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天网建筑师 > 第二十九章 意外的来客
    时间一晃!过去了三天多的时间,司凡站在自己新租赁的公司办公室,朴素的办公室只有不到三十平米的地方,只是简简单单的一个房间,在最中央的位置摆放着那么一个展台!上面正放着一艘古拙残破货船的木雕。

    雕刻精致,华美异常!仿佛在历史的尘埃中浸染了斑斑血迹,十几处破损的地方可以清晰的看到房间内部的摆设,那真的是纤毫毕现,杂乱的床榻、船中飘着的尸体,地面上的杂物还有那在船舱中涌动的海水。

    船似乎是几乎快要沉没的那一刻被停留下来。唯独伟岸的就是那个站在船头的身影,目视前方傲视天下!

    那是在海浪中坚持亿万年的礁石一样,毅力在大海中央的男人。

    要说没有什么航海梦那是假的,大海才是男人的浪,这句话说的一点儿没错,司凡都想要现在扬帆起航在海洋中驰骋。

    刚刚招聘来的采购员兼接待员小徐站在木雕的前面不断的拿手机照相。目光中的震惊那是怎么都掩饰不了的。

    这艘船高度足足有一米五,长更是三米七,看上去就那么的恢弘,经过了抛光之后依旧有那种斑驳的感觉。

    “雕刻这么一个工艺品的价格貌似我收少了啊。就算拿出去卖也要千万这个数字吧?”司凡小声的自言自语,不过这东西是没法卖的,就算是自己的东西,难道把别人爷爷的雕像卖了很舒服?估计宋家得来拼命。

    “小徐!~给那个自大的宋少爷打个电话,让他过来取走雕像吧!其他的都给他打包好了,最后这艘船让他自己搞定!”司凡只是欣赏了一番之后,就已经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小憩片刻了。

    桌子上放着的是一杯咖啡,司凡慢条斯理的享受着难得的悠闲,再看看自己的任务列表,愁云似乎是要爬上眉梢了。

    看着自己的任务,司凡就有种要崩溃的感觉。

    就在他的任务列表中,那挑战奢华的任务显示完成度仅仅只有29%。

    现在的装修主体已经完成,有了两个木匠型终结者帮忙效率简直不要太高。只是看着完成度,司凡相信到最后一定完成不了,如此一来任务链可就得不到了。那是他梦寐以求的东西,解锁整个装修队伍。

    时间一直在流逝,司凡在网上不断的翻找其他装修公司的示例,更是从以前学校的渠道弄到不少装修图!

    这些都是奢华的代表,更是象征着当今国内比较流行的风格。

    只是看到这些风格的装修,司凡只想吐槽。和系统设计的装修设计图相比,这些图纸明显就不是一个档次。

    仅仅是看了一下之后,司凡就已经放弃了。

    他现在要老老实实的将自己的其他任务都做好,但是其中挑战奢华的方面只能寄希望于有新的任务了。

    只要有了新的任务,就能完成这个挑战奢华。

    得到想要的任务链。

    此时,心情激动紧张,因为他已经有了迫切的需求按照经验来说,这个时候应该开始发布新的任务了。

    只有天网的任务可以帮助他。

    等待……也是一种艺术,系统的任务没有等到,先等到的却是一个看上去佝偻着的老人晃晃悠悠的进入到公司里面,老头的身后跟着两个彪形大汉,脸上铁血刚毅的冷酷表情告诉司凡他们绝对不好惹。

    “老板!老板!这个老人家说要找你聊聊天!我拦不住啊”就在司凡想开口的时候,门口负责所有杂事的小徐跑了过来。

    小徐是个大概二十五六岁刚刚进入社会没几年的年轻人。做事很毛躁,唯一让司凡满意的也就是他在做采购的时候非常干净利索,除了第一天去带着他到木材厂挑选过木材之后,其他的装修材料都是小徐自己搞定的。

    至于他具体的名字……司凡除了在简历中看过一眼之后就已经决定直接叫小徐就ok了。

    走进公司里面的小老头十分的慵懒,但是能看出来他还是心情愉快的,只是司凡怎么看这个老头都有种很熟悉的感觉。

    那种熟悉并不是见过这个老头,而是貌似好像几十年前就见过。

    开什么玩笑,司凡自己才二十多岁而已。

    “老人家是要装修房子么?我这里装修的规矩可都写在墙上了!”司凡指着身后墙壁上的规矩。

    老头一看忽然乐了。这上面正是司凡已经研究出来的装修规则。上面写的清楚明白,这个花钱装修的人只能掏钱然后选个风格,其他的事情什么都决定不了。

    这可是奇观了。别的装修公司恨不得将自己所有的底线都消除!只要能接订单就行,这个小子这里居然这么多的要求。看上去还这么不合理。

    “年轻人!自大和猖狂都是不好的!有点儿才起还是用在正地方吧,你这个装修公司要是好好经营总是能活下去的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一飞冲天了呢?”老头走进办公室拿轻松的表情忽然变得有些凝重,因为他看到了那艘残破的货轮。

    终究是年纪老了,眼神也不怎么好使,但是老头依旧拿出来一副老花镜带在眼睛上。

    司凡一耸肩:“反正我们已经到了一飞冲天的时候了,就不需要再忍了!有些规矩总是好的,省得不懂行的人指手画脚,这些规矩还是最初始版本,你看我还留下了那么多空白地方,我的目标是把空白的地方都给写满了!”

    他心情非常的好,老头就郁闷了。司凡身后的墙壁上写的只有最上面那么一小部分,如果整面墙壁都写上规矩的话,那还不如直接写一条最终解释权归装修公司所有来的痛快。

    “现在的年轻人啊!真是狂,狂到没边了,不过老头子我喜欢,当年我也是这么猖狂过!”老头说话的时候已经趴在了那雕塑上欣喜的看着整艘船,眼睛中竟然沁着泪花,仔细的抚摸着每一个最细微的纹理。

    (三七中文 www.37zw.com)