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萌军舰娘 > 第一卷:开端 ACT002:女仆就应该穿女仆装
    通过装失忆跟老管家秦恒套话,赵舰基本上了解了目前这具身体的大致情况。毕竟就一8岁的孩子,从懂事开始到现在也没多少生平过往可言。

    好消息是!赵舰依旧是“赵舰”,他似乎是魂穿到了平行世界,不但自己没变,甚至连爹妈都还是原先的爹妈,这让穿越后带来的不适感大大减轻。

    坏消息是!爹妈在四天前不幸在海难中双双去世了,而小赵舰则在得知这一噩耗后,大哭三天不止,最后因悲伤过度而一命呜呼,赵舰的灵魂可能就是这样趁虚而入的。

    这边的赵舰在8岁成了孤儿,连带着原本应该在他9岁那年“意外”出生的弟弟也就此消失。不过这边的爹妈貌似都是很有本事的人,家境也远比赵舰穿越前强上百倍不止!

    在这边的世界,赵舰的老爹赵腾虽然还是那副兄贵样,但身份不再是体育老师,而是一名新晋的海军中校,手底下指挥着1艘重巡洋舰和数艘驱逐舰。母亲赵香茗也还是那个不可救药的兄贵控,而且依旧卖着茶叶,但经营的规模却大的超乎赵舰想象。

    原先的世界里,赵舰的老妈经营着一间连30平都不到的小茶叶铺子,手底下一个雇员都没有,除了他和他老爹能偶尔帮忙进货外,基本就是他目前赵香茗一个人在忙活。而到了这边,赵香茗却摇身一变,成了“江北茶王”的独生女,家里头有上千顷的茶园,茶叶行销海内外,是山东叫得上名的大土豪!

    值得一提的是,赵舰的老爹是上门女婿,不过好在之前就姓赵,所以倒也没犯“大丈夫更名改姓”的忌讳。而赵香茗虽然在做生意的时候精明强势,但在自己丈夫面前却小鸟依人的很,夫妻之间的感情好的可以说一塌糊涂。

    如此殷实的家底,赵舰只要不是败家子,下半辈子基本上可以说是衣食无忧的,不过当他得知这边的时代背景时,却着实吓了一老跳!

    特么的竟然是1929年啊!有木有?

    再有十年二战就要正式开打了啊!有木有?

    老子这边追不了新番、玩不到电脑游戏啊!有木有?

    ……

    好吧!最后一条只是赵舰作为一只宅龄超过12年的OTAKU的无病呻吟而已!

    就跟大多数(?)穿越到这个时代的中国人一样,赵舰在第一时间想到的是尽一个华夏儿女的义务,拯救当时那个积贫积弱的“旧中国”,捎带手的屠美灭曰啥的。但是很快赵舰就发现,这边的世界线变动……貌似有那么点大!

    上辈子是体育生的赵舰,如果说还有哪个学科的成绩是能拿得出手的,那恐怕非“历史”莫属。但如果赵舰用他上辈子学的那些东西在这边考试的话,估摸着学堂里的历史老师能啐他一脸老血。

    中国的历史朝代,如果抛开最前面的三皇五帝不谈,正确的顺序应该是夏、商、周、秦、汉、魏、晋、南北朝、隋、唐……从唐代往后理应还有五代、宋、元、明、清,封建历史至此终结,而1929年则应属于中华民国范畴,但是……

    教练!说好的中华民国呢?这报纸上写的“大唐帝国千秋万代”是闹哪样啊!?

    至于说其他版块看到的诸如“辽宁号宇宙战列舰顺利下水”、“新一代装甲机兵正式列装”之类的奇葩新闻,赵舰已经完全不知道自己该从哪里开始吐槽好了。还想着强X历史的他,就这样先让历史给爆了菊!

    这世界一股A社《大帝国》的赶脚肿么破?

    在赵舰所熟知的那段历史里,唐朝于公元755年末爆发著名的“安史之乱”,令唐朝元气大伤开始走下坡路,最终在藩镇割据中灭亡。但这边的历史上却出了一点“小变动”,那就是作为安史之乱关键人物之一的“安禄山♂”变成了……“安鹿珊♀”!

    “W~T~F~!”

    好吧!历史中唐玄宗的确是对安禄山好的有些异乎寻常,但这边干脆就“好”进**了!

