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我欲封天 > 正文 第五十四章 同宗故人
    “我……小生……”孟浩愣了,张大了口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以前在云杰县买东西时,从未遇到这种事情,尤其是眼前这女子巧笑嫣然的模样,还有那眉目间的神韵,让孟浩的脸刷的一下不受控制的红了起来。

    那女子掩口娇笑,看着孟浩那呆呆的样子以及很快就又窘迫的表情,轻笑中转身,腰肢轻摆,很是迷人的走向远处,与那丹炉上盘膝打坐的中年男子低语片刻后回来。

    “一百七十块灵石,怎么样?”女子眨着眼,看着孟浩。

    “多谢道友。”孟浩深吸口气,神色带着高兴,能省下这些灵石对他而言很是欣喜,连忙抱拳一拜。

    “要叫姐姐。”女子笑着右手抬起,取下各自内的玉简,递给了孟浩。

    孟浩接过后灵力入内,立刻脑海顿时出现一幅幅画面,他怦然心动,仅仅是这一扫,就看到了三种储物袋内的丹药,连忙取出灵石,再次抱拳一拜后正要离开,那女子轻咳一声,送着孟浩一起走出了阁楼,直至在了阁楼门口时。

    “姐姐叫做巧玲,记得下次来时,要找我哦。”阁楼门口,这女子笑容里带着感兴趣之意,打量了一眼孟浩,那眼神很是妩媚,带着风情之意,看的孟浩面色更红,连忙抱拳赶紧离开了这里。

    直至出了阁楼,他的心脏还在砰砰加速跳动,好半晌才恢复过来,回头看向百珍阁时,还能看到那叫做巧玲的女子站在那里轻笑。

    孟浩更为尴尬,知道自己算是被对方调戏了一番。

    这种感觉孟浩还是初次体验,倒也没有觉得反感,甚至还隐隐有些得意,再次干咳一声,低头向前走去。

    可就在这时,又有一群人从百珍阁内走出,这些人是从二层下来,约莫有七八人的样子,有男有女,彼此走出时谈笑不断,其中有一个青年穿着浅蓝色长衫,跟随在这些人身后,神色陌落,似成为了随从。

    走出阁楼时,此人下意识的抬头,一眼看到了孟浩。

    “孟浩!”他一愣,声音传出后立刻引起了他四周那些男男女女的注意,孟浩脚步一顿,侧头一看,目光落在了那青年身上。

    在看到此人时,孟浩神色如常,可内心却有些复杂,此人是周凯,靠山宗的外宗弟子,凝气五层的修为,随着靠山宗的解散,此人被红雾卷出,今日却是在这里相遇。

    他自然看到了周凯如今的落魄,跟随的那些人一个个衣衫如绸,锦袍华贵,且大都是双眼神采逼人,其中有一人是凝气七层,余下几人也都是凝气六层的样子,显然是赵国几大宗门的弟子。

    而周凯,显然是在靠山宗解散后,拜入到了其他宗门,如今跟随这些人,只能算是随从的身份。

    孟浩略一点头,没有说话,转身就要离开。

    “此人是谁?”周凯身前,一个手持扇子的华服青年,淡淡开口,声音不高,可却带着一股傲然之意。于四周的七八人里,他正是那凝气七层修为之人,俨然是被众人簇拥,此刻话语一出,他四周的那些男男女女立刻关注。

    “回孙师兄的话,他是我当年一个同宗。”周凯迟疑了一下,没说出孟浩的内门身份。

    “孟浩……这名字有些熟悉。”

    “我想起来了,此人不就是靠山宗内那位唯一没有被带走的内门弟子么,的确是与画像有些相似。”众人里立刻有一个女子,似想起了什么,笑着开口。

    她话语一出,四周几人一个个立刻双眼一亮,更有两人身子一晃而出,阻挡在了孟浩的身前。这段日子来,在赵国修真界内流传着一件惊天之事。

    靠山宗解散,靠山老祖没死,为了一个内门弟子展开神通,轰动整个赵国修真界,震慑在场的所有赵国强者,这些人在退缩后,此事已然传遍赵国修真界。

    更有传闻,说那靠山老祖亲自送给了这个内门弟子一样至宝,此宝威力惊天动地,足以灭杀一切修士,此事越传越广,随着众人的打探,渐渐从那些曾经的靠山宗外宗弟子身上,问出了这位内门弟子的名字,此人,名为孟浩。

    若此事截止于此,整个赵国被靠山老祖震慑,都会平静下来,可偏偏很快,那些之前被靠山老祖吓跑的赵国强者,纷纷想到了靠山老祖最后声音的那一丝虚弱之感,又想到了以传说中靠山老祖的脾气,他们根本就无法活命,可偏偏竟没死一人。

    于是种种猜测顿时四起,自然而然的,就有不少人将目光,落在了那叫做孟浩的内门弟子身上,甚至三大宗门都有命令传下,让外出的弟子多加留意,找到此人,就连画像也都传出。

    只是对靠山老祖是否真的死亡,就算是没死又是否真的修为如往昔,此事还没有定数,故而这赵国的三大宗门还是有所顾忌,不敢将事情做绝,大都是给出重赏,让门下弟子遇到孟浩后,看机会出手试探那件至宝的威力。

