏獒养殖训练基地就跟地震了似的!

    藏獒养殖基地瞬间就炸开了锅,百狗齐吠的壮烈气氛绝对是你难以想象的热闹!

    那些头猛犬吼的一个比一个凶悍,若不是都关在拇指粗细的铁笼中,恐怕早就全部冲出来撕咬这名不速之客了。

    果果和仇妍俩人彻底呆住了,一个惊讶的眼珠都瞪出来了,一个震撼的下巴都合不拢了!厚重的狗场铁门上有个深深的拖鞋印迹,两人看的一清二楚。

    “我勒个擦!这不科学呀!爸爸刚才那是用脚踹的吗?是人吗!”果果相信如果小伙伴们在这里,肯定都会被惊呆的。

    仇妍则是比较无语,为什么非要用这么粗暴的方式进门啊……

    藏獒驯养基地的大门轰然而倒,自然是把驯养基地里面的所有人都惊出一身冷汗。

    这地方毕竟是四狼帮的老窝,听到动静之后,院子里很快就聚集了一百多号人!每个人都面露惊惑神色,纷纷猜测对方一男两女,两大一小是如何把大门给弄倒的。

    果果哼了一声,小手恰腰:“我懒得跟你们这些小喽啰废话,敢动我妈妈的药膳馆!让你们大哥出来,我看他是不想活了!”

    百十号流氓混混大眼瞪小眼的看着面前的小不点,好猖狂的口气呀!

    徐云原本是带着一身杀伐戾气的前来,看到这小妖孽神气的样子,他实在是板不起脸来:“我女儿说话你们没听见?让汪顺喜滚出来。”

    “小子,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什么时候轮得到你在这里撒野!”一人带头,瞬间百十多号人都疯狂叫嚣起来,整个狗场瞬间乱作一锅粥。

    混乱中已经有十几个人围了上来,一个个面露寒光凶神恶煞的样子。

    一伙人中为首的男人赤着上身,后背一条猛龙盘绕,显得无比骇人:“药膳馆是我带人砸的,想见我们老大,那就要看你有没有这本事了!”

    看到此人站出来,上百号人忍不住发出巨大欢呼:“韩雀!韩雀!韩雀!”

    规模庞大的藏獒驯养基地里有一间很大的办公室。

    办公室中老板椅上的汪顺喜皱起眉头,他不知道外面为何发出如此巨大的呼唤声,便对坐在沙发上喝茶的魏兵道:“老四,你出去看看发生了什么事情,不会是韩雀那家伙惹什么麻烦了吧。”

    “估计是觉得今天砸药膳馆立功了,耍威风呢。”光头胖子魏老四虽然抱怨,也没犹豫就起身了,掐灭手中烟头便起身就走出办公室。

    “老大,韩雀那家伙可是个刺头,你为什么要花钱把他弄出来?”陈三炮吞云吐雾着道,刚镶了一嘴的假牙,说话都有些不自在。

    “哼,我当然不会白白浪费钱在他的身上。”汪顺喜笑的很阴:“那小子可是个不要命的主儿,以后一定有用得着他的地方。”

    “高!还是老大厉害!”陈三炮忍着嘴疼笑了笑,然后又皱起眉头:“这些狗叫的真他们烦心,老大,咱什么时候把这场子卖了吧。跟人家范南杰那小子学学,开个洗浴中心,我找我认识的那几个老鸨带一批东北妞儿和南方妹过来压阵,生意绝对火啊!不比养这些个畜生有意思?而且那些小姐咱想怎么玩儿就能怎么玩儿!”

    “玩儿个屁!就他妈知道玩儿女人!”汪顺喜哼了一声骂道:“那些东西我以后自然都会有,但是狗场是我的根基,这永远都是正儿八经拿的上台面的事业!懂吗?我跟范南杰他们不一样,他们是流氓,我汪顺喜是养殖家!养殖家就是企业家!”

    陈三炮被烟呛了一口:“咳!咳咳!!企业家?老大,你逗我呢吧?企业家能安排人去砸小饭店?哈哈哈,你这企业家也算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

    “跟你说了你也不懂,老三,我告诉你,现在这个社会只靠拳头做不了天!”汪顺喜野心到是不小:“我要想在河东市让人刮目相看,就不能跟姓范的他们一样搞那一套,你明白了没?我砸那药膳馆是因为姓徐的小子不识相!也是因为你们几个不争气!”