    根据史料记载,安鹿珊是个突厥美女,女扮男装跟“青梅竹马”的史思明一起投奔唐军。后因有战功得以进长安面圣,被唐玄宗一眼看穿对方的女儿身,遂一见钟情。

    比赵舰熟知的那段历史中各年轻了至少20岁,中年帅哥外加“天下第一高富帅”的唐玄宗李隆基很快就凭借超然的身份和魅力俘获了美人的芳心。而惨遭NTR的史思明则为此发动叛乱,但最终却被安鹿珊领兵击败。

    这次事件过后,大唐不但没有因此而一蹶不振,史思明的叛乱也让唐玄宗幡然醒悟,开始有条不紊的进行削藩,避免了后期“藩镇割据”的发生。

    就这样,本应在公元907年完蛋的大唐延寿到了1929年,而且非常强大,不像晚清那样空有一个“世界第一的GDP总值”,而是政治、军事、经济、文化等等领域的全方位领先。这个国家目前最需要的不是靠谁来拯救,而是应该去拯救谁?

    本意上赵舰也希望能够看到一个强大的祖国,但这个祖国却强的出乎意料!别说是受人欺负,他不去欺负别人,其他国家就该烧高香了。而眼下困扰赵舰的最大问题是,他一时间找不到可以称之为“大作为”的事业去奋斗!

    这还能不能再快乐的玩耍?难道我就只能继承老妈的事业,成为新一代的茶王?

    老实说,当一个有钱有势的阔少其实也挺不错的,但上辈子深受“某点”文学荼毒的赵舰却觉得这样碌碌无为有点对不起自己“穿越众”的身份,不能称王称霸,怎么说也得妻妾成群吧?

    等一下!貌似只要有钱也能妻妾成群啊!

    大唐的法律中虽然明文规定男子只得娶一名正妻,但却并没有限制“小妾”的数量,丫鬟的话,只要不拖欠工资,招多少全看个人财力。一想到将来能够达成“**野望”,赵舰的心里还有点小激动呢!

    “咕嘿嘿嘿……”

    “少爷,看什么呢?这么开心!”

    正当赵舰在书房里陷入意银无法自拔的时候,老管家秦恒和丫鬟红菱一前一后从外面走了进来,红菱手上的托盘上还放着一碗热气腾腾的补汤。

    现年66岁的秦恒是赵舰已故姥爷的书童,在赵府干了整整60年,兢兢业业的侍奉过赵家三代人。作为最忠心耿耿的老管家,秦恒在这个家的地位不亚于半个亲人,于情于理赵舰叫他一声“秦伯”都不为过。

    丫鬟红菱则跟赵舰同岁,一个相当可爱的小LOLI。对方据说拥有四分之一斯拉夫血统,皮肤白皙透红,一头乌黑靓丽的秀发,小小年纪身条就已经有模有样,赵舰相信用不了几年就会长成一个大美人。可惜的是,对方出身不好,是赵家买来的契约丫鬟。

    所谓“契约丫鬟”是那种家里有人犯重罪,因此而受到牵连的家眷,是在大唐唯一没有基本人权的存在,社会地位等同于奴隶。如果说诛九族是死了一了百了的话,那这就是活着受罪,这在大唐法律中,是牵连范围最大的惩罚之一。

    见秦恒和红菱进来了,赵舰急忙收起自己过于银荡的笑容,以免“露馅”。但他现在的外表毕竟是8岁的孩子,因此从秦恒的角度看去,他的笑容还是很“天真烂漫”的!

    “秦伯,这本书我拿回房看可以吗?”

    “能啊!少爷您想看什么书都行,书架要是够不着,就喊一声旺财,让他帮您拿。想吃什么的话,就叫红菱,让她去厨房安排。”

    秦恒所说的“旺财”是赵舰的另一个专属仆人。因为这时候还没有星爷的电影,所以谁也没觉得一个下人叫“旺财”有什么不妥,只有赵舰每次听到这个名字都会忍不住嘴角抽搐。

    很实在的一个人,实在到人都有点二,颇有点“阿甘”的感觉!而他也和阿甘一样脑子不够灵光,经常把玩笑话当真。但人傻归傻,本质可以说是一点坏心眼都没有,给少爷当书童也许不合适,但是当出大力的佣人却正好。

    “秦伯,快九月份了,我今年8岁,是不是该上学了?”

    “少爷,您现再身子还没养好,上学的事儿再缓一缓吧!”

    “没事,秦伯!我觉得我已经好了,再说上学应该也不累吧?”

    见自家少爷这么好学,秦恒很是欣慰,而赵舰之所以这么急着去学校,是因为他想赶紧恶补一下这个时代的“常识”,而学校则是一个不怕暴露自己“无知”的地方。毕竟学生以“勤学好问”为荣,老师不但懂的多,还不熟悉你的生活习惯。

    这样一来,赵舰既不用担心在向老师提问的时候,自己的语气、姿态会引起对方的怀疑,回家后还能用“在学校受的影响”为借口,一点一点的做回“自己”,当真是一个两全其美的好策略!

