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妖孽兵王 > 正文 第0067章 老子袭警又怎样?
    虽然最后时刻徐云还是把金彪给抓住了,可是这地方毕竟不是文汇区,这里的派出所没有秦婉儿。金彪被人护送去了医院,而徐云却被带到了派出所。

    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派出所里有三个值班的,看上去年纪都不大,二十出头的样子,估计都是签短期合同的临时性民警,把徐云带回来的两个民警直接把徐云扔进了审讯室,厉声训斥道:“先等着吧!”

    徐云也没客气,往椅子上大摇大摆的一坐,但耳朵却没放过外面的任何声音。

    带徐云回来的那个尖细太监嗓先开口了:“这小子够狂的,直接当街把咱齐所的表舅给打了,那大奔驰都被这小子给弄坏了。”

    “我擦,不是吧?这小子什么来头?”另一个声音问道,这个声音徐云没听到过,可能是留在所里值班的三人之一。

    “谁知道呢,反正他是死定了,在我们陀山区居然敢动金彪,真是活够了。”

    尖细的太监嗓又道:“谁不说呢,哼。”

    突然所里的电话响了,太监嗓心不在焉的接起电话:“哪位?”

    一听到电话的回应,太监嗓马上表情严肃了起来:“齐所长好!您有什么安排?……嗯!……嗯!……嗯!……您放心,保证把这事做好!……好好好,齐所长再见!”

    挂了电话,太监嗓贱笑着吹了个口哨对其他几人道:“兄弟们,齐所长吩咐了,这小子是个硬茬,大马路上就敢抢车,这事儿咱可是要好好审一下。”

    几个人会心一笑,有一人更是理解了其中精华,眉毛一挑:“看来前几天那个汇泉花园丢了的科鲁兹也是这家伙干的吧?”

    “何止是汇泉小区的那辆,还有蓝山湾别墅区的那辆宝马也是。”太监嗓嘿嘿一笑,对几人一挥手:“兄弟们,干活了!”

    五个人一起走进审讯室,个子最高的那个直接去关掉了监控。

    徐云背着手坐在椅子上,一脸笑意的看着几人,似乎这几个人除了太监嗓之外,都并非正式警员,说白就是临时性找来帮忙的,没有编制,工资也就七、八百块的那种。

    “你说是你自己主动交代,还是怎么办?”太监嗓故意用眼睛看了看监控对徐云道:“我们所的监控时不时就会坏掉的,呵呵,所以你说什么做什么我们都会用纸记清楚。”

    五人中最瘦弱的那人直接坐到了审讯桌前,拿出记录薄和钢笔,抬头看了看徐云:“好了,有什么交代的可以说了。”

    “金彪呢?”徐云根本没有理会这几个人的话题,直接开口问道。

    几人一怔,这小子,还是个刺头!脸上居然一点怯意都没有。

    不过太监嗓很快就想明白了,大街上直接敢跟金彪对着干的,肯定是不怕死的,当然也不是那么容易就驯服的了。

    但他到也并不害怕,毕竟徐云有手铐铐着呢,再能打的人被反铐了双手也只不过是废物一枚。

    高个子民警不知在什么地方掏出一根橡胶辊,冷笑一声就扬了起来。

    “等等,给他个机会。”太监嗓一挥手,对高个子道。

    高个子嗯了一声,他旁边的那个小平头就摸出了手里的甩棍,哗一声就甩出来,对高个子道:“我跟你说了多少次,你用那东西打人不疼。”

    高个一脸不以为然:“但我这东西打了看不到伤。”

    平头哼一声:“我们说他袭警想逃就是了,反正没有监控能证明什么。”

    “也对!”高个子恍然大悟的样子。

    太监嗓见两人该说的都说了,一摆手:“关门!”

    徐云看着几人做戏心中忍不住有些可笑,若是碰上第一次进派出所的雏儿,估计肯定会被这几人的对话给吓住了,恐吓和威胁是这些人审讯硬茬的第一招。

    太监嗓见关好了审讯室的门,打开录音,对徐云道:“我给你机会了,也希望你配合一点,说说吧,你为什么会走上公路抢车。”

    徐云看都没看那人一眼,不屑道:“你们是想要栽赃嫁祸乱定罪了?”

    太监嗓顿时大怒,啪一下关掉录音,怒视徐云:“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文汇区的混子,我告诉你,这里是陀山区,不是你们文汇区,你在这里还想耍威风?那我告诉你,门儿都没有!”

    “你能怎样?”徐云淡淡一笑。

    “你不说,我自然有办法让你说!”太监嗓一瞪眼,对其他三人道:“不给他点意思,他恐怕是不知道我们警察是干什么的。”

    高个子得令一脚就踹过去,硕大的皮鞋跟夹着劲风席卷而来!

