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妖孽兵王 > 正文 第0047章 不速之客
    半个小时过得很快,徐云一直静心关注房外的声音。

    终于,他听到几个女人柔声喊道“范老板好”的问候。

    紧跟着,一个男人扯开公鸭嗓子骂着脏话:“马勒戈壁!老子早晚要把派出所那小骚蹄子给办了!敢抓我的人,不知天高地厚的东西!”

    口气不小呀,徐云表情冰冷,他当然知道这人口中“派出所的小骚蹄子”是指的谁。看来卫伟明等人被秦婉儿抓走的事情很快就传到范南杰耳朵了。

    “杰哥,是不是伟明太不小心了,他怎么会得罪那姓秦的小妞呢。”一个女人声音传来,尖锐的刺耳,就像是刀片划桌子发出的那种声音。

    范南杰冷道一声:“我已经嘱咐过他好几次了,躲着那个姓秦的小骚蹄子,他不可能不听我的话,看样子是那姓秦的小骚蹄子端完了四狼帮就盯上我的刀斧会了……”

    听到范南杰如此这般说,那女人也忍不住倒抽一口寒气:“杰哥,那我们怎么办?要不要先想办法找警方的人通融一下?”

    “没用。”范南杰有些咬牙切齿:“因为市公安局的那个局长就是个软硬不吃的人,老子送礼多少次了都被拒了,没我们想的那么简单。”

    “杰哥,天底下没有不收礼的领导,就跟天底下没有不吃腥的猫一个道理,我看你是没找到诀窍吧?”那女人笑声又阴又荡:“要不然让我去试试?”

    范南杰呸的骂了一声:“滚蛋,你个**除了岔开大腿还有什么本事?哼,看来过了今天,老子就必须把洗浴中心先给停几天,万一警察要跟我过不去,这是他们唯一能抓到给我定罪证据的地方。”

    “定罪?哈哈哈,杰哥,你这可是组织少女卖身的大罪啊,人家还未成年呢~”女人荡漾的声音听的徐云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那就让老子好好尝尝你这未成年什么滋味!”范南杰说着哈哈猖笑几声,然后徐云便听到了砰一声关门音。

    徐云仰头看表,他给强子和南城三虎下命令已经是五十分钟之前的事情了,他们应该都已经准备就绪了吧。想到这里徐云便摩拳擦掌扭了扭脖子,今天他就要让范南杰知道什么人能惹,什么人不能惹。

    徐云推开房门,正巧碰到一个经过的服务生,服务生微微一怔:“请问您有什么需……”

    话没说完,徐云已经一巴掌把这服务生的脑袋按到墙面给撞晕了。

    这出手也太干脆利索了,四楼走廊里几个小姐纷纷驻足侧目看向徐云。

    徐云淡淡道了一声:“范南杰在哪个房间?”

    话音落下,小姐们纷纷尖叫一声逃往自己房间,电梯旁的一个储物室里一下钻出两人,一个身材壮硕的大汉,一个长相蛮横的青年,看上去两人都不是什么善茬的样子,两人嘴角挂着一抹冷笑,狰狞的向徐云走来。

    “杰哥的名字也是你喊得?”长相蛮横的青年冷笑一声,突然银光一闪,哗的一声,青年手中多了一把纯钢甩棍!他毫不犹豫就猛挥起手中甩棍,狠狠砸向徐云额头!

    徐云微微侧身躲开,一招空手夺刃便将甩棍抢在手中!突然一声闷响,徐云夺过的甩棍劈头盖脸砸在了这个长相蛮横的青年头上,血从额头上悄无声息流了下来,蛮横青年一声不吭就直挺挺的栽倒在地上。

    另一个身材壮硕的大汉见状哪能愿意,突然就拔拳头上前,拳头夹着凌厉拳风犹如万马奔腾之势袭来!

    徐云却轻描淡写扔掉手中甩棍,淡淡抬手一挡!壮硕大汉拳头死死被徐云单手牢牢握住,进退都丝毫动不了半分!大汉心中一凌,抬头看来,就见一张人畜无害的笑脸看着自己。

    不等这大汉再有何反映,徐云的拳头夹着凛冽劲风以势不可挡的雷霆之势砸的他鼻骨爆裂,满面开花,整个嘴唇血肉模糊,牙齿不知道掉了多少颗。

    壮硕大汉捂面惨叫后退,徐云毫不留情跟上一脚命中心窝,壮硕大汉顿时胸口沉闷,直接后飞出去五米开外,连声都没吭就昏死过去。

    躲在门缝里往外看的小姐纷纷吓的哐一声关闭房门,之前见过一眼徐云的几个人更是心惊胆颤,心想幸亏是18号接待的他而不是自己,不知道现在她是不是已经惨遭毒手?

    徐云径直走到那间藏满了小姐的房间,敲敲门问一声:“范南杰在哪个房间?”.

