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妖孽兵王 > 正文 第0043章 果果那点心思
    阮清霜和仇妍把果果准时送到学校,仇妍坚持要在学校等待果果放学。阮清霜不放心点里的事情便独自回来,徐云知道仇妍是不放心学校周围的坏境,毕竟昨天秦婉儿带回来那么一条半真半假的消息,就算不靠谱也足以让仇妍谨慎三、五天了。

    阮清霜走入药膳馆,第一眼就看到了那些被徐云揍得皮青脸肿的人,她赶紧喊住强子:“小强,这些人是怎么回事儿?”

    “云哥抓的壮丁。”强子咧嘴一笑,也不多解释:“云哥在楼上呢,你问他吧。”

    阮清霜快步走上楼,那一群鼻青脸肿的家伙一看就是流氓混子,她真担心徐云又会得罪什么人,而徐云此时却正在二楼沏一壶茶,悠哉悠哉的看报纸呢。

    报纸是徐云在卫伟明的丰田汉兰达汽车里找来的,也不知道是哪个小印刷社印刷的,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道新闻,什么男子微信约炮女神遭遇仙人跳被诈骗好多钱之类的。

    “徐云,楼下那些人是怎么回事儿?”阮清霜都没顾得上喝水,慌忙问道。

    徐云见阮清霜回来,把报纸一收:“霜姐,昨天就是他们打了庞哥的装修工人,我只不过是以牙还牙。”

    阮清霜惊诧了一下:“他们是昨天打人的那群家伙?那你怎么不报警让婉儿来抓他们呀!”

    “别呀,果果那个报警鬼好不容易去上学了,你就别再麻烦警察了。”徐云赶紧道:“秦婉儿就算带人来了也改变不了昨天已经发生的事情,倒不如我自己处理,起码还能把这些人留下来当壮丁使使。”

    “可是……”阮清霜毕竟无法用徐云的脑袋去想问题。

    徐云摇摇手指,指了指桌面上的三叠钞票:“别想那么多了,桌子上的钱你收好,昨天借你的,还你。”

    阮清霜看了眼桌上的三万块钱,然后关心的问道:“住院的工人没事儿吧?我现在也用不到钱,你若是有用就先拿着吧。”

    徐云微微一笑:“工人没事儿,现在钱也够了,用不着,你收着吧,我有用再管你要。”

    反正这些钱都是徐云在卫伟明车里找到的,一共五万,用报纸包的整整齐齐,徐云把三万留给阮清霜之后,剩下的两万又全都塞给了庞刚。

    庞刚开始是说什么也不要,毕竟医院的费用已经交的差不多了,但是后来实在拗不过徐云,还是把钱拿了,但是这钱他一分没往自己腰包里塞,自己又添了一千块,七个工人每人给了三千的营养费。

    庞刚带钱去了医院,强子在楼下盯着刀斧会的一伙人干活,徐云乐得清闲便独自在这二楼喝茶看报,现在药膳馆不营业阮清霜也没什么事情可做,便收拾了一下换洗的衣服去洗衣服了。

    ……

    双语国际学校绝对是贵气十足的学校,就看苏小冉这一个班级里学生的穿着吧,巴宝莉、拉尔夫劳伦、马克雅这些奢侈大牌的童装都穿得起。

    果果的蓬蓬裙显然没有那些同学的名贵,但是她的气质却出奇意外的高出其他有钱孩子很多,两个课间就基本上成了一方势力的孩子王。

    苏小冉第一天就领略到了果果的威力,聊了一会儿天之后,她就真心觉得不能再用可爱二字形容这个小家伙了,这就是个妖孽啊……

    “苏老师,我能叫你姐姐吗?”果果下课后跑到苏小冉的办公桌前,一点都不怕生。

    “如果你管秦婉儿也叫姐姐的话,那就可以叫我姐姐。”苏小冉对充满灵气的果果很是喜爱:“但只能是校外的时候这么叫。”

    果果一脸惊讶:“原来苏老师认识婉儿姐姐呀?”

    “当然啦。”苏小冉微笑道:“何止是认识,我们两个高中的时候可是吃一碗泡面的闺蜜哦。”

    果果目光闪闪,充满崇拜的样子:“你们关系好好哦,那是不是以后也会嫁给同一个老公呀?”

    “呃……”苏小冉秀眉一蹙,这个算什么问题?

    果果却一本正经道:“苏老师,我是想让婉儿姐姐给我做小妈妈的哦,而且她现在已经跟我们住在一起了。”

    苏小冉听完半天没明白过来什么意思:“果果,你是说秦婉儿跟你……们住在一起?”

    “对呀,跟我和妈妈,还有老爸,仇妍姐姐都住在一起。”果果得意洋洋道:“我爸爸做的药膳很好吃哟,苏老师什么时候去尝尝呀?”