    徐云突然轻抬起椅子三个支撑点,只留下一支椅子腿着地,轻轻转动,是那么轻描淡写的躲开了高个迅猛的一脚!另一人见状哪能不火大,挥拳就向徐云打去,徐云同样没有起身,还是那么一支椅子腿轻转回到原地。

    太监嗓和记录员都傻眼了,甚至都没看清楚这人到底是如何做到的!

    平头民警心里一横,突然就扬起了手中甩棍,直接劈头盖脸的向徐云砸了下来!反正没有摄像头,他才不害怕会怎么样。

    但是那纯钢的甩棍落在徐云头上之前就停住了。

    徐云左手抬起,似乎很轻松的就抓住了那雷霆之势砸下来的甩棍,而且脸上满是看不起他们几人的笑意,这种感觉就是鄙视。平头使劲儿的想把甩棍抽回来,但是却拽不出半分,一怒之下双手抱住想要夺回武器。

    太监嗓彻底傻眼,徐云的双手是他亲自用手铐铐住的!怎么会莫名其妙的就被解开了呢?!

    徐云突然松开手中甩棍的钢头,平头男用尽全身的力量被这一下给闪的后退了两步直接后背撞到墙面上,顿时心中勃然大怒:“操!”

    随着一声骂,平头男再次抡起甩棍砸下来,脾气不好的他怎么可能受得了面前这人如此鄙视的神情呢。

    徐云直接把手中手铐扔向扑面而来的平头男,就听平头男嗷的一声惨叫,直接丢掉手中甩棍,捂着手腕痛苦的蹲在了地上。

    啪——!太监嗓怒拍桌子,吼了一声:“你敢袭警!知道这是什么罪吗!”

    徐云冷笑着指了指摄像头:“没有证据,你咬我啊?”

    可恶!太监嗓攥紧了拳头,这个混蛋居然想跟自己玩儿这一手,好,那他就让他见识见识他们的手段,看看谁更狠!

    “兄弟们,这小子袭警,今天我们揍他个半死也不算违纪!”太监嗓冷笑一声:“动手!出了事儿我负责!”

    一听这正式警察发话了,几个人也顾不得其他,扬起手里的武器就往徐云身上招呼了过来!徐云脚下连动都未动半分,只是左右侧身躲闪几下,毫发未损。

    不等几人再动手,徐云看似软弱无力的拳头已经打在几人腹部,几个想要对他恶意逼供的民警纷纷捂着肚子就蹲在了地上,表情看似痛苦万分。

    尤其是太监嗓,疼得额头上满是大汗。

    突然审讯室的门被推开,之前徐云见过的那个中年警察出现了。

    “田副所……这人袭警……”太监嗓痛苦道。

    中年警察眉头一皱,但是并没开口说话,秦婉儿在他身后冒了出来,看到果真是徐云,心中暗道这家伙怎么没忍住出手了呢!

    “对,这就是我的线人!”秦婉儿一板一眼对中年警察道:“田副所,徐云是我安插在**的线人这事情陈局都知道,如果你不相信的话可以打电话给他。”

    中年警察眉头一皱,这丫头片子居然拿局长压他,但他毕竟是警界老油条,微微一笑:“这件事情我做不了主,秦指导员,我看还是等我们齐所长来了再说吧。”

    两人说话的时候就听到了一辆汽车停到门口的声音,齐一山听到秦婉儿来要人,本是要去医院看表舅金彪的他直接拐弯赶回了所里。

    “哎呀,我还以为是谁呢,原来是秦大美女,都这个时间了,大驾光临肯定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吧?”虽然是晚上了,齐一山依然穿着一身整洁的制服,警衔比秦婉儿大了一个级别,官职也大一个级别。

    秦婉儿看到齐一山之后,客套的微微一笑:“齐所长,你们抓的这个人是我安插的线人,我想我们或许出了什么误会,所以希望你能放人。”

    齐一山微微一怔:“线人?”

    “不相信的话你可以问陈局。”秦婉儿神态自若道,其实根本没有这回事儿,秦婉儿也是急中生智没有办法的办法。

    齐一山眉头明显皱了一下,他知道秦婉儿最近连续在文汇区立下大功,陈局现在对她是宠爱有加,所以他对秦婉儿的话自然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呵呵,既然是秦大美女的线人那肯定有误会。”齐一山微微一笑:“我当然会放人。”

    说完,齐一山便对中年民警点了点头。

    中年民警显然有些诧异齐一山会这么痛快,但他还是按照他的意思做了,对审讯室里的徐云道:“你可以出来了。”

    太监嗓痛苦万分的喊了一声:“齐所长!不能放他走!他袭警,他攻击我们!”

    齐一山听了这话,脸色一变,似笑非笑的对秦婉儿道:“秦大美女,这可就不好办了,就算是你的线人,那也不能袭警啊?他打了我的人,怎么也要给我一个说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