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妖孽兵王 > 正文 第0069章 S级通缉犯
    一翻静心呼吸吐纳之后,徐云才算静下心来,看样子他必须想办法突破了心魔,不然自己这辈子或许就真的只能这么当个半吊子了。

    唉,想到这里徐云自己都觉得有些惋惜,自己是一个多么才华横溢的青年,师尊曾经说他前途不可限量,身边每一个兄弟都是那么羡慕他的天生资质。

    十八岁就能登封一流高手境界的人并不多,徐云算是一个,几年来所有人都在期待徐云能成为世界上第一个二十五岁之前跻身超级高手行列的人,但谁也没想到他会因为银龙惨死而被心魔压制,整整一年功力没有半分进展。

    只有一步之遥,徐云虽然表面上依然那副玩世不恭的样子,但心底他比任何人都更希望自己摆脱心魔压制。这也是徐云离开那里的原因,巨大的压力使他不得不选择退出来。

    因为心境的微弱变化,徐云一夜都没睡好,晚上他听到仇妍三次出入药膳馆,看得出来她是真的担心和顾忌秦婉儿所说的那个S级通缉犯。

    一大早起床之后,众人按部就班,星期天对双休职工来说是美好的一天,而对徐云他们来说就忙碌多了,因为十点多就有来吃饭的人,起床起得晚,直接就早饭午饭合在一起了。

    除了秦婉儿一早就走了,其他人在店里都没闲着。弘南区的店被迫关门了,强子和小飞也都到这边店里待着了。

    秦婉儿原本是休息的,但因为昨天抓捕了那么多东区金彪的人,她不放心就一早赶去了所里。

    然而当她到的时候已经晚了,小五告诉她那些人昨天晚上就有人直接保释了出去,而且是跟刘所长打过招呼的,所以他们也没敢多问。

    听到这里秦婉儿直接要发飙了:“刘光明居然把人全都给放了?!”

    小五被秦婉儿的反映吓了一跳,赶紧做了个禁声的手势:“秦姐您能不能小点声儿,你可真是我亲姐,刘所长今天一早就来了,在楼上呢,你也不怕他听到。”

    “听到又怎样!我还要找他问问清楚呢!”秦婉儿昨天在陀山区派出所可以容忍,但在自己辖区的地方绝不能容忍,她说完就直接转身上楼去找刘光明。

    小五都傻眼了,秦姐的火气也太大了吧?居然去找刘所长理论了……

    秦婉儿上楼之后连门都没敲就直接推开刘光明的办公室。

    刘光明正在打电话,看到一脸怒意的秦婉儿,不禁一怔,对电话道了一声:“我有些事情,一会儿再说,先这样。”

    这边刘光明刚挂了电话,秦婉儿就直接开口质问:“刘所长,你为什么把昨天抓的人都放了!?”

    “小秦啊,我正好要跟你说一下这个事情。”刘光明脸色显然有些难堪,毕竟他是这个派出所的一把手,秦婉儿这么对自己说话,多少都是对他的不尊敬。

    秦婉儿语气没有任何缓和:“我只想知道你为什么放人,寻衅滋事罪就不算犯罪吗?昨天抓的人昨天就放了,他们到底有多么厚的背景,能让你这么做?”

    刘光明也板起了脸:“秦婉儿,这个所里我是所长,我有权利做任何事情!还没轮到你指手画脚。”

    “所长怎么样?所长就能徇私枉法?”秦婉儿这词儿用的有些严重了。

    啪!

    刘光明怒拍桌面站起身:“秦婉儿,你是不是以为你立了几个功就能胡作非为了?我也不怕告诉你,昨天的人是陀山区齐所长打电话跟我说的,都是一些小打小闹,我只是做个顺水人情罢了!我不是没问过小五他们,这些人根本就没对那家店造成任何影响!我们没有证据抓人!反而是那家店里的员工打了他们,他们没反过来告打人者已经是退一步了。”

    “现在的社会就是这个样子?”秦婉儿冷笑一声:“只要有点关系的就能反咬一口?”

    刘光明哼了一声:“秦婉儿,我还没问你,你昨天怎么会去陀山区派出所?还有,我怎么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有了线人?你以为你演香港警匪片呢?这里是华夏!你要出的那个线人袭警你知道吗!我都替你把事情圆过去了,你还想怎么样?!”

    秦婉儿一听也不以为然道:“我的线人是我直属的,知道的人越少越好。还有,他们说我的人打人你就相信?证据呢?”

    刘光明掏出手机翻出一条彩信直接扔在桌子上:“这就是证据!”