    孟浩脚步一顿,冷冷的看着阻挡自己前路的二人,他的身后此刻脚步声传来,后路被四人阻断,左右两侧也分别有人,俨然已被包围。

    百珍阁内,那叫做巧玲的女子也看到了这一幕,秀眉皱起。

    “诸位这是何意。”孟浩目光扫过四周,淡淡开口,神色上看不出丝毫忌惮,而是如水般的平静,仿佛很有自信的样子,这一幕落在四周之人眼睛里,都渐渐露出谨慎。

    “没什么它意,只是听说孟道友手中有靠山老祖给予的至宝,今日既然遇到,我等想要看看而已。”周凯身前穿着华服的青年,手中扇子在手心一拍,笑着开口,只是那笑容也有高高在上之意,目光有些冰冷,但内心也有谨慎,毕竟那件至宝传闻时靠山老祖所赐,让他也不得不小心。

    只是他们都身为三大宗门的弟子,在身份上都自觉高人一等,看向孟浩时,虽说孟浩修为也是凝气七层,可依旧自觉高贵很多。

    “没错,孟道友既有如此至宝,何不拿出让我等欣赏一下。”四周立刻有人笑着开口,望着孟浩时,俨然已将孟浩视为瓮中之人。

    孟浩神色依旧平静,唯独双眼露出一抹寒芒,嘴角翘起时隐露讥讽,他右手抬起在储物袋上蓦然一拍,这动作一起,四周之人顿时一个个双眼闪动,有不少已祭出了法宝。

    可就在这时,一道光芒闪耀,在孟浩的手中那把铁枪赫然出现,被他拿在手中向地面一立,灵气融入此枪,竟使这凡铁成为了利器,直接刺入地面内,嗡嗡之声在孟浩松手时回荡开来,立刻使得四周之人纷纷下意识的退后一些,目光刹那全部凝聚到了那铁枪上。

    “谁想找死,就亲自来看吧。”孟浩退后两步,大袖一甩,淡淡开口,这一刻的他,看起来充满了自信,尤其是目中的寒意还有那嘲讽的笑容,似乎在等待有人查看这把长枪后,死在枪下。

    可实际上,孟浩这退出的几步,使得他的方向靠近了城门,只等四周有人靠近铁枪时,他会出手击杀,趁乱离开,毕竟此地是对方三派的城池,孟浩知晓不可在这里与他们过多纠缠。

    四周立刻安静,所有的目光都凝聚在了这把铁枪之上,此枪第一眼看去就有些不凡,枪身上弥漫了大量的花纹,看起来极为复杂,使人难免有些眼花缭乱,可越是如此,就越是让人觉得此枪不俗。

    阳光一晃,枪尖闪闪发光,晃入眼中如有寒芒一闪。

    就连那百珍阁内的巧玲,也都目光落在这长枪上,她身边此刻也来了一些阁中的女子,纷纷看去。

    “好像没什么出奇啊,就是枪身的花纹多复杂了一些,可看起来又不像是符箓……”

    “这就是靠山老祖给他的至宝?”四周的几个大宗弟子,看了半晌后都皱起眉头,那手持扇子的华服青年皱起眉头,仔细的看了一眼后冷笑起来,正要让身后的周凯去走近。

    就在这时,阵阵脚步之声从不远处的西城门传来,立刻引起四周修士目光看去,孟浩也是双眼一闪,但很快就微微皱眉,他看到了有十多个身穿白衣的修士,正从西城门处簇拥而来,这些人孟浩眼熟,他们的衣着让他一眼就认出,对方正是在那宝山内试炼的大宗弟子。

    眼看这些人是从西门踏入,无意中却是阻断了孟浩的出口,让孟浩眉头皱的更紧,但很快就放缓下来,右手已悄然无息的落在了储物袋上。

    “前方可是南域紫运宗的师兄,在下曲水宗孙华,见过诸位道友。”手持扇子的华服青年在看到那群白衣修士后,立刻双眼一亮,神色露出恭敬,连忙抱拳一拜。

    他话语一出,四周的其他赵国修士,也都纷纷神色露出恭敬,全部都向那群白衣修士抱拳,他们都是各个宗门的翘楚,平日里在赵国自觉高高在上,可遇到南域真正的大宗弟子,立刻就如同矮了一截,纷纷露出向往姿态,很是客气。

    且这几天他们也都接到了各自宗门的玉简,提醒他们若遇到这群来自南域紫运宗的白衣弟子,一定不要招惹对方,此刻这几人连忙传出声音。

    那些白衣修士,刚一进城门就看到了赵国的这些弟子,但大都没有在意无心去看,彼此都带着心事,但此刻被人喊出了身份,其中有两人皱起眉头,目光扫去时本带着不耐,可一眼看到了刺入在地上的那把铁枪,脚步猛地一顿。

    他这一顿,四周的其他弟子纷纷诧异,看去时几乎全部人都是神色立刻激动,瞬间直奔赵国修士那里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