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医统江山 > 正文 第六章 笔会 下
    两人来到门前,马上就有两个身穿蓝色长袍的儒生迎了上来,他们显然是不认得胡小天的,同时向徐正英深深一揖道:“晚生邱志高、邱志堂拜见徐大人”

    徐正英微笑道:“不必多礼,今天咱们是笔会,不用讲究什么官场上的客套礼节。”他转向胡小天道:“贤侄,这两位可是京城有名的才子,太史令邱大人的公子。”

    胡小天装模作样地拱拱手道:“久仰大名,如雷贯耳!”其实他压根就没听说过这这两个人,甚至连他们老子也是第一次听说,可无论认不认识,面子上都得假惺惺的客套一下。

    邱志高和邱志堂两兄弟也还了一礼,毕竟不知道这小子是什么来路,既然跟着户部侍郎徐正英前来,想必是徐正英的亲戚或者是门生之类。这次的笔会就是他们两兄弟挑头举办的,他们的父亲是太史令邱青山,论官位虽然只是一个从五品,可是在朝中的地位却非常重要,目前正在编撰《大康通鉴》,是大康有名的饱学大儒。

    徐正英也没有为他们介绍,他生怕别人知道了胡小天的身份,把他当成自己跟班最好。

    邱志高前方引路,领着两人向楼上走去。

    胡小天还是头一次出来参加这样的社会活动,对周围的一切都感到新奇,这货东张西望,好像刘姥姥进了大观园。

    笔会现场就在五楼,已经有十多人抵达,三五成群,一边聊,一边摇头晃脑,胡小天过去在大学的时候也是参加过社的,这货的国学水平也是硕士级的存在,不过看了看现场没有一个人是自己认识的。

    徐正英颇有才名,而且经常参加这种笔会活动,加上他本身就是三品官,他的出场顿时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那群中青年赶紧过来套近乎,徐正英被众人包围,一时间顾不上照应胡小天。

    胡小天自然而然地被冷落到了一旁,他也无所谓,自己找了个临窗的位置,拿起茶壶倒了杯茶,欣赏着窗外长天一色的景致。

    今天前来参加笔会的官员不止徐正英一个,他也不是当天级别最高的官员,所以众星捧月的待遇并没有享受多久,随着礼部尚书吴敬善和御史中丞苏清昆的到来,马上中心就转移到了他们两人的身上。

    徐正英原本以为自己是当天出席笔会官阶最高的一个,之前他并没有料到礼部尚书吴敬善会过来,人家可是正三品大员,没有人会甘心作配,徐正英前来参加笔会之初是抱着当主角的念头过来的,谁想今天会发生这种事,至于御史中丞苏清昆是从四品,比起徐正英还要低上半级,他们都是笔会的常客。徐正英心中有些不悦,这邱家兄弟刚刚在门前迎接自己的时候居然没有向他透露吴敬善也要过来的消息,不知是无心疏漏,还是有意为之。

    苏清昆在礼部尚书吴敬善的面前表现得非常谦恭,其实吴敬善今天之所以前来也是过来跟他一起凑热闹的,说起来性质跟胡小天差不多,可吴敬善到来所引起的轰动要比胡小天大了无数倍,刚一到来就已经将所有人的注意力吸引了过去,那帮文人墨客慌忙过去见礼,有气节有风骨的文人之所以能够在历史上传诵,那是因为物以稀为贵,文人的功名利禄之心比起普通百姓重了不知多少倍,看到三品大员亲临,无不争相攀附。

    礼部尚书吴敬善五十有三,生得仪表堂堂,风度翩翩,脸上虽然带着淡淡的笑意,可给人的感觉却是傲慢冷漠,无论谁上前见礼他都是这幅表情,甚至连头都懒得点上一下。

    徐正英和吴敬善之间没有太多交集,也知道礼部尚书和他的顶头上司胡不为素来不睦,两人在朝堂之上当着皇上的面就发生过多次争执,心中不由得暗暗叫苦,如果吴敬善要是认出胡小天是胡不为的儿子,十有**会刁难这小子。但愿胡小天能够说话算话,老老实实装哑巴才好。徐正英向胡小天看了一眼,却见胡小天一个人坐在临窗的桌前,扭着头望着外面的风景,似乎根本没有关注到这边的事情,这才心中稍安。

    等到那帮人散去,徐正英方才走过去,拱手行礼道:“下官参见吴大人!”

    吴敬善目光垂落了一下,然后唇角露出淡淡笑意,笑容中多少显得有些不屑:“这不是户部侍郎徐大人吗?”

