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妖孽兵王 > 正文 第0052章 果果闯祸
    短短的时间内,这群彪横的大汉尽数被徐云踹飞到河道里,每个人都跟落水狗一样,脸上尽是失落和惊恐。别说跟徐云打了,他们甚至都看不到徐云的出拳就都跪了,然后就被大脚直接踹飞。

    山子手里点燃的烟才抽了不到一半,自己的人就全军覆没,他看得清清楚楚,他的手下就没一个能撑住对方这人一拳的!全部都是一招跪地,第二脚就被踹的横飞出去……

    jeep牧马人里的吕峰早就看傻了,他怎么说也是搞些小工地的建筑头头,见过不少世面,为了争抢工地而大打出手的事情也时有发生,但是徐云这种狠角色他绝对是第一次见到。

    这时候吕峰才明白为什么强子能如此镇定跟徐云独身前来,也终于相信了昨天单洪宁说云哥能秒杀范南杰洗浴中心打手的说法。

    孔忠就像看神仙一样看着徐云,心中只剩下疑惑,他是人吗?!

    “范南杰让你来的?”徐云走到那叫山子的彪横汉子跟前。

    山子否认,摇摇头:“不是。”

    “你是他的人?还挺忠心耿耿啊。”徐云淡淡的看着对方。

    “我不是范南杰的人。”山子没有回避徐云目光:“但我必须要还他一个人情。”

    徐云一怔:“你欠他的?”

    山子一点头:“不瞒你说,我判了两年,刚在山上放出来不到一个月。去年我家里死了双亲,我妹说是范南杰出钱把人埋了。这个人情我该还吧,而且他还让我妹妹在他洗浴中心里面上班。”

    “哥!别说了!”一辆白色面包车里,一个女孩忍不住怒喊了一声!

    徐云扭头看过去,长得好清纯的一妹子,那不是昨天晚上在热带雨林四楼给自己服务的18号吗?

    山子被妹妹喊的懵了一下,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情况,只是傻傻看过去。

    “你知道他范南杰让你妹妹上班做什么工作吗?”徐云眼睛里闪过阴霾寒意。

    山子浑身一颤,他嘴唇抖动,原本他毫不怀疑的事情,说的时候也有些茫然了:“做……收银员……”

    徐云摇了摇头。

    白色面包车里的女孩一咬牙,满脸恳求:“我求求你不要说了!!”

    徐云没有再理会山子,转身走向强子:“拿根烟抽。”

    强子一怔,云哥以前不抽烟的呀。这时候吕峰已经赶紧掏出根中华递上前,火机也及时点燃了。

    徐云抽了一口烟,心道,早知道范南杰那王八蛋这么不是东西,他昨天就应该让他知道死是什么滋味……趁人之危的小人是最可恶的。

    山子浑身颤抖走到那辆面包车前,对车里的女孩道:“妹,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女孩哇一声就哭了:“哥,我没办法,我迫不得已……我当时若不把自己给范南杰,就连给爸妈火化的钱都没有……但我没想到后来他会逼我去卖……哥……呜……”

    “那你为什么骗我!为什么骗我说范南杰是他妈我恩人!”山子暴起青筋的拳头直接狠狠砸在面包车的窗户上,车窗哗啦一声碎了一地,血沿着山子的胳膊流了出来。

    女孩只是呜呜哭啼,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就你这性格,如果她说了实话,你会怎么办?”徐云把抽了两口的烟在地上掐灭,有些呛。

    山子一双眼睛布满血丝,瞪得如同牛眼:“我杀了那王八蛋!!”

    徐云起身看向山子:“所以你妹妹才不告诉你,她不想让他哥哥再进去了,她不想忍受那种没有亲人的痛苦。”

    强子都被徐云一番话说的感动了,我擦,云哥就是云哥,就是有水平,这时候点根烟说话才有意境呢,想着他也拿了根吕峰的中华给自己点上,以后可不抽七块钱一盒的白将军了,拿不出门来。

    山子兄妹抱头哭了一阵子之后,那群被徐云踹翻落水的汉子也都爬上岸了,该看的该听的他们什么也没落下,心里一个个都打翻了五味瓶似的。

    山子的妹妹被范南杰给毁了,而山子却还意气风发的来给范南杰出气还人情,怪不得今天来的路上山子妹妹一言不发,好像有什么心思似的。

    “我真该死!”山子突然仰天喊了一嗓子,然后跨步走到徐云面前,二话不说,扑腾一声跪在徐云跟前。

    擦!徐云吓了一跳,赶紧后退几步,这礼也太重了点吧。

    山子一脸凝重,他听到孔忠叫面前的人云哥,也就跟着叫了:“云哥,今天若不是你,我山子还不知道自己妹妹有多痛苦。范南杰那王八蛋是你给端的,你就是我恩人,你有什么事儿就吩咐,我山子绝无二话!”