    2周后,赵舰在一众家丁的目送下,和作为陪读丫鬟的红菱一起坐上了去往学校的小轿车。

    在他的记忆中,上辈子第一次上学,爹妈为了培育他读力自主的精神,让他一个人往学校走。不过在去的路上,赵舰只要一回头,就能看到不远处自己那肩宽快80公分的老爹躲在直径不到20公分的小树后面,而他老妈则在蹲草装萝卜。

    老实说,这件往事让赵舰感觉既丢脸又温馨,可惜这辈子的爹妈已经提前去了天国,因此他只能一脸惆怅的车窗外那些有爹妈陪伴的小孩,眼神中流露出一丝羡慕。

    “少爷,我们到学校了。”

    “这么快?早知道就走过来了。”

    赵舰原本以为,自己要去的学校会是那种颇具古典风格的私塾。十几二十个孩子跟着教书先生摇头晃脑的背四书五经。但当了解后才知道,其实和他上辈子念的学校差不太多。

    大唐自打开始实施“义务教育”以来,庞大的人口令需要上学的孩子特别多,因此传统的私塾教育显然已经供不上需求,于是“大型学府”开始应运而生。别看学校里学生多,但相应的老师也多。这里不但可以传授给学生更多、更全面的知识,教学条件也远非传统私塾可比,所以赵舰这种富二代公子哥也在这里上学。

    一进教室,赵舰第一件事就是抢占靠窗倒数第二个座位。在他看来,这块自古以来就属于“主角”的风水宝地必须拿下。他见座位上已经坐了一个小男孩,上去二话不说掏了两块糖,和平解决了这次“领土争端”,捎带手的还拿下了后面的座位给红菱。

    挥手跟送自己上学的秦伯道别,赵舰扭头跟身后略显拘谨的红菱闲聊。教室里算他在内一共40个孩子,有兴奋的在那哇哇大叫的,有第一次离开家人在那哭哭啼啼的,相较之下,赵舰和红菱算是全班最淡定的两个。

    “这帮熊孩子,一个个的就不能安静点吗?”

    “少爷,这样说人家不好吧?”

    “没事儿,都搁那忙着闹腾呢,听不见咱们说什么。”

    在心头暗自抱怨着同学们的吵闹,赵舰趁校服还没下发前,观察起全班小孩的样貌和服饰来。他虽然有些想不起来唐朝的传统服饰应该是什么,但他却记得唐朝的“开放政策”让那时的中国人就对异域服装有着极强的接受能力。

    说白了就是什么都敢穿,色儿越艳越喜庆!

    显然这种接受能力也随着大唐的延寿一并传承了下来。在大唐的法规中,除了祭祖、朝拜等传统活动必须身穿汉服作为“正装”外,其他时间只不要不上大街裸奔或者穿太伤风败俗的衣服,老百姓爱穿什么、穿什么。就以班里的这些小孩为例,赵舰和部分男生穿的是小西服+背带裤,另一些则穿着马褂,混搭的也不在少数。而女生们的样式就更多了,有的穿西式公主裙,有的穿女款马褂,还有一些穿儿童旗袍、头上顶着俩“包子”,简直不能再赞!

    相较之下,红菱虽然有荣任班花的相貌,但身为陪读丫鬟,衣着却跟村姑似的。这让赵舰觉得有时间应该给对方弄一身“改良版”的女仆装穿穿,应该会很养眼的说!

    “呐,红菱啊,过两天给你换身新衣服怎么样?”

    “哎?少爷您说什么?”

    “给你换身新衣服,漂漂亮亮的那种,你现在这身太土了。”

    “那、那怎么可以?我是丫鬟……”

    “可你是少爷我的丫鬟啊!你穿的漂亮点,我也更有面子不是?”

    “这个……”

    赵舰双眼放光的望着红菱,这让对方心里有一次小鹿乱撞起来。在红菱看来,赵舰自打病愈之后,人就变了很多。秦恒认为这是父母双亡对赵舰产生的刺激,并未往超常规的方面去想,而红菱是同龄人,又是赵舰的贴身丫鬟,她发现的可疑之处更多。

    不过小孩的思想毕竟单纯,发现的多不代表想的也多,再加上魂穿过来的赵舰对她比过去更好,所以小女孩并未觉得这是坏事,甚至对方偶尔的温柔,还会让她在心里小鹿乱撞上一会儿,全然没有发觉对方这是在为将来“攻略”她做准备。

    ;

    〖三七中文 www.37zw.com〗百度搜索“37zw”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