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妖孽兵王 > 正文 第0074章 大腿内侧就算了吧?
    又是一个周末结束,果果依然开开心心的去上学,仇妍去送她显得心神不宁,满大街的通缉令让她感觉到无比巨大的压抑,她知道警察要想抓住赤蝎实在难于上青天。

    秦婉儿昨天很晚才回家,今天一大早就走了,看上去整个人都没什么精神的样子,一脸沉闷的样子。看样子没有拉拢到徐云和仇妍的帮助,她显然非常失落。

    “等等。”徐云突然开口喊住了秦婉儿。

    秦婉儿愣了一下停住脚步,回头道:“什么事?”

    徐云实在不忍心看这么一阳光美妞儿变得如此颓废:“我昨天那个意思不是不帮你。我只是不想跟你们警察有瓜葛,但是……你的事儿我可没说不管。”

    原本心情一直郁闷的秦婉儿脸色转晴,眼睛瞪起:“你愿意帮我?”

    “我帮你可以。”徐云点点头:“但你必须要听我的。”

    秦婉儿点头点的跟小鸡啄米似的:“听你的,听你的,什么都听你的!”

    徐云满意道:“行,去上班吧,有什么消息及时汇报,刑警调查的能力我还是相信的。”

    尽早掌握赤蝎的行踪对仇妍和果果是非常有利的,徐云早想过昨天仇妍会去找南城三虎帮她寻找赤蝎消息,他不是不相信那些混子的能力,只是徐云更相信刑警的能力。

    警民合作对徐云来说是双赢,但徐云又不喜欢被警察拿来当枪使的那种感觉,所以他告诉秦婉儿他只是在帮她而已。这样秦婉儿就不会把他“卖”给警局了。

    秦婉儿那天开口的时候徐云就想到了,他绝对不会被警方的人所利用,如果要合作,那也只能是警方被他所用。

    “徐云,你说话算话?”秦婉儿有些茫然。

    “当然。”徐云点点头:“前提条件是……我的身份只能你一个知道。”

    秦婉儿迟疑了一下,这件事情她本来是想跟陈局回报一下:“那你可得不到任何名分。”

    “我是那种在乎名声的人?”徐云无奈一笑:“还有,如果你们警察有了赤蝎确切的藏身场所,我希望你能极力阻止行动安排,把事情告诉我,我会帮你。”

    秦婉儿眼睛一眯:“对付那种人肯定会安排特警,这一点不用你担心。”

    徐云脸色一沉:“特警?呵呵,如果你们领导觉得特警能搞定,就不会让你来找我帮忙了。”

    “你……为什么这么说?”秦婉儿被徐云的话一下给惊住了,她可自始至终没说过陈局跟他说的话,徐云怎么会知道呢?

    徐云微微一笑,看来他猜的没错。因为一个有睿智的公安部门领导人,是不可能看不出来秦婉儿之前几次大功必定有人相助。

    在南城三虎的口中徐云多少了解了一些公安市局陈巍局长的事情,上任五年以来处理的不少大案件,压下了很多猛匪悍将,所以这人绝对不会傻到相信一个小女警有能力掀翻四狼帮,更不会相信一个小女警能单挑A级通缉犯宫幽。

    当时宫幽身上有仇妍留下的剑伤,原本徐云一直担心会有警察来调查,但是这事儿却完全无人问津,只有两种情况,第一是验尸的法医眼睛瞎了,第二就是有权利的人没有让人追究这件事情。

    显然第一种说法是完全不成立的,瞎子不可能当验尸官。只能说明位高权重的人睁一只闭一只眼让事情过去了,而且后续秦婉儿拿下刀斧会的事情也没有人问她如何做到的里应外合。

    仅凭借这些事情上的小细节上,徐云就能断定那个陈巍是个聪睿智慧的人,他懂得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只要能对警方有利的,他就不会过多的去追究过程。

    “去吧,没事儿。”徐云咧嘴一笑:“如果你相信我,就按我的意思做,我们合作。如果你相信特警,那就不需要我帮忙了。”

    秦婉儿气的白了徐云一眼就转身离开了。

    她走了之后阮清霜才从厨房走出来:“徐云,你是要帮婉儿抓那个现在到处都张贴的通缉犯吗?”

    徐云摇摇头,他不想让阮清霜担心:“当然不是,我才没那个功夫。我又不是警察,哈哈!”

