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医统江山 > 第八百一十九章 弹劾 下
    七七道:“你的意思是文博远和薛道洪有勾结?”

    胡小天笑道:“我并没有证据。”

    七七转过身去,瞪了他一眼道:“没证据的话不可乱说,文承焕虽然处处针对你,可毕竟是三朝元老,他对大康的忠心毋庸置疑。”

    胡小天笑道:“凡事不能一概而论,我没说文承焕是奸臣,我只是说文博远这个人的所作所为非常可疑。”

    “人都死了,还管他作甚?”说到这里七七忽然想起今天的事情是自己主动提起来的,文承焕对胡小天恨之入骨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他将儿子的死算在了胡小天的头上,此仇不共戴天。

    胡小天道:“可人死了,事情还没结束,文承焕曾经数度针对于我,我也派人专门调查了他。”正所谓来而不往非礼也,胡小天从来都不是一个逆来顺受忍气吞声的角色。

    七七道:“有什么发现?”

    胡小天道:“我发现这位文太师一直都是个主和派,尤其是在对大雍的关系上,当初大康天灾最重的时候,正是他和李沉舟谈判,一力促成了从大雍高价购入粮食的事情。”

    七七点了点头,此事她自然知道。

    胡小天又道:“文太师也非常难得,此后多年在处理两国关系的问题上始终坚守如一,对大雍始终友善。大雍这两年流年不利,天灾不断,向我方求援的时候,他提出的观点你应该比我更加清楚。”

    七七没有说话,在这件事上文承焕提出理应卖粮给大雍,毕竟当年大雍帮助过他们,虽然这一建议最终在自己这里遇阻,可文承焕的态度充分表明他是个坚定的主和派。七七有些疲倦地叹了口气道:“你们之间的私怨我不想管了,以后都收敛一些,别总是背后说他人的坏话。”

    胡小天道:“我可没说他的坏话,我是就事论事,刚才还不是他纠集了一帮老臣子去诋毁我,弹劾我?”

    七七道:“你以为他说了我就会相信?他说他的,你是什么样的人我自己会判断。”说到这里她停顿了一下道:“不过你做事也尽量低调一些,我将大雍和黒胡使臣的事情交给你去处理,至少你在表面上要做到一碗水端平了,莫要给他人落下口实。”

    胡小天不禁笑了起来:“那老家伙说我什么?是不是说我厚此薄彼?跟黒胡使臣过从甚密?”

    七七道:“你什么都知道。”

    胡小天低下头去却在她白璧无瑕的颈部轻轻吻了一记,七七宛如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跳了起来,以惊人的速度转过身去,凤目圆睁,美眸娇羞却多过愤怒,跺了跺脚道:“你竟敢……”

    胡小天笑眯眯道:“情难自禁。”

    七七咬了咬樱唇,霞飞双颊,憋了好一会儿方才骂道:“厚颜无耻!”

    胡小天向她走了一步,七七向后退了一步,两人一进一退,直到胡小天将七七逼得靠在墙上退无可退。四目相对,七七一颗芳心怦怦直跳,俏脸上流露出有些惊慌失措的神情小声道:“你想干什么?只要我叫一声,无数宫人侍卫就冲进来将你乱拳打死……”话未说完,樱唇已经被胡小天的嘴巴堵住,她挥拳照着胡小天的肩头猛捶,却没有呼救,越打越轻,最后竟然主动抓住了胡小天的双肩,可突然她又如被蛇咬了一样反应了过来,用力推开胡小天,红着俏脸,一边擦嘴一边啐道:“你好恶心,竟然……竟然……”

    胡小天砸了砸嘴巴,笑眯眯道:“其实你要学得还有很多。”他所说的自然是刚才两人亲吻之事。

    七七抬脚去踢他,胡小天一把抓住她的足踝,向前一步轻轻松松帮着她完成了一个一字马的动作,要说这小妮子身体的柔韧性还真是不错。

    七七挥手想要去打他,却被他伸手擒获,这样的姿势被胡小天压在墙上,七七顿时失去了镇定,俏脸绯红道:“你想干什么?”

    胡小天笑道:“不能说。”

    “放开我!”

    胡小天嘴巴撅了撅。

    七七明白他的意思,红着俏脸凑过去在他唇上吻了一下,胡小天这才放开了她,他开始渐渐摸到一些窍门了,想要征服七七这匹烈马看来还需下些功夫。

    七七转过身去,偷偷整理了一下衣裙,小声道:“文承焕的做派我一直都看在眼里,他亲近大雍也是事实,不过并没有这方面确实的证据,目前看,他只是一个主和派。”停顿了一下又道:“反倒是你,最近频繁和黒胡方面接触,背后在搞什么?”

