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深渊主宰 > 正文 第六十六章 四环
    三根黑漆漆的能量触手破土而出!

    大小跟婴儿的手臂差不多粗,可是长度却足足有三十尺,这完全由阴影能量构成的黑触手出现后在一瞬间就缠绕了上去。第一个被缠住的是食人魔,在被黑触手碰到的一瞬间,食人魔就全身僵直的站立在原地,看起来好像是一个木偶一样。三环火球术的威力就相当于榴弹炮,四环阴影黑触手自然不像表面上的那么简单。

    高度凝聚的阴影能量有麻痹效果,任何被黑触手碰到的生物都必须进行强韧豁免判定,否则就会被麻痹几秒钟的时间。食人魔的力量虽然很高,可是体质却不会出人类太多,一般也就是15点左右,所以它们通过强韧判定的几率只有一半。黑触手在索伦的意念控制下缠绕而上,三十尺的长度足够将食人魔缠一圈,直接从它的身体缠到颈脖,然后逐渐的勒紧。

    “阴影黑触手【咒法系】(四环):在1oo尺范围内召唤3-6根能量触手,可以用意念操控攻击敌人,能量触手的长度最多5o尺,任何接触的目标都必须进行一次强韧豁免判定,否则会因为阴影能量而麻痹数秒。能量触手拥有15点的基础力量,施法者每点法术强度可以增加1点力量,最高达到25点的力量。每点法术强度提高持续时间6秒。”

    索伦的智力是18点。

    他兼职后拥有巫师职业等级1带来的1点法术强度,然后18点的智力给他带来了4点的法术强度,也就是说他所使用的阴影黑触手拥有2o点的力量,同时可以持续3o秒钟的时间。3o秒钟的时间虽然不长,但是已经足够决定双方的生死了。

    咔嚓!

    第一只被缠绕的食人魔直接勒断了脖子,另外两根能量触手顺着沼泽巨蜥缠绕而上,在一眨眼的功夫就捆住了沼泽巨蜥的四肢,同时缠住蜥蜴人德鲁伊的腰部将它卷了起来。沼泽巨蜥出愤怒的咆哮,可即便是它成功通过了强韧豁免,却一时无法挣脱能量触手的束缚。同时蜥蜴人德鲁伊在下一刻被能量触手勒住了脖子,直接打断了它的施法进度。

    “死!”

    索伦的表情狰狞,疫病术带来的痛楚彻底激起了他的杀意,直接操控能量触手便开始不断地收紧,蜥蜴人德鲁伊出凄厉的惨叫声,从脊椎到脖子直接被勒断,整个人也变成了扭曲的z字型。拥有2o点基础力量的能量触手足以对它产生力量碾压,过5点以上的力量差距,造成的伤害会大幅度提高,有些时候甚至可能出现致命伤害。

    一个力量1o的普通人,对阵一个力量15的职业拳击选手,双方在进行力量对抗时的伤害是完全不一样的。

    这也是为什么在场没人能硬接食人魔正面攻击的原因。

    嗦嗦嗦!

    三十秒的时间只过去了一半,在其他人反应过来前,索伦飞操控能量触手弹射而出,一根能量触手继续捆住沼泽巨蜥,另外两根能量触手对附近的蜥蜴人展开了无情的杀戮。能量触手朝着旁边的蜥蜴人战士一抽,直接抽飞出去了五六米远,落地时骨头都断裂成了两截。一个蜥蜴人弓箭手仗着距离想要攻击索伦,可是被能量触手直接飞射缠住,从五六米高的围栏上拖了下来,砰地砸在了地面上,然后再扬起重重砸下,几乎整个人都变成了肉饼。

    三十尺的长度,意味着直径2o米的攻击范围,都比得上许多远程武器了。

    “还愣着干什么?”

    索伦出了一声咆哮,大吼道:“反击!现在把它们赶出去。”

    三十秒的时间并不算很长,可是造成的杀伤力却异常惊人,食人魔被索伦干掉,蜥蜴人德鲁伊被瞬间秒杀,附近的敌人在短短十五秒钟内清理了一个干净。随着蜥蜴人德鲁伊的死亡,它的动物伙伴沼泽巨蜥开始逃跑。索伦一次次的动攻击,以三根能量触手为中心,方圆2o米内几乎看不到一个活着的蜥蜴人战士。

    三根能量触手交错攻击,在场的蜥蜴人没有一个能撑过一秒钟的时间!

