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妖孽兵王 > 正文 第0051章 河沙场里还人情
    药膳馆有了吕峰带来的战斗力,装修进展速度堪称飞快,阮清霜看在眼里喜在心底,她泡了茶在楼上端下来,这可让楼下的人受宠若惊,最起码吕峰和单洪宁是不敢喝这么折寿的茶水。

    强子把宝马卖了,开着神龙小富康来把十五万送到徐云手里,徐云也没点,回身上楼把钱放下。

    “霜姐,小单特别想把药膳引入到他的豆捞城,你出配方,他出人和地,赚钱五五分账,你觉得呢?”徐云心情不错,微笑着走下楼,就好像是说一件特别特别普通的事情似的。

    阮清霜哪敢想,昨天还以为是幻想的事情,今天徐云就直接让她迈出了如此大的一步:“真的?”

    单洪宁赶紧上前:“那必须的,霜姐,您要是觉得合适,那咱们择日不如撞日,今天就把这事情定了,我马上找人给我介绍几个厨师,你跟我亲自去挑人!”

    “你们没给我开玩笑吧?”阮清霜脑子都有点转不过来。

    “还开什么玩笑,小单让你去选厨师,你跟他去就成,这边你又帮不上忙。”徐云摆手道:“带着咱店的药膳食谱。”

    单洪宁使劲点着头:“是,霜姐,你就带着食谱秘方,哪个厨师做的对您口味,你就选谁。”

    阮清霜哪好意思说她现在的嘴都让徐云给养刁了,一般厨子做的药膳可能还真难入她的法眼呢。

    “去吧。”徐云看着阮清霜,挑了一下眉毛。

    阮清霜脑海里再次响起了徐云昨天的那一番话,去就去!她要改变现状,她要让药膳发扬光大:“那我去看看,这里的事情就交给你了。”

    吕峰在工人堆里走出来:“哥,要不你也去吧,这里我给盯着呢。”

    徐云摇摇头:“你们不了解霜姐,霜姐自己的事情是不希望别人指手画脚的。”

    阮清霜娇躯一震,徐云是在提醒她,让她自己拿主意,她是大姐大,她说什么是什么,而轮不到别人对她说三道四。

    单洪宁听了这话也若有所思,赶紧跑去开车门。

    两人离开之后,吕峰点了根烟走到徐云身边:“云哥,这地砖我看也够年头了,要不然也一起换了吧,木工活今天就能完事儿,造型又不多。”

    “换地砖?”徐云看看地上那抛光砖,确实也有年头了:“费用是不是有点大。”

    吕峰咧嘴一笑,虽然他比徐云起码大十岁,但喊得还是很亲切:“云哥,我是干啥?这么点砖还用得着花钱吗,我一兄弟做建材就搞瓷砖,牌子货!我一句话他就给我送来!”

    “行,那就按你说的做。”徐云才不会客气,有免费的馅饼不吃是傻子。

    “我再让孔忠给送两车沙来,让我工人在我工地搞点水泥来,这还不都是小事儿。”吕峰不愧是搞小工程的,这些事情安排的是井井有序。

    徐云懒得费脑子:“都交给你了,辛苦了。”

    打了几个电话之后,吕峰脸色暗青的走到徐云身旁来:“云哥,孔忠沙场出事了。”

    即便是徐云看到吕峰脸色都青成那个样子,依然一副神情自若的神态:“出什么事儿了。”

    “有人一大早就带了很多人把沙场砸了,孔忠现在还在里面。”吕峰说话间忍不住咽下一口唾沫:“听他的意思,好像是范南杰的人做的……”

    徐云这到有了些兴趣,范南杰果然不简单,昨天不是被抓进去了,想不到还能打击报复。想想也是,昨天是孔忠带人堵的暗门,范南杰第一个要报复的人自然是他。

    “强子,走,咱俩过去看看。”徐云向门外看了一眼,神龙小富康安静的停在门口:“擦,范南杰的宝马呢?你不会是要让哥坐这个去吧?”

    强子一脸黑线:“哥,你让我把那车处理了,我那不是一大早就处理了,钱都给你了,你忘了?”

    徐云一拍脑袋:“我这脑子这几天都不够用了。”

    “云哥,你准备就你们两个人去?”吕峰也怀疑他是脑子不够用了,虽然他也听单洪宁说了徐云很能打,但听孔忠的意思对方人很多很能打,不然孔忠也不会吃亏啊。

    徐云看着吕峰,恍然大悟:“对啊,你这不有车吗,你送我去。牧马人,这车不赖呀,男人的大玩具。”

    “云哥你就别给我开玩笑了,我有点受不了。”吕峰揉了揉心口窝,他不可能傻乎乎一个人跟着去,就算去帮孔忠,那他也要带上百十号兄弟啊:“我打电话叫人。”

    “你以为是黑社会寻仇啊。”徐云瞪了他一眼:“我可是听秦婉儿说了,最近严查黑社会,只要是敢乱来的全都连根拔起。”

    吕峰一脸惊诧:“可是,云哥你的事儿……秦警官也管?”