    等等……苏小冉觉得好乱哦。

    秦婉儿怎么会跟别人一大家住在一起?而且还要做果果的小妈妈……苏小冉是越想越觉得头晕,这家庭关系也太复杂了吧。

    果果摸摸下巴道:“既然苏老师跟婉儿姐姐是好朋友,那也可以做果果的小妈妈。”

    “呵……这个,这个就……老师还是做果果的姐姐吧。”苏小冉已经意识到眼前这是个小恶魔了。

    但果果可不这么认为,如果苏小冉能当自己的小妈妈,那自己在班里岂不是就能横行无忌了,那些穿大牌的臭小子们就肯定不敢在自己面前耀武扬威了,就会全部归顺到自己麾下。

    “可果果还是觉得你做我小妈妈更好。”果果很执着:“其实我爸爸是个很好的人啦。”

    一阵舒缓音乐响起,苏小冉如获大释,幸好上课铃响了,她也不用再纠结这个问题:“果果快去上课吧,再坚持一节课就放学了。”

    看着果果一蹦一跳的离开,苏小冉呼的舒了一口气,她要打电话问问秦婉儿这到底是肿么个情况!这么可爱的小女孩,家庭怎么如此混乱呀。

    秦婉儿自从升上派出所指导员的位置之后,果然轻松了很多,杂七杂八的小事情就完全不用自己操心了,一般出警也不需要她奔波了。

    每天主要负责的事情就是分配总结一下局里下达的任务,然后把每日工作整理汇报给局里,除了会议多的比较头疼,其他一切还好。

    苏小冉的电话让秦婉儿心情大好:“苏老师,你怎么突然想起我来了。”

    “你不想我难道还不准许我想你?”苏小冉哼了一声:“秦婉儿同志,我有事情要严重警告你一下,你要注意你的生活作风问题,你现在好像有破坏别人家庭的嫌疑,我要郑重对你说,适可而止!”

    秦婉儿真想伸拳头过去敲敲苏小冉的头:“你说什么呢,我生活作风有问题?你脑袋被门夹了吧?”

    “喂,没有证据我会乱说话?”苏小冉口气严肃道:“果果说你跟她爸妈都同居在一起,你还不承认?”

    “我擦!”秦婉儿虽然不是文静温柔的那类,那也绝不是轻易会上火的人:“小孩子说什么你都信!苏小冉,你是白痴吗?”

    苏小冉哼了一声:“你才是白痴呢,小孩子才不会骗人。”

    “果果是清霜姐捡来的孩子,你这都不知道?有你这么当老师的吗。”秦婉儿没忍住,直接把果果的身份说了出来。

    紧跟着,她还把阮清霜和果果的现状详细告诉了苏小冉,包括药膳馆遇到的那些麻烦事情,她都没有隐瞒。

    但秦婉儿可没说自己入住药膳馆是对神秘的徐云有兴趣,她只是说她想保护阮清霜和果果两人。

    苏小冉听的泪眼汪汪的,心里怜惜果果和敬佩阮清霜的同时,也对徐云产生了强烈的好奇心。徐云之前在她眼里就是一个开着二手富康不着调的没心父亲,她怎么也没想到他居然是一个愿意无偿帮助阮清霜和果果的雷锋同志。

    唉,不了解徐云的人永远都是不了解呀,无偿?怎么可能,果果可是答应了他这个干爹要帮忙泡妈妈呀!

    ……

    药膳馆的装修进行的如火如荼,阮清霜在楼上洗衣服的功夫徐云走了下来。

    他用脚尖踢了踢一滩烂泥似的卫伟明:“还没打电话搬救兵?擦,哥都等急了!”

    卫伟明真想一口咬死眼前这个不可一世的混蛋:“我的手机被你的人抢走了!”

    “云哥,你真想让他搬救兵啊?”强子拿着卫伟明的手机走到徐云跟前:“范南杰那个人不像汪顺喜,他虽然年轻却心狠手辣,要真是让他打电话搬救兵,范南杰真带几百号人来就麻烦了……”

    过了那一阵子踩人的痛快之后,强子也终于意识到了得罪范南杰的可怕后果。

    “那你说怎么办?”徐云眯了眯眼睛,他心里已经有了主意。

    强子好一阵子也没说出个一二三,他还真不知道如何善后这件事情,难道真要等着范南杰来报复?按照范南杰那狠人的行事作风,他绝对不可能像四狼帮似的砸店,他肯定会针对人呀!

    卫伟明看到强子脸上的挣扎之色,冷笑一声:“现在知道害怕已经晚了……我表哥……”

    哐!

    徐云没兴趣听他继续吹了,抓起卫伟明的脸,突然发力把他后脑勺拍在了墙上,卫伟明眼前一黑就彻底什么都不知道了。

    “既然这样,那我也只好先下手为强。”徐云摸了摸下巴,现在仇妍做的不正是想控制周围的流氓混子吗,那他就做个顺水人情,直接把刀斧会拿下。

    最起码这些人被控制了,果果和仇妍也就多了一层安全,阮清霜和药膳馆也会少很多麻烦,何乐而不为呢?

    “云哥,你啥意思?”强子咽下一口唾沫。

    “晚上我请客去洗澡,你也跟我一起。”徐云嘿嘿一笑:“就去那个热带雨林洗浴中心。”

    夏天去洗浴中心洗澡?

    疯了!

    但为何还有那么多洗浴中心夏天也不关门?答案很简单,挂羊头,卖狗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