    徐正英心说你早就看到我了,有什么好装的,笑眯眯道:“吴大人能够亲临笔会,让烟水阁蓬荜生辉,久仰大人诗词文章,冠绝一方,今日我等终有幸得见大人的高才了。”

    胡小天的注意力被这一连串的马屁吸引了过来,徐正英的马屁功夫果然了得,一连串的溜须拍马,说出这么肉麻的话居然毫不脸红。胡小天并不认识吴敬善,不过从众人围在他身边阿谀奉承的阵仗已经猜到此人的身份肯定非同寻常,连徐正英都这么拍他,估计至少是个当朝三品,保不齐这官儿比自己老爹还要大呢。

    徐正英的那通马屁拍得虽然高妙,可吴敬善似乎并不感冒,只是淡淡一笑道:“今日闲来无事,听苏大人说起这边的笔会,所以就跟着过来看看。”

    一帮才子墨客争先恐后的阿谀奉承,虽然内容不同,可无非都是恭维吴敬善才高八斗,冠绝古今,今日能够得到他亲临教诲不胜荣幸之类的话语。

    这吴敬善也的确是大康有名的才子之一,往往有才的人都有恃才傲物,目空一切的毛病,吴敬善的眼中显然是没把这群人放在眼里的,论官位他是现场第一,论才学他更是首屈一指。

    徐正英原本是准备和胡小天坐在一桌的,可吴敬善来了,为了表示对吴敬善的尊重他就得陪着这位三品大员,只可惜吴敬善和苏清昆刚刚在中心的位子坐下,剩下的几张凳子马上就被一心套近乎的才子们的屁股给占领了,徐正英一时犹豫竟然没机会凑上去。

    徐正英心中暗骂,过去笔会的时候,他这个三品通常都是众人瞩目的中心,今天吴敬善一来,局势立马就改变了。世态炎凉,文人墨客比起升斗小民更加的市侩现实。

    徐正英心有不甘地回到胡小天身边坐下,胡小天端着茶杯,眯缝着眼睛看着众星捧月般的吴敬善,低声道:“那老家伙是谁?好像很威风的样子。”

    徐正英压低声音道:“礼部尚书吴敬善吴大人,他身边的那位是御史中丞苏清昆苏大人。”

    胡小天若有所悟,点了点头道:“他们两个跟你谁官儿大?”

    徐正英被问得老脸一红,心说你小子怎么就哪壶不开提哪壶呢?可胡小天既然问了,他也不好意思避而不答,低声道:“吴大人是正三品,苏大人是从四品。”他没直接说谁大谁小,只是报出他们的官位品阶,剩下的你胡小天自己去领悟比较吧。

    胡小天还真有点不依不饶的精神:“正三品那就是比你大一级,从四品那就是比你矮半级,这么说这个老家伙是今天最大的官,难怪显得目空一切盛气凌人。”

    徐正英听这小子口无遮拦,不由得有些心惊,慌忙提醒道:“隔墙有耳,有些话不能说。”

    胡小天笑道:“说起这礼部尚书我倒是想起一件事,他前两天是不是参了我爹一本?”这些事胡小天大都是听家丁们念叨的,梁大壮是个大嘴巴,只要听到什么消息就会往胡小天这里打报告。

    徐正英额头冒汗,的确有这件事,不知这混小子是怎么知道的,看到胡小天一脸似笑非笑的表情,不由得心中发毛,我曰,这小子该不会想着报复吧?他低声道:“朝廷之上政见不同是常有的事情,大家都是为公,并没有什么私怨。”嘴上这么说,可心中却明白吴敬善和胡不为之间关系恶劣,经常在朝堂上明争暗斗。

    胡小天嘿嘿冷笑,没说话,端起茶盏继续品茶,一双眼睛滴溜溜时不时朝着吴敬善望去,不知这厮心里盘算着什么坏主意。

    吴敬善既然来了,徐正英自然而然地沦为了陪衬,以往的笔会是否开始通常是请示他的,可今天已经改成了请示吴敬善。

    邱志高来到吴敬善面前深深一揖,差点没把脑袋戳到地板上去,这腰躬得绝对有水平,比起刚才迎接徐正英时候表现得恭敬有过之而无不及。

    胡小天不由得想到,这货见到三品官员都表现得如此夸张,真要是见到一品大员,岂不是要一头直接把地板给扎穿,贱人啊,能有点文人的骨气吗?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狗日的一点气节都没有。

    邱志高恭敬道:“吴大人,笔会可以开始了吗?”

    吴敬善微笑不语,一旁御史中丞苏清昆却道:“稍等片刻!”他的目光望着门外,似乎在等待着什么人到来。

    众人不由得心中好奇,究竟是什么重要人物能让这位三品大员耐心等待,到底是谁有这么大的架子,正在迷惑之时,突然听到一个洪亮的声音通报道:“霍姑娘到!”

    胡小天心中一怔,我曰,搞了半天这老家伙居然在等姑娘,想不到这道貌岸然的老家伙居然还有这么多的花花肠子,却不知那位姑娘值得他们这样等待,胡小天不像其他人,明明心中好奇想看个究竟,可内心中却要强行压制住好奇的冲动,表面上还得装出平静如常,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镇定。胡小天是伸长了脖子往入口看,只差没从椅子上站起来了。

    “汪汪!”外面传来一阵犬吠之声。

    ;

    [三七中文 www.37zw.com]百度搜索“37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