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我的幻想世界 > 正文 第六十七章 装高人
    来到空荡的空间中,前段时间进来过一次的小龙女再次表示这个空间和古墓比较像,有种家的感觉。景添对此无语,随后开始加速神雕世界的时间。并不时对小龙女说着一些什么杨过收了程英啦;杨过收了陆无双了;杨过收了公孙绿萼了;杨过断臂了;杨过见到小龙女的留书了;杨过武功大进了什么的,总之挑一些大的事情说给小龙女听。

    而小龙女听到杨过的生活果然很好后,也终于放下了心中的执念,斩断过去,打算以后专心陪着自己的夫君。

    这次剧情完结后,世界并没有把景添的意识踢出来,景添想了想便了然,就像射雕和神雕一样,故事的连贯性很大,所以世界并没有自行跳过时间。

    故事最后,景添问小龙女是否要再去见上一面。而已经放下心中执念的小龙女只是微微一笑便拒绝了。

    景添也不多说,只是吻了下小龙女,而后继续开始关注起张三丰来。

    待到武当开始建立,景添对小龙女道:“等我一下,我马上回来。”随后身形一动进入了武侠世界中。

    景添出现的地点是武当山山腹内的一个山洞中,显出身形后,抬起手对着山壁用剑指一阵挥舞,开出了一个通道。起身走了出去。

    刚到山洞外,便见中年张三丰正一脸惊讶的望着自己。

    景添装着疑惑地道:“你是何人,擅闯我闭关之地?”

    张三丰闻言,急忙躬身道:“前辈见谅,晚辈不知前辈在此闭关,全因晚辈在山前建立门派,建设中晚辈来此地寻找日后闭关之地,无意间惊扰到前辈,万望前辈勿怪。”

    景添听到后点了点头,手一挥用念力拖起了躬身的张三丰,在他惊讶的神情中道:“如今是何年月,皇帝是谁,宋哲宗几代后辈?”

    张三丰一听心里咯噔一下,暗道这可是个老怪物了,又看了看对方年轻的脸,忙详细的介绍起来。

    见终于吓到了张三丰后,景添也不好过分,随后道:“我再过些年便功行圆满,破碎虚空而去,既然做了邻居,以后此地就托你多关照吧,平时不要打搅,如有大难,可来寻我。”

    说完,转身进入洞中,而刚才飞散开的巨石,则像被无形的大手抓着一样,重新缓缓的向洞口堵去。待到就要完全封闭时,一张纸从洞中射出,落在了张三丰面前,而后景添幽幽的声音传出:“这是送你的见面礼。如此,去吧……”

    话音刚落,巨石也正好将洞口封死,如果不是周围还有痕迹,张三丰真的要以为自己是在梦中。

    弯身捡起纸张,只见上面写着:太极者。无极而生。动静之机。阴阳之母也。动之则分。静之则合。无过不及。随曲就伸。人刚我柔谓之走。我顺人背谓之粘。动急则急应。动缓则缓随。虽变化万端。而理为一贯。

    由著熟而渐悟懂劲。由懂劲而阶及神明。然非功力之久。不能豁然贯通焉。虚领顶劲。气沉丹田。不偏不倚。忽隐忽现。左重则左虚。右重则右杳。仰之则弥高。俯之则弥深。进之则愈长。退之则愈促。一羽不能加。蝇虫不能落。人不知我。我独知人。英雄所向无敌。盖皆由此而及也。

    斯技旁门甚多。虽势有区别。概不外乎壮欺弱。慢让快耳。有力打无力。手慢让手快。皆是先天自然之能。非关学力而有为也。察四两拨千斤之句。显非力胜。观耄耋能御众之形。快何能为。立如秤准。活似车轮。偏沉则随。双重则滞。每见数年纯功。不能运化者。率皆自为人制。双重之病未悟耳。欲避此病。须知阴阳。粘即是走。走即是粘。阴不离阳。阳不离阴。阴阳相济方为懂劲。懂劲后。愈练愈精。默识揣摩。渐至从心所欲。本是舍己从人。多误舍近求远。所谓差之毫厘。谬之千里。学者不可不详辨焉。是为论……

    张三丰看着这张景添抄自现代的太极歌诀,猛然间觉得醍醐灌顶,心神不禁沉浸其中而不觉外部时间流逝,直到徒弟来找,才对山洞恭敬的拜了拜后返回山前,并将此事告知了众位徒弟,警告众人不得去打扰……

    返回空间的景添在小龙女疑惑的眼神中坏笑的将事情说了一遍,在小龙女宠溺的眼神下继续以武当为中心开始关注起世界发展起来。

    故事平淡发展,期间景添也进入过其中几次,一次是直接找到已经建立了峨眉派的郭襄,告诉了她杨过的所在,并用移魂**告诉了古墓的位置。第二次则间隔比较久,事因张三丰的三徒弟俞岱岩全身瘫痪,张三丰带领众弟子来后山求景添救治。

    而景添也进入武侠世界中直接从山洞内传音外面,告知金刚门和元朝皇家有黑玉断续膏可以治疗后,驱退了众人。

    故事继续发展,张翠山继续被谢逊绑架,出海到了冰火岛,武当众人也开始寻找金刚门踪迹,却因金刚门早已投靠了元朝而苦寻不果。

    直到多年后张翠山夫妇带着儿子返回武当,武林群雄齐聚,在大殿前的广场逼迫时,景添再次进入武侠世界。出现在后山的景添听着山前阵阵的叫喊声,装b地运起全身内力,一声大喊:“滚!!!”

    随着景添的声音,以及用内力加上念力做出的效果,整个武当山突然震动起来。

    本来在大殿广场上的武林群雄先是听到一声雷鸣似的训斥,接着被随之而来的震动晃得身形不稳。待群雄刚刚运功稳定住下盘,惊恐中还不待向张三丰发问,一股无形的波动传来,轰击在所有武林人士的身上。

    噗!噗!噗!……

    功力不够的纷纷吐血,随着波动的传来被击飞,而功力高深的也仿佛被巨石正面砸到一样,纷纷向后被击飞了出去……

    片刻过后,整个广场除了武当众人外,再无一人可以站立。

    ps:求收藏,求推荐票~

    [三七中文 www.37zw.com]百度搜索“37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