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萌军舰娘 > 第四卷:恶之萌芽 ACT072:送货上门
    “来嘛!金刚,别害羞嘛!你看红菱和小吕都穿上了,你也赶紧从了本少爷吧!”

    “你……你休想!”

    紫阳花号的生活区内,赵舰拿着一套款式极其伤风败俗的紧身皮衣,一步步将金刚逼向墙角。而在赵舰身后是第一次穿女仆装感到很新奇的小吕,和一脸汗颜看着赵舰“又”在欺负金刚的红菱。两人身上虽然也穿着无袖、超短的夏季款,但面料遮盖面积至少比金刚那套多50%以上,两者在耻度上的差距实在太明显了!

    赵舰这次去非洲,将自己目前最大的货轮紫阳花号开了出来,同时随行人员中还带了红菱和小吕这两个舰娘。她们俩如今共用一块神核,虽然行动不再受限制,但两个人之间的距离却有极限。

    还记得有一次红菱要回一趟学校拿东西,结果人刚走到校门口,就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拉住,怎么也无法再前进半步,最后只能让赵舰进学校帮忙去拿。

    从那之后,赵舰就明白,红菱和小吕之间是没法分太远的,两人之间相距的最大极限是5公里左右,只要一超过这个距离,两人就会出现“拔河现象”,而通常红菱都拔不过小吕。

    带这两个妹子出来,赵舰的本意是为了应付可能发生的“突发状况”,为此他还联系上远在碎星区的维修站,让对方开到地球附近,然后“隐藏”起来!

    好吧!说是隐藏起来可能不太准确,说“隐身”应该会更恰当一些。

    维修站的表面因为那些“人奴”根达亚先民的喜好问题,自带“痛车”能力,图案可以随时进行变换。于是赵舰按照另一个时空中“光学迷彩”的设计思路,让系统将维修站一侧的影像即时反应在另一侧的外壁上,以这种取巧的方式达到隐身效果。而代价就是可怜的系统因为运算量过大,导致“内存”严重不足。

    紫阳花号在驶离青岛港后,很快便升空与维修站汇合。赵舰让红菱和小吕与金刚号的船体同化,主控权先有红菱掌控,如果发生战斗则马上转换到小吕负责。“双卡双待”的好处就体现在这里,轮流休息总有一个能保持在最佳状态。

    不过同化后,红菱却担心行动距离的问题,这一点赵舰让她不用担心。

    “以正常方式启动的神核,活动范围可以经由星门和领域之壁进行拓展。也就是说在理论上,目前的整个已知星域,都在你们的活动范围之内。当然!前提是你俩得集体行动。”

    飞往目的地的途中,赵舰心(zao)血(you)来(yu)潮(mou)的拿出三套夏季女仆装,以埃塞俄比亚当地太热为由,让几个妹子都穿上。三人中小吕是穿的最痛快的,红菱则是因为早就习惯了,只有金刚反抗最强烈,但架不住赵舰的银威,最后只得乖乖就范。

    “完美!”

    “你这恶魔!竟然想让我穿这么羞耻的衣服示众……”

    “示众?怎么可能!你这身可是要穿给我一个人看的,这个房间只有咱们四个可以进。你出这个房间就可以把衣服换下来,不过进来嘛……在我找到更好看的衣服前,这身就是你的标配了!”

    “……那我可不可以搬出去睡舰桥?”

    金刚痛苦的捂着脸,而赵舰则露出一个灿烂无比的笑容回道。

    “当然……不行!”

    很快紫阳花号便趁着夜色突破大气层,向埃塞俄比亚首都亚的斯亚贝巴降落。降落途中,紫阳花号灵巧的规避着途中巡逻的意大利驱逐舰,每次都能在进入对方视距前开始规避,一路上走位**,轻松的降落至亚的斯亚贝巴上空。

    赵舰上一次来这里,因为是晚上黑咕隆咚的,再加上没有提前通报,所以差点闹出乌龙。这一次他学乖了,将大唐的国旗悬挂在船底的“第三舰桥(底部舰桥统称)”上面,到时候再拿大灯一照,对方至少不会紧张的再拉一次防空警报。

    顺嘴吐槽一下,这个时空下的大唐国旗简直土到没朋友!金底红圈、一条盘龙,中间是一个大大的“李”字,赵舰小学第一次参加升旗仪式的时候,看着那面冉冉升起的国旗,整张脸都囧到不行。心说这么DIO的国家,为嘛就能找个有“艺术细胞”的人设计国旗呢?

    结果历史课上才知道,这面国家是太宗李世民亲自设计的。这位爷在另一个时空中画工如何,赵舰不得而知,但这边绝对是“手残”一个!

