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妖孽兵王 > 正文 第0040章 危险人物
    徐云在强子和小飞的带领下见到了庞刚,骨科病房的三人间里硬是塞了七张床。

    一屋子打了石膏的工人满脸布满愁云,他们并不是为自己受伤而感到痛苦,但是却不得不考虑他们受伤对家庭的巨大影响,没有了劳动力就意味着没有收入,没有收入就意味着没有钱生活。

    “舅,云哥来了。”小飞推门而入。

    徐云和强子紧跟在后,直接跨入病房。

    庞刚身体一颤,慢慢起身转过身来,他眼角红肿,面颊淤青,厚实的嘴唇颤抖道:“徐云兄弟,我实在对不住你……药膳馆的活,我真没能力做下去了。”

    强子拉过一把椅子放在徐云身后,徐云也没客气,一屁股坐了下去:“庞哥,事情的原因我已经听强子说了。这么点困难就放弃了?那我可看错你了。”

    一听到徐云这话,病房里受伤的工人们纷纷有些恼怒,他们都伤成这样了,他还来找庞哥做事,虽然不能说是欺人太甚,但也实在是太没有人情味了吧?

    “呵呵……”庞刚干笑两声:“不是我想放弃,你也看到了,我一屋子兄弟都躺在这里了。”

    徐云推了一把强子,又把小飞也拽到了庞刚跟前:“这不是还有人吗,你乐意让你外甥当混混?我可不希望他们就这么啷当混日子。”

    强子和小飞都愣了。

    庞刚好一会才明白过来徐云的意思。

    “云哥,我们……”强子咽下口唾沫:“我们打杂还行,做装修……是不是有点小材大用?”

    徐云笑了笑,看了强子一眼:“我让你跟庞哥学手艺还屈才了?”

    “当然不是!”强子哪敢二话:“明天我叫兄弟们都跟庞哥混!”

    徐云把阮清霜给他的三万块钱拿出来,放在庞刚旁边床上:“这钱算我提前预付的装修款,庞哥,你要是觉得我给你找的人能行,那就明天带着他们开始干活,有你指导,我不想信他们干不好。”

    庞刚整个人彻底怔住了,受伤的工人们也一言不发,整个病房里瞬间安静了下来。

    因为就在徐云来之前,就有护士来催促庞刚快点续交明天的住院费了。

    光是拍片子和打石膏以及乱七八糟的钱就已经一万多了,庞刚现在是两手空空了,七个病号一个病房已经不遭医院待见了,现在还没钱,当然得不到什么好脸色。

    住院费都不够,更别说其他的费用了,七个人加起来零零散散的怎么也要两、三万块呢,跟他做装修的这些工人都是社会底层的兄弟,他小工头多生活那么困难了,手中工人当然更是没钱。

    徐云突然带钱出现简直就是雪中送炭,这钱对于庞刚来说绝对是救命的钱。

    虽然徐云和庞刚认识才一天,但是他很清楚庞刚这种人的脾气,如果庞刚不是实在人,做装修早就发财了。就因为他太实在了,所以才混的如此惨惨淡淡。

    这种人你直接给钱,他绝对不可能要!所以徐云才想了一个提前支付他装修费的借口,这样既能让他收下钱,也能让他马上开工,一石二鸟。

    庞刚想了好久之后才一把拿起这三万块钱,他抬头对强子和小飞道:“下午卫伟明的话你们也听到了,我再带工人开工,他们还会打,你们不怕?”

    “不怕!”小飞当然力挺小舅!

    强子呸了一声,一脸王侯将相宁有种乎的神情:“出来混的哪有怕事儿的?庞哥,别说说话的是卫伟明,就算是范南杰亲口说的,这活儿我也接了!咱凭啥怕他,他算个毛!”

    自从强子亲眼见证了徐云干掉四狼帮之后,整个人的骨气都跟着提高的几十倍!

    “庞哥,你们只管装修,其他的事情我来解决。”徐云的笑容依然平静淡定,就好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似的。

    “好!”庞刚一咬牙,人家都不怕,他怕个鸟,大不了也被砸断根胳膊打断根腿,也算对得起徐云这三万块钱钱了:“我去交了医院后续的费用,咱们接着就回去开工!!”