    胡小天笑道:“你信不过我?若是信不过我就干脆将谈判的事情交给别人,我才不愿无端遭到这种嫌疑。”

    七七回过身来,俏脸上的红晕已经褪去,双眸恢复了清明,瞪了胡小天一眼道:“怎么?我说不得你一句了?”

    胡小天道:“说可以说,但是不能怀疑我。”

    七七道:“我有说过怀疑你吗?”叹了口气道:“虽然你是镇海王,可凡事还是低调一些得好,有许多事情还是要顾忌的。”

    胡小天道:“看来弹劾我的不止是文承焕为首的一帮老臣子啊。”

    七七道:“黒胡和大雍方面的事情你还是尽量处理妥当,纵然有些私人恩怨,决不能将之带到谈判中去。”

    胡小天听出她话里有话,反问道:“我有什么私人恩怨?我怎么都不知道?”

    七七道:“你这人真是没意思了,你和薛灵君的事情以为瞒得过我吗?”

    胡小天哑然失笑,用力把脑袋摇了摇道:“我跟薛灵君什么事情?”

    七七道:“反正你们两人不正常,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天下间谁人不知薛灵君是个人尽可夫的荡妇,你也不是什么好人,发生纠缠也是正常。现在薛灵君喜新厌旧选择了李沉舟,你心中自然不忿,公器私用,公报私仇倒也合情合理。”胡小天听完她的这番话可真是哭笑不得了,他再度向七七逼近,七七明显露怯,一步步后退,再度被胡小天逼到墙边,胡小天笑眯眯完成了一个霸道的壁咚。

    七七有些紧张,又有些害羞,发现这厮今天侵略性十足,努力使自己看起来更加霸道一些,柳眉倒竖,凤目圆睁:“离我远一些,这样说话我不喜欢。”

    胡小天哈哈笑了一声道:“你胡思乱想,听信谗言,将一些无中生有的事情强加给我我就喜欢了?我跟薛灵君之间清清白白,什么事情都没有,你可以侮辱我的人格,但是绝不可以侮辱我的品味。”

    七七的脸再度发烧:“你还有品味?”

    胡小天道:“没有品味,没有胆量,我怎么会看上你?”

    这话虽然说得不顺耳,七七却觉得心头一甜,她缓缓伸出手去,本想推开胡小天,可临到近前,还是改成了一根手指,戳着他的胸膛将他向后推开,这点儿力量显然是不够的,手指戳在这厮的胸膛上,清晰感觉到他胸肌的弹力,七七的脸瞬间红到了耳根。她小声道:“我又没说不信你,你站开来一些好不好?”连七七自己都不相信她居然在胡小天的面前服软,看到胡小天仍然没有离开,又小声道:“我热……”

    胡小天差点没笑出声来,他就喜欢七七在自己面前服软退让的样子,说起来自己骨子里还有那么一点点小小的变态,他也知道不可逼人太甚,见好就收,对待七七这种妮子必须文火慢炖,忽然想起了姬飞花,她好像也得用这个方法,只不过在姬飞花面前的时候,多半是自己主动退让,自己的心里带着一种莫名的敬畏感。

    七七一低头从他腋窝下钻了出去,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她也搞不清楚自己为何会对胡小天产生一种畏惧感。

    胡小天道:“黒胡方面是不想咱们插手他们和大雍之间的事情,只要咱们不跟大雍结盟,他们的目的就已经达到,至于大雍则是想联手咱们抗衡黒胡。”

    七七道:“大康的元气尚未恢复,还没有准备好投入一场战争之中,更何况天香国在我们背后虎视眈眈,我们现在最主要的敌人是他们。”

    胡小天道:“所以我暂时拖着他们,目前我已经查明,黒胡和大雍燕王薛胜景早有勾结,现在薛胜景很可能就藏身在黒胡。”

    七七道:“如此说来大雍的情况比我们了解到得更加恶劣?”

    胡小天点了点头道:“外患并不可怕,最可怕得是内忧,薛胜景虽然逃了出去,可是他在大雍内部遍布势力,大雍内部的变化根本逃不过他的眼睛。至于现在的大雍,李沉舟和长公主薛灵君联手鸠占鹊巢,大雍皇帝薛道铭和他们积怨极深,今次长公主薛灵君出使大康到底代表李沉舟的意思还是薛道铭的意思都未必可知。”

    七七道:“我也想过这个问题,所以我的意思是跟谁都不结盟。”(未完待续。)

    (三七中文 www.37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