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妖孽兵王 > 正文 第0042章 除恶逞威
    徐云叼着一根四个圈雪糕,拎着个透明塑料袋,踏着拖鞋闲庭信步般走过卫伟明一伙彪悍的大汉身边,径直来到药膳馆门口。

    强子喜出望外,赶忙跑过来迎接,徐云就是他们的精神支柱,哪怕他站在这里不出手,那强子他们心里也有底,不会像刚才那样心惊胆颤了。

    “天热,一人一根昂,多了的就给我留着。”徐云把一兜四个圈雪糕递给强子,然后伸手把跪在地上的庞刚给拽了起来,一百五十多斤的人在他手里拉起来,轻描淡写的。

    庞刚站起来,徐云一掌就推的他踉跄几步退回去,他皱了皱眉头对庞刚道:“想跟我干活就别偷懒,该干嘛干嘛,别浪费时间。”

    “徐云……你……”庞刚一时语塞,再也说不出话来。

    卫伟明完全没看懂是怎么一回事儿,但是徐云对他的不屑一顾却表现的淋淋尽致,因为这小子自始至终都没正眼瞧过自己一眼!

    虽然说卫伟明知道自己本事不大,但是在刀斧会那也是所有人都给面子的主儿,毕竟老大范南杰是他表哥呀!还没什么人敢如此藐视他,完全不把他当菜!

    “混蛋!”卫伟明怒发冲冠,斥骂一声:“你他妈知道我是谁吗?!”

    徐云似乎这才突然意识到门口还有人,漠不关心的扭过头,淡淡道:“老子才不管你是谁,既然来了,就留下给老子干一天活,就算是你们昨天害这里误工的补偿。”

    卫伟明彻底被激怒了,这穿着拖鞋背心大裤衩的社会底层装修工头居然敢跟自己叫板:“今天我他妈就让你知道阎王爷是管小鬼的!”

    徐云懒得跟他废话,扔掉手中吃了一半的雪糕,回身一把抓住卫伟明的衣领,突然发力顺势一拽,卫伟明还没反应过来,身体就整个人被腾空拽起,他只觉得眼前天旋地转,然后就一头狠狠撞在地上,瞬间头破血流了满面!

    “我正想找你,你倒是自己送上门来了。”徐云冷笑一声,手腕突然再次发力,一把举起被摔了个七荤八素的卫伟明,厉声道:“要管理费是吧?今天我就一次给足了你!”

    说话间徐云一个大嘴巴就给了过去,那巴掌狭着一股凌厉劲风,狠狠抽在卫伟明脸上,卫伟明身体腾空旋飞两圈直接重重摔在自己那辆黑色丰田汉兰达上,哐当一声,车头被重重砸出一个深坑,擦得一尘不染的挡风玻璃上也溅上了一道血迹。

    卫伟明跟死狗一样趴在汽车车头上一动不动,半死不活喘着的大口喘着粗气。

    徐云一系列的动作全部一气呵成,娴熟的就像是宅男打开电脑D盘,迅速找到大文件夹里隐藏的东瀛动作电影似的!

    庞刚瞳孔猛的一缩,下巴都惊的合不拢了,他从未见过打架如此娴熟的人,出手不但是够狠,而且还很有分寸,知道怎么样打不死打不残,庞刚在部队当过八年兵,也没见过如此生猛的家伙呀!

    卫伟明被人生猛放倒,他带来的将近三十号彪悍的大汉也都被撼的浑身一抖!

    但这些家伙毕竟都是靠一双拳头打架混日子的恶人,即便是带头的卫伟明被擒,他们一样不会因此就放弃,反而是各个提高警惕,纷纷亮起了手中打人凶器!

    徐云一点都不紧张,他依然带着笑容看着将近三十号流氓,摩拳擦掌发出咯咯的骨爆声。

    近三十号一脸彪横的地痞流氓纷纷往前跨步,一股子凶悍气焰散发而出,逐渐蔓延开来,甚至波及周边几家店铺,周边几家店铺老板纷纷关门,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原本还因云哥把卫伟明放倒而欢呼雀跃的强子等人,也停下了得意摇摆的神情,纷纷禁声紧紧盯着对峙的双方,不知是不是因为对方手中斧头太锋利,强子忍不住喉结耸动,心里为徐云捏了一把汗。

    “砍死他!”这伙彪横混子虽然没了卫伟明,但是绝对不缺少能够发号施令的头目,为首一人吼了一声就举起手中斧头猛劈向徐云左肩,眼前这个家伙一脸冷笑,镇定的神态让他感觉极为不爽!

    庞刚身躯猛然一震,这绝对不是一个正常人越到棘手危险情况下应该有的冷静,没经历过生死边缘的人绝对不会面对批下来的利斧还能如此安静的!

    就在斧头即将劈在到肩膀的瞬间,徐云突然刁钻出脚,脚尖犹如灵蛇出洞狠狠勾在面前彪悍猛人的挥斧右臂的腋窝,斧头瞬间脱手,直接抛往空中!

    徐云突然出手一把抓住高抛而起的斧把,手腕一抖斧面水平衡起,或许是刚才抽卫伟明并不过瘾,徐云猛把手中形成横面的斧头朝面前抱着腋窝痛苦跪地的衰货劈头盖脸的拍了下去!