    话音刚落庞刚就走出病房去交钱了,病床上受伤的工人纷纷向徐云投来了感激的目光,要不是他这及时雨,说不定他们现在就已经要开始准备出院回家养伤了。

    “徐老板,谢谢你呀。”一个年龄稍长的工人开口代表几人感激道。

    “我?”徐云微微一笑:“别谢我,你们看伤的钱可不是我出的,是你们工头出的,我只是提前给他装修款而已。”

    几个人明白,依然一脸感激。

    庞刚交了钱之后很快赶回来,然后直接跟徐云他们回了药膳馆,药膳馆的装修恢复了正常,只是工人变成了一群业余选手,强子的小弟都没做过这行,一个个都小心翼翼,生怕搞砸了。

    ……

    髯须男子在经过半个多小时的奔波之后,被出租车司机带到了河东市北郊的九岩山下。

    出租车司机指了指半山腰上一栋白色欧式别墅道:“这就是马书记家,但是他在不在我就不清楚了。”

    马书记?髯须男子再次用手指梳了一下暗红的头发,轻笑一声,马平海这称号还挺牛呀,书记……呵呵。

    出租车司机惊惊颤颤的看着髯须男子下车,然后便迅速掉头准备离开了九岩山,几年前九岩山是踏青野游的好地方,但现在整片山头都被马平海包下了,搞成了什么旅游度假基地,进山门就是五十块!

    想到这里,出租车司机不禁疑惑这打车的外地人到底什么身份,他忍不透过后视镜看了一眼。

    人呢?!

    刚才还在这里下车的髯须男子只是一个瞬间便消失了?!

    出租车司机使劲儿揉了揉眼睛,扭头向四周望去,别说是人了,连影子也没有!

    做梦?

    可是中控台上实实在在的几张票子可都是真货呀!

    ……

    欧式别墅很是气派,光是把别墅围在中心的三米高的石墙和四米五以上的铁艺镂空大门就非常气派了,别墅和铁门中心的空地上有一个用大理石切成的水池,水池里价值不菲的奇石在喷泉的衬托下愈显有韵味。

    髯须男子走到大门前,铁门里面百无聊赖站着两个抽烟的黑T恤青年,看到有人,他们马上警惕的看了过来,口气不耐烦道:“你是干什么的?”

    “找人。”髯须男子微笑道。

    两个黑T恤青年面露不屑:“这里没有你要找的人,赶紧滚蛋,别在门口碍眼!知道这是谁的地儿吗?”

    髯须男子脸上的微笑瞬间消逝了,淡淡道:“这不是马平海家?”

    “马书记的名字是他妈你乱叫的呀!”两个黑T恤青年勃然大怒,直接推开铁门走出来。

    砰——!

    一个瞬间,两个青年直接撞在一起鼻青脸肿的倒在地上,他们甚至都没看到髯须男子如何出手!

    “这种废物看门,马平海,你还真是不怕死。”髯须男子冷笑一声,然后大步走向别墅。

    ……

    时间过的很快,转眼一下午就过去了,强子已经能熟练的使用钉枪和电锯了,小飞也从只会扯尺子学会了计算用料,庞刚还真没想到这几个家伙挺有天赋,施工进度远远高于自己的预想。

    本来阮清霜是要留庞刚和强子等人一起吃饭,但庞刚说放心不下医院的工人便离开了,强子和小飞也跟着溜了,天天混云哥的吃,他们哪能好意思。

    秦婉儿无精打采回到药膳馆的时候天都已经黑了,一大桌子人还等着她吃饭呢。

    “婉儿姐姐,你怎么回来那么晚呀?”果果饿的肚子都瘪了,举着粉嫩小手抗议道:“呼,我们可都等着你庆祝我入学成功呢?”

    阮清霜也用同样疑惑的表情看向秦婉儿:“出什么事儿了?”

    因为秦婉儿连续立下让人惊诧的功劳,已经是正儿八经一级警司了,从文汇区副所长又直接提升成了指导员,堂堂二把手呀!下一步马上要进市局当领导的人,怎么会有人留她加班呢?

    秦婉儿叹了口气:“局里开会呢,省局下发了机密文件,说是怀疑有一个S级的通缉犯进入我市,但是连什么人也不知道,更是连个照片也没有,说一切都是怀疑,让我们做好一级戒备工作。”

    谁也没注意到,秦婉儿这话说完的时候仇妍脸色已经变的阴沉下来,S级通缉犯是什么概念她太清楚了!绝对是准一流的高手!

    她明明已经让那三个定位芯片分别飞往西欧、南美和非洲!为什么青鬼还会派人来这里呢!?

    “我擦,那你们可一定要做好一级戒备呀,S级的通缉犯是什么概念?”徐云呲牙咧嘴的笑了笑,他的余光早就看到了仇妍惨白的脸色。

    秦婉儿一脸凝重,没有半分开玩笑的意思看了眼仇妍,又看向徐云:“你还记得那个苍鹰宫幽吧?”

    “当然。”徐云心中也泛了苦意,他当然清楚S级通缉犯是啥概念,擦,那绝对是生猛的不得了的货。

    秦婉儿一字一句道:“S级的通缉犯,起码比三个苍鹰宫幽都难对付!”

    徐云装作一脸惊讶,但心中却苦涩笑道:“秦婉儿啊秦婉儿,你也太小看S级的通缉犯了吧?三个宫幽算个毛?恐怕十个宫幽也不配给S级通缉犯提鞋,能是S级通缉犯的,绝对是准一流的高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