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妖孽兵王 > 正文 第0055章 要跟金彪对着干
    “如果我们不搬,你能怎么样?”徐云走出后厨,直接开口拒绝了这个包租婆落井下石的要求:“你都是岁数不小的老阿姨了,不会不知道做人要厚道的道理,给自己积点德,给子孙留点福。”

    猛人就是猛人,一席话说的众人皆惊,翁晴可是金彪的老婆,河东市里为数不多能横着走的主儿!

    南城三虎在这群人中算是混的好的,但也仅限于南部的文汇区和弘南区,比起落水狗汪顺喜和范南杰还都差点事儿。

    可即便是那两个人,在翁晴眼睛里也不够看的。

    现在徐云居然张口说她是岁数不小的老阿姨,还变向说她缺德……嘶,摆明了一点面子都没准备给她留。

    翁晴不动声色的脸上开始慢慢涨红,她几乎咬牙切齿:“好小子,敢这么跟我说话的人还没出生呢……”

    “翁姨,这件事情你给我个解释的机会。”阮清霜并不希望得罪包租婆,这房子她租下来的时候价格并不贵,她真心不舍得换地方,而且刚花了那么多钱装修。

    “解释?你跟我解释什么都没用。”翁晴冷漠道:“明天,如果你们还在,别怪我无情。”

    阮清霜急火攻心,一项温柔婉转的她居然提高了声音,对着翁晴大声喊道:“你听我解释清楚好不好!”

    这一下还真把翁晴给吓到了,在场的除了徐云和仇妍,其他人都纷纷虎躯一震,果果还真没见过这样的妈妈,她赶紧躲到秦婉儿的怀里,可把徐云羡慕嫉妒恨了一小下。

    翁晴冷笑一声:“跟我发火?小阮,我租房子给你的时候,你可没这么大火气,看来现在翅膀硬了啊。”

    “不是这样的……”阮清霜也意识到自己刚才的大声,暗自有些吃惊。

    “不用解释了,她不是来听你解释的,她就是来收房子的。”徐云上前把性情软弱的阮清霜挡在身后:“就算没有这个理由,她一样可以找到其他的理由。”

    说完,徐云看了眼翁晴:“我说的没错吧?大婶?”

    “我看你明天嘴巴还硬不硬,哼!”翁晴心里对徐云几乎快恨之入骨了,她最讨厌男人说她老,哼了一声,翁晴重重的甩手转身走出去,钻入门口一辆白色的雷克萨斯里扬长而去。

    药膳馆原本兴高采烈的气氛变得特别压抑和沉闷,阮清霜似乎好久才让自己平静下来,她扬起一脸的委屈,终于忍不住泪眼朦胧的看向徐云:“徐云,我该怎么办?帮我……”

    “那当然,你是我老板,我不帮你帮谁?”徐云依然笑容轻松,接着他就对果果和秦婉儿使了个眼神儿。

    秦婉儿赶紧跑过来:“霜姐,这几天你肯定很辛苦,我们上楼吧。”

    “对了妈妈,果果的作业你还没检查呢。”果果也特别懂事。

    等秦婉儿和阮清霜上楼之后,南城三虎和其他人也都坐不住了。

    “云哥,她是东大佬金彪的女人,不好惹……”单洪宁皱了皱眉头:“真没想到这居然是她的房子。”

    吕峰骂了一声:“操,看来金彪和翁晴早就想插足我们南部了!”

    “没错。”孔忠也倒抽一口寒气:“汪顺喜和范南杰相继翻船,整个道上都以为我们南部二区群龙无首,虽然霜姐的名字现在也不弱,但她毕竟是新人,那些大佬不会放在眼里,翁晴或许就是因为听说了我们南部发生的变化才来。”

    强子也终于算缓过劲儿来:“这么说,她真的就是来故意找茬?”

    徐云嘴角微扬:“她当然是有备而来,看到你们这么一群家伙都聚在药膳馆也不惊讶,显然她对此早就知情。”

    “那她还敢一个人来?”强子一咬牙,擦,太看不起人了吧!

    “她一个人来,你敢动她吗?”徐云抛出的这个问题很简单。

    所有人都愣了一下,纷纷咽一口唾沫然后低下脑袋,的确,就算是翁晴再嚣张,他们也不敢动她,毕竟是金彪的老婆,谁也不想和东大佬为敌……

    强子半天没吭声,云哥说的也太直接了,搞的他实在没有面子。

    孔忠弱弱开口问道:“云哥,那我们怎么办?难道……这刚开业就要搬店?”

    这个问题太残酷了,不想得罪金彪,除了搬店还能怎么办?

    “哥肯定不搬。”徐云的话干脆利索。

    “哥,那可真的是要跟金彪对着干了?”吕峰右手拇指和食指张开成八字,心有余悸道:“金彪手里有不少真家伙,他真开枪打过不少人。”

    单洪宁一听这话题也蔫了:“河东市的东西南北就我们南部的最软,真干起来,我们肯定吃亏。”

    “土枪我倒是有两条,可若是动了枪,警察那边……”孔忠情不自禁看了看楼梯:“秦警官能罩得住我们吗?”