    里面小姐惊惊颤颤的发出声音:“408……”

    ……

    “外面什么动静?”床上妖娆翻滚的女人突然停下扭动的身躯,蹙眉望向门口,外面明显有人打架。

    女人身下的范南杰一脸不以为然道:“哼,就算是有人敢找我麻烦,吴法和吴天也绝对让他死在门口,哈哈哈,你就放心大胆扭吧,老子爽了你也爽。”

    那一阵声音已经平息,范南杰心道肯定是吴法和吴天已经把人给摆平了,这对兄弟跟着自己没少出力,吴法从小生的就比别人威猛皮厚奈打,吴天虽然没他哥哥那么壮硕,但为人心狠手辣,动手毫不含糊。

    这就是范南杰为何把这兄弟二人带在身边的缘故,有他们守门他放心。

    哐——!

    范南杰身上的女人还没叫出声,房门就被一脚踹开。

    一个算不上是挺拔伟岸的身影站在门口,穿着一身洗浴中心洗过澡之后穿的浴服,脚下踏着进包房换上的一次性拖鞋。

    “你就是范南杰。”徐云只撇了一眼那个全身毫无衣物的女人,之后目光便停留在了床上那个长相凶横的家伙身上,一脸横肉,鸢肩豺目,脖子里带了一块巴掌大的玉观音,清脆透亮,估计价值不菲。

    “你找我?”范南杰眼皮跳了一下,显然,他怎么都没有意料到刚才打斗声之后,倒下的会是吴法和吴天两人,眼前青年看上去完全陌生,一点都没有眼熟的感觉。

    徐云一点都不客气的走进房间,拉过角落的椅子坐在范南杰的床边。

    范南杰不愧是能让其他三片大佬都鼎力支持的青年军,即便是知道眼前这不速之客放倒了门外两员猛将,依然能面不改色心不跳。

    床上女人再也受不了旁边坐一个男人看着自己骑在男人身上,尖叫了一声便裹起被子想要逃出去,范南杰哪能愿意自己光着身子被一男人看,一把抢下那女人裹在身上的被子盖在自己身上。

    那女人就那么光着跑出了房间,失心疯似的尖叫逃到那间坐满了小姐的屋子。

    两人对峙,范南杰虽然不到三十,但在河东市**上也闯了十多年,算是见识过大风大浪,气势多少还是有一些,但是十几秒钟之后,范南杰就忍不住了,额头上细汗渗出。

    对面的青年绝非凡人,那凛冽的目光和犀利的气势都是范南杰在道上十几年也没见过的,范南杰终于忍不住开了口:“你是谁?”

    “徐云。”

    “兄弟,印象里我们应该没有什么交际吧?我有什么地方得罪你了?”范南杰虽然面子上没有改色,但是心里却必须承认他不愿意得罪眼前这人。

    徐云把脚往范南杰床上一搭:“卫伟明是你什么人?”

    “是……我表弟。”范南杰目光一聚,一脸惊诧的看着徐云,他想不通卫伟明怎么会得罪这么个危险人物!

    “那就没错。”徐云一伸手:“你表弟打伤了我七个装修工人,每人三万块误工费,别废话,快点掏钱。”

    范南杰心里一身怒火,他怎么没听卫伟明跟他说过眼前这号人,可是面前这小子狮子大开口也实在是有些看不起他:“兄弟,如果我的人有什么做得不对的地方,我在这里给你道歉,但你这笔钱要的是不是太多了一些?”

    徐云冷笑一声:“现在涨价了,每人五万。”

    “我给你面子,你当我范南杰是怂逼?”范南杰心里虽然窝囊,但硬是把一口气堵下心口,他不知道为何,就是没有跟眼前这人翻脸的胆子。

    徐云没有理会范南杰,他笑着拨通了一个电话:“吃完了没?”

    秦婉儿几人刚被单洪宁的人开车送回药膳馆,就接到了徐云电话,忍不住问道:“你去哪了?”

    “我在热带雨林洗浴中心,做大保健呢。”徐云咧嘴一笑:“我初步预计,这里怎么也有一百多个小姐呢,要不要来查一下?”

    秦婉儿马上就明白了徐云的意思:“你等我!”

    徐云挂了电话,一脸灿烂的笑看着范南杰:“知道我是给谁打电话吗?”

    范南杰咬牙切齿,但他一遍遍跟自己强调,只要所有客人小姐都能顺利疏散离开,就算警察来了也没有用。

    “既然你撕破脸,那也别怪我了……”范南杰突然把被子一把掀起,伸手拿过床头上的烟灰缸就扔向徐云!

    徐云连起身都没起身,伸手把烟灰缸挡飞,笑盈盈的看着光身逃走的范南杰。随后,徐云不慌不忙的在范南杰的口袋里掏出钱包,钱到没多少,倒找到一把宝马车钥匙。

    范南杰冲出房间之后吼了一声:“都他妈给我跑!警察马上来了!”

    喊完了之后范南杰就第一个冲到暗门的楼梯去,电梯他是不敢坐了,万一被人断了电,困在里面就真是瓮中憋了,他这一喊,整个洗浴中心马上陷入了兵荒马乱,杂乱的脚步声在走廊里杂乱响起,四楼的影响了三楼,三楼影响了二楼,逐步往下惊起满床鸳鸯。

    徐云心道:我说有一百多个小姐是不是少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