    “她又不是我媳妇,她当然管。”徐云说着已经大步走到了吕峰这辆jeep牧马人旁:“别墨迹了,走着。”

    虽然吕峰心里一百万个不愿意,但还是咬牙开门钻上了车,去就去吧,大不了是生死线上走一圈,反正这种事儿他不是没经历过。

    这车比起很多城市越野可野性多了,这性能没得说,就算是走在下沙场的乡镇烂泥路上也绝对杠杠的!

    很快徐云便看到了孔忠的河沙场,规模不小,但是河道中央一辆横起来栽进河中半个船身的挖沙船就有些让人难堪了,连挖沙船都给人砸沉了,这伙人够毒的,这船虽不是什么好东西,但价钱可不便宜。

    沙场周围停了好几辆面包车,吕峰的心忍不住提了起来,对方人数可真不少。

    嘈杂的声音传来,小强惊的伸手指过去:“哥!你看那边!”

    一群凶悍的大汉正手握各种家伙狠狠的砸着一台洗沙机器,机器在众人围攻下很快就倒了下去!但是那伙人依然没有停手的意思,纷纷把目光转移到其他机器上。

    吕峰也看到了被打的鼻青脸肿的孔忠,地上躺着二十多个孔忠的小弟,看得出来孔忠已经放弃了。

    “给脚油,过去。”徐云淡淡道,强子却在平静的声音里听到几分怒意。

    昨天孔忠怎么也算帮过自己一个忙,徐云可不是那种只会利用人的家伙,今天帮孔忠,就算还他昨天帮自己堵住范南杰的人情,再说,如果不是徐云命令孔忠堵门,他今天也不会惹上这种麻烦。

    吕峰犹豫不决,就这么冲下去能改变什么?他心里的小九九已经在盘算自己要喊多少兄弟过来才有胜算。

    但就在这时候徐云却一巴掌按在了吕峰的右膝上,吕峰右脚直接狠狠踩在了油门上!就听这辆性能王发出如同咆哮的嗡鸣,直接就冲破了河边陡坡的限制,直奔目标现场!

    等吕峰反应过神来松开油门也已经晚了,那么大坡度,就算是他一脚刹车停住,汽车依然还是因为惯性滑到了一伙惊傻了的大汉面前。

    徐云二话不说开门下车,看了眼被揍的嘴角和眼睛都青肿的孔忠:“这么事儿都办不了,你这沙场怎么开下去的?”

    强子也拍拍吕峰喊他下车,吕峰还是稍稍犹豫了一下才跳下车来。

    孔忠即便被打的如此悲惨,却依然还是挂着笑脸:“云哥,我这人你还看不出来,见谁都赔笑脸说好话,找我麻烦的人不多……”

    “这事儿怪我,怪我昨天让你去堵那个暗门,今天这些人我处理。”徐云说着便把目光转向了眼前那一伙人的身上。

    这一大帮子五大三粗,一脸蛮横气息的大汉看到徐云那蔑视里带着针芒的眼神儿,顿时都心升恶意,一脸狰狞的冷笑起来,好一个说大话的小子,居然说要处理他们?

    “谁带的头?”徐云拍了拍孔忠肩膀,不慌不忙的迈步走向前去。

    对面的蛮横汉子也都纷纷摩拳擦掌,似乎随时都要狠狠蹂躏眼前这个不起眼的小子。

    “老子带的头!”一群大汉中突然站起一个魁梧的家伙,那膀子厚的跟城墙似的,手臂甚至比一些女人的大腿都要粗,只是绝对没有女人大腿白皙和滑嫩,一看就是黝黑而粗糙。

    徐云依然镇定,毫无惊慌神色:“你就是范南杰的狗?昨天洗浴中心的事情是我做的,有什么冲着我来。”

    此言一出惊起千层浪!一群凶蛮的大汉全部压了上来:“操,山子哥面前还他妈猖狂!”

    “山子哥,这小子找死,咱们就成全了他吧。”

    “是啊,今天不卸他根胳膊,他小子就不知道山子哥你是什么人!”

    一伙人你一言我一句的,完全不把徐云当回事儿,当然也有懒得废话的,直接就扑上来动手!看那架势是要当场就把徐云给撕了!

    徐云侧身一躲,拳头毫不留情就送到那人下巴上,那人当场满口飙血,直接就被放倒在地,吭都没吭一声!这一下确实真挺骇人的,几个嘴里还要说狠话的人也都把话咽进了肚子。

    “哼,看不出来还他妈是个狠茬儿呢!”被众人称作山子哥的魁梧大汉很潇洒的点了一根烟:“想找死,那老子就成全你!兄弟们,好好陪他玩玩,玩腻了就扔到河里喂鱼!”

    一群彪横的家伙丝毫不客气的就围了上来,他们才不理会什么以多欺少算不算好汉,只要把想干的人干倒就行,三十个人一拥而上,操起家伙就往徐云身上招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