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妖孽兵王 > 正文 第0057章 哥就值这么点钱?
    徐云抬眼撇了下打扮浮夸的金文武:“唬我?你找错人了小子。”

    金文武颧骨的肌肉明显抽搐一下,身为河东市东区太子爷的他什么时候受到过这种蔑视?况且,即便他没有金彪那个老子,也一样能做到万人敬仰。

    “帮他们搬家。”翁晴没给儿子继续说话的机会,一挥手,十几个体彪貌悍的大汉就直接破门而入,来势汹汹,完全一副拆台的表情。

    阮清霜的心血十天前才被四狼帮的人毁于一旦,十天后刚刚重生就又要有人要对它下手,徐云当然不可能答应,现在的药膳馆,除非阮清霜说不要了,徐云绝不准许任何人毁坏它一丁点,别说是房子没到期,就算是到期了,对这种不善良的包租婆他也不走啊。

    一股凌厉的杀伐之气犹如惊涛骇浪突然卷起,排山倒海般袭向闯入药膳馆的一帮彪横的大汉,一帮彪横大汉瞬间浑身升起彻骨寒意,在徐云气势磅礴的压力下,他们甚至再也迈不开脚了,这气势也太骇人。

    金文武脸色一沉:杀气!他心中虽然也是一阵寒意,但却并未失去斗志,毕竟也是被翁晴扔给地下师傅历练了有些年头,见过些市面,也见过所谓的高手。

    但金文武似乎并不知道所谓高手也是分等级的,仗着几年的本事没白练,无所畏惧的突然偷袭,一脚踢向徐云左耳处!

    徐云左臂下意识的格挡住金文武的偷袭,嘴角露出一抹笑意,没想到眼前这家伙有点意思,怪不得金家的人能有野心扩张势力,原来是有个学了点本事的儿子。

    一脚之后,金文武脸上的镇定明显少了几分,他没想到自己全力一脚居然没能悍动对方半分,眼前这个一身土气的清瘦家伙居然还能笑的出来。

    或许是真的不甘心,金文武再次出拳,徐云左腕儿抬起,轻描淡写挡开金文武的拳头,右拳几乎同一时间轰出,瞬间的爆发力全部集中在金文武的胸口,一阵沉闷让他几乎喘不过气来。

    徐云没有打算给他回旋的余地,长驱直入,拳头毫不客气的击向了金文武的脑袋上,金文武虽然胸口受了重拳,却依然保持头脑清醒的侧头躲避,而徐云却拳变掌,一记手刀砍在金文武的脖颈上。

    这一手刀砍的势大力沉,金文武一个踉跄直接摔出去老远,重重倒地。

    徐云没有打算下,闪电上前,直接一脚踢中金文武肋骨,金文武直接横飞出药膳馆,重重摔落在门口,嘴里直接就一口血喷了出来。

    翁晴一脸惊慌,她完全不敢相信,要知道她给儿子请的师傅可是左冷,是绝对厉害的人物,而且儿子这几年跟着左冷也的确成长了很多,她可是要靠着儿子称霸河东市啊!

    “我要杀了你……”被徐云踹飞出门的金文武居然硬撑着爬了起来,一双眼睛死死盯在徐云身上,就像是一头没有智商的受伤野兽,即便伤痕累累,却还想殊死一搏。

    金文武晃着强忍站立的身体走进药膳馆,眼神阴狠毒辣,翁晴已经被惊的脑子混乱了,甚至没有阻拦儿子去送死。

    “想死?成全你。”徐云已经没有再跟他玩儿下去的意思,本以为这家伙有点本事,却没想到他连初窥门径的三流级别都达不到。

    金文武突然双臂崩开,速度惊人的扑向徐云,嘴巴张开,露出一排非比常人的锋锐牙齿,这架势似乎是要撕咬徐云的喉咙。

    情理之中,徐云一记蕴涵百缕叠劲的重拳直接击中金文武面门,那呼啸而来的身体犹如断线的风筝直接后仰飞出,栽倒在地。

    这一拳一切都盖棺定论了,金文武在徐云眼里,显然是一直扑火的飞蛾。当金文武最后要拼死撕咬的时候,徐云想到了地下世界的一个人,鬣狗。

    十几个彪横的大汉脸色都变了,他们眼里的太子爷可不是普通纨绔,平日里打架出手都生猛如虎,对付一般小混混几乎都是秒杀,但是在眼前这人面前却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

    突然,金文武的黑色普拉多车门打开,一双铮亮的皮鞋踏出,紧跟着一个瘦高的身影走下车。

    翁晴两眼突然回神,疯一样跑出去抱起半死不活的儿子,愤怒对眼前瘦高的男人道:“左冷!我给了你那么多钱,我儿子都快被人打死了,你居然现在才出来!”

    瘦高的男人胡茬满面,一脸宿醉为醒的样子:“你给我钱让我给你儿子当师傅,我带他历练,被人打是正常的事情,死不了的。”

    “我让你给我杀了里面那个人!”翁晴爱子心切,看到儿子被徐云打成这个样子,顿时心升怨气,恨不得把徐云撕成碎片!