    “巫师!……”

    幸存的民兵出带着畏惧和惊喜的声音,然后开始绕过能量触手动反击。相反那些蜥蜴人却表情惊恐,可怕而未知的法术极大的打击了它们的士气,尤其是在作为领的德鲁伊也被击杀后,附近的蜥蜴人战士已经有人因为恐惧而逃跑。施法者是所有智慧生物眼中的噩梦,他们强大而神秘,对于法术的畏惧早就已经渗入骨髓。

    要不然荒野中的怪物也不会避开那些明显会使用法术的存在。

    局势在短短三十秒内逆转。

    索伦释放阴影黑触手击杀了剩下来的食人魔,然后干掉了蜥蜴人德鲁伊(枯萎者),冲入村寨内的蜥蜴人在短时间内被击杀了十多人,连续死亡的同类让它们感到恐惧。巫师的可怕力量让许多蜥蜴人都开始溃散,有些直接便是朝着黑夜中逃亡。

    “胜利了?”

    幸存的民兵出不可置信的呢喃声:“我们胜利了!敌人逃跑了!蜥蜴人逃跑了!”

    一阵欢呼声响起。

    就连索伦都低估了敌人对于法术的畏惧,即便能量触手在三十秒后消散,可是蜥蜴人心中的恐惧已经压过了战斗的**,最开始的伤亡已经达到了两成,索伦的爆直接将伤亡提升到了四成,领的死亡彻底击溃了它们继续战斗的勇气,越来越多的蜥蜴人开始逃跑,慌不择路的逃入了夜色当中。

    欢呼声传遍了整个村寨。

    可是在欢呼后响起的却是凄厉的哭嚎声,民兵们双眼通红的寻找着自己的亲人,一个断掉手臂的战士强忍着痛楚,用哽咽的声音呼喊着妻子儿女的名字。还有一些受伤很重的人躺在地上哀号,有些已经救不过来了,同伴强忍着悲伤将他送入死神的怀抱。如果不给他们一个痛快,他们甚至会哀嚎上整整一天,才会在无尽的痛苦中咽气。

    越来越多的哭嚎声响起,所有人的脸上都带着悲伤,因为他们失去了很多人,妻子儿女父母,还有许多很熟悉的亲人朋友。

    蜥蜴人的无情杀戮造成了极大的伤亡,村寨内死亡的人数过了一百人!

    ………………

    大火还在燃烧。

    有些彻底烧起来的地方已经无法扑灭,幸存者忙碌的救治伤员,同时尽可能的从大火中抢回来一些东西,寒冷的冬天即将来临,他们这一年的冬天会异常难熬。到处都是女人和孩子的哭泣声,经历过一场艰苦战斗的男人虽然竭力抑制情感,可是当看到儿女父母的尸时,还是会忍不住落下眼泪,甚至出极度压抑好似孤狼般的哀嚎声。

    一个年轻的男子站在大火前,他怀中抱着一位少女的尸体,看起来只有十六七岁,模样谈不上漂亮,最多也就只能说是清秀,她的皮肤微黑双手粗糙,因为长期的劳作实际年龄可能比看起来更小。年轻男子抱着尸体茫然的站在原地,虽然没有丝毫的言语哭嚎,可是却能够让人感到他的悲伤,他就这样傻愣愣地站着,直到一栋房屋在大火下倒塌,其他人将他扑到拉过来时,这才好似惊醒般地出苍凉的哀号!

    “啊!!!”

    他疯狂地拔出武器,朝着蜥蜴人的尸体乱砍,砍得血肉飞溅。

    没有人去阻止。

    索伦不知道死去的少女是他什么人,可能是他的恋人,也可能是他的亲人,但是他能够感觉到对方心中的痛楚,可是却丝毫无能为力。

    这个世界有时候就是这么残酷,他已经见过太多的生死离别。

    铿锵。

    索伦看了看蜥蜴人德鲁伊的尸体,第一次没有急着去搜索战利品的想法,他从身上撕下一块布咬在了口中,随即颤抖着双手,一点一点用弯刀割下来了手臂上的腐肉和脓疮,疫病术的力量还没有消散,这个恶毒的法术如果不割掉腐肉脓疮,还会继续对他造成伤害。

    压抑的痛苦嚎叫。

    索伦整个人都在颤抖,他一点一点割下烂肉,表情扭曲地将药剂涂抹了上去。

    ………………

    [三七中文 www.37zw.com]百度搜索“37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