    这家伙愣是连叫都没叫出声来,就被徐云生生拍倒在地,和卫伟明一样,满头脓血,惨绝人寰。

    就在刚刚倒地的彪汉身旁,一个两百多斤的胖子突然怒喝一声向徐云扑来,徐云懒得闪躲,顺势一脚鞭腿撩起,那胖子腹部瞬间传来一阵锥心刺骨的疼痛,二百多斤的身体倒飞出去,直接砸在一辆面包车上,面包车成了被殃及的池鱼,前挡风玻璃哗啦碎了一地,而那胖子也被夹在前挡中,无力的挣扎两下便放弃了钻出来的想法。

    随后徐云又楸住身边出手的一人头发,狠狠把脸撞向墙面,动作娴熟,毫不拖泥带水……

    卫伟明一伙彪横的混子这才算是大彻大悟,眼前这小包工头绝非他们平日见过的那种猛人,这是一个早就玩腻了寻常打架斗殴的变态,这身手恐怕放在国际侦察兵大赛上也绝对是拿第一的主儿!

    这个身穿花裤衩脚蹬人字拖的小包工头,在一伙彪横的流氓混子眼中已经无限的接近战神了,但这并不能阻止他们停下手中挥舞的斧头和砍刀,不砍他,回去就会被老大骂死的……

    徐云也不是打翻一两个人就会得意洋洋地蠢货,他清楚这群人也不是没打过狠架没见过血的废物,所以出手果断辛辣,招招都求一击制敌。

    转瞬间近三十号人就和徐云纠缠在了一起,徐云并非是那种一个大招便横扫千军如卷席的神话人物,但他轻灵幻影般的脚步却能使他游刃有余的穿行在一伙猛人之间。

    很快,药膳馆门口便跪了一地,哀鸿遍野。

    “哥,这还剩一个。”强子分完了雪糕,然后把剩下的那块递给了徐云。

    徐云接过最后一根四个圈,笑呵呵的撕开咬了一口,然后收起笑容一脸不爽道:“浪费哥那么长时间,雪糕都快要化了。”

    庞刚现在笑都笑不出声来了,徐云到底是什么人!?

    “能站起来的就别装了,爬起来干活。”徐云大口咬着最爱吃的四个圈,走到卫伟明身边,拖死狗一样把人在车上拖下来:“不起来干活的,我可是要补一脚。”

    徐云说完把卫伟明往地下一扔,起脚就直踹上去!卫伟明身体横飞,像支沙袋般直接被踹到药膳馆的外墙上,哇的一口吐口脓血,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你……你……”

    “我怎么?”徐云缓缓走到卫伟明身前:“我自己下手多重,我心里跟明镜儿似的。”

    一听这话,原本七横八倒躺了一地的混子全都咬牙坚持站起身来,谁他娘的也不想再挨一脚了!徐云刚才给他们的教训是刚刚好,他们彻底失去了斗志,但自理还是能做到的。

    “虽然没工钱,但也好好干,该干什么问庞哥,想偷懒的就试试。”徐云看了眼庞刚,然后对强子一招手:“你给我好好监工!”

    强子大嘴吧都快笑咧到耳根了:“是!”

    徐云缓缓走到卫伟明身边,一脸微笑蹲了下去:“怎么,挺舒服的?还不准备起来干活?”

    卫伟明两眼露出惊慌失色的神情,赶忙道:“你知道我……我表哥是谁吗?”

    “我只知道我没舍得使劲儿踹断你的骨头,是留着你出大力的。”徐云钢筋般的五根手指头一把捏住卫伟明的脸:“我再问你最后一次,想躺着还是想去做苦力?”

    卫伟明声音颤抖,但却依然倔强道:“我表哥是范南杰,你……你要不想死就放开我,我警告你,你最好别乱来!”

    徐云谈了口气:“你还真是煮熟的鸭子,嘴还挺硬呢。”

    庞刚给那些被徐云暴揍一顿的混子安排了活之后,点燃一支烟走了过来,脸上泛着淡淡愁云:“徐云,范南杰真的不好惹……你今天这么做实在有些不计后果。”

    “哼哼哼,你知道就好……”卫伟明一脸恨意的瞪着庞刚道。

    徐云一脚就踹在卫伟明嘴巴上,踢得他一口血水带着几只牙齿就喷出来,他现在特讨厌听到这不服软的家伙声音。

    庞刚皱了皱眉头,继续道:“兄弟,我劝你出去躲一段时间,这件事儿我自己扛着。”

    “哈哈哈……”徐云爽笑一声,摇头道:“不用。”

    庞刚心中着急上火,忍不住攥紧了拳头:“范南杰不是普通混子,他有靠山的!他的势力能在短时间内超过根深蒂固的四狼帮,就是因为一直以来东部,西部,北部三片儿大佬都力挺他做南部大佬的交椅!”

    徐云脸上挂起淡淡笑意:“有点意思,那就是说,干了他,文汇区所在的整个南部就天下太平了?”

    庞刚闻言差点把眼睛瞪出来:“你到底知道你自己在说什么吗?!开什么玩笑……你是想要跟河东市整个**为敌吗?”

    徐云耸耸肩膀,不以为然道:“那又怎样。”

    这个家伙……庞刚完全被徐云的镇定给折服了,徐云真的是他这辈子见过定力最高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