    徐云一挥手:“带着你妹妹赶紧走吧,我最见不得女人哭。”

    “嗯!”山子点点头,然后对那些被徐云胖揍一顿的大汉们道:“以后云哥是我老大,也就是你们老大,今天我们做的孽我们要负责,你们留下来把那捞沙船给弄上来,我把我妹送回去就回来。”

    孔忠摸摸淤青的嘴角,这些个拳头算是白挨了,山子那家伙也是条硬汉,最起码他面对挑翻他三十多个兄弟的徐云时,脸上并没有露出恐惧的神色,就凭这一点比他们南城三虎可强多了。

    徐云一把拉开牧马人的驾驶座车门就跳了上去,娴熟的把车往后一倒,漂亮的掉头,一脚油门跟上,这辆越野性能超强的汽车就如同见了红布的蛮牛,硬是爬上坡度如此陡峭的河沿。

    汽车开上去之后,徐云才重新下车对吕峰和强子道:“走啊,还等着我下去接你们?擦,坐俩人爬坡可费劲了!”

    吕峰心疼的不得了,旁边就有缓坡啊,绕点路而已。

    可徐云不那么想,若是走那种普通路,这个价位的任何车也比jeep牧马人的舒适性更好吧,开这车就是要不走寻常路。

    “对了,孔忠,一会儿安排人给我送点沙子,云哥药膳馆铺地面用。”吕峰爬上河沿之前还不忘回头给孔忠嘱咐了一声。

    “成,一个小时送到。”孔忠咧嘴笑了笑,大爷的,他要先去趟医院……

    ……

    双语国际学校的教学安排和普通全日制的小学并不一样,这也就是这所学校的特点之一,因为你根本分不清楚这是语文课还是英语课……

    还有一节课就放学了,苏小冉也是口干舌燥,而且她现在特别担心,班里的孙浩然因为尿了裤子离开之后就一直没有回到班里来。

    果果在班里可真是耀武扬威,一下课就被一群人众星拱月般的围着,毕竟连孙浩然那个小霸王都给她吓哭了,果果当然不是一般人!

    可是果果的好日子没过多久,下课之后,苏小冉还没来及走出教室,教室门就被一个大手推开了,一个三十五岁左右,穿着得体的男人走进来,手里领着换了一身干净衣服的孙浩然。

    “孙浩然?”苏小冉先是一怔,然后对那个男人微微一笑:“你好,你是孙浩然的父亲吧?”

    那个男人连理都没理苏小冉,低头问道:“儿子,告诉爸爸,是谁。”

    “就是她!”孙浩然肥手一指果果:“冯果果!”

    “胖子,那么大人还尿裤子,碰到事情就找大人,不嫌自己丢人。”果果一脸嫌弃的样子,丝毫没有因为对方叫了家长而感到害怕和愧疚。

    男人哼了一声,指着果果道:“小丫头,你不是说你妈妈是**大姐吗?好啊,那就跟你妈妈说,中午放学我就在学校门口等着她,她若不来,就别怪我对你不客气,吓唬我儿子?小丫头,你还挺厉害啊。”

    果果眉头一皱,针锋相对:“是你儿子耍流氓!说要让我当她女朋友,哼,也不看看自己那样子配得上我吗?”

    那男人被果果说的一阵子火气:“死丫头,老子一根手指就能掐死你,你信不信!”

    “不好意思,这里是学校,请注意你的言行。”苏小冉也收起了笑容,她真没见过这么小气的家长,居然跟一个孩子怄气:“孙浩然爸爸,小孩子之间的事情你一定要插手吗?”

    “滚开。”那男人对苏小冉一点都不客气:“我儿子在班里受了欺负,你这个当老师的也脱不了关系,哼!”

    说完,这男人直接领着胖儿子就扭头离开了,留下委屈的苏小冉,现在的学生家长真的好过分哦!说话也太难听了吧!

    可是果果到底做了什么?苏小冉不禁忍不住好奇的转头看向果果。

    果果一脸灿烂:“苏老师,你看的人家都不好意思了嘛。”

    苏小冉一脸黑线,这个小妖孽,看来她还是给阮清霜打个电话吧,万一果果惹出什么大乱子,她可担当不起责任。

    阮清霜整个上午都在单洪宁的豆捞城,单洪宁做事效率没得说,找了十几个有过做药膳经验的厨子,按照阮清霜给的食谱和配方,每人做了一份。

    经过品尝之后,阮清霜最终选定了三个人,单洪宁都找人在广告公司做好了彩色大横幅,写着:本店隆重推出秘制祖传药膳!清热消火,保健养生必备美食!

    阮清霜接到苏小冉的电话之后,不禁犯愁,看来是果果惹麻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