    “你敢开枪她就敢抓你,抓紧把你那破枪交了去。”徐云大手一挥:“以后的事是以后的事,你们该吃的吃,该玩的玩,这事和你们没关系。”

    顿了一下,徐云继续道:“还有,明天谁也不用带人来。懂我的意思吗?”

    这魄力!

    真是让人心服口服!

    翁晴都找上门了,明天就要来给端锅了,现在徐云还能说出这种话,怎么能不让这群混社会的猛人们心服口服?他们连惹都不敢惹的人,在徐云眼里却仍然不当回事儿。

    有时候一个人的魄力真的能影响一群人,也不知道是谁去买的酒,百十号人围着徐云敬了起来,这一喝就是两三个小时,一个个甚至都好像忘记了来自金彪老婆翁晴的威胁。

    仇妍确保周围安全之后回到药膳馆,这时候徐云已经喝的迷糊了,毕竟是百十号人都敬他呀!就算是酒神也要有个限度,可况徐云也是人。

    “都够了!”仇妍突然厉声道:“不怕命短的就继续让他喝!”

    狐尊发怒自然是足够骇人,南城三虎相互对了个眼神儿,然后就对众人道:“今天就散了吧,大家也吃饱喝足了,霜姐要休息了,云哥也喝的差不多了,咱们就都撤了!”

    众人一哄而散,药膳馆也终于恢复了平静。

    “妍姐,我们把云哥送上去吧。”孔忠和单洪宁把徐云架起来,心道云哥这身板看似没那么魁梧,却没想到却那么重啊,他们两个人都费劲,还要吕峰在后面托一把呢。

    仇妍冷声道,不用了,走过来直接单手把喝多了的徐云扶住:“你们都走吧。”

    三人不再多说废话,赶紧就撤了。

    仇妍把徐云带到楼上,阮清霜和秦婉儿因为有心思所以都没睡觉,果果倒是早就上床找周公大爷扯皮去了。

    阮清霜见徐云喝成这个样子是又气又心疼,秦婉儿则是恨铁不成钢的踢了徐云一脚道:“真是没出息,怎么喝那么多。”

    “快别说了,我去弄些热蜂蜜给他醒醒酒。”阮清霜起身就要忙。

    “不用了。”仇妍道:“我有办法让他更快醒酒。”

    说完,仇妍径直走向卫生间,直接开门把徐云扔到了淋浴下,二话不说扭开冷水就转身离开,砰的一声关上了门。

    我擦!徐云被冷水冰的打了个冷颤,居然被仇妍看穿了!唉,徐云长叹一声,哥也是没办法才装醉啊,不然就真被那群人给喝趴下了。

    仇妍出去之后就对阮清霜和秦婉儿道:“都去睡吧,他一会儿就好。”

    听到仇妍这话,两人半信半疑的点了点头。

    徐云调整好水温,直接脱了衣服舒舒服服洗了个澡,他才不担心明天那包租婆会做什么,反正他绝对不会服软,如果那女人敢玩儿硬的,那也就别怪他不客气了。

    洗过澡徐云才想到一个问题,仇妍这混蛋对他是管杀不管埋呀!把他扔进来就放水,却没给他拿件换洗的干净衣服,这是要让他光着出去?

    唉,擦干净身上的水珠,徐云暗自庆幸这个点儿她们都已经睡了,不然的话自己可怎么出去。

    回归原始人着装的徐云迅速打开卫生间的门,然后垫着脚就快步溜回自己的房间,整个过程行云流水。

    他怎么可能知道阮清霜因为不放心,一直都留着门缝,关注着外面呢!所以徐云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每一个脚步都印在了阮清霜的眼里。

    一直到徐云消失在他的房间里,阮清霜才猛然回过神来,赶紧一把将房间的门关上!她的心里就像是闯入了一头小鹿,扑腾扑腾的跳个不停。

    刚才她居然看到没穿衣服的徐云,而且她还那么傻傻盯着徐云一直到关门消失,自己什么时候变得如此……如此……阮清霜一时之间脑袋都懵了。

    “妈妈。”果果突然开口把阮清霜吓了一跳。

    “果果怎么还没睡?”阮清霜惊魂未定的,随后更是瞪大了眼睛:“你……你刚才没看见什么吧?”

    果果一脸疑惑:“呃?怎么了妈妈?”

    听到果果这么说似乎什么都没看得到,阮清霜可算是放下心来:“没什么,快睡觉吧,明天还早早起上学呢。”

    果果翻了个身,蛮不在意的语气道:“不就是老爸洗过澡没穿衣服出来嘛,有什么不好意思的,黑灯瞎火又看不清楚什么……”

    哐一个青天霹雳就砸下来,阮清霜身体瞬间僵硬,无意的偷窥行为居然被这个小鬼头发现了……她这个当妈妈的情何以堪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