    紫阳花号一直到降落到距离地面还有不到1米的高度,才稳稳的悬停在了半空。别看金刚最近被赵舰“调♂教”的威严都快要掉光了,但“活儿”还是很赞的!这种平波绝对玩不出的精细艹作,她是信手拈来。

    此时的亚的斯亚贝巴已经与赵舰第一次来时判若两样,过去那个东非明珠如今满目疮痍,近半的建筑都已经变成废墟,剩下的也多有残破。城市目前由埃军最精锐的皇家卫队驻守,他们在城市外围筑起成片的碉堡和战壕,让人一看就知道,埃军的思想还停留在一战时期,对处于绝对弱势的他们来说,这种打法绝对守不了多久。

    “看来雨季对他们的帮助终究是有限啊!而且这雨季就快过去了,真正的苦战还在后头呢!”

    下船后,赵舰在被士兵领往指挥所的路上,向给自己带路的军官询问当地最新的战况,得到的答复相当不容乐观。意大利军队在墨索里尼的强硬要求下,顶着大雨发动强攻,虽然靠着装备上的绝对优势取得了不菲的战果,但自身也付出了不小的伤亡。

    入侵的两路意大利部队,指挥官都不是蠢人,无论是东路的埃米利奥·德·波诺、还是南路的鲁道夫·格拉齐亚尼,他们两人都希望这场战争能尽可能的避开东非那糟糕的雨季,但无奈上面的大领导是个逗比,两个高管也没有办法。

    好在这些老兵油子深谙“下有对策”这个道理,他们先是按照墨索里尼的要求,打了几场艰苦的进攻战,然后就以“巩固占领区”为由,就地开始构筑防线。大雨天里挥动铁锹挖沟虽然看起来很蠢,但总好过在这鬼曰子里无意义的送命。

    总之,埃塞俄比亚人暂时还没有全线溃败,而赵舰在听到对方开始布置固定的阵地后,脸上露出恶魔般的笑容……

    PS:状态恢复的一般,这2000来字改了又改,总算是看着像点样了,但也仅仅是比第一版要好一点而已,没有什么比苦逼着脸写欢乐向小说更苦逼的事儿了!

    T吧的破事感谢大家的关心,还有那些声援我的作者们,感谢你们的支持。不过我得替对方澄清一点,请仔细看我写的第一篇声明,那是两年前“萌军机娘吧”时期出现的更新组,他们是不是现在的破晓我已经记不清了,但对方的确跟我要过稿件。如果说那些人还有什么值得称道的,那就是他们在书友夺回T吧后,很体面的、不声不响的就离开了。当时没觉得这是什么优点,但有了对比就感觉截然不同了!

    说实话,我一开始的心情的确是超级糟的,码字的时候简直有砸键盘的冲动,材料递交给起点司法部后,漫长的等待是极其难熬的,但看着对方这两天来一连串的举动,我渐渐的也就被逗笑了!

    不得不说,对方的确是很有意思!

    先是一招“弃卒保车”,“权宰”和“监利无耻男子汉”这俩孩子不但变成了“不懂事的新人”,甚至最后还被曾经的自己人冠以“脑残”之名。尤其是男子汉君,这位刚刚在大本营表完忠心“破晓是我家”,才隔天的功夫就被一脚送到千里之外,。也不知道他现在是坐在电脑前黯然神伤,还是陶醉在“我为组织献身我光荣”的快感之中?

    总之祝他幸福(笑)!

    然后对方说他们来找过我“合谈”,没错!昨天晚上的确是前仆后继私下里来找了,先是一个17岁的少年,然后是一个114岁的妹子(?),另外两个没什么特色,所以没记住,这个组织的年龄层覆盖面之广令人肃然起敬,我十分感动、然后拒绝了他们!

    开玩笑!上午还封禁删帖,仗着自己有权限把人吊打的不亦乐乎,晚上看事情闹大就想私了,这换谁在气头上能接受?“T吧可以还给你”……敢情对方还知道自己是抢的啊!?

    对方似乎始终认为自己偷窃是没有错的,大环境如此,那些响当当的大神都没说什么,乖乖让他们为所欲为,你个小扑街别不识抬举……好吧!大神吃买断,不在乎那三瓜俩枣的,可就像你们说的,我是个小扑街,我的书还没上架,章节还在公共期,就连那几个微薄的点击量你都要抢,到底是谁的吃相太差?

    之后又蹦出个据说是盗窃……我是说更新组创始人的家伙,说我是趁机借他们的“名气”炒作,并一针见血的指出,我写的书是“点击没有字数多、没人看的破书”……这还真没法反驳,我三本书、的确本本如此!

    差不多就是这样了!我现在正被打击到蹲墙角黯然落泪,还有哪位同样在写“破书”的扑街作者来陪我吗?

    再PS:今天就这一更了,算了一算,还欠6更(北斗脸)!

    〖三七中文 www.37zw.com〗百度搜索“37zw”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