    秦婉儿瞟了一眼,瞬间惊的下巴都差点掉下来,照片上的几个人的确是昨天那几个,他们每个人的腹心都有一块拳头大小的淤青,可是昨天明明没有呀……徐云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没话说了吧?”刘光明见秦婉儿情绪稍微稳定了一些,才开口道:“小秦,你还年轻,做什么事情都要学着圆滑一点,你给别人留一个面子,别人以后也会给你留一个面子。”

    秦婉儿已经听懂了刘光明的意思:“刘所长,我懂了。就是说,齐一山在陀山区勾结黑社会头子的事情,大家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咯?”

    刘光明没有否认,但也没点头:“小秦,我劝你不要多管临区的闲事,你还是多关心关心我们文汇区自己的事情,最近传言多了一个**大姐的事你听说过吧?”

    秦婉儿知道刘光明暗指的那个**大姐是谁:“我如果知道谁烂嚼舌头,一定不会放过他。但现在我要先去市局问问陈局,齐一山为虎作伥,根本不配做陀山区所长!”

    “你……要去告陈局?”刘光明真怀疑自己耳朵听错了。

    秦婉儿头也不回就走出了刘光明的办公室,刘光明半天回过神来,但是他并没有制止秦婉儿的行为,其实这对他来说并不是一件坏事儿。

    毕竟换届的时候齐一山也是他进入市局任职的对手,如果齐一山背上勾结**的名声,那和自己铲奸除恶的名声对比在一起就相差更大了,到时候谁能当上副局长那可就是明摆着的事情了。

    ……

    秦婉儿因为几次立功,在河东市公安局也算是小有名气了,很多人看到她的到来都纷纷微笑打招呼表示友好,毕竟所有人都肯定,她以后肯定会因为工作突出调进来做领导的。

    面对这些秦婉儿也都是报以微笑。

    “小秦呀,你怎么来了?”法制科科长见到秦婉儿微微一笑道。

    秦婉儿显然没办法记住那么多人的名字,只知道他是科长:“领导你好,我找陈局反映些事情。”

    “今天?今天可是星期天呀。”法制科科长一怔:“今天陈局休息。”

    秦婉儿这才恍然大悟,她只是着急了,都忘记了周末的事情,那只能算了,只能等到明天再说:“不好意思了,我忘记了,呵呵,那不打扰你们忙了,我先走了。”

    “不坐坐了?”法制科科长客气道。

    “谢谢,不用了,再见。”秦婉儿转身赶紧离开。

    她才走出办公楼,一辆警车刚好停在面前。车门打开,陈巍走下了车,看到秦婉儿微微一怔:“小秦?你怎么来了?”

    秦婉儿心中一喜,真是赶得巧呀!

    但没等秦婉儿开口,陈巍就先发话了:“正好我有事情跟你说,你跟我来一下办公室,我给你看样东西。”

    “跟我说?”秦婉儿半天没明白,陈局长找她能有什么事情,难道一个局长做事还要跟自己汇报吗?呃,秦婉儿自己都觉得自己想得太美了。

    陈巍的确是一个比较低调的人,虽然河东市不算大,但也起码是一地级市呀,身为公安局长的他级别并不低,可坐的车却是一辆老款的帕萨特,比起那些县城都敢配几十万甚至上百万豪车的局长们,陈巍绝对是公正廉明遵纪守法的好领导。

    “想什么呢?走吧。”陈巍见秦婉儿愣神,又喊了她一声。

    秦婉儿急忙点点头跟了上去,心道要是全国的局长都跟陈局一样,那整个华夏社会治安估计都要上升好几个档次。

    很快,秦婉儿就跟陈巍来到了办公室,陈巍打了一个电话,不到一分钟之后传真机就发来一个传真。是一张照片,下面还写着几行小字。

    陈巍拿出传真之后递给了秦婉儿。

    照片上是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人,相貌可以说是有些丑,但眼神却带着几分毒辣。

    下面一行清晰的字迹:

    郝凯,男,三十岁,汉族,户籍地址不详,身高一米七五,体型中等,方脸,髯须络腮,高颧骨,鼻宽,凹眼眶,唇厚外翻,头发呈暗红色。全国S级通缉要犯,公安机关将对提供准确线索的公民给予五十万元人民币奖励。发现线索举报的公民,请拨打110报警电话,或向当地公安机关报案。凡知情不报,包庇或窝藏犯罪嫌疑人的将依法追究其刑事责任!

    秦婉儿看完之后就愣了,前段时间说的那个可能进入河东市的S级通缉犯就是这个人?!

    “现在已经可以基本确认这个人已经潜伏在我们河东市。”陈巍淡淡道:“小秦,现在上面已经下令张贴通缉令,这个人就是去年8.12越狱案的操控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