    “我知道你们做什么我都管不了,但我还是想说,我希望你们都平平安安的。”阮清霜道:“只是有效举报就能给五十万奖金,这个人有多危险可想而知,徐云,你……算了,不说了。”

    徐云咧嘴一笑:“我可不是那种要钱不要命的人,霜姐,你就放下一百万个心。就算我看见那人,我也不举报。”

    阮清霜这才算是放下心来。

    徐云当然不举报,他能举报给谁?他肯直接就上啊,管他什么一流高手什么的,不打一架怎么能知道谁的拳头更硬?虽然没有必胜的把握,但徐云也至少有百分之五十的把握。

    阮清霜突然脸色发白,捂着小腹蹙眉道:“我先上楼一下……”

    徐云挑了下眉毛,他知道这是很多女人都有的通病。

    阮清霜刚迈上两步台阶,脚一软整个人就要摔倒,一只大手却突然的及时出现,一把搂住了险些摔倒的阮清霜。

    “小心点,不行就别硬撑。”徐云还是那一脸灿烂阳光笑容,手腕用力,向上一翻,直接一个公主抱将阮清霜抱在怀里:“我送你上去。”

    阮清霜被徐云的举动搞的满脸绯红:“不用了……我自己可以的……”

    “你就别嘴硬了,面色发白、出冷汗、全身无力、四肢厥冷,老毛病了吧?已经挺严重了。”徐云说的平淡无奇:“昨天你说去买中药,回来的时候我就看到你还买了痛经贴。”

    被徐云当场揭穿,阮清霜的脸上更是挂不住了,红晕一直在脸颊爬到耳根,整个人都羞的不知道往什么地方钻。原本阮清霜就脸皮薄,这事就不希望别人知道,而现在居然被一个男人知道……

    “这有什么,是病就需要调理。”徐云抱着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的阮清霜直接回到楼上房间,然后给她倒了一杯热水:“操心太多,过度劳累,都容易产生这种情况,平时注意身体,我给你按摩一下就好了。”

    按摩?阮清霜两眼一瞪:“你给我?”

    “霜姐,医者父母心,你可别以为我有什么歪念头啊。”徐云见她反映那么大,“先说明,一般人给钱我都不干。”

    “你还懂按摩?”阮清霜当然不太相信,毕竟徐云那么年轻,一般来说真的懂得穴位的都是老中医,带个老字足以证明学成中医可不是一年半载的事情。

    徐云一拍胸脯:“霜姐你别不相信,我保证十分钟让你远离痛苦,信不,比你在药店买的那种帖可强多了。”

    阮清霜仍然是半信半疑:“按摩是要知道穴位的,乱按可不行……”

    徐云一听这可不乐意了,当年他可是兄弟们中唯一一个有医学方面天赋的人,师尊对他传授的比他人更多的药理和医理方面的知识,毕竟身兼药师一职,徐云可绝非不学无术的赤脚骗子。

    就在阮清霜还将信将疑的时候,徐云已经端起阮清霜的右腿,用左手拇指指腹揉捻其小腿内侧,当足内踝尖上三寸,胫骨内侧缘后方的穴位:“这里是三阴交,交通心肾,引火下行,觉得酸胀了跟我说。”

    一看徐云这么专业,阮清霜还真被镇住了,也就是一分钟后她就感觉到了酸胀的感觉,急忙跟徐云说了,徐云马上还手换腿揉捻阮清霜左腿穴位。

    “确实挺舒服的,徐云,你还真有两下字呢。”阮清霜忍不住赞美道。

    徐云随后拿起阮清霜一双玉足:“脚大趾与第二趾之间的太冲穴有明显疏肝止痛的作用,也是感觉酸胀了跟我说。”

    “这个……这个还是我自己来吧?”阮清霜挺不好意思的,徐云这是要给自己做足疗吗?她浑身颤抖,自己还第一次被人握住了脚呢,她脑子里居然莫名其妙想起了西门庆和潘金莲的故事。

    “这次我给你示范,下次你自己就会了。”徐云没有停下手中的行动。

    等到按过太冲穴之后,徐云对阮清霜道:“屈膝。”

    阮清霜马上按照徐云的意思做了,她现在算是相信了徐云相当专业,对自己刚才的想法也是非常深刻的反省了一翻。

    徐云突然两拇指重叠按压在阮清霜大腿内侧,髌底内侧端上的地方。这下阮清霜浑身打了一个冷颤,女人的大腿可算得上是非常私密的地方了呀,这她可真有些承受不住。

    “大腿内侧就算了吧?”阮清霜弱弱道。

    徐云却没停下:“左腿血海穴是不是每次都会跟着痛,没事儿的时候自己多刺激一下这个地方,晚上弄个暖水袋放在腰上,多按一下左腿。”

    阮清霜脸上好不容易才消除的红晕再次泛起,她低下头小声道了声:“嗯。”

    实在是太不好意思了。

    “霜姐?云哥!”

    突然楼下传来了单洪宁的声音,阮清霜一下就慌张的站了起来。

    徐云一看表,才十点半,还没到饭点儿呢,就示意让阮清霜坐下:“我下去处理就行,你先休息一会儿,把热水喝了。”

    阮清霜娇羞的点点头,第一次感受到男人温柔一面的她都有些情不自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