    “明白了……明白啥啊?”陈三炮抽口烟嘿嘿一乐,他只知道人生乐趣就是吃吃喝喝玩玩女人,其他的事儿他懒得操心。

    汪顺喜无语,跟他说这些就是对牛弹琴,这种事还是要跟二黑商量,现在东、西、北三片大佬都力挺范南杰做市南二区第一把交椅,他当然不甘心:“一会儿你去医院看看老二,伤好了就让他赶紧出院,我要好好跟他商量商量怎么教训那姓徐的小子!”

    “嗯。”说道这里陈三炮就想到了那天把他当沙包猛踹的混蛋,拳头都不自觉的攥紧了。

    哐!

    办公室的门被魏老四一把推开,他就跟见了鬼丢了魂似的,上气不接下气的吼着:“老大!不……不是韩雀惹事!是……是……是药膳馆的那小子来了!他……他把咱狗……狗场大门给拆了!”

    “什么?!”

    汪顺喜瞬间怒目,哐一声拍案而起!

    刚才的声音居然是自己狗场大门的声音!

    魏老四满脸只剩下了恐慌,这还真不怪他会怕成这样,自从当日他被徐云一拳轰掉半口牙之后就彻底有了心里的阴影,他从未见过那么生猛的人!

    随后,办公室里一片死寂,陈三炮手指一抖,夹着的烟也掉在了地上,说道怯,他可是跟魏老四有过同样的生死经历,他这辈子都不想再见到那个家伙了,简直是魔鬼!

    “哼!这是老子的地盘,还轮不到他来撒野!!走,跟我出去看看!”

    还是汪顺喜沉得住气,毕竟是老混子,而且这还是他的地盘,他就不相信,徐云再怎么牛逼也不过是区区一个人而已,能在他的地盘撒什么野!

    陈三炮和魏老四腿都软了,但老大发话了,那说什么也要跟着啊,这里是狗场,就算是放狗,也能把徐云给咬死吧!

    ……

    韩雀可是三年前河东市**上公认的铁拳,做事够绝,出手够狠,也是被看好有可能一统河东的年轻一代。但也就是他太过于嚣张,所以因一次致人重伤而被判入狱。

    汪顺喜花钱托关系把他在监狱里弄出来,无非是为自己的野心增加筹码。

    “药膳馆是你砸的?”徐云终于淡淡开口,他缓缓抬起目光,当目光落在韩雀身上的瞬间,突然射出数道凛冽的寒芒,冰冷刺骨!

    韩雀原本还一副无所畏惧的样子,却被对方眼神儿看的忍不住浑身一颤!他从未见过如此凌厉的目光,对方好像仅凭眼神就能把自己杀死一样……

    “爸爸!打他!回去我给你看妈妈的写真照,我拍的哦!”果果小手一挥,重赏之下必有勇夫!

    而这次徐云真的怒了,即便没有阮清霜的写真照,他也绝对不会放过对药膳馆下手的这个混蛋!

    突然徐云眼神泛起淡淡杀意,寒意如万马奔腾,气势如千军拥沓!

    愤怒在一瞬间突然爆发,如海上突然袭来的暴风雨般毫无征兆的袭向眼前韩雀!韩雀甚至都没看清楚眼前发生了什么,小腹便传来让他撕心裂肺的巨大绞痛!

    前一秒还在韩雀面前数米开外的徐云突然出拳,拳头狭着厉风毫无征兆的打在韩雀腹部,韩雀的身体伴随着巨大的绞力直接腾空而出!

    整个人横起来重重甩出去了七、八米,韩雀刚刚落地就哇哇哇的连吐三口鲜血!两排肋骨已经被徐云一拳生生打断了四根!

    然而暴怒的徐云根本没有停下来的意思,紧跟的一脚直接击中刚刚落地的韩雀,半死不活的韩雀就像一个沙袋般再次横空飞起,哐一声狠狠撞在墙面上,然后犹如一滩烂泥般瘫在墙边,再也站不起来……

    秒杀!

    整个狗场里,除了不懂人事的凶猛畜生,所有活物全部都屏住了呼吸!三年前传说的河东单挑王韩雀,居然在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家伙面前连死狗都不如!

    徐云桀骜不驯的站在百十号四狼帮混子群中,浑身散发着睥睨天下舍我其谁的霸气!硬是让周圈百十号人没有一个敢大声喘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