    瘦高男人声音突然阴冷:“你以为我是你们家的下人吗?”

    翁晴突然反应过来,她哪有命令眼前这人的资格,瞬间收起跋扈面色,祈求到:“左冷,我出钱,一百万,你把里面的人杀了,我给你一百万!”

    徐云闻言已经在药膳馆里走出来,微微一笑道:“一百万?擦,哥就这么不值钱?”跟着,徐云看了眼那个瘦高的男人,话音有些不屑道:“鬣狗,这活儿我劝你还是别接。”

    瘦高男人突然浑身一震,他脸上宿醉的神色全然消逝,一脸惊异的瞪向眼前这个看似毫不起眼的小人物:“你是谁?”

    “我是谁不重要。”徐云摆摆手,不以为然道:“但我劝你别做傻事,为了这么点钱送命可不值得。”

    瘦高男人叫左冷,曾经也是地下世界的响亮人物,做事够绝够狠,被人送了个鬣狗的称号,然而却在几年前消失了声音。

    当年徐云所在地方一直都在跟很多地下世界的组织有摩擦,自然知道很多地下世界的人。鬣狗曾经在地下世界惹出过大事,被开出悬赏令之后人就消失了,没想到居然沦落到给人当“家教”的地步了。

    “哼,本来我还懒得杀你……但是你自己找死。”左冷眼睛露出残暴,犹如一头凶恶的鬣狗一般:“知道我存在的人,全都要死!”

    徐云眼睛微微眯起,一股凛冽之势爆发,区区二流境界的家伙居然敢口出狂言,徐云当然要让他知道什么叫找死。

    左冷脚底磅礴蓄力,突然一个箭步冲向徐云,一招直击徐云面门,那速度绝对惊掉众人下巴,谁都没想到那么瘦弱的身躯居然能爆发如此巨大能力。

    然而徐云也不含糊,身影一闪,轻松躲开左冷破竹之势的一击,顺势一脚勾起,左冷整个身体失衡平起,徐云突然横臂砸下!

    左冷高瘦的身体直接暴砸在水泥地面上,等他翻身想要挺身而起的时候,徐云已经突然闪电出手掐住了他的脖子,更是不给他喘息的机会,右拳直接砸向面门!

    真正的高手都看得出来,如果说徐云对付金文武只用了半分力,那他对付左冷绝对用了五分力!

    徐云很清楚,虽然说左冷的实力跟自己相差一个等级,但他从未有轻视对手的习惯,因为师尊说过,只要对方是初窥门径的高手,你敢轻视他,他就有伤害到你的能力。

    左冷只觉得咽喉处的压力让他透不过气,整张脸迅速的变成了酱茄子的颜色,很快他的视网膜因负担加重而双眼血管大量充血,头顶一股热流冲上,他双手使劲的想要掰开徐云钳子一般的手指,双腿在空中乱蹬,即便是他的下巴几乎张到脱臼,大口大口呼进嘴里的空气也只有一点点可以流到肺部,左冷只觉得自己整个人的五脏六腑都拧在了一起,一股强烈的死亡预感油然而起……

    徐云突然一把拎起左冷,突然起脚正中左冷下腹,将近一米八的人整个人折成一截横飞出去,重重撞在那黑色普拉多的车身上,庞然大物都被撞的险些翻掉。

    左冷瘫坐在地上强烈的咳嗽着,甚至都忘记了全身撕裂般的剧痛,他贪婪的大口呼吸着空气,数以亿计的红细胞抱着氧气冲破那松开的血管大动脉,一股脑涌向他的大脑、四肢和身体各个器官……

    当他确定自己还活着的时候,徐云已经站在了他的面前。

    强烈的恐惧感压抑的左冷手指有些颤抖,他根本不是眼前这人的对手,眼前这人的实力远远超过他不知道多少条街!

    “我不是说过了吗,为了那么点钱,赔了命不值当。”徐云对左冷淡淡道:“我不杀你,但是你可以去杀那个害你差点丧命的女人。”

    左冷闻言先是回了一下神,然后锋利的目光突然射向了翁晴,直接盯的翁晴浑身打了个冷颤,那是杀人的目光啊!

    翁晴再也没有了那不可一世跋扈的神情,双腿一软,险些跪在地上。

    “不过,如果那个女人要是想把这房子过户给我,你就绝对不能碰她。”徐云话题一转,伸手狠抽了左冷一个大嘴巴:“你觉得是不是?”

    左冷哪还有什么二话,点点头,嗯了一声。

    翁晴如获大释,声音颤抖:“我马上回去拿房产证……马上过户给你……”

    她面对的可是能把她眼里魔鬼级人物都干掉的怪物,在生命和金钱势力的选择中,翁晴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命,有命什么都好,没命了还想什么?

    俗话说得好,好死不如赖活着。

    “真的?”徐云一听,马上就笑了,语气绝对没有半分威胁的意思:“大婶,我也不是强盗,这样,我给你一百块钱,你写个条,就是算把